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化龙之后
    遮天皇虽然及时提醒,但仍然抵不过木蛟那根冷酷无情的藤蔓,看着生机全无的巨兔翻身跌落枝头,他的心中就好像被打翻了什么东西似的,眼睛之中已不由燃烧起愤怒的火光。

    遮天皇与巨兔都忘记了,木蛟可以控制一切木本的植物,而生命树恰好是其中之一,所以巨兔被贯穿了,而遮天皇则彻底暴怒了。

    不过,当再次看到遮天皇的时候,木蛟的神情却是显得相当从容,一切仿佛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般,此刻的他甚至张开双臂,摆出一副飞翔的姿态,欣赏着眼前难得的安宁。而这时候,重新现身的遮天皇终于按捺不住,即便现在的他已身负重伤,但在的眼中,木蛟已是必死之人。

    “你这个混蛋,连自己的同胞都不放过,看来最后给予你致命一击的还是我啊!”

    一边说着,遮天皇的右手之上赫然升起一道黑色火焰。紧接着,这道诡异的黑火迅速变化,不时便已幻化成箭矢的模样,平静地悬浮在他的掌心之中。而与此同时,迟迟未动的木蛟竟是出乎意料地伸了一个懒腰,一道灰色浊气顺势吐出体外。

    “啊!这种感觉还真是舒服啊!”

    就在遮天皇全力蓄劲之际,只见木蛟的身体开始剧烈变化,无数的肌肉纤维以及血浆疯狂涌入四肢百骸,原本就已经相当强健的身体顿时壮大了数分,哪怕连他脚下的树桠也不堪重负,在一声干脆的断裂声中一折为二,而木蛟变到一半的身体则随之隐入到碧绿色的海洋之中。

    那是绿意的海洋。

    “哪里逃!”

    心念一闪,只见位于掌心之上的那只漆黑箭矢陡然一震,接着便发疯似的朝向刚刚木蛟消失的位置飞射而去,一转眼便没入了枝叶之中,同样没了踪影。稍许,只听地面位置处忽然传出一道“噗”的闷响,同一时间本来一脸凝重的遮天皇,突然狂喜大悦,仰天放笑道:“哈哈,就算让你反祖化龙又能如何,最后不还是要死在本皇的手上。能死在遮天皇的手上,你应该感到庆幸才是。所以……”

    话音未完,遮天皇只觉得一股强大到无法抗拒的恐怖力量突然自下而上,击中了他的下颔,刹那间他觉得至少有三颗断齿趁机射入到他的上膛之中,并有继续朝脑袋深处前行的势头。深口鲜血的他来不及稳住身形,便立即调动全身的灵气,在自己的识海周围布下了一道精悍的屏障,而那三颗断齿在撞到这堵气障之后,便纷纷被泄尽了气力,断齿表面也因此出现了大师的龟裂。

    不过,遮天皇并不是好惹的主儿,在遭受重创之下,他竟猛提一口真气,将嘴里的三颗断齿连同其中的血水一同狂喷出去。平凡无奇的牙齿立时化身为这天下最为致命的暗器,登时射向那道突来的人影。

    “好家伙!”

    不等遮天皇看清对方身手,那片血雾连同其中的断齿全部一只突然出现的手臂尽数接下,而直到这时前者才发现,化龙之后的木蛟已然站到了自己跟前的不远处。通过鼻子,他甚至可以嗅到一股浓郁的腥臭气。

    木蛟居然真的化龙成功了。

    强壮的体魄,刀切般的面部线条,这是木蛟变身之后给遮天皇留下的最先印象。而随着挪动步伐,他发现对方的身后好似伴随着一只龙魂一般,蛟动魂动,蛟停魂停,已然与木蛟达到了完美统一的状态。虽说还没有真正见识到龙魂的威力,但遮天皇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不妙,聚气的右手意是破天荒地颤抖了数下。

    “呵呵,是不是相当震撼,说实话就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我木蛟竟可以变成这副令人畏惧的样子。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人独吃了天上瑶池的仙桃一样,其中的畅爽感是你这辈子都感觉不到的。怎么,现在我已经完全了化龙,你是自行了断,还是让我亲自动手。事先声明,被我亲手解决的滋味可不好受,你最好能有一些觉悟。”

    面对龙化之后的木蛟,遮天皇冷笑了一声,气定神闲道:“好端端的,我为何要自戕?再说,还没有到最后关头,你怎么就能断言,我打不过你呢?”

    “打过我?哈哈,不是我瞧不起你!凭你的实力,我就是站在这里让你打上十招,你也未必能够伤我分毫。”

    遮天皇目光一凛,故作镇定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过猖狂的好,小好风大闪了舌头。”

    “你不信?”

    “当然不信!“

    虽然眼下的局势全被掌握在木蛟一人的手上,可通过简单的激将法,遮天皇已经将主动权渐渐地从对方的岙上夺了回来。不过眼下正值紧要关头,为了不让木蛟起疑,他只能强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但其实心底里早已是波涛汹涌,恨不得对方立刻马上落入到自己的“陷阱”之中。

    可是,意外终于还是发生了。

    “好吧!我承认,你的实力哪怕是放眼整个天界,也可以算是佼佼者。如果真的让你连打十招,我可能会真的不支倒地。”

    多年的战斗经验使得木蛟变得分外小心,所以在明知自己占据极大优势的情况之下,他仍没有给遮天皇任何机会,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可能都没有。发不容易看到希望的遮天皇被无情地拒绝,这简直不亚于一场对决的失败。本来,他距离击杀木蛟只有一步之遥祝,可现在看来这一步似乎是在天涯海角,永远也走不到了。

    “十招虽然不行,但我可以让你三招。三招之内,如果你能逼我出手反击的话,就算我输了。”

    最后的最后,木蛟竟然向遮天皇抛出了最后的一丝希望之光,而后者立即精神百倍,但脸上的冷静还是先于喜色显露出来。

    “三招么,如果是我全盛状态的时候,说不定可以做得到。可是现在……”

    说着,遮天皇低头看了看自己满是疮痍的身体,脸上随即露出几分失意。而这时木蛟却笑道:“小子,不要为自己的无能寻找借口。真正的强者是不会给自己开脱的。能就是能,不能就是不能,事实是不会因为你的狡辩而发生变化的。怎么样,敢不敢上前一试?”

    听完木蛟的话,遮天皇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张口询问道:“击倒你能如何,不能击倒你又有什么不同。反正,现在的你掌握着这里的一切,哪怕你我提前做好口头承诺,但事后你却仍可以反悔,而我却拿你没有一点办法。这样的赌约不公平。”

    “哈哈,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心思的缜密性倒还是可以。不过你刚刚既然都说了,这里我说是算,所以我要你怎样,你就得怎样。说到底,你还有选择的权利吗?”

    既然木蛟已经如此肆无忌惮,孙长空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豁然向前迈出一步,口气略显绝望道:“如果我能侥幸将你击倒的话,请你放了那只兔子。”

    听到此话,木蛟的脸色明恋变化了许多,疑惑之中夹杂着些许惊讶。

    “你居然将挑战的获胜权,去换取一个与自己素不相识的人的性命,你还真是与众不同啊!不对,我应该说你是傻得别致才对。”

    孙长空摇头笑道:“你怎么说我管不着,不过我说的你可能答应?”

    木蛟声如洪钟道:“当然可以答应。不过,如果三招之后你不能将我击倒的话,那我就把脑袋从你的脑袋上揪下来。”

    在木蛟那双火辣辣的目光之中,遮天皇淡淡一笑,伸手指着自己的脑袋,痞气十足道:“你想要它?没问题,只要三招之后你还站在这时,我的脑袋你尽快来拿,我要是眨下眼,就叫我尸骨无存。”

    “哈哈,好大的口气,不过赌约就是应该这样才够好玩。既然双方都没有意见,那你就可以开始了。”

    “开始!”

    木蛟本来想由自己发令,却不承想对方竟抢先说出了“开始”二字。而更令他始料未及的是,对方的身手在一瞬之间陡然提升了数倍,乍一看去空间之中已经没有了遮天皇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比光还要迅急的黑线。而黑线的顶端,一枚黑得发亮的针状物体赫然朝他的面门猛刺过来。

    “这!”

    本来并没有将遮天皇放在眼里的木蛟,此刻不得不全力以赴,就在那根漂黑之针即将刺入体下之际,前者使用其精妙绝伦的手法,不偏不倚,刚好捏住了那条黑线的“咽喉”,同时遮天皇那张冷峻的脸庞随即显现在木蛟的面前,第一招竟然被这样轻松地化解了。

    “好快的针,你使得是什么招式,要不是现在的我已化龙成功,可以与天地能量自如交流,从而确认针的运行轨迹,说不定现在的我已经……”

    下面的话来不及说,遮天皇邪魅的脸颊之上忽然升起一股不怀好意的笑容,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他捏针的两根手指陡然变幻姿态,而位于其间的黑针趁势再次发力,凶光大闪,接着便没入到木蛟伟岸的身体之中。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