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树里的奇功
    凭孙长空的能耐,眨眼之间就可以让这里变成一座伐木场。可要将树上的整张树片全部割下,且不伤害其中的一丝一毫,这就要困难许多了。即便如此,他仍然没有过多的怨言,当即跃上数丈之高的树干,开始了漫长的剥皮过程。而一旁的白叹生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些野生的坚果,竟然坐在一边的树下悠然地吃了起来。

    “快点快点,大爷我的时间可是珍贵得很呢!”

    孙长空一边赔笑,一边继续着手上的工作,随着外面白色的树皮一点点被剥落下来,其中的鲜嫩的植物纤维。俗话说树怕伤皮,更不用说是将这整张的树皮全部割下。没有了它,这棵白树便无法禹上运送土里的养分,注定难逃一死。可随着手头工作的进行,孙长空渐渐发现,树干之上竟渐渐浮现出一行行整齐醒目的文字。

    “病木春。”

    看着最开始的那三个字,孙长空不由得心生喜悦,一股久违的心劝感立即油然而生。他怎也没有想到,魔头白叹生居然会将功法秘籍藏在树干的韧皮之上,任别人想破脑子恐怕也发现不了。意识到自己的每一下都事关重要,孙长空不禁更加小心起来。不过,他好奇的是为何白叹生要叮嘱自己千万不能伤害树干内部,就算自己在上面不小心划上一刀,也不会对整体的内容造成影响吧!

    可既然白叹生这么说过,孙长空只得依照行事。前后耗时两个时辰,他终于在日落前不久,将那柏树的树皮完全剥下。整张的树皮随即从树干上掉落在地,而这便是古人们用来记录使用的最原始的纸张。

    白叹生看着孙长空沉醉的神态,随即轻笑道:“呵呵,这剥皮的工作做得是不错,不过主是慢了一些。还好还好,赶在天黑之前完成了。你也看见了,秘籍就在你的眼皮底下,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说着,白叹生还不忘朝孙长空挤了下眼睛,可后者似乎并没有领会他的意思,仍然如痴如醉地看着树上的神功口诀,并极力将其劳记于心。

    “呖!很好!事先告诉你,这上面的字只能维持一夜的时间,所以在明天天亮之前你必须将它们全部记到脑子之中。我只说一遍,如果因为没有听清而错失良机的话,可千万不要回来找我。好了,你继续努力吧!我要走了。”

    说完,白叹生朝孙长空挥了挥手,而这时孙长空的脑袋虽然没有转动,但嘴里却已经说道:“下次见面,希望我们不是敌人。”

    背对着孙长空的白叹生冷冷地笑了笑,回道:“但愿如此。不过如果你真的站在我的对面,我也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孙长空淡淡道:“我也一样。”

    微风拂过冷清的树林,加上大海的气味,使得这里的气氛变得陡然诡异起来。白叹生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孙长空则伸手点起一断木头,以来照亮村上的文字。

    “病木春,倒阴阳,转乾坤之法门也。亦可起死回生,病木回春,因此得名。”

    大概了解了这套功法的用途与原理之后,孙长空快速地扫过其它部分的口诀,让自己对其有一个大致的了解。练功切忌断章取义,孙长空当然也不敢一边演练一边学习,所以只得在完全熟记心法口诀之后,才能从头修炼。可背了不一会儿,他便觉得胸闷气短,就好像被人扼住了脖子一样。孙长空稍一回想,原来自己已经一整天没有吃饭,再加上连续地折腾,身体早已吃不消,就算是仙人体也不能例外。就这样,孙长空在周围找到一只出来觅食的野兔,几下便收拾好将其架在火上烤了起来。在野外,烧烤是最简单也是最有用的烹饪方式,孙长空虽不是厨子,但多次的野外经验已经令他掌握了这一门的要领,做起来也得心应手起来。

    肉还未完全熟透,孙长空已经用手提捏着往嘴里送去。随着食物入肚,亏空的体力也随之迅速恢复,停摆的大脑也终于再次运转起来。

    “这病木春不愧是世间绝品,单是这一套有违天命的神论,就足以让他与众不同。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它才能做到颠倒黑白的地步。不过话又回来,何为真理,何为天命是,又有谁能说的清楚呢!”

    孙长空将半只兔腿吃光之后,把骨头嘲旁边用力一吐。紧接着,他握起左手,稍稍提气运功,一道森然蓝火登时浮现在他的掌心之中。接着,他将手里的火苗往旁边的火堆之中用力一抛,只见原本正在双熊熊燃烧的柴火立即熄灭断气。

    片刻后,他惙举起另一只手掌,一股清流随即从他衣袖之中缓缓涌出,落到刚刚消失的火堆之上。刹那间,几近消失的火星登时跳跃起来,并且迅速将失去火热的部分重新点燃起来。看着这人间最为无情的水火被自己玩弄于股掌之中,孙长空脸上不禁浮现出饱含深意的戏谑。

    “世间万理皆相通,所谓的规律,也只是造物者创建这个世界的时候,定下的游戏玩法而已。而有了这套病木春之后,我可能通过改变周围的固有规律,进而使其变为对自己有用的条件。妙,真是太妙了。”

    领悟到功法的真正奥义,孙长空不由得大笑了一声,以示自己的激动。如此强大的功法,他自然不愿错过,如果能将其练至炉火纯青的地步,那他岂不是成了名副其实的天下无敌。

    “不过,既然白叹生肯肯将病木春传授于我,这就是说明这门功法并不是如我所想的那样无懈可击,他一定有自己局限的领域。”

    想到这里,孙长空忽然看见了那只被烤得外焦里嫩的野兔,接着他便伸拙手掌,朝里子的身上用力一挥。他满心期待着望着它,期待着奇迹的发生,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那只野兔仍然是香气四溢,病木春对烤兔肉并没有作用。换言之,病木春并不能起死回生,而他想借此钭自己的父亲还阳的计划也只能搁浅了。

    “该死!果然不行!看来,还是我想得太过简单了。我本以为去了九华山就能让我爹他起死回生,可没想到到头来还是空欢喜一场。”

    略显失落的孙长空将那只吃剩的野兔用力地蹬到火堆之中,在炽热的火势之下,兔肉迅速烘干烧糊,散发出阵阵黑烟,再然后连白骨也化为了灰烬,彻底被火魔吞没。

    “难道天意就是如此,注定我是无法拯救我爹的?”

    垂头丧气的孙长空回过身来欲要拿些干柴过来引火,可伸手一摸的同哩,他忽然碰到了那块之前被剥下来的柏树树皮。经过风干之后,那树皮内部已经没有了水分,感觉上去和糙草几乎一模一样,甚至还要顺滑许多。

    “哼哼,事前吹得那么厉害,到头来还不是中看中用。能改变规律又能如何,到头来不照样难逃一死。再说,这树皮可比韧皮更适合写字,你既然那么聪明,为何要将字写在村干之上呢?”

    如孙长空所说,白叹生的这一举动确实有些多此一举了。可仔细一想,他突然记起对方旧行之前留下的话:

    “秘籍就在你的眼皮底下,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孙长空反复嘟囔了几句之后,继续道:“这话听起来虽然没有什么。但仔细想想实在有些多余。他说是眼皮底下,而不是头顶上方,亦不是眼前。难道他要传给我的功法并不是这部病木春,而是……”

    孙长空回过神来,将那一整块柏树皮小心翼翼地伸展开来。接着,他伸出一脚,探入火堆之中。一时间,其中正在燃烧的大片柴火立时飞上半空,掠到周围的树枝之上,刚好周围的空间照得灯火通明,如同白天一样。而借着这些火光的辅助,孙长空极目望向那张树皮的对面,紧接着他的神情立即变得无比惊骇起来。

    “果……果真如此!原来,白叹生赠给我的不是病木春,而这树皮之上的四象奇术。”

    病木春虽然是罕见的宝贝,但对于孙长空来讲却没有太多用途。而之前白叹生曾经代借机窥探过自己的识海,关于孙长空的所有事情,全部了如指掌,这里当然也包括其擅长的功法招式。就算白叹生有意传功,也不公选择一种与其本身完全不符的功法,而眼下印在树皮内侧,模糊不清的秘籍,正是与他体内五行神力相辅相成的一种奇功。

    说起来,这四象奇术与病木春也算是有异曲峿工之妙,只是相比起来还要更加高深玄妙而已。四象奇术,除了可以使修行者自如运用风雷水火四种自然力量之外,还能使他们互相转变,使其拥有了,焚风,蚀风,急风,巽雷,泽雷,玄雷,紊水,暴水,灼水,飓火,轰火,流火,另外十二种形态,可以应对世间任何的条件环境,令自己的修为实力得到最大限度地施展。

    当孙长空将树皮上密密麻麻的口诀心法全部记住之际,只见那张柏树皮立时化为片片碎屑,被春风送入了虚空之中。

    “呵呵,终于发现了吗?看来,我真的没有看错人啊!”

    一处山峰之上,白叹生负手而立,而在他的身后,数名与他穿着相似的人赫然站在那里,似乎在是密谋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一样。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