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梦从这里开始
    就这样,柳如音还没来得及像千磊道别,便被韩立拉着同他一起出了城了。带着两个奴仆,四人驾车北上,一溜烟的工夫便来到了荒郊野外当中。

    柳如音揿起车上的帘子,看着外面完全陌生的环境,不由问道:“城里都忙得不可开交了,你带我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车内的光线异常阴暗,以至于即便集中精力的柳如音也看不清韩立的面容,隐约间,他似乎在笑,笑得异常诡秘,仿佛马上就要实施什么阴谋似的。

    “你……你要做什么!”柳如音冷冷道。

    “呵呵,柳姑娘,我们都是成年人,我脑子里想什么,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吧!”

    昏暗的空间之中,韩立的声音如同沾染了一种无形的魔力一样,沙哑且富有磁力,听在心中,简直比百爪挠心还要令柳如音抓狂。

    “你最好放尊重一点,我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如果你真的要图谋不轨的话,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哈哈!”

    柳如音的毅然决心被一道忽来的笑声当即打断,而这时候马车的帘子再次打开,其中一名下人探进头来,恭敬道:“二公子,我们到了。”

    柳如音看看说话的奴仆,又转头望向坐在车厢内侧的韩立。此时的他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不停地拍打着马车,眼角处竟然还有些许泪水。

    “嗯……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哈哈,柳姑娘,你发狠的样子还真有些吓人啊!”

    “你……你刚才是……你刚才居然……骗我!”

    后知后觉的柳如音直到此刻才发现,原来自己竟韩立给忽悠了,后者只是单纯地想戏弄她,从始至终就没有非分之想。一想到刚刚自己抱定必死决心、欲要和韩立玉石俱焚之际,她羞愧得连脖子都红了。

    “好了好了,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我看你从早晨到现在一直为了我们韩家的事疲于奔波,于心不忍的我便想起了这个主意借此来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不过现在看来,我的计划似乎泡汤了啊!”

    柳如音尴尬地笑了笑,后背虽然挨着车厢,却不敢完全依靠上去。如今的她就好像一只受惊过度的小鸟一样,每一个的动作都务必千万小心。

    “既然如此,你把我带到这里,也是你的玩笑之一?”柳如音忽然又道。

    这时,韩立忽然从车厢后方蹲了起来,急步窜出了马车,一步跃到了地上,接着回身伸出手来,对着柳如音道:“来,下车吧!”

    毕竟刚刚发出了那样的误会,柳如音心中多少都有些愧疚,眼下面对对方的邀请,她实在无力回绝,只得随从着一同下了车。可是,当那双星辉般清澈的眼眸扫过眼前景象之际,她那张可口小嘴立即拱成了“o”型。

    “太神奇了,这是哪!”

    一眼望去,满山遍野的芍药花,热情地扑到二人的视线之中。微风拂来,携带着淡淡幽香,沁人心脾。不知不觉之中,严寒已去,春暖伏升,致力于魔界入侵之事的柳如音,全然忘记了春天已经在不知不觉当中到来。

    “怎么样,喜欢吗?”韩立面带微笑,温情看着柳如音。芍花虽美,却不及眼前佳人万分之一,群芳逐艳,独宠如音。

    “喜欢,当然喜欢。你不知道,当初我在飘渺云巅的时候,也有这么一片野生芍药。只是我常年醉心修炼,根本想不起去探望它们,等到发觉的时候,却发现已经错过了时间。算起来,我已经有三五年没有见过一番景象了。他们实在太美!不行,我要好好地看看!”

    说完,柳如音偏过头继续极目远眺,可这时韩立却在不经意拉起了她的手。柳如音莫名其妙地看着对方,而这时韩立的个表情却是格外的严肃,但眼神却是空前的坚定:

    “如音,让我爱你吧!”

    柳如音张开嘴想要回绝对方,可是稍一思考,她却发现不行。

    一般情况下,表白的一方说出一些示好的佳句之时,另一方如果不想接受前者的爱意,便可以直截了当地拒绝。可是这韩立显然是有备而来,“让我爱你”,却不是“让你爱我”,严格而讲,这是韩立对自己的请求,并不是对柳如音的。既然与柳如音无关,那她就更没有权利去要求对方不要做这件事。而一旦她选择了沉默,那也就是默许了韩立喜欢自己的事实,既然心知肚明而又不曾回绝,那后者成功的概率就大大提升了。

    虽然识破了韩立的“伎俩”,但一时间之间柳如音还就真的想不出一种破解的办法。眼见对方脸上的笑容愈发欣喜,不知是一时神经错乱,不是身体自主的反应,柳如音豁然挺进一步,探头直接撞在了韩立的面门之上。后者之前可是半点防备都没有,被柳如音这么结实地一记“重创”,当时口鼻窜血,而这时一直站在后面的两位奴仆也看傻了眼,一时之间甚至忘记上前去搀扶自己的主子。

    “哼,叫你使诡计陷害我,这就是对你的惩罚!”

    说完,柳如音恶狠狠地甩了甩头,不管不顾,抛去包括韩立在内的三人扬长而去。而这时,刚刚才缓过来的韩立,看着愈发模糊的身影渐渐远去,心中恼怒的他挥拳用力地砸在了旁边的岩石之上。

    “可惜,该死,就差一点你就是我的了。”

    稍许,韩立仿佛突然间想通了什么似的,脸上的失落随即消失不见,脸上的血也不再往外流了。他拍拍身上的灰尘,笑着摇头道:“呵呵,这样也好。如果真的被我这么容易得到手的话,或许我还真的会有些失望呢!你们快去看看柳姑娘朝哪去了,绝不能让他一个人深入山林。”

    两名奴仆之中,一个身材瘦削的人站了出来,向韩立行礼之后,转身朝之前柳如音离开的方向飞奔而去。别看这人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下人,但甫一施展起身法来,简直就是追星踏矢,步如飞箭,眨眼之间便已没入到浓密的林木之中,没了踪影。而这时韩立继续对另一名奴仆道:“怎么样,来时交待给你们的事情去办了吗?”

    奴仆抱拳道:“回禀公子,小的已经派人通知过了。按照时辰推算,应该快了。”

    韩立点点头道:“希望他能如约而来吧!我可是下了血本,他可不能叫我空手而归啊!”

    “嗖!”

    就在韩立与自己的奴仆对话之际,只见远处深山之中忽而升起一道耀眼的红光,不过那并不是某种可怕的能量,而是一种用于联络通信的暗号而已。

    “颗颗,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来得还是挺准时的嘛。去,把马车压牵过来,和我一同过去。”

    说话间,韩立看了一眼身后那片郁郁葱葱的山林,在这这中不知隐藏着什么诡异玄奥的事物,但也无人敢进去探寻真相,因为那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柳如音,你最好还是小心一点啊!”

    阴暗,潮湿,但却出奇地安静,当遮天皇携着苏净再次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在的清晨。不得不说,这是二人有史以来度过地最为漫长的一个夜晚。这期间,他们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以至于直到脱离险情之后遮天皇还坐在岸上,回想着之彰发生的种种。

    “你说,我们离开之后,如果你大哥真的恢复了元气的话,那你的其它几位兄弟岂都要遭殃?”

    从刚才开始,苏净地便一直低头不语,而这时的她猛然抬头,眼角处已经渗出泪光:

    “那……我该怎么办,难道要回去送死吗?还是说,把你五花大绑之后送回去邀功?”

    遮天皇知道苏净的情绪不好过,只得安慰道:“你别哭,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四哥为了我们,自断了双臂,落下了病残,即便他修为不弱,便如果真的和你大哥动起手来,恐怕也是凶多吉少。我看他为人淳朴憨厚,实在不想见他身遭不测。所以,我想回去将他一起带回来。”

    苏净摇头道:“你不知道四哥的脾气,凭他的性格,就算是死也不会当逃兵的。况且,在他的心目中,大哥并没有那么冷酷无情,你对他虽然有恩,但也绝不会因为你的一念之词跟我们离开的。”

    遮天皇点头渞:“你们几个在一起活了那么长的时间,对于彼此的秉性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可是,如果真的被你大哥知道是他放了我们的话,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我看不如这样,你在这里等着,我再折回去,想办法将他强行带回来。然后你再对他说明一切,到时就算他有心反悔也无计于事了。因为在你大哥的眼里,火虎已经是我们的同党了。”

    “噗通!”

    就在遮天皇说得最为起劲的时候,一声不同寻常的水响忽然传到了二人的耳中。由于背对着河水,所以遮天皇并没有看见那里的情况,而这时对面的苏净却已经显现出一副惊恐的面容。

    “四哥!”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