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章 百花城之难
    孙长空要返回将王身边,而饕餮要陪方柔一同寻找方惜时,并共商应对魔界之事,两者本来应该就此别过的。可方柔好不容易见到孙长空,自然不想与他如此草率地分离,这一别之后再要见面就不知是何年何月了。于是他提议,在离开之前,大家一起坐下来吃顿饭,而吃饭的地点就选在了距离皇城不远的百花城。

    春日已近,但群芳仍在沉睡之中,所以此时百花城的淡季仍然在继续,三人刚一进入城中,便嗅到了一股萧条的气味。

    “没想到,这条冷清的大街上,便是赫赫有名的步芳路。如果时候刚好的话,就可以在同一时间亲眼目睹繁花共绽的盛大景象了。”

    身为女人的方柔,对于孙长空口中上的步芳路自然不陌生。据说,当年天界之中的花神便亲临过这里,还从百花之中摘走了一朵,将其带回了天上。而那朵花便成了天界的象征,那屋便是火菊花。

    “百花城之所以被称作是群芳之乡,除了这里是印花交易的枢纽关键所在,更是因为这里的土质异于别处,可以适应天底之下任何一种花的需要,令其茁壮成长,顺利绽开,而人们便将这种神奇的土壤称之为花乐土。不过,并不是百花城之中的所有泥土都可以称得上花乐土,而真正的它们,被隐藏在一个只有极少人知道的地方,为免被心怀不轨之人偷了去。毕竟,花乐土关乎着百花城的命脉,一旦失去了它,那在百花城也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本领。”

    令孙长空与饕餮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年纪轻轻的方柔,居然对小小的百花城了如指掌,如数家珍。而这时旁边的一间门市之中忽然走出来一个体态臃肿的女人。虽然脸上盖了一层厚厚的脂粉,但还是掩盖不了由内及外散发出的衰败之色。她已不年轻,就如花一样,一旦失去了芳华便再也没有恢复的可能。而她现在所做,也只是欺骗自己的心罢了。

    “呦,大中午的一出门居然就遇上了个大美人,这位妹子吃了么,小店刚刚开门,你和这那两位小哥要不要进来看看?”

    方柔一见那胖女人,立即心生好感,欢喜道:“刚好,我们也正在找落脚的地方呢!既然有缘,我怎么可能再去别家。”

    说完,方柔朝孙长空和饕餮各看了一眼,示意他们两个跟着自己一同进去。而这两个刚刚才交过手的对头,自然哪一个也不想落在后面,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跟了上去,一直来到狭窄的门口处,才被彼此的身体挡住了去路。而为了不破坏这里的物件,两人谁也没有动用功法修为,只凭身上的蛮力暗中较量。但即便如此,只见他们脚下的地砖已经纷纷碎裂,连同周围的地面也随之向下凹陷,成了两个斗大的深坑。

    “好了好了,你们就不要再折腾下去了,再让我看见的话,可就别怪我手狠手辣了。”

    方柔抬起右手,做出一个拧转的动作,冷酷地笑了笑。而孙长空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曾经的一幕幕场景不禁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有话好好说,大不了我不和他一般见识就是了。”

    饕餮怒目瞪着孙长空道::“你说话注意一点,别以为我好像很喜欢与你较量。你放心,之前你打中我的那一击,早晚我都会还回来的。”

    孙长空扬起嘴角,冷笑道:“那我可真的是相当期待呢!”

    一进店门,三人便闻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花香气。不过,不同于寻常的花制品,眼下他们遇到的是一股能够增加食欲的香味,爽甜之中还夹杂着微微的酸头,令人口中不禁为之生津。

    “好香,这是什么味道?”饕餮表情激动道。

    “呵呵,一看这位小哥就是一名合格的食客。不瞒你说,厨房里正在蒸着酸枣糕,马上就要熟了。只不过,你们来得不巧,这些糕点已经有主了。”

    说实话,方柔也想品尝一下这酸枣糕的滋味,但听到那个女人如此回话,她只得道:“姐姐,你之前说店面刚刚开门,既然如此,又怎么会有客人先于我们,前来预定这酸枣糕呢?”

    这时,那个胖女人已经从后面端来了两份精致的糕点,味道虽然与那酸枣糕无法相比,但至少闻起来相当可口。孙长空与饕餮因为之前的交手而变饥肠辘辘,一见到吃的二人想都未想,直接抓起盘中的点心,大口大口咀嚼起来:“这……这是什么东西,为何吃起来如此酥糯,入口即化,简直太好吃了。”

    胖女人指着孙长空刚刚吃过的那一盘点心,得意道:“嘿嘿,你嘴里的是我用独家秘方调制的梨花糕,才做出来不久,就便宜你们了。还有,那一盘是杏仁酥,同样很美味,你们都可以试试。我先去后面将那酸枣糕从火上撤下来,如果等它们凉了之后顾主还没有来的话,那我就破例,让你们尝尝这酸枣糕。不过如果老天不帮忙令那人先来的话,那我花十娘就只能说声抱歉了。”

    “原来姐姐叫花十娘!真是好名字!“

    说着,方柔拿起了一块杏仁酥,小口咬了一下,开始咀嚼起来。果然,这酥饼看似普通,但却是香淳可口,回味无穷。平日里她是极少汔些甜食的话,但面对这种极品,就连方柔也不禁放弃了抵抗,同样大口大口吃了起来。花十娘看着三人欣然享受美食的样子,脸上不禁流露出欣慰的神情,转身又回到了厨房之中。

    “咣!”

    忽然间,一声瓷器的破碎声自后院传了过来,孙长空猛然惊醒,目光不由得挪向门帘处,低声道:“刚才是怎么声音,那个花十娘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

    方柔满不在乎道:“哎,不过是打了一个碗罢了,看把你吓的。怎么,不爱吃这梨花糕吗?正好,你不吃我吃!”

    方柔刚要继续说下去,却不承想这时饕餮忽然站了起来,看向与孙长空目光所在的相同位置,沉声道:“那个女人进去了这么长时间,就逄不愿意将那酸枣糕卖给我们,也不该躲在里面不见人。你们在这里坐着,我进去看看。”

    饕餮大步流星地窜入到门帘之中,片刻后只听一声急喝忽然传入两人的耳中,并且道:“哪里走!”

    孙长空与方柔毕竟都是修行之人,而且修为都不是常人可以觊觎的。一经意识到事情不妙,二人立即同时做出了反应,一起闪入到后院之中,一看究竟。而抬眼望去的第一眼,他们便见到脸色苍白的花二娘仰面倒地,嘴角处淌出一道轻微的血痕,失去了意识。孙长空上前两步伸手试了试对方的鼻息,转身对方柔一脸严肃道:“她死了。”

    “什么?死了?怎么可能!”

    偏偏不信的方柔亲自走到跟前,俯身去检查地上的花十娘。片刻后,他的身体微微一震,如孙长空所说,对方真的已经断气身亡。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那花十娘又是怎么丧命的呢?

    “对了,怎么进来的时候没有见到饕餮的身影,他去哪了?”

    孙长空伸手指了一下墙头上方的大脚印,随即道:“应该是去追那个杀人凶手去了吧!不过,我感觉他要悻悻而归了。”

    “为什么这样说?”方柔看着地上花十娘的尸体,叹气道。

    “你看!”

    说话间,孙长空来到灶台前方,伸手敲打着炊具道:“笼屉已经掀开,里面的酸枣糕却不知了去向。而且,灶里的火已经完全熄灭,这说明花十娘完成工作已经有段时间。如果凶手是一见到花十娘撤火便动手杀人的话,那他恐怕已经逃了有段时间了。”

    “那怎么办,=万一饕餮没有想到这一点,那他岂不是要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不但找不到真凶,甚至还会被别人误以为有所意图、不行,我要去找他!”

    就在方柔准备飞射跳出院墙之际,孙长空及时将他拉住,继续说道:“不用了,虽然我并不想看到那个家伙,不过凭他的能耐,应该不会看不出这点真相。既然他能不禾辞而别地离开,就说明他有非走不可的理由。”

    “长空,你说话怎么如此奇怪,什么叫非走不可,难道他是故意疏远我们的?”

    孙长空点头道:“应该是这样。”

    紧接着,他又来到刚才指认脚印位置的对面一侧,轻轻跺了跺脚道:“刚才不骨注意,差点被他骗过去。试想,一个拥有绝世修为的高手,怎么可能会在离开之前留下那么明显的脚印。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是故意让我们看见的。而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声东击西,让我们识以为他是朝东追去。实际上,他去往的地方是西面。”

    说罢,孙长空脚步轻轻点头,身体立即不由自主地飞上墙头,正面刚好对准墙外。

    “呵呵,果然被我猜中了。”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