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走散
    能让大名鼎眉的饕餮不惜使诈,脱身前往的诱惑,孙长空的心中不禁也产生了好奇。而旁边的方柔则不相信对方是那种人。直到,她像孙长空一样跳上院墙,看清外面的情况,才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复杂性。

    “这……这是怎么回事?”

    孙长空与方柔的脸上,不禁都浮现出一股惊愕的表情,因为他们发现在墙的另一边,百花城的一条后街之上,居然躺满了男男女女的尸体,一眼望去竟是数不过来,看这规模已然够得上屠城的级别。原来就在他们来到这里的不久这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触目惊心的大屠杀。而饕餮忽然离去的原因便是缘于此处。

    “奇怪,为什么人都死在了西边的这条街上,而东面的步莣路上却是一点异样也看不出。莫非,那里已经人事先清理过了?”

    想到这里,孙长空的后脊之上忽然吹过一丝寒意。如果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样,如此说来清理尸体的人还在这座城里,并未来得及出城。而饕餮很有可能就是去追那个人了。

    眼前的迷雾一点点散开,真相一点一点地浮出水面。而这时候,方柔已经趁着孙长空不注意之间,跳入了院墙,快步来到那些尸身旁边,一一察看起来。

    “方柔小心,万一他们是中毒而亡,那此刻他们的身上也多半点染上了毒性,若是不小心碰到了他们,极有可能和他们一样毒发身亡。我看……”

    方柔忽然高声道:“不用担心,他们不是中毒而死。这些人都是被人用锐器杀害的。”

    紧接着,她将手边遗体的头部扭转过来,果然一条三寸来长的伤口赫然经过他的命门,并且深深地嵌入到身体之中。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孙长空好不容易才驱散的阴霾再次朝他聚拢过来:“这么深、这么致命的伤口,地上居然连块血泊都没有。还有,你看那些人的伤口十分平整,不像是生前留下,反倒是像死后被人故意划上去似的。”

    方柔递目向那道伤口处仔细看去,发现果真和孙长空所说的一样,伤口处的流血十分有限,甚至都没能淌出皮外,这已足以说明问题:眼下的这个人早在伤口出现,就已经断气了。

    “杀人者既然已经动手,那他为什么又要将这些死者伪装成被人用利器杀害的假象,这实在说不通。”

    孙长空劲轻地扔了摇头,表情凝重道:“这倒不难猜想,因为答案就在面前。凶人者大费周章,布下了这么多的局,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忽略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方柔不禁问道。

    “当然就是这些人死因。这此人不是死于利器,而是别的东西。”

    说话间,孙长空张口轻吹了一口气,一道微风立时凭空升起,并吹拂在上一具尸体之上。铂金间,温柔的猫咪成了嗜血的猛虎,微风在片刻之中竟化作熊熊烈火,在尸体上方登时燃烧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你这是在做什么,快住手!”

    方柔看到孙长空的“疯狂”行径,不禁怒气横生,恨不得现在就教训对方。可“救人”要紧,即便这些尸体已经再也感觉不到疼痛的感觉。但作为对死者最起码的尊重,她也不能让这些可怜人注这么化为灰烬。

    不过,孙长空早已挡到好的跟前,将其阻隔在火焰外侧,并且语气温柔道:“相信我,一会就能知道答案了。”

    一会儿的时间果然很快,不时那具尸体已经被列火烧得面目全非,消耗了七七八八,只剩下些许骷髅还依然坚挺。而这时候,两束异于它者的光芒陡然进入到孙长空视线之中,伸手一抄,便已将那“异彩”双双抓了出来。方柔凑近定睛一看,发现那居然是两根头发粗细的银针。

    “就是它们了,这才是杀害这些死者的真正祸端。换言之,他们的主人便是凶手。”

    方柔仍不肯罢休道:“这些死者虽然不是因为外伤所致,但你又怎么能够确定这两根银针就是凶器呢?”

    孙长空道:“我是自然无法证明自己的想法,但有人能。”

    “什么?你的意思说,当时还有其他的目击者在场,而且现在的他还尚在人间?”方柔惊声道。

    孙长空神秘地笑了笑,漫不经心道:“不管怎么说,看见他你就知道我的话是什么意思了。怎么样,要不是和我一同前去?不然的话,你就只能和这一地的尸体作伴了。”

    方柔看了看周围散落的死者,不禁倒吸了口冷气。之前,他对这些人的不幸遭遇还感到万分同情。可随着日头慢慢向西挪去,她不由得感觉到一股森然寒意,不住地涌入心门之中,令其心惊不已。虽然敌人深不可测,轻易交手很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可如果要这些死人待在一起的话,她宁愿跟前孙形容前去冒险。

    “算了算了,我跟你去不不行嘛。不过话又说回来,饕餮去了哪里,我们还是不知道。”

    孙长空淡淡笑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你放心,他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自己会照顾自己。所以,你就不要再像一个当娘的那样,喋喋不休下去,他听不见,我却已经有些厌烦了。”

    方柔嘟起嘴来,稍显不悦道:“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性情时好时坏,我又怎么会选择一只禽兽作为伴侣?孙长空,你混蛋!”

    孙长空表情忽然一滞,过了好大晌才恍惚道:“你刚才说伴侣?如此说来,你和他已经……”

    方柔蓦然向前一步,厉声道:“是有如此,他懂得疼我爱我,知道在我需要他的时候用时出现,我对他的表现很满意。那时的我忽然性,选择一个受自己的人要比选择一个自己爱的人轻松得多得多。或许我和他的感情并不及你的深,但只要坚持下去,早晚他都会取代你在我心目之中的位置,并将你永远封禁在回忆的漩涡之中。”

    孙长空已经有了柳如音,本来,他不该再去过多地干涉方柔的情感问题。可是当他亲耳听到对方已经另结新欢之际,他那颗坚强无比的内心还是不由得生起阵阵刺痛,就好像被人用锥子一下一下地捅过似的,无比难受。

    “原来,你是这么地恨我!方柔,我以为你并不在意的。”

    “孙长空,不要以为天底下的其他人都会像你那般薄情寡义,至少我不是。不过现在好了,饕餮已经替你将我心中的空缺填补了上,从今往后,你也不是我的必需品了。”

    说完,方柔潇洒地转过身去,口气冰冷道:“不用跟过来,我自己去找他好了。如果你想去寻自己的情人,就请速速离去吧!”

    孙长空怎么也想象不到,曾经那个天直可爱,一天到晚只会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女孩,竟会有一天长出丰翼,自由飞翔。而此刻的他也终于明白,这个世上少了谁都一样,其它事物依然会按照自己的轨迹运行下去。方柔长大了,好呢自己的选择,而他这个当哥的,除了祝福又有做什么呢?

    一愣神就是半柱香的时间,孙长空回过神的时候,方柔早已跑没了影。恍惚间,他忽然想起清理者的事情,如果被他见到方柔的放,那后者岂不是凶多吉少?

    孙长空并不是不想象方柔的实力,但能够留下来处理擅长工作,要不对方是一个团体,要不对方就是一个对自己能力十分自然的恐怖主同手。而相比起来,孙长空更希望事情的真相是前一种。不然的话,方柔可就真的命悬一线了。

    “不行,我得尽快找到她。虽然他已不是当初的那个方丫头,但我孙长空却依然想要保护她。方柔,等我啊!”

    不知为何,自从发现了那些尸体之后,百花城之中的气温骤降数分,说话喘气的时候口鼻这中会冒出白气。再加上方柔身为女人,体质偏阴,在这种时候最惧寒冷,两只手掌也不禁摩挲起来。

    “嗅长空,坏长空,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和那个柳如音好上了,我怎么可能落得孤身一人的下场。爹失踪了,饕餮也跑了,现在连你也不管我,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说到这里,方柔不禁顿了下足,想要借此发泄一下心中情绪。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尖锐的笑声忽然从前方的路上隐约传来。

    “嘿嘿,哪里来的小娘子,怎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要不要我来陪陪你啊!”

    方柔触电般地颤抖了一下,虽然不未看到那人的真实面目,但牙齿已经忍不住打起架来。他在发拌,那是恐惧作祟。

    意识到危险来临的方柔连想都不想,立即转向朝来时的路上逃去。可令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的行动之快,已经超乎了他的认知范围,刹那间,他只望到一道妖魅的身影赫然伫立在前,长达一尺的利爪在阳光之下,闪着骇人的金光。

    “小娘子,你这是要往哪里逃啊!”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