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崩塌
    苏净虽不知眼前的女子与水之蓝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过从对方的气息来看,定然有莫大的关系。满天水刃,席卷而来,令她不得不全力以赴。玉腕急挥,大片金光四散开来,刹那间如太阳一般,橙芒四射,与面前随之迫来的无数水刃对冲到了一起。

    “嗡嗡嗡~”

    遮天皇自以为修为已达极限,但眼下和这两位女子相比起来,竟不禁相形见绌,自叹不如。更可怕的是,两方对战产生的波动居然传入到了他的心门之中,一记一记,如锤轰,如锥凿,令他不禁向后退出数步。

    “糟糕!”

    遮天皇话音一落,只见头顶上方一块巨大的岩石立即坠了下来,无奈之下,他只得抬起那只仅有的手臂,发力将其击碎。

    “砰!”

    掌力贯穿岩体,使那块落石在一瞬之间分崩解体,并散成若干细小的碎石,如雨一般,倾洒在下方的地面与河流之上。

    “不好,这个溶洞要支持不住了,你们要死我可不陪葬。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时光吧,永别了!”

    说罢,苏净灵活地从战局之中脱身出来,只见他妙姿轻挪,只是几次闪烁之后便掠到了数丈之外,与落石下坠的方向刚好相反,奔着地上便奔了去。而下方,遮天皇,水豹,还有那名女子已经乱做一团。遮天皇身负重伤,好在还可以自己照顾自己。而水豹因为之前苏净的攻击已元气大伤,无法自由行动,而这时能指望的就只有那个唯一的女人了。

    身为水之蓝的灵体,女子虽不会说话,但却以自己的行动来表明自己的忠诚。落石不断砸来,她站在水豹的面前寸步不离,以其精妙绝纶的手法,将飞来之物一一弹开。

    不过,力终有耗尽之时,况且女子只是一道灵体,并不具有真身。他所使用的灵气,全部来自水豹,一旦后者气尽,那她也只能等死了。

    洞外的异响不断传入溶洞之中,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的白叹生忽然从昏迷之中惊醒过来,见身上的黑色锁链已经断了七七八八,原本迷茫的神色立即变得疯狂起来。

    “哈哈,那小子真的成功了。这么说,我可以离开这里,与他们会合了?哈哈,太好啦!”

    白叹生加入,使得已经濒临坍塌的深洞受到了致命的一击。原本,有黑色锁链的束缚,他的手脚无法发挥全部力量。但今时不同往日,随着几道阵灵的相继死亡,他已基本恢复了自由之身,只差最后一步便可以永远离开这九华山。可就在他准备尝试移动身体的时候,一股痛彻心扉的感觉立即袭入到他的识海之中。

    “这是!”

    回身一看,白叹生发现就在自己的后心之上,竟有一枚黑漆漆的铁器。这东西长得十分古怪,一端已经没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但通过剩余部分的边缘处,可以依稀看出这东西上面长着许多细小的爪子,前大后小,刺进去容易,拔出来却是异常艰难,如果非要将其去除的话,必然要扯下一大块皮肉,造出一个相当恐怖的缺口,而白叹生显然不想受那样的罪。

    在那个古怪的装置后面,连着一条精壮如手臂一般的锁链。而这锁链与之前锁住他的那些迥然不同,因为它的表面金光闪闪,竟是一条和纯金打造的金链。

    这条黄金锁链异常沉重,即便是在安静的状态下,伤口都会被其扯得生疼。而一旦稍有活动,锁链的重量便会毫无保留地加持在顶端的爪勾之上,进一步地伤害他的身体。如此一来,白叹生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在喘息之余,他不禁开始在心里诅咒那个罪魁祸首。

    “混蛋纯阳,锁住我不说,居然还用如此卑鄙的手段限制我的行动。不过,你以为这点手段就能让我束手就擒吗?那你也太小看我白叹生了。”

    双臂一震,缠绕在身体上的残余锁链立刻寸寸崩断,眼下只有那条黄金锁链仍然坚挺地拉扯着他,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而下一刻,白叹生竟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措。

    “纯阳,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白域中人的厉害!”

    “噗!”

    随着一声轻快的闷响,白叹生的身前赫然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他的右手。刚刚,他居然用自己的右手在将自己胸前的一大块血肉掏出来。通过它,甚至只可以看到其中砰砰跳动的心脏,缓慢却坚毅,如他那铁一般的意志一样。

    紧接着,他将手掌拢成爪形,探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在一通搜索之后,他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就是你了。”

    “唰!”

    在无数的鲜血与碎肉之中,白叹生找到了那一枚嵌到自己体内的铁器,并将他生生地拽了出来。他的头上已经满是豆大的汗珠,嘴唇也因此变得惨白干裂。不过,他在笑,狰狞地狂笑。他的笑肆意不羁,如一柄尖刀一样,刺向溶洞外侧。

    “没行!我们不能继续再待下去了,快,和水豹从这里逃出去!”

    经过暂时的修整之后,遮天皇的断臂已经重新长好,只是颜色较为其它部分稍红一些。与曾经的自己相比起来,孙长空的身体虽然略有掣肘,但好歹也能使用。在一番蓄力之后,原本只属于遮天皇的独门神技终得重现人间。

    “孙长空,你可要撑住啊!翻天神印!”

    法诀出口,只见一枚紫色掌印赫然拔地而起,与之靠近的物体,无论是大如车盖,还是小如米粒,无一例外,尽数被其吞没。而随着那枚掌印的升起,厚达数十丈的地面竟也不禁产生了些许晃动,接着水豹便发觉头上的洞顶距离他们竟是越来越远,好像要飞到天上似的。

    “这……怎么可能,凭人力居然可以挪动大地,难道他是天神不成?”

    当水豹转身寻找遮天皇的时候,后者已然掠入空中,脚下所踩乃是一株百叶幽莲,花香四溢。

    “还看着做什么,赶快走!”

    遮天皇的不得已的一击,为水豹和水之蓝开辟出了一条难得的活路。后者望着对方高大挺拔的身影,脸上不禁升起几分崇敬之意:“好,如果我们都能幸存下来的话,从今之后你就是我水豹的大哥!”

    在水之蓝的搀扶之下,二人极力向洞外奔去。听着身后处愈发恐怖的崩裂声,他知道遮天皇生还的希望已经越来越渺茫了。

    “砰砰砰砰!”

    翻天神印固然强大,但人力并不能应对所有大自然的力量。掌印托举着岩体不断上升,但四周的细小土砾则蜂拥而至,不断朝遮天皇的身体猛扑过来。时间一长,他只觉得全身上下似有几千只手在扯动着,似要将他地狱深渊一般。除了面对仙宗,这还是他第一次出现这种无力感。果然,与天斗,只能自取灭亡。

    “我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放着逃生的机会不用,居然出手帮助自己的敌人。孙长空,你不要怪我,导致我做出这些无法解释的行为的原因,正是你啊!”

    说到这里,遮天皇终于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准备迎接死亡的到来。然而,片刻后,那双无神的眼瞳之中忽然间光芒大作。

    “呵呵,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遮天皇也有没办法的时候,关键时候还是要看我这身体的主人啊!”

    “咔咔咔咔~嗡!”

    当水豹看到外面阳光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而刚刚来时的道路,竟然已经完全消失,与废墟融为了一体。不幸之中的万幸,青龙陷仙阵所镇压的魔头白叹生并没有从这里逃出来,在他看来,对方一定已经死在乱石轰砸之下。不过,坏消息是,遮天皇为了救自己而独自断后,也被落石埋在了里面。在这种情况之下,存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除非有奇迹发生。不过,他并不以为那样的事情会出现在遮天皇的身上。

    回过头来,水之蓝,也就是那个女人,已然消失不见,但他对此却是丝毫不感到意外。光天化日之下,灵体与鬼魂一样,是无法维持形体的。不过只要找一个没有阳光的地方,水豹便能重新将其召唤出来。

    首次来到人世之中,水豹对于这个全新的环境还是相当期待的。不过他也清楚,只要自己活着一天,苏净便不会放弃对自己的追杀。

    “老五,你别得意,虽然你已经将除我之外的青龙七宿全部纳入体内,但相对应的,我体内的水宿之力也得到了增强。再加上水之蓝的力量,总有一天,我会亲手将你碎尸万段的。”

    水豹朝着废墟的方向深深地行了一礼,表示自己对“救命恩人”的感谢之情,接着便飞速朝山下掠去。更为奇妙的是,一转眼的时间他竟已经化作一只雪色的豹子,哪怕是在杂草从生的荒草之中也能全力狂奔,简直就是如鱼得水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距离出口不到几十丈的位置处,一只满是泥污的手掌忽然间从地下钻了出来,并且攥成了一个结实的拳头。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