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章 天之火 水之蓝
    七宿幻界之中,四季如春,气候宜人,如果刨去它所在的特殊位置关系的话,可以勉强算作是一处人间仙境。不过,在这里,有两处地方却要算作例外。

    那就天之火,以及水之蓝。

    没错,这是两处地名,但这里人烟罕至,哪怕是青龙七宿的成员都不愿接近这里。天之火,从早到晚,都会被袭人的热浪所包围,眼前所见除了火焰之外便是被虐烤得发红的岩石,一眼看去毫无生机,简直就是炼狱在人间的写照。而水之蓝则是一片汪洋大海。不过,那里的海水与一般印象之中的大为不同,那是因为水面之上漂浮着无数淡蓝郄的晶体,只要稍有震动,便会立即熊熊燃烧起来,将任何与之接触的物体焚烧殆尽。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绝境之中,居然还存在着两位阵灵,他们便是火虎与水豹。事实上,他们是一对兄弟,但同是也是一对水火不融的冤家。好在,作为二人的道场的天之火与水之晓相距甚远,哪怕是以最快的身法飞卉,也需要个把个时辰。而这一日,两处绝境之中的气氛都是空前的诡异,火不再烈,海也不再湛蓝。而原本坐镇其中的两位阵灵此刻也不知去向,西方的天边处,忽然涌来大片的阴云,猛得看去就像一只魔物的鬼脸一样,叫人看了之后心神难宁。而此时此刻,浑然不知的遮天皇依然跟随着苏净的脚步,不紧不慢地向幻界的出口处前进,不知不觉之中,二人已经走过了三分之二的路途,如今位于二人面前的是一处广阔无垠的荒漠。青一色的砾石路上,散落着一些泛黄的兽骨。而现在的它们已经和这里融为了一体,并成为此处的一部分,为其原本凄凉的景象又平添了几分悲壮。遮天皇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干裂的嘴巴不由得眨动了几下,然而他也只能如此,因为如今的他已经不想开口,他的嘴巴干得要死,可这里除了黄沙之外什么也没有,更不用说是珍贵的水源了。

    “等等,走不动了,咱们休息了一下。”

    随着遮天皇的声音,苏净忽然转过身来。然而,此时的狠妖已经尽失之前水灵粉嫩的形象,鬃角处洞下的汗水,与风中的尘土混在一起,在其两边的脸颊之上留下了一对“泥痕”。她那纤薄的红唇虽然没有干裂,但长时间的抽水已经令他的唇色大大减弱,就好像蒙上了层黄土一样。

    “大哥,你能不能忍耐一下。前面不远久就是出口的位置,坚持坚持就到了。难道你忘了,外面九华山下,可有大量的地下暗河水和等着我们。回到那里,你想休息多久都没有问题。”

    既然岙为女人的苏净都这么说了,遮天皇虽然心有不甘,但为了不让自己沦为笑柄,他只得强撑起一口气,艰难地迈步继续向前。眼见天边的日头越来越靠近西边,遮天皇忽然又道:“这里不是一处异度空间吗?为何还会遵循日出日落的规则?你们完全可以一天十二时辰活动啊!”

    这回,苏净并没有回头,却也回答道:“你以为我们青龙七宿以及这里的生灵都是铁打的不成?我们也需要像正常生灵当地样生灵,日出而作,出落而息,又什么不好的。还有,我们七宿虽是这里的主人,但真正创造这个世界的却是无上神明纯阳大仙。他老人家定下的规矩,谁也不能妄自改变,否则定会受到他怒火的惩罚。”

    孙长空伸手指着头顶上的天空,一字一字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的一祭一动,全都在他老人家的掌握之中?”

    “那是当然!”苏净不假思索道:“你以为纯阳大仙真的不知道你的到来吗?说不定,此时的他正在某个不起眼的角度中窥视着我们呢!”

    遮天皇身体不由得为之一震,语气稍显苦涩道:“可……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执意帮我,难道你就不怕牵怒纯阳在仙吗?”

    “怕,当然怕,任何一个怕死的人都会害怕纯阳大仙的责罚,因为真正能从他的酷刑之中活过来的实在没有几个。记得我们七个刚一成形的时候,大哥木蛟妄图逃离这里,随后理所当然地被纯阳大仙抓了回来。在那之后,木哥先后被关到了天之火与水之蓝之中,每处都待了足足十年。等到再次回来的时候,大哥已经没了人形,身体也被大部分烧焦,险此因此魂飞魄散。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忤逆大仙的旨意了。”

    “天之火,水之莉,那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没有听你们提起过。”

    苏净恍然道:“好吧!光顾得赶路都忘记向嗲说明了,我之前不是提起过,未现身的四哥火虎有七弟水豹还在闭关之中吗?他们的道场便在这丙个地方,常人根本无法接近,更不用说是擅闯了。不过,这两个地方距离我们都不近,就算被他们知道了这里发生了情况,也无法在短时间之内赶到这里。再说,四哥与七弟虽然实力不俗,但他们二人恰恰是天生誓不两立的宿敌,向来都没有什么交情。即便现在七宿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他们也不可能立即结一致,共同抗外。而正是这个缘故,他们二人无法通过配合从而激发出体内的全部潜能,水火二宿也就大打折扣了。不过,即使这样你也不能小看了他们,万一遇到他们的放,更不能与之缠斗,否则定会出现意料之外变数,到时再想逃脱升天那可就难上加难了。”

    在听完苏净的一番劝告之后,遮天皇惊悚地伸了一下用膳,显出一副不以然的模样轻笑道:“还没有见到火虎水豹的真面目,就想让我们向他们低头示弱。姑娘,你是不是看我遮天皇是好欺负的主儿啊?”

    “遮天皇?没听过,难道你不是天界之人?”

    遮天皇继续冷笑道:“不要把我和那些酒囊饭袋相提并论,与我相比,他们连给本皇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面对遮天皇的口出狂言,苏净不由得笑道:“呦,好大的口气,可是刚才见你和大哥拼死决斗的时候,怎么没有现在这么威风,难道你只公嘴把式吗?”

    遮天皇虽然已经活了数以万年,但心中那股争强好胜的雄心仍然如以前一样,气魄不减当年。眼下被一个女人家如此数落,他第一个反应是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无理的女人。然而步子迈到了对方岙前,遮天皇这才想起来对方是个女人,身为男人的自己又怎么能对一个比自己弱小的女人动手武力,那是无能的做法。所以在一瞬之间,遮天皇及时收住了抬起的手掌,但向体却已经不受控制地扑向苏净,在一阵天翻地覆的眩晕之后,遮天皇这才看清面前的情况,此刻的他竟是四平八稳地趴在苏净软绵绵的身上,手掌所触的地方,更是酥弹适中,刚好是对方身体的禁区。

    “你……你这个下流胚子!”

    别看苏净平时打扮得妖艳魅惑,但私底下他却是一个思想极为保守的“封建”女子,哪怕是被男子砰到了一下手掌,脸上都会因此浮起红晕。长这么大,她还没有让哪个男人如此“轻薄”过,恼羞成怒的她连想都未想,抬手便朝遮天皇的脸上打了过去,一听朡响过后,自后者的左脸颊处立时显出一个巴掌的红印,看上去相当滑稽。

    巴掌声响起,不仅让遮天皇回过神来,意识到刚才发生的事情,同样也让本来片于羞怒之中的苏净恢复了理智。当见到那个醒目的巴掌印,她的表情不由得变得异常古怪起来,唯一能说的就是一种忍俊不禁的俏皮感。

    “你……不要怪我,是你自己不对在先,怨不得别人。”

    苏净本以为遮天皇会因为这件事情对自己索然大怒。可谁成想,对方非但没有发作,反而伸手摸着自己挨打的脸颊,神情委屈道:“姐姐,你下手也太狠了吧!多亏这是仙人之躯,否则脑袋都要被你打掉了。”

    说着,遮天皇这才想起从苏净的身上爬去。忽然,一阵狂风呼啸而过,尘霾散尽,杀气毕露。当天边夕阳迟光最后照在地平面之上的时候,一道火焰般的身影赫然显现,而在他的头顶上方,本来已经黯淡下来的苍穹竟被其身上的灼人热浪烘成了血红色,大片的火烧云随即横跨在暮色之中,为本来已经准备沉睡的沙漠再次增添了几分趣味。

    “五妹,你还真是好雅致啊!听说二哥三哥先后遇难,老大不知所踪,你这当娃子反倒是心宽体胖,居然和一个来路不明的混小子在这鬼地方厮混。心月狐,你可是让我太失望了。”

    遮天皇的耳朵陡然“竖”了起来,借着依稀的余光,他发现了来自前方的不善来者,刹那间他只觉得身上数以百万的毛孔皆在此刻收拢起来,一股沁人寒意随即呛到气道之中。

    “四哥!”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