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尽是算计
    “四哥?”

    起先,遮天皇以为自己听错了,然而,当他转过头来一探究竟之际,火虎那张方方正正的大脸真的出现在了他怕眼帘之中。不过不同寻常的是,此刻他的脸上竟是充满了伤感与痛苦,而他的生命也因此而永远地被锁定了在这一刻。

    火虎死了,而且死不瞑目,仿佛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见证遮天皇与苏净真的已经离开幻界而已。片刻后,那双登得溜圆的虎目终于缓缓合上。而在旁边,那个将火虎送来的高挑男子忽然尖笑道:“哎呦,这不是五姐吗?你可不知道,刚才四哥死活不说你的去向,无奈之下,我只能施展搜魂术,将他的识海查了遍之后才确定了你的去向。不过他好像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的缘故,竟一口气喘不上来把自己活活憋死了。把四哥自己留在那里我也不放心,于是索性就将他一同也带来了。”

    说着,高挑男子随手将火虎的遗体扔到了旁边的河岸之上。遮天皇顺势看去,发现在火虎的身上,竟有无数细小的伤痕,就好像刚刚在刀山针芒之中滚过一样,想来生前应该遭受过令人发指的虐待。

    “你对他做了什么?”遮天皇冷冷道。

    高挑男子抬起那双凶狠的招子,刹那间千道凶光夺目射出,直逼遮天皇的身体。而此时此刻,后者却是不人闪不避,当即高叫一声,深厚内力进而形成一堵坚实的屏障,阻拦在身体之外,挡下了所有的攻势。见到这一幕的高挑男子眉毛不禁抖了一下,表情夸张地惊声道:“喂,你是哪里来的野小子,为什么会和我五妹在一起。话说回来,不会是你拐骗了她,还将火虎的双臂砍来的吧?”

    苏净张口刚要为遮天皇辩驳,可后者却已经伸手拦下了他,同时淡然道:“是我又如何,怎么,你还想为他们报仇不成?”

    高挑男子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好几圈面前这个口出狂言的“陌生男子”,随即扬起嘴角,怪笑道:“说起来,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凭一己之力可以击败老四火虎,看来你的实力也委实不能小觑啊!十年了,我几乎终日把自己关在水之蓝当中,不分昼夜地修炼,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将他亲手撕碎。可是,你的出现却打破了我的计划。而没了胳膊的他,也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他的死是必然的。可是当见到他咽气的样子之后,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都是你,都是你的出现才让火虎失去了双臂,令我无法堂堂正正地将他挫败。而为了这一切,你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听到这里,遮天皇也终于可以确定,面前这个阴阳怪气的男子正是之前唯一没有露面的七宿阵灵水豹。而从对方的话语与表现而看,他对遮天皇的憎恨甚至不亚于老大木蛟。不过不同的是,他的恨更有些牵强,甚至有些神经质。本来,他可以继续待在七宿幻界之中,全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可是,在明知对手实力不俗的情况之下,他竟还是毅然决然地追了上来,并且还拖着一个体形巨大的火虎尸体,以来张显自己的能耐。缩上所有,遮天皇可以断言,面前的这只水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一辈子与人斗狠,甚至不惜杀死自己的兄弟火虎,如今的他已经沦为了所谓的魔鬼,嗜杀,贪杀。

    面对水豹的宣告,遮天皇轻笑道:“要打便打,哪里还找这么多的借口。我遮天皇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找上门来的仗,我还从没有退怯过。而那些人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也大多死在了我的手上,少数的得以保全性命,但也落得了一身的伤残。我看你年纪尚轻,前途一片光明,如果真的就此断送了,实在有些可惜。但如果这时候我退出的话,那就显得太过懦弱。左右权衡下来,我看这样吧!十招之内,如果我没有将你打落掉到水里的话,那就算你赢了。要杀要剐,全听你的。可是如果你没能撑过十招,落入水中。那不好意思,你的性命可就是我的了。”

    听完了遮天皇的说明之后,水豹脸上的笑容已经全部凝固。虽然,这条件听起来对他来讲是相当有利的,但不知怎么了,一见到遮天皇的面容,他便有种置身阴谋诡计之中的错觉,好像稍不留神就要万劫不覆一样。可强烈的自尊心成功克制住了心中的忌惮,哪怕明知其中有诈,也仍旧痛快回答道:“好,既然你如此自信,那我就不多谦让了。说好了十招,十招之后,如果我还在岸上的话,那你的脑袋可就是我的了。”

    “好!”

    声音由远及近传来,而遮天皇的身影也随着那如梦似幻的“魔音”,一同闪到了水豹的跟前。

    “好快的身法!”

    这是水豹脑海之中第一个想法。从对方出动到现在,他甚至没有年到出手的动作,就连周围的空气也没有丝毫波澜。一切都还保护着之前的样子,就好像遮天皇本来就站在那里似的。

    “这家伙的身上有一股连我也说不清的古怪,不行,绝不能与他周旋,必须尽早解决战斗!”

    下定杀心的水豹虽然身体向后退去,但与此同时自他身体两侧,如暴雨梨花一般的大片浪花擦过他的身体,凶狠地扑向前方的遮天皇。而这些细密的浪花在天空之中不断变化着,最终形成一只洪荒水兽,登时攻向对方的身体要害。

    “招意化形,有点意思!”

    说话间,遮天皇闪电般地探出右手两指,就在水兽挥爪向其袭来之际,精准地捏在了其中一根兽爪之上。不等那只水兽挣扎,一股超乎想象的毁灭力量迅速涌入到那道兽影之中,接着便被一连串密集的爆鸣声轰然吞没。

    “嗡!”

    爆炸带来的震动使得整条山洞都为此微微哆嗦起来,而眼见自己的奋力一击全然不起作用的水豹,心中不由得闪过一片雷鸣般的惊骇。

    “好高超的手法,就凭刚才那一击,哪怕是大哥都达不到那种神乎其神的程度。看来,我也要全力以赴了。”

    得知遮天皇的厉害,水豹非但没有胆怯,反而越战越勇。双脚落定之际,只见他挥动双手,快速在向前结印念咒,而在手印停在伏魔印上之时,一道凌人的水光忽然自他的身前飞扫而过,并在其在身上留下了一套宝蓝色的铠甲。

    “嘿嘿,没想到才过了两招,我就要使出多年艰苦努力的成果了。水蓝衣,尽快来击破它吧!”

    眼见水豹夸下这般海口,遮天皇自然是技痒难耐,甚至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他便挺身而上,挥起那只蕴含死亡气息的遮天之手,毫无留情地轰击在对方的心口之上。

    心乃人类死穴中的死穴,一旦受伤,轻则晕迷,重则丧命。而一般情况下,战斗之中的人们都会小心地保护着它,令其不受侵害。面像水豹这种门户大开,不顾不官的情况还是极为少见的。遮天皇本以为凭自己的一掌之力,即便要不了水豹的命也能将其重创。可是在掌力击出的地方传过一阵异样的悸动之后,一脸冷酷的水豹蓦然抬头,指着胸前完美无缺的蓝甲嚣张道:“来啊!继续!”

    虽然知道其中必有古怪,但公然遭到挑衅的遮天皇哪里禁得住怒火的挑唆,化掌为剑的他,二放不说,立即使出自己的杀招这一,黑心小剑。一时间,空间之中被那数之不尽的黑色剑头所遍及,随处可以见到山崩地裂,剑气劲罡,稍不留神,便会殒落其中。可是那水豹也不知哪里来的自信,非但不退后,甚至还向前快步走了几下,一直窜到遮天皇的身前,表情狰狞道:“你是杀不死我的。”

    一边说着,水豹随手往旁边的空中用力一抄,不等遮天皇反应,一股钻心之痛已经袭进了他的大脑之中。低头一看,半截黑色剑体竟然插在他的胸口之上,而与剑体另一端相连的正是那件蓝色铠甲。

    “这!”

    哪怕是经验丰富的遮天皇也无法解释,自己的黑心小剑为何会在一眨眼的工夫之中成了重伤自己的凶器,而且整个过程之中,水豹的动作无声无息,根本不给人防备的机会。至少从刚刚这一点回合来看,水豹的手法要比遮天皇技高一筹。

    “哈哈,怎么样?我的水蓝衣还不错吧!不过不用惊奇,真正让你绝望的还在后面呢!”

    一语既出,水豹摇步轻跃,身形竟化作蓝烟缕缕,进而融为到虚空之中,隐没了踪影。下一刻,对面所站的遮天皇身体不禁为之一震,一股沁人寒意如刀一般,刺入到他的心门之中。

    “嗯?这一招为何会和黑心小剑如此相像,莫非真的被他将招式偷学了去?”

    思绪未至,一道血箭忽然破空而了,紧接着水豹踉跄的身影骤然坠地,恶狠的目光急刺遮天皇的身前。

    “你敢暗算我!”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