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一怒为蓝颜
    原来,巨兔的定魂珠被苏净偷了去,而木蛟一直都是被冤枉的。一想起苏净当初的那副无辜相,遮天皇就气不打一处来,想自己也是活了好几万年的老家伙,竟被一个后辈玩得团团转,自然是愤慨不已。而此时苏净的气息已经大幅提升,想来修为实力也有了长足的进步。要想将她击败绝不是易事。更何况,眼下遮天皇被斩一臂,实力大减,以其现在的状态与之战斗的话,定然是凶多吉少。而从刚刚水豹的表情来看,现在苏净的实力已经大大超乎他们的想象,甚至集合二者之力也未必是其对手。当今,遮天皇最首要的任务,便是恢复身体,令断臂重续。不过,在这时候,苏净已经注意到了遮天皇的动态。

    “遮天皇,如果识相的话,我劝你还是安稳一点好。念在之前你与我同甘共苦的份儿上,我可以放你一条活路。不过,你胆敢有半丝歹意的话,我定叫你死无全尸。”

    听到苏净的警告之后,遮天皇“乖乖”地举起双手,摆出一副投降的样子道:“好好好,全都听你的,反正你现在修为大增,我一个老弱病残,哪能在你的面前兴风作浪。不过,我很是好奇,为何之前你一直按兵不动,隐藏实力。凭你现在的修为,就算同时对付我和水豹也不在话下吧!”

    苏净笑嬉嬉地点了点头,脸上的纯真仍然是那般动人,遮天皇实在想不动这样姣好的面孔之下,居然暗藏着一副蛇蝎心肠。

    “的确,老六的定魂珠被我吃了,可是因为属性问题,凭我自身的力量,无法消化他的灵魂,更无法将其中的力量化为己用。不过,四哥的火之力却可以。只是……”

    不等苏净话下去,遮天皇已经插嘴接着道:“只是之前我在场,你如果贸然对他出手,非但能一举击杀了他,甚至还会使得我对你心生厌恶,进而失去我这个战友。可没想到,水豹竟然替你摆平了他,甚至还将他的尸体送到了你的跟前。不得不说,真的是老天在帮你啊!”

    遮天皇的话说得苏净异常高兴,而就在这个时候,水豹咬牙切齿道:“没想到,你连老六都敢动。难道你不知道对于青龙陷仙阵来讲,他的定魂珠意味着什么吗?”

    遮天皇一听这话中还有隐情,于是追问道:“意味着什么,我倒是想听听。”

    水豹看了遮天皇一眼,表情冷酷道:“你还有脸说,若不是你擅闯七宿幻界,又怎么会让苏净有机可趁。我们青龙七宿,各司其职,其中老六身为日兔,虽然修为平平,但身兼使命却是极为重要。他的魂魄与陷仙阵一命相连,如果他的魂魄不在了的话,也就意识着法阵也要即将崩溃了。”

    遮天皇极目看向那条深邃的溶洞,语气阴沉道:“所以,刚刚里面的惨叫声是那个白叹生的?难道,他要脱困了?”

    水豹点头黯然道:“恐怕是这么回事。我看,这幻界也不能继续待下去了,如果想保命的话,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

    “离开?谁让你离开了?难道,你不知道我表露真相的目的吗?”

    火光一闪,如戮天神器,轰然劈向水豹的面门。这时候,一直漂浮在旁边空间处的水之蓝灵休立即身形一晃,同样使出一记强力罡气,与那来势汹汹的火光撞在了一起。

    “嗡!”

    接连的爆炸,使得原本就已经松动垮塌的溶洞进一步趋于崩溃的边缘,一眼望去,洞顶上方落下无数细小的碎石屑,如同下一场石头雨一般,令得在场在三人身上满上灰尘,个个都是灰头土脸的惨淡样子。

    “哦?这个女人怎么如此厉害,在幻界之中待了这么久,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一个伴侣?”苏净口气轻佻道。

    “她不是我的内人,她是我的孩子!”水豹怒声呵斥道。

    “孩子?哈哈,七哥,你就不要再假惺惺了。我们青龙七宿哪个不知,你水豹是出了名的色胆包天。如果这个女人和你没有那种关系的话,这次我就放了你。”

    “真的?”

    听到这话,水豹立即来了精神。显然,他对这件事极为自信,甚至已经显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而这时苏净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但已经为时太晚了。

    “口说无凭,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况且,我看这个女人目光呆滞,兴许精神上有些问题。你就是对她做过什么,她自己也未必能记得住。所以,这件事情无论是真是假,都只是你和他之间的秘密,别人无从应证。”

    “你!五妹,你不要欺人太甚。无凭无据,你污人清白,可不要逼我与你拼个鱼死网破。”

    苏净调转了一下那双暗含狐魅之色的动人眼眸,不以为然道:“鱼死网破?你也配?别以为有那个女人给你撑腰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现在我的强大,远远超出你们的意料。”

    水豹还未反应过来,遮天皇已经飞出一腿,将前方的水豹格挡开来。而在下一瞬间,一道通天金光突然斫开地面,石破天惊一般射向洞顶上方。恐怖的杀伤力,再加上铺天盖地的气势,使得落地之后水豹好半晌都没能反应过来。而此刻空中的水之蓝灵体也凑到了水豹的跟前,目光中温柔地看着地上的他。

    “那……那道光为何如此熟悉,难道不只是老六,连二哥也……”

    遮天皇忽然否定他道:“不对,你说的二哥金牛确实已经不在了,但他是被你们的老大木蛟吞食掉了,苏净并没有……”

    他本还想继续说下去,然而一个不经意的目光掠过苏净的身体。恍惚间,他发现对方的脸上竟然布满了戏谑之色,就好像正在听一场十分有趣的故事一样。

    “你笑什么?我说的难道不对?”遮天皇不禁问道。

    “对,你说得太对了。大哥确实是趁着与我散开的时候,转头回到了战场之中,将二哥三哥双双吞下肚子之中,我是亲眼所见的。”苏净淡定地回道。

    “既然如此,你为何还会如此不屑,难道这之后还发生了什么连我也不知道的事情?”

    苏净平静道:“刚才你们所见,确实是二哥金牛的力量。但金牛已经被木蛟吃了,又为何会出现在我的身体之中,难道你们就不好奇吗?”

    水豹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刚要说话,而这时遮天皇已经抢先地惊呼道:“莫非,木蛟并没有逃走,而是被你……”

    下面的话,遮天皇已经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苏净的背后忽然伸展出六条碧绿色的藤蔓,藤蔓的尖端,各有一枚蛟龙的头颅,这下二人终于认清,眼下这个看似单纯的女人,竟是这般的恐怖无情。

    “我早该想到的,凭木蛟身上的伤势,绝不可能跑出那么远,更不可能有心思去寻找什么巨兔的定魂珠以来治疗伤势。一切,一切都是你自编自导的闹剧。”

    “哈哈,你们终于明白了。所以你们现在应该知道,自己所面前的是一个怎样强大的对手了吧?”

    目光凄然,水豹立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动弹,同一时间六根木蛟之藤已然封住了他的所有退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秒他就要被贯体而亡了。

    不过,正是因为有水之蓝的存在,苏净的阴谋才没有那么顺利地达成。水如电,蓝似光,急斩而过,如快镰一般将六根藤蔓一齐翦断。一时间,墨绿色的腥臭汁液登时从断口之中喷涌而出,凡是被它沾到的地方,都会随之溃烂腐朽。

    然而,水豹并没有受到其中的波及,因为那名女子已经愤然扑上,将自己的纤弱身体,拦下了所有的毒液。

    “呲呲呲,唰!”

    眼见那女子为了救水豹而不惜牺牲自己,旁观者遮天皇不由得叹了口气,轻声道:“这又是何必呢!”

    “呵呵,没想到这个小娘子居然还是一个如此重情重义的刚烈女人,先不说你们是什么关系,单凭这一点就足以令我感到佩服了。不过,你就算这么做了也无法改变我的意愿,我要他死,他就必然得死!”

    “之蓝!”

    这一声呼唤,女子已经弹飞出去。然而,水豹并不是为了命令对方,而是将其呵退。天之蓝竟在没有指令的情况之下,自行对苏净发起进攻。呼吸间,天上地下,水底空中,尽数都长药三寸的水刃完全充斥。而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苏净。

    “嗯?这股气息,怎么和之之蓝一模一样,难道你也是从那里出来的?”

    苏净虽然在说话,但她的身体却是一时也没有停下来过。而众多水刃的猛攻之下,苏净的身上已经尽是伤痕。而凡是被水刃碰到的地方,都会发出阵阵灼烫感,比起火烧来还要强烈数分。

    “这……这种异样的感觉,没错,就是水之蓝!不过相比起来,这些水刃之中蕴藏的能量更为精纯,看来这个小女子和我一样,都量不好惹的主儿啊!”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