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黑心小剑
    遮天皇与白霜仙使同出一脉,都是仙宗的高徒,只是因为和自的背景与遭遇不同,所以得到的结果也大不一样。前者成了世人闻之丧胆的害世魔王,而后者则被委命仙使神职受万人之敬仰。

    然而,虽然命运大不一样,但遮天皇的一身本领神通却是如假包换,与白霜仙使相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剑道又是其中较为得意的技法之一,剑法虽然称不上是天下无双,但用来杀人拼招还是绰绰有余的。

    方才,遮天皇所使用的,乃是仙宗传授的绝技之一,取名为“黑心小剑”。别看这名称相当不入耳,但招式的威力却可以算得上是毁天灭地,天崩地裂。除了仙宗本身之外,懂得这门剑法的只有遮天皇一人,连白霜仙使都未曾窥得精髓。这其中的原因,除了各自所长不同之,还有很大部分的因素是缘于二人的秉性。

    遮天皇就不用说了,从小到达他都是以好勇斗狠的面貌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凡是与之相左的人与物,他都会竭力将其铲除,心狠手辣,但也算符合一个成大事者的基本标准。而白霜仙使天性忠厚善良,年幼时候别说是人,就连蚊蚁之类的微小生灵也不愿残害。长大之后白霜仙使行中正之道,习得无量真神功,所到之处无不祥云簇拥,妙莲傍生,一度被看作是下一任仙宗的继承者。黑心小剑单从名字来看便能大致判断其与正道相差极远,乃是邪恶本源的化身所在。向来一身邪气的遮天皇在学习这门剑法之时,如鱼得水一般,只用了三天时间便已经领悟其中大部分的精华所在,除了他得天独厚的天资之外,与生俱来的乘张秉性也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再说回生命树之中的战场,遮天皇眼见木蛟一边进行着反祖褪变,一边朝自己猛攻而来。就在其即将来到身前之际,他那只凝聚了黑心小剑的剑指豁然挥出,看似无心地在木蛟的身上随意地划了一下。而这时候,后者的龙爪则顺势在遮天皇的肩膀之上重重地刺出一击,锋利的爪端用力地撕下了一大块皮肉,连同黄金宝甲的不少碎片也一起落到了木蛟的掌心之中。

    “小心!”

    眼见遮天皇即将坠落枝头,巨兔连忙纵身一跃,刚好来到对方马上就要摔倒的一侧,伸出两只前腿,刚好支住了遮天皇倒下的身体。

    “你这小东西,怎么这个时候跑过来,难道你不怕被自己的同伴记恨吗?”

    遮天皇的话如刀一般,深深地刺入到巨兔的心中,而这时不经意的一个眼睛忽然瞟见,面向他的木蛟,正以一股恶毒的眼神,怒目看着自己。

    “老六,你忘了之前和我说的话了吗?”木蛟冷冷道。

    “大哥,我……”

    巨兔刚要继续说下去,而这时重伤的遮天皇已经无法自行站立,巨兔一旦放手,他便会摔倒在地。而为了不让对方受到二次伤害,后者也只能继续保持着刚刚的姿态,为遮天皇稳定身形。

    “好好好,你们还真是患难见真情啊!既然如此,我也不用客气了,老六,你和那小子一起都下地狱去吧!”

    眼下,木蛟反祖化龙已经来到了千钧一发之际,一念化龙,一念落空。所以即便心中已经抱定杀意,但此时的他仍然不能妄动半分,只为尽快撑过这一关键时刻。而遮天皇深知这一点,忽然对巨兔小声道:“你大哥他现在行动不变,不敢轻举妄动。如果这时候我们还不能将解决的话,那死的就会是你和我。”

    巨兔瞪着那双圆溜溜的,血色眼睛,语气惊骇道:“你……难道你想让我杀掉大哥?”

    遮天皇稍作缓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继续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活命杀掉自己的亲人又有什么关系。再说,现在不是我们要杀他,是他非要杀你。你为了保全自己而先下手为强,有何不可?刚才的交手过程中,我已经黑心小剑逼入了他的身体之中。但那这家伙速度太快,不等我将其激发便已经脱离了我的掌握。我知道凭你现在的实力无法与之为敌,但只要你能成功引发他体内的黑心小剑,就算是集合了三宿神力的木蛟也休想活命。该怎么做,你自己选择吧!”

    说完,遮天皇用力推开巨兔的前腿,后者还未能反应过来,他便已经朝地面栽倒下去,接着便消失在浓密的枝叶之中。

    “我……我……”

    看着不远处,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巨兔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而这时候木蛟却已经看透了他的心思,过而阴阳怪气道:“怎么,就凭你也敢对我出手?呵呵,没错,现在的我是不能随意活动。但就算不动一步,我也能轻松地将你格杀在此,不费吹灰之力。可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出手吗?因为我还顾念着你我之间曾经的情谊,当大哥的我不愿看到手足相残的一步。难道,你真的愿意那样的事情发生吗?”

    “我……”

    本来,如果木蛟没有说出刚才的那席话,也许现在的他已经攻到对方的身前,并将其体内的黑心小剑彻底唤醒。可被那一番感人至深的言词洗礼之后,这下他再也没有动手的勇气,就连呼吸也随之急促了许多。

    空气之中充斥着一股肃杀之气,刚刚才说过那么一大段话的木蛟忽然又道:“老六,其实我十分能够体会你的心意。你本性不坏,只是内心单纯,容易受人言语的鼓动,进而做出一些不好的行为,我也能够理解。”

    “大哥,我……对不起,是我的错。”

    至此,巨兔已经几乎树起白旗,再也无力抵抗木蛟的说词。而这时木蛟却似乎并不满意,仍然喋喋不休道:“老六,人做错事了,应该怎么办?”

    巨兔不假思索道:“当然应该改正。”

    “除了改正呢?”木蛟引导着巨兔的思维,紧接道。

    “还应该……还应该为自己的做过的错事承担后果,甚至付出应有的代价。”

    木蛟微笑道:“老六你果然长大了不少,你说的没错,人犯了错了应该及时矫正之外,还应该为自己犯下的过错付出应有代价。因为你的缘故,使得那个叫孙长空的小子与我们青龙七宿为恶,你的二哥三哥也因此丧命。他们虽然不是你亲手所杀,但不得不说是因你而死。现在他们两个都在我的身体之中,对你而言,我便是他们的化身。现在你的二哥三哥都在你的面前,你该怎么做呢?”

    “我……我要为两位兄长偿命!”

    听到这里,木蛟的神态忽然松弛下来,一股淡淡的邪魅笑容随即挂在嘴边处:

    “那你还在等什么,要想让你二哥三哥瞑目的话,你就自行了结性命吧!我也不妨告诉你,在你殒命之后,我也会将你的尸体与修为纳为己用,使我们青龙七宿的实力不会因此衰弱,陷仙阵之中的那只魔头也不会因为法阵威力减小而借此逃脱升天。怎么样,大哥我想得还算周全吧!所以不要犹豫,是时候为你之前犯下的过错给大家一个交待了。”

    此刻,木蛟的话音就好像被赋予了魔法一样,巨兔听了他的话,就好像真的中了邪似的,竟是真的抬起了自己右侧的兽爪,一点一点朝脖颈处挪去,直至抵到上一根粗壮的经脉之上。现在只要心念一动,他便会立即一命呜呼。而这时对面的木蛟已经露出了得意的神色,嘴中还念念有词道:“刺下去,刺下去!”

    然而,巨兔终究还没有睡在行了断的勇气。

    “我做不到。”巨兔倏尔说道。而自以为计划得逞的木蛟脸色陡然一变,脸上的慈眉善目也变作了魔鬼的面容,口气冷酷道:“老六,你距离解脱只有一步之遥,我知道你胆小,但这是唯一能够让你二哥三哥瞑目的办法。”

    巨兔忽然大叫一声,眼中的血色愈发浓郁,好像有血水从里面渗出体外似的,看上去就仿佛阴间的厉鬼一般,叫人无法直视。

    “为什么,他们的死要算在我的头上。我只是想和孙长空交个朋友而已,为什么你们要多番阻拦,甚至以命相搏!我知道,你和二哥都讨厌我,起不起我,嫌我没有能耐,嫌我不能为大家排忧解难。但这景是我啊!要怪,就怪当初选中我作为阵灵的纯阳大仙吧!”

    眼见巨兔已经显出几分疯狂之色,木蛟紧绷的表情忽然再次松解下来,改换成一副笑脸,温柔道:“老六,你太激动了。大哥不是那个意思,我们也从未嫌弃过你。我们可是青龙七窠,是一家人。天底之下,除了我们的创造之父纯阳大仙之外,谁也无法将我们分开。”

    “兔子,小心!”

    突然,一道与现场气氛格格不入的叫喊声如雷击一般传入到巨兔的身体之中,可当他回头望向身后之际,已然伸展开来,凑到跟前的一根修长藤蔓,已经刺到了他的身边,并以相当高明的手法,没入到了他的心脏之中。血像烟花一样,砰然炸开,被吹成烟气的血浆簌簌漂落,正如巨兔眼中的热泪一样,滚烫。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