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妄虚露魔威
    方柔斜着眼看着一脸妒色的饕餮,好半晌不说话,不时竟忽然笑道:“哈哈,你刚刚不会是吃醋了吧?”

    饕餮将头转到旁边的位置,故作无恙道:“哼,我才不媳呢,你爱和他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你已是我的女人。”

    “你的女人?”

    孙长空先是满含敌意地瞪了饕餮一眼,然后又低头对身边的方柔沉色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你已经和他……”

    “哎呀,好了好了,这种事情有时间再说吧!眼下我们似乎遇到了一批相当厉害的对手,我看城门附近已然出现了把手人员,要想突围的话定然会引起其它方向敌军的警觉,甚至会将我们逼入到死路当中。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不起眼的小城之中为何会突然冒出这么一批魔界高手。难道他们不是应该集中力量,对几大家族的核心位置发动致命一击吗?”

    孙长空笑道:“就是因为有这样天真的想法,所以百花城才会在毫无防备之下变成一座地狱。四大家族的实力虽然不容小觑。但对于魔界而言,扩张领土才是重中之重的大事。一亘被其占据了一些地势险要的位置,就算人间想要将他们赶回到魔界也是难于上青天了。”

    方柔恍然道:“照你的意思说,其实魔界早已开始了行动,只是人类方面迟迟没有感觉而已。可是……”

    说着,方柔面向皇城所在的西北方向,目露复杂之色道:“皇城覆没,魔界大门因此开启。但我知道从那一天起,初升大陆的几股较强势力便一直轮班把手在皇城旧址外侧,以防魔界大举进攻。可是这些天来我并没有听说相关的消息,莫非,是把手的人员故意不说?”

    孙长空点头道:“你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我更愿意相信,从魔界通往人间的道路并不只有一条。”

    “啊?你说什么?不只一条?那这些潜入人间的魔人,莫非都是从其它通道之中跑出来的了?”

    “十有**是这么回事。你想啊!就算那几个负责监视魔界动向的势力变节背叛了人类,也不可能一点痕迹也不留下。而眼下初升大陆的其它地方仍然风平浪静,这就足以说明问题并不出在魔界入口之上。只是让我有些想不通的是,如果真有这样不为人知的路径,那为什么之前魔界不借此偷袭人间,攻人类一个措后不及呢?”

    此时,迟迟没有说话的饕餮忽然冷不丁地掺了一句:“这还不简单,魔界大门的开启,使得人魔两界之间的隔膜进一步松动,而魔皇趁此机会,使用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极端方法以及力量,强行又在两界之间开辟出了其它的通道,供自己通行使用。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那这样的小路恐怕不只有一条啊!”

    “呵呵,饕餮,没想到你推测的如此准确,简直是分毫不差。真可惜,你选择了人类,却弃我这个多年的好友于不顾。你啊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孙长空与方柔一同看向不远处的墙头之上。只见在那里,几名身材高大的魔人傲然矗立在朗朗乾坤之下,而站在最中间的,却是一个佝偻老者,显露在外的皮肤之上,交错着若干虬龙般的青筋,一看就是个内家高手。而他便是之前饕餮在民宅之中风也不能的魔界君主,妄虚。

    对于妄虚的出现,饕餮并没有起到意外,事实上他早已料到对方会有这么一招。他此行的目的原本就是为了与方柔会合,至于妄虚会怎么对付他们,饕餮一点也不担心。

    “妄虚,你果然不是像以前那样多疑啊!”饕餮微笑道。

    “呵呵,别人包括魔皇也曾经告诫过,说这样子不是一个大将应有的风范。不过也正因为此,我得到了不少意外收获,眼下应该就可以算是一个吧!饕餮,原来这就是你之前提到的美娇娘啊g呵不错不错,我看着也相分满意。不过,可惜他是一个人类,不然的话兴许我可以和你们坐下来好好喝上一顿。”

    “阿呸!谁想喝你敬的酒!别说是酒,只要是你摸过的东西,我都一律不想碰。因为,你的手上沾满了我们同胞的鲜血!”

    眼见方柔脾气如此“暴躁”,不只是妄虚,就连边上的饕餮也不禁为之一惊。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他竟没有发现对方居然会有如此凶恶的一面,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方柔,你先冷静一下。虽说妄虚杀了许多人,但眼下我们还在他们的地盘之上,如果找起来的话我们占不到什么好处的。与其拼死一战,我看还不如先避开眼前这一劫,回头到了安全地方再做打算。”

    方柔蓦然抬头,伸手指着前面的妄虚道:“这样的魔头,你怎么能让我视而不见。难道你没有看见这满地的尸首吗?我知道自己的实力有限,但就算这样,我也要拼尽全力,与他斗个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呵呵,小丫头,你可知道这几个字要怎么写吗?就凭你?呵呵,你配吗?”

    不等妄虚出手,其余的几名魔人已经跳下墙头,齐步并肩,如一座铁打的壁垒一样,缓慢地朝他们走来。这几人的行动不快,但总给人一种无法撼动的感觉。之前虽然方柔气焰正盛,但眼下见到这副仗阵不自觉地心中产生了些许惧色,左脚顺势朝后退了一步。

    “快,躲到我的身后,我来挡住他们。瞧准机会,你们两个先走!”

    说话间,饕餮想要将孙长空也拉到自己这边。可谁承想,眨眼的工夫对方已经闪到了那向名魔人的跟前,脑袋都曾回过一次,好似已经做好必死的觉悟。

    “哎,你小子快回来。他们人多势重,你不是……”

    饕餮的语速就已经够快了,可他的放还没来得及说完,孙长空面前的七位魔人已经尽数躺下。他们的胸空无一例外,都跳跃着一根中指长短的火苗,火势虽不怎么旺盛,但却已经洞穿了他们的胸膛,并在不知不觉当中要了这些强悍的魔人性命。

    “嗯?这是怎么回事!这些魔人在达到人间之前都经受了多年的特殊训练,皮肤变得比岩石还要坚硬。这种情况之下,就算是受到火浸,也不应该立刻伤及要害。可是这小子是怎么做到出手杀魔的呢?”

    出手杀魔,这在孙长空看来是极其简单的,但从饕餮的角度看去,至少对于人类水平来讲,是极为困难的。而他还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一招七杀,七人无一活口,这就更加不可能了。孙长空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从人间高手变成了绝世强者,而助他一臂之力的正是白叹生传给他的四象奇术。

    “轰火!”

    直到七名魔人完全断气之际,孙长空才道出了自己所使招式的名称。而此时魔君妄虚已经来到他的跟前,两眼吐刀似的盯着他,面色冰冷道:“你为何会有如此恐怖的力量,是谁传授给你的?”

    孙长空拍拍刚刚被轰火沾染的手掌,漫不经心地回道:“我从何处学道与你何干,小的都死了,难道你要为他们出头吗?”

    “哈哈哈!”

    别看妄虚年事已高,但内息中气却是异常充沛,放声大笑之间,如有百万铁骑呼啸而过,震得人心不禁发颤,修为稍低一些恐怕都要被他的笑声震出内伤。

    “小子,别以为从一些不知名的地方学了点三教九流的邪术就能无法无天。你的招式虽然毒辣,不过还奈何不了我。要知道,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可是上一次人魔大战当中存下来的四位魔君之一,妄虚就是我!别说是那几道火苗,就是火海搬来也无所谓,因为我的是妄虚!”

    当最后一个字吐出口中之际,孙长空的轰火已经贯穿了他的心脏,并从他的后心处射了出来。刹那间,整个空间的气氛都因此变得诡异起来,方柔乃至饕餮都因为心中的震撼而情不自禁地微微张开了嘴巴。

    “这……这家伙出手为何如此之快,如果之前交手的过程之中他使出这一招的话,那我岂不是已经一命呜呼?”

    “长空他什么时候拥有了如此无敌的力量,仙宗魔皇也不过如此吧!再说,从他刚才的轻蔑表情来看,分明就没有使出全力。如果祭出杀招的话,那岂不是遇神杀神,佛挡杀佛?”

    与方柔、饕餮类似,妄虚的神情同样是相当惊愕,不过他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忽然停止了所有的活动,隐隐的死气自所有的毛孔之中渗出体外,遮盖在他的身体之上。

    “妄虚死了!”

    终于,饕餮破口而出叫道。而这个时候,满面笑容的孙长空欣然转过身来,表情安然道:“呵呵,我还以为魔界的魔君有何等强大呢,到头来居然只是一个中看……”

    话说到一半,他那副从容的表情立即冻结凝固,进而化为一股古怪的神情,再次回身看去。而之前已经丧失行动能力、甚至已经毫无生机的尸体之上,竟然再次传来阵阵狞笑。

    “痛快,痛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