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一招制敌
    要不是那道熟悉的声音唤起了饕餮尘封已久的记忆,他恐怕已经忽略了,自己的好友可是妄虚,魔界十大魔君之一,曾经统领数万魔族精锐的恐怖人物。除了比魔人便加残暴冷酷的手段之外,他还有一个绝不能被忽视的能力。

    那就是虚无,将一切事物化为虚化的虚无神力。

    饕餮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不禁道:“我早该想到的,妄虚有虚无神力,可以将孙长空的招式化为乌有,使自己避过致命一击。不过,这一次他的气息似乎比之前还要强大数倍,看来这一回他要动真格的了。”

    话音一落,饕餮双臂用力一震,一股金色光辉立时自他的身体表面倏尔升起,并形成了一个方圆丈许的屏障,扣在他与方柔的头顶上方,以来保护他们的安全。

    “这是……”方柔指着头上的辉光问道。

    “你放心,这是我吞天一族的不传秘术,蒙天罩,可以用来抵御一切的力量,从而记自己毫发无伤。不过此术对于自己体力消耗极大,且用途十分有限,一旦走出这道屏障,秘术便失去了意义。所以除了个别几个老东西之外,几乎无人了解这门技法,吞天兽也不例外。”

    方柔忽然凑到跟前,表情古怪道:“呵呵,没想到贪婪好吃的饕餮,居然还会使用如此被动的招式。看来,你并不怎么擅长战斗嘛。”

    “胡说!怎么可能!我可是饕餮,吞天一族的祖先之一,吞天一族之所以可以在十方凶兽之中独霸一方,无人敢犯,就是因为骨子当中流淌着凶残嗜血的战斗血脉。而它们,便是从我的身体之中传出去的。所以让你说,这样子的我难道还不擅战吗?”

    方柔轻笑一声,继续道:“你不要混淆概念,好勇斗狠和实力强劲可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而且看你之前与孙长空交手的时候,似乎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啊!”

    “这!”

    饕餮雪白的脸颊之上忽然多了几分红晕,然后才笃定道:“那只是意外,对了,我是大意轻敌,小看了那个小子,所以才给了他可趁之机。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定可以将他打得满地找牙!”

    说着,饕餮凶狠狠地咬了咬森白的牙齿,活脱脱地就像一只正在狂吠示威的野狗一样,方柔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从心底里感到滑稽,于是再次发笑起来。

    方柔与饕餮还沉浸在挑逗的乐趣之中,而孙长空那边却已经再次进入战斗状态,冷目望向“起死回生”的妄虚,随即冷笑道:“呵呵,这样子才对嘛!如果就那么死了,我才会感觉没有挑战性呢!”

    此时此刻,在那妄虚的身边漂浮着一些淡淡的灰气,挥之不去,就连他的面庞也看不清,但狰狞的笑声却依然清晰可辨,似是深木要鬼魅一般。

    “呵呵,刚才你那一招确实让我大吃一惊,不过你以为我妄虚魔君是那么容易死的吗?要知道,能从五千年前的那场大战之中存活下来,我们四名魔君都拥有各自赖以生存的奇招异术,而我身上所隐藏的便是虚无神力。”

    “虚无神力?那是什么东西?”孙长空不禁问道。

    “看在你命不久矣的份儿上,我也不妨告诉你。顾名思义,虚无就是可以将世间一切化为乌有恐怖力量。与一般的招式力量不同,虚无的本质不是毁灭,而是抹除,将目标留在世间的所有痕迹全部抹擦掉。你刚才使出的那道火焰虽然刺手,但也难逃虚无的掌握。你以为自己打中了我,却没有想到在那之前我已经将其中的力量抹杀了去。现在你知道虚无的力量了吧!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恍惚间,孙长空的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一个危险的信号,接着他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四肢都在同一时间发冷变凉,身体前方一大片血光破体而出,似要将他怕躯壳掏空似的。妄虚动用杀招了。

    “虚杀行!”

    随着妄虚的一声尖啸,后方的方柔忽然惊叫一声,两只手掌也不禁将嘴捂住,以来抵消手中的恐惧。同时,站在旁边的饕餮同样面色不佳,阴沉的脸上如同降了霜似的,给人一种极度压抑的感觉。

    “果然,二者的距离还是太大了吗?”

    此刻,站在孙长空身后的二人,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在对方的背后之上,赫然突露着一个大到夸张的缺口。缺口呈椭圆形,几乎将他怕上下两半身体撕裂,而其间的所有器官已经全部不见,只有血水不停地向外流淌。

    孙长空是仙人,拥有仙人之体,只要不是断头的致命伤,都能在短时间当中恢复完全。不过这一回他的神机妙算似乎失效了,身上的创口非但没有自行愈合,反而还在残余能量的蚕食之下一点一点扩大、千钧一发之际,孙长空连忙借助身上的血液,勉强运起病木春以及再舟两种疗伤圣技、然而即使如此,身上的致命伤仍然是死一样的事实,他似乎真的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可能了。

    “哈哈,怎么样,我的虚无神力很厉害吧!只要我妄虚魔君认真起来,天底之下没有人可以是我的对手。”

    眼见孙长空身处弥留之际,作为同伴的方柔立即惊慌失措,片刻后他将目光转向饕餮,双手抓着对方的臂挽,略带疯癫状道:“救他,快点救救他!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饕餮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摇了摇头,表情平静道:“没用了,被那一招击中的人,至今还没有一个活下来的。从某种层面来讲,妄虚的虚无神神力与魔皇的凋零神力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令人绝望的神迹。正如他自己所讲的那样,虚无是抹除,而凋零是为了毁灭,这便是他们之间的不同之处。如果说天底之下有一种力量能与之对抗的话,那就只有魔皇的凋零神力了。除此之外,别无它法。”

    “可是……”

    方柔还要继续说下去,却不承想动用真正实力的妄虚忆然来到他的跟前,而在他的右手之上赫然悬浮着灰色的气息,那便是虚无的具象。

    “刺手的已经解决掉了,现在该换你了!”

    手起劲落,那道原本停在掌心之中上的灰气受到激发,立即化作一枚画地长矛,登时刺向方柔的面门。电光火石之间,澎湃的凶兽气息如漫天阴云一样呼啸而来,遮天蔽日,使得整个百花城瞬间黯淡无光,俨然和死城的本质敲对上。而这时候,之前分散到城中实施屠杀活动的众魔人也意识到了城中的异样,纷纷朝事发地点奔来。

    然而,不等他们来到跟前,便见到一道巍峨如山一般的身形降临在这座规模并不大的城池之中。四脚一经落地,不下二十栋房屋立即化为了废墟。街道之上随即浮现出或横或纵的龟裂,这是大地即将崩溃的前兆。

    “哈哈哈哈,厉害,真是厉害!不愧是赫赫有名的吞天一族,出场的阵势也是这般吓人,我的身体已经激动到不由自主地发抖了。饕餮,你我相识数万年,已经许久没有交手切磋。看样子,这女人你是保定了,既然如此那就让多们畅快一战吧!”

    随着妄虚话音落定,只听那道巨大的身形之中忽然传出一道雷鸣般的声音:“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别看饕餮体形笨拙,但动起手来却要比仙人还要迅捷数分。声如霹雳,将九天之上析神罚紫雷一同带下,空间之中风声鹤唳,令得百花城大地崩溃的势头进一步恶化。

    “嗡嗡嗡嗡!”

    雷如狂蛟,不禁落到了饕餮的前爪前方,还借助反弹的势头,进一步朝四周扩散开来。一时间,百花城变作了一座雷池,凡是处在其间的事物,无论是死是活,全部都化为了灰烬。好在,之前饕餮设下的屏障还算坚固,即使是在等程度的攻势之下,仍然固若金汤,纹丝不动。借着这个机会,方柔冒着生命危险,将那仍处在惊掣惧电之中的孙长空拉到了辉光之中。此时的孙长空虽然还有一息尚存,但忆然气若游丝,命不久矣。在他看胸前的巨大窟窿仍然保持着之前那般触目惊心的模样,外张的边缘就好像一只血盆大嘴,朝着眼前的方柔肆意笑着,似是在说:“不要再白浪气力,这次孙长空死定了。”

    平生之中,方柔最见不得的就是生离死别,更何况眼前的躺着的是重要程度仅次于自己父亲的孙长空。说什么,他也不能让对方死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虽然方柔的心狂跳不止,但她心里清楚,越是身处这种紧要关头,清晰的头脑便越是重要。他瞑上双眼,仔细回想着营救孙长空的办法,忽然间,之前饕餮的一句话引令他心中为之一亮。

    “如果说天底之下有一种力量能与之对抗的话,那就只有魔皇的凋零神力了。”

    “对了,还有凋雾神力!找魔皇,他一定有办法救孙长空!”

    方柔甚至不及去管饕餮的情况,直接将地上的孙长空背到了肩上,飞身朝城门外韧带奔去。他的前方,是通往皇城的道路。明知此行九死一生,方柔却依然义无反顾,对她而言,孙长空的性命比自己的还要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