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偷闲片刻
    遮天皇与苏净一前一后向前走着,事实上遮天皇此时并不知道出口所在的位置。可是没过多久,他便看到了一个毛绒绒的身体,正是之前被木蛟偷袭杀害的巨兔。此时的他扑倒在地,身上的血污已经将他染成了红色。后心处,赫然呈现着一个几乎横跨身体的血洞,其中的器官早已血肉模糊,根本分不清哪里是心哪里是肺。

    “老六……”

    苏净蓦然止步,回想起二人曾经的点滴时光,那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竟开始混浊起来,泪水像两只调皮的精灵,绕着眼珠一圈圈转着,就是不肯脱离眼眶。而就在这时候,遮天皇快步走了上去,仔细观察了一阵巨兔的尸身,忽然惊声道:“你!快过来看!”

    虽不知遮天皇欲意何止,但看到对方如此心急的样子,苏净只得飞身来到跟前,近一步凑近看向对方目光凝视的地方。

    “怎么了,哪里不对劲?”苏净不由得问道。

    “你看,他的尸体看上去是不是很奇怪?”

    苏净挪动着脚步,围着巨兔转了好几圈,却仍然不得答案,只能继续道:“看不出来,你就别再卖关子了,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我看你长得冰雪聪明,怎么如此愚笨!”

    说着,遮天皇伸手指着巨兔身后的窟窿继续道:“你看这个伤口,正常被刺破的伤口,里面的残破组织因为是向内凹陷的。可是他的伤口却很反常,这个血洞就好像是从里面向外长出似的,皮肉全部向外翻出。”

    顺着遮天皇的手指,苏净看向伤口的位置,果然得到了相同的共识。而这这时候,他竟还大起了胆子,不顾血腥伸手探入到巨兔的身体之中,此刻她脸上的表情也随着自己的动作不变化,时喜时悲。

    “我说,你没事吧?”

    “嘘,再等等!”

    苏净一脸认真地瞪了遮天皇一眼,接着便立即投身于探索巨兔体内情况的事情之上。二人一待就是半柱香的时间,此时遮天皇的双腿已经有些蹲麻了。

    “怎么,还不行吗?要不你告诉我,我来帮你找。”

    这时候,苏净倏尔叹了口气,将手掌收了回来,摇头道:“不用了,真的没有。”

    遮天皇表情疑惑道:“什么没有,你指的是什么?”

    苏净沉声道:“你不了解,我们青龙七宿当时与青龙陷仙阵一起创造出来的时候,每一个阵灵的体内都被安放了一枚用以存放魂魄的定魂珠。可是,原本属于巨兔的那一枚不见了。”

    遮天皇观瞧了一阵巨兔的尸体之后,随即道:“那照你看,将定魂珠拿走的人是谁?”

    苏净的神色忽然为之一震,目光也随即变得闪烁起来:

    “这……希望不是大哥所为吧!否则,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回来找你算账的。”

    “什么!你说是木蛟拿走的定魂珠?这……不可能吧!难道,他就不怕在夺取定魂珠的时候被我追上击杀掉吗?”

    苏净摇头道:“我也只是猜测,真正的情况我也没有看到,这一切只是我根本自己的判断得出的结论。不过,装有老六魂魄的定魂珠,对别人来讲根本没有什么用处,除非是我们青龙七宿的成员得到之后才能发挥其中的神效。”

    “神效?难道是像木蛟那样,提升自己的修为吗?”

    苏净点头道:“差不多,只是其中还有一些特殊的用法,就连我也不是十分清楚。而大哥他对这方面便颇有研究。我们其它的几个阵灵因为这件事都对他相当忌惮,生怕哪一天他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来。没想到,这样的事情最后还是发生了。”

    遮天皇凭空挥出一臂,虽然没有附加灵力,但这一拳的威力仍然极为恐怖,随之升起的气浪直接将旁边的一断生命树枝桠撕成了碎片。而这时发泄之后的遮天皇才得以平复跑动的心情,进而失落道:“该死,早知这样,我就应该拼死将他杀掉的。这样一来岂不是等同于放虎归山。不对,他比任何一只老虎都要可怕。”

    见到遮天皇如此模样,苏净好言劝慰道:“算了,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即便前方是一片黑暗,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遮天皇转头看着苏净的脸颊,脸上的冷色忽然冰释一般焕然消散,一股难得的暖意随即涌上表面:“其实,你是一个好姑娘,只是被一些心怀鬼胎的人引入了歧途而已。”

    不知怎的,听了遮天皇的话,苏净居然不敢再去直视对方的眼睛,只是简单地应付道:“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先把老六埋了吧!”

    就这样,二人在生命树下挖了一条深坑,然后便将巨兔放到了其中,并小心地为其埋葬,也算是让对方入土为安。

    “下辈子投胎找个好人家,千万不要和木蛟这种人再有瓜葛了。”

    说完,遮天皇不经意地朝苏净瞟了一眼,此时后者的眼睛明显红肿了许多,想来是刚刚哭过的缘故。

    “好了,世间万物都要遵循生死病死的自然规律,哪怕是跳出轮回的仙人也不能例外,否则阴间之中也就不会有憎光者的出现了。不过接下来,我们应该去哪里?”

    苏净稍事缓和之后,然后才道:“我们还是先行离开这里再做打算吧!”

    孙长空仔细一想,忽然摇头道:“不行,你都说了,木蛟很有可能夺了巨兔的定魂珠,借此为自己疗伤。万一被他追了出来,那我岂不是死路一条?”

    苏净微笑着摇头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大哥的修为与实力虽然是我们七人之中最强的一个,但正因为此,他也被赋予了我们未曾经受过的责任,大哥他除了是阵灵之外,还担任了阵眼的职位。换言之,青龙陷仙阵的核心所在就是大哥。如果他离开这里的话,那就意识着陷仙阵失去了阵眼。法阵失去阵眼之后自然会不复存在。所以他不会追到外面去的。”

    “原来如此,早知这样,一开始的时候我就该让孙长空打道回府,这样就没有之后的事情了。”

    苏净道:“事不宜迟,虽说大哥他不能到外面去,但在七宿幻境之中,他是几乎无敌的存在,哪怕是纯阳大仙进到这里,也未免是他的对手,况且,四哥和七弟还没有现身,如果他们两个受到大哥的古惑赶到这里的话,那我们就真的走不掉了。”

    “我们?”

    遮天皇的星目之中忽然闪出两道光芒,随即射向面前苏净的身上,表情狐疑道:“你说,你要和我一起离开这里,难道你就不怕自己变成叛徒之后,再也回不到这里了吗?”

    被遮天皇这么一番观察,苏净不禁向后倒退了半步,然后才埋怨道:“你这么看我做什么,难道你怀疑我有什么不好的企图?”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抛下自己的兄弟,与我一同私奔到人间,恐怕不太……”

    苏净鼓着嘴,泪眼婆道:“你嫌弃我,怕我给你拖后腿是吗?好,既然这样,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永不相见。”

    一边说着,苏净回身背向遮天皇摆了摆手,大步流星地便要走。本来,遮天皇可以完全不去理会对方的,但怎奈他初到七宿幻境人生地不熟,更无从得知出口所在的位置。如果这个时候任由苏净离开的放,那他就真的要被永生永世困死在这里了。

    “哎,等等!”

    说来了也奇怪,遮天皇刚一开口,苏净便“乖巧”地回过头来,嘟着嘴,爱搭不理道:“怎么,有事吗?”

    “呵呵,没什么,我看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单独行动太过危险,万一被你大哥找到,将你吞食了怎么办。凭他的性格,为了治疗自己的伤势他不是没有可能做出那种事情的。”

    听了遮天皇的“花言巧语”之后,苏净插腰道怒道:“哼!我是死是活,与你有什么关系。你还是管好息吧!没有我看你怎么离开七宿幻界!”

    眼见苏净真的就要飞射离开,遮天皇一看形势不妙,连忙赶上前去,一把拉住对方的手腕,语气之中饱含温情道:“姑奶奶,你就不要再折磨我了,我投降还不成吗?虽说你大哥他能不能复原还要另当别论,当如果真的被他追上,恐怕真的是九死一生了。所以求你行行好,把我带出这里吧!”

    曾经名噪一时的遮天皇竟然也会有向别人求情的时候,这要是被别人看到,定会贻笑大方。不过好在,在这里并没有知道他怕身份,而在苏净的眼中,他也只是孙长空的一个分身而已。

    上下打量了几圈之后,苏净终于开口道:“你这是在向我哀求吗?”

    遮天皇听到此话之后,心中立即火冒三丈,两只手掌也不禁哆嗦起来,似有杀人的冲动。但想到大局为重,他只得勉强压制下心中的肆虐怒火,转而心平气和道:“姐姐,你能不能用‘请求’二字来代替呢?”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