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百花城遇劫
    表面上,饕餮一如平常,但心中却是雷鸣不断。虽然他早已知道魔界的巨大野心,但当亲耳听到妄虚“狂言”之际,仍然是难抑骇意。本来,他只是前来与自己的老朋友叙旧,却不曾想竟被对方卷入到了浑噩纷纭之中,无法抽身。方柔虽然有孙长空陪伴,但常言道双拳难敌四手,万一后者被魔界爪牙前后包挟,那方柔岂不是被暴露在敌人的刀剑之下?

    “那个……我还有要事在身,今日就不与你多聊了,改天有机会再说。”

    饕餮抱拳欲要就此离去,而就在这时候妄虚似乎感觉到了事情的异样,随即冷笑道:“我的好哥哥,你走得为何如此慌张。莫非,你是怕自己的美娇娘受到委屈吗?”

    “报!”

    不等饕餮回复,只听民宅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急促的通报。

    妄虚眉头稍一挑动,毕竟百花城已经沦为一片死地,近理来讲不应该会出现什么意外。除非在这期间又有外人进入了这里,并且还与他们的人发生了冲突,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见到报信的下属满头大汗,他也不禁摆正了神色,严肃道:“外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速速呈上。”

    “报告魔君,刚才小人路过一条后街的时候,无意之中发现……发现了石中鬼的尸首。”

    “石中鬼?我们这次行动之中有这么一号人吗?”

    妄虚本以为出事的是自己的麾下,却没想到死掉的不过是一个小小开路先锋,就算损失了他对于整个魔界来讲也是不痛不痒。不过如他之前所想的那样,城中的异类已经被尽数除去,而能下手击杀石中鬼且不惊动他们的,定然是一名绝世高手。一想到自己眼皮底下有这以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祸患时刻威胁着自己,妄虚的身体便忍不住地不自在,他宁愿将那人找出来然后与之绝一死战,也不要身陷提防他人的困境之中。

    “该死,这帮杂碎还真是难缠。要不是魔帝琼山阻拦,我早就放火毁城了。”

    说到这里,妄虚随即看向旁边斩的饕餮,好像在等对方给自己一个答案似的。柯后者却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的意图一样,漫不经心地将头转向另一边,开始打量起这间普通家宅之中的内部摆设,全然没有将妄虚的话放在心上。

    “你们几个别在这里待着了,全部出去给我找那个杀人凶手。只要发现,不用向我汇报,直接钭其击毙。听明白了吗?”

    对于这些魔人来讲,魔君妄虚的话便是圣旨,绝不允许受到置疑。虽然明知暗中的敌人实力强劲,但面对山一般的军令,他们只得依话办事。

    转眼间,七人已经全部奔出大堂,眼下这里便只剩下饕餮与妄虚二人。不知为何,一股过堂风吹过二人的身体,使得空气立即遽减数分,饕餮甚至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而这时妄虚又一次开口道:“你这次来,应该不是一个人吧?”

    饕餮当即面色一凝,然后才道:“哦。可以说这么说。听你这么说,你的意思是我的同伴将你的手下杀害了?”

    妄虚轻笑道:“我可没有这么说,只是看你如此着急,想来是外面有人在等你。要不然,你也把他请到这里,我好认将来的嫂子。”

    饕餮故作不经心道:“哎,普通的一个女人而已,又什么好认识的。这样吧!等到我俩办喜事的时候,一定叫你前来参加,你看这怎么样?”

    “不怎么样。谁知道你回去之后会不会与我彻底断绝联系。再说,我把将来的嫂子叫来阳是为了你好。”

    “哦?此话怎讲?”饕餮问道。

    “你想啊!万一大嫂不清楚这里的危险,贸然进入了百花城,被我的人发现。你说他们会对一个弱女子做什么?”

    听完妄虚的话,饕餮当即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恍然道:“对啊!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这样,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外面亲自把她寻来。”

    语毕,饕餮立时看向妄虚,等待着对方的回话。而这一回,后者却是出乎意料地痛快,答应了他的请求:“那好,你去吧!你们二人心有灵犀,找起来说不定更容易一些,我这外人跟了上去只会添乱。”

    饕餮点了点头,转身大步朝外驰去。而这时候,站在大堂之上的妄虚忽然眯起双眼,对着眼前的空气冷酷道:“跟着他,发现异类杀无赦。”

    饕餮的脚程极快,一转眼便折返回之前所在的那家店铺。不过正如事情发生的那样,孙长空与方柔早已先后离去,哪里还会安然等他回来。一想到二人随时都有可能遇到魔界的围剿,他的嗓子便不禁发干发燥。

    “该死的,你们两个等等我又能怎么样,如果真的被魔人遇到,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稍事停歇,饕餮纵向跃上屋脊,环视四周的情况。然而,一眼望去,除了地上的死尸之外,根本看不到有人活动的迹象。他对孙长空的实力十分信任,但即使这样仍然免不了为方柔担心。

    没想到啊没想到,重生之后第一次使出真正力量,居然是为了找两个有腿有脚的人。不过为了节省时间、赶在魔人之前找到他们,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所以,请在列的诸位妄得,千万不要见怪。”

    一边说着,饕餮突然张口吐出一滩墨汁般的黑色液体。这些汁液一经落地,非但没有渗入到地下之中,反而自行浮了起来。这东西居然是活的,如果被别人看到这幕的话,定是要呆滞个半天。而此时的饕餮立时掐指念诀,一段段咒语相继从他的口中隐隐传出,加上其原本阴森沉重的口气,使得眼下的他变得异常恐怖,就好像一个疯子一样。

    “上古秘术,黑水之蛔,散!”

    话音一一落,原本摊在地面之上的汁液竟是神奇般地浸透到下面的地砖之中,接着那引起土黄色的砖体便一点点变成了黑色,砖体下面不时还会发出阵阵食的“嘶嘶“声,听上去异常诡异。就这样,几息之后,当所有的黑水漫过地砖,融进地地下泥土之后,饕餮的黑水之蛔才终于开始大显伸手。

    百花城中,一处拐角之中,孙长空与方柔双双躲在其中,而前者的手上,还点开着之前杀人时候留下的血迹。

    “我们是不是太冲动了,居然杀了如今气焰正盛的魔人。先不说眼前能不能从这里顺利逃出去,就算能,售后魔界一定会将我们两个视为首要的敌人,第一个便灭掉你我。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一定得想点法子。”

    方柔的分析不无道理,可孙长空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仍然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浪荡样,不紧不慢道:“我说当年在苍北仙苑横行霸道的方在小姐去哪了,什么时候你居然变得这么胆小怕事了。”

    说话间,孙长空翻开手掌,只见一枚黄豆大小的金疙瘩赫然出现其中,不时还会闪耀出迷人的光泽。

    “这是什么东西?”

    方柔还没有得到答案,便见孙长空抬头一仰,顺手便将掌中的“金豆子”丢到了自己的嘴里,之后还“咔嚓咔嚓”用力嚼了起来,几下之后便将碎屑全部咽到了肚子之中。

    看着方柔一脸疑惑的样子,孙长空嬉笑道:“枉你还是常年在山上修行的弟子呢,居然连内丹都不知道。”

    “内丹?那是什么东西?”

    孙长空道:“顾名思义,就是一个生命体的精华所在喽。不过我们人类与那些低级生命不一样,在我们的身体之中有丹田气海,而你可以将他们视作一个扩大的,不可擅动的巨型内丹。别看刚才石中鬼的实力相当强悍,但体内结出的内丹也只有豆子般的大小。而随着修为地不断提升,这些异类体内的内丹也会随之变大。虽然魔人能以人类为食,但我们同样可以利用他们的内丹,使之成为自己的强力助手。”

    此时,孙长空忽然将手指放在自己的两嘴之间,低声提醒道:“小心点,有人来了。看时机行动。”

    在明知有人在向他们靠近的情况之下,孙长空与方柔双双进入警备状态之中,不敢有半丝懈怠。而听着那愈发清晰的脚步声,方柔感觉自己的呼吸也随之急促起来。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来投。要怪,就怪你自己马虎大意吧!”

    最后的这句话,与其说是孙长空要讲给敌人听的,不如认为他是在劝慰自己,让心中的负罪感不会那么沉重。他在为自己开脱一个合理的说法,以来顺理成章地杀死前来的敌人。可就在这时候,饕餮那浑厚的声音忽然再次响起,如一道道钟声一样,传入他的内心深处。

    “看清楚了再动手,你们两个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孙长空看着那张一脸无辜的表情,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险些伤了“自己人”,直到刚刚他那只运起劲力的手掌还未完全放下。而为了缓解现场的气氛,作为二人之间的衔接者方柔,不得不开口缓解气氛道:“”

    “饕餮,你去了哪里,我和长空二人已经找了你好半天了?”

    饕餮心头一震,口中痴痴道:“长空,你们居然如此亲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