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三人餐宴
    晚饭吃得相当尴尬,尤其是三人的座位,更是令柳如音有种钻到桌子下面的冲动。

    “来,如音姑娘,这是我让下人特意为你炖得血鳖汤,对于补血养气有很大的帮助,你尝尝。”

    韩立瞪了一眼陆征,同样道:“别听世叔的,难道他不知道大病初愈的人,受不了这些补品的烈性,很容易上火吗?来,还是吃点青菜好,虽然营养不如肉类,但至少容易消化。”

    就这样,陆征与韩立的明争暗斗还在进行着,柳如音的碗里已经树起好大一摞饭菜。这要是放在平常,足够她吃上好几天的了。不过,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他的身体要同时给两个人供给能量,虽然柳如音并不打算要这个孩子,但在迈出那一步之前,还是要尽到一个作母亲的责任。更何况,面前的这两位为了他争风吃醋,斗得不可开交,她实在是不想再激化二人之间的矛盾,只能尽量将碗里的食物一一吃下。

    “哎,对了,令爱不是也在府上吗?为何他没有出来吃饭?还是说因为我……”

    陆征尴尬地笑道:“呵呵,如音姑娘有所不知,我和小女自来便不投脾气,坐到一起也经常斗嘴。之后,他索性不和我同桌吃饭,而我也得以落得了片刻清净。”

    这时,坐在另一边的韩立忽然凑到柳的耳边,小声念道:“别听他胡言乱语,婉妹之所以不愿意与他同桌吃饭,就是受不了他朝三暮四、始乱终弃的性格。为了这件事,他们当着我的面已经吵了不下十回了。”

    陆征轻呵了一声,面色涨红道:“我吃好了,你们慢慢用。我去后面看看那丫头在干什么。按理来说,平常这时候他应该已经做完晚课了。”

    一边嘟囔着,陆征离席去往了后面。而这时柳如音也终于放下了碗筷,大舒了口气道:“我吃饭了,实在是咽下去了。”

    接着,他将目光转向仍在狼吞虎咽的韩立,随即道:“这个婉儿还真是可惜啊!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家,竟是被迫打扮成男孩子相,每天定是定点还要接爱固定的课程,比起我们常年在山上修行的人来还要辛苦许多呢。”

    韩立用力咽下了一口嘴里的饭菜,抄起旁边的酒杯一饮而尽道:“可不是嘛!按照辈分来讲,婉儿应该是我的表妹。但来这里这么多次,我几乎没有见过他有空闲的时间可以玩耍,充其量就是坐在院子之中看着天空发呆。世叔也不让外人与他接触,就连我也不例外。生在这种名门旺族,尤其是摊上这种严父厉母的话,那可真是人生的一大不幸啊!”

    柳如音掩面嗤笑了一声,不由道:“难道你不一样吗?凭你们韩家的背景,当然就能算是名门旺族。话说,你爹原来没有对你严加看管,不许你这也不许你那吗?”

    韩立垂头丧气道:“如音,难道你就不能提起我的伤心事吗?小时候,我记得大哥可以随心所欲到处去玩,而我却要被关在家里读书,那段时间我感觉自己都快要逼疯了。不过好在,我娘去世之后,我爹对我的看法大为改观,也不再逼我做不喜欢的事情。而随着年龄的增大,我越发感觉到身上的担子,在那之后大哥出事精神恍惚,韩家的继承者自然而然便成了我。我的选择关乎到将来整个韩家的命派,不过同时那些长辈也开始逐渐在意起我的想法了。”

    “原来你娘已经不在了啊!”

    韩立点头道:“就在我十八岁生日那天,他为了给我准备寿宴,不小心掉到了井里,被活活淹死了。”

    “淹死了?怎么可能!你娘不会武功,难道连水性也不熟悉吗?”

    韩立叹气道:“我娘他生前确实不懂武功,但他会不会水,谁也不知道。反正,那天的怪事发生了许多,原本作为我成人礼物的苍虹剑也知了去向。便因为恰好赶上我娘的丧事,所有的事情都被搁置了起来,而我的十八岁生日,就是在我娘亲的灵堂上度过的。”

    韩立今年已经二十又七,事隔近十年,一提起这件事,他的脸上还是出现了难掩的悲伤。也许,这是也一辈子也无法抹去的阴影吧!而事实上,从那之后,韩立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了。

    “所以说,穷人有穷人苦衷,富人也有富人的无奈。我家虽然有亿万家产,却也换不回我娘的一条性命。而面对魔族这种强大的敌人,我们能做的也十分有限。”

    说着,他抬头看向大厅内挂在墙上的那副巨画,一本正经道:“就算拥有通天修为又能如何,世叔的实力,哪怕是放眼天界,也足以跻身一流之列。但在大难来临之际,难保全自己就已实属不易,又怎有暇余顾及别人。大难临头各自飞,不管他人瓦上霜。我现在算是看明白了,紧要关头,还是只有依靠自己啊!”

    韩立自斟自酌,不时大半壶酒已经下了肚。如今的他已微醺,若不是有柳如音坐在旁边,他早就睡死过去。

    “真希望,明天的太阳不要升起,这样我就不用担心魔界大军会入侵人间了。”

    说着说着,韩立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他的头已经沉重到无法支撑,砰然倒在柳如音的肩膀之上。睡着的他,嘴里不时还会嘀咕几句梦话,表情也是阴晴不定,嘴边已经见了水光,显然已经睡熟。柳如音看着堂堂韩家的二公子居然在自己面前烂醉如泥,脸上不禁浮起几分会心笑容。

    “胡闹,真是胡闹。都说女大不中留,我看早晚这丫头要当神仙谷的叛徒。”

    陆征怒气腾腾地摔门进来,而一脸是戾气了也在见到柳如音的时候烟消云散。不过,待见到韩立醉酒昏睡在柳如音的身上,目光之中立即闪出几分异样光彩。

    “这小子还是那么嗜酒如命,我说假说,万一以后你要和他走到了一起,千万要管住这一点,让他尽量远离这些东西。”

    柳如音面色一怔,想要开口却不知该如何说是好。而这时陆征却已经入座,随即微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和婉儿、韩立一样,以为我对你有非分之想,是吗?”

    “啊……这……嗯……”柳如音被陆征的放搞得实在不知如何是好,而后者脸上的笑意却是愈发浓郁:“像,像,真是太像了。你与我的一位故人长得简直一模一样。”

    柳如音轻笑道:“恕如音冒昧,不知陆谷主凭这一招夺取了多么懵懂少女的芳心呢?”

    “啊?哈哈哈,如音姑娘能这么问,说来也是对我陆某个人魅力的一种变向认可啊!好好!”

    眼见陆征笑得如此灿烂,柳如音不禁接着道:“玩笑归玩笑,不过周谷主刚刚所说的那位故人,不知是哪位不世高人呢?”

    话音一落,陆征竟拿起自己的酒杯,轻轻志呷了一口。不知怎的,一口酒后,他的面容竟好像在一瞬之间苍老了十岁,就连眼角处的皱纹也因此而平添了不少。接着,他回过身去,望着厅中的巨画,略有所思道:“时光匆匆,一晃二十多年都过去了。那时,不只是婉儿,就连韩立也没有出生吧!那时的我,还是一个牛犊小子,除了一条命之外,什么也没有。而就在那时,我也遇到了平生之中第一个令我心动的女人。”

    柳如音听到这里已经有些出神,眼见陆征故意停顿,她不由得催促道:“说啊!你和那个女人后来怎么样了?”

    陆征道:“那时的我本不懂什么情爱之事,仅有的一点意识,也只是停留在长辈们口中的传宗接代之上。不过,正是那名女人的出现令我知道什么叫做一见钟情,什么叫做春心初萌。我本以为,我们能一起走下去,结婚生子,生一群孩子,然后过着无忧无虑的百姓生活,再然后一同慢慢变老,最后一同入土。可是,当当知道她的来历之时,我才清楚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可笑。”

    “哦?那位女子到底是何背景,竟让谷主您也自叹不如?”

    陆征惨然一笑,目光呆滞道:“她就是仙宗之女,仙华。”

    “仙华?这名字,怎么听上去这么古怪?”柳如音忍不住道。

    “呵呵,没错,这个名字确实有些太清高了。而那时的她是以络华的身份出现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妄想与仙宗之女百年好合,这不是痴人说梦又是什么?”

    柳如音忽然接过话茬道:“陆谷主,这话我就不同意了。人生在世,难道不能有几个实现不了的梦想,作为自己奋发向上的动力吗?况且,在我看来,她仙宗之女又能如何,说到底不还是爹生妈养的吗?”

    陆征看着柳如音愈发犀利的神光,自己脸上的哀伤也随之减退了不少。

    “其实,当初我也是这么想的。然而,年少无知的我并不知道,仙华降世临凡并不是为了从我的生命中经过,而是另有隐情。”

    不知不觉之中,他的眼睛再次看向画上的那棵通天树上,目光如炬,似要将那上面所绘之物焚烧殆尽。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