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寻踪奇术
    盘根交错的生命树枝叶之中,遮天皇正施展无上奥妙身法在林中自行穿梭,只为先行甩开木蛟等人的追击,从而为自己逐一击破创造时机。

    “这所谓的青龙七宿果然有点本事,虽然还未得以窥其全部神通,但我总觉得这七人能够通过相互配合,进而产生出比之单体状态下强大数倍的力量。如果不能尽快解决的话,要是被他们将剩余的阵灵全部集齐,恐怕就是那个纯阳大仙现身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应对吧!”

    就在遮天皇为接下来的战术深思熟虑之际,一阵细而尖锐的鸣叫忽然传入他的耳朵之中,抬头一看,竟是数道红色的光线飞速掠过丛林之间,看上去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似的。

    “嗯?这是什么玩意,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意识到异样的遮天皇起身掠上枝头,想要靠近一些看清那些红线的本体。可谁承想,这些看似平淡的东西,就在遮天皇刚刚来到近处之际,立即纷纷转向,狂风暴雨般地朝他袭来。遮天皇意识到情况不妙,连忙翻身躲避,可怎奈红线的数量实在太多,即便遮天皇已经使出混身解数,仍然无法躲避全部的红线。刹那间,只见他的身体以及周围的空间忽然腾起大片粉红色的销烟,而中招受伤的他则像一只没了翅膀的小鸟一样,骤然跌入到生命树的底下。

    不时,在巨兔的带领之下,木蛟与苏净一同来到了事发地点,此刻刚刚战斗之时所留下的痕迹还清晰可见,一股淡淡的血腥气飘荡在空气之中,令人不禁有种作呕的感觉。

    “人呢?怎么不见了?”苏净略显生气道。

    “他受了伤,而且伤势不轻,应该跑不远。你们分头找找,应该可以寻到些蝗丝马迹。记诠,看到他之后千万不要冲动,更不能与他单打独斗。现在的那个小子无疑是笼中困兽,虽然兴不起什么风浪,但也不是你们能够对付了的。要想将他彻底击杀,必须借助我们三者的力量。老四老七在闭关,我也无法使出全力。不然的话,他也没有那么容易逃走。”

    说着,木蛟看了一眼身边的巨兔,随即表情古怪道:“老六,你要搞清楚,只有我们青龙七宿才是一家人,那小子想破坏陷仙阵的话,首先便要杀掉我们七个。现在老三已经先我们而去,七宿力量受到重挫,这种节骨眼上绝不能再出差错。我相信,你能分得清是非黑白吧?”

    巨兔缩了缩脖子,稍显委屈道:“能,能。我不会让大哥你失望的。”

    木蛟笑着点头道:“这就对了。好了,为免让那小子逃出这片树林,你们还是快去吧!我也到前方的林中看看,兴许会有意外收获。”

    木蛟交待完毕之后,三人立时分别向三个不同的方向寻去,一转眼的工夫便已消失无踪。不知过了多久,只见其中一根无精打采的树枝之上赫然显现出一个狼狈的身影,不过那件金衣的铠甲即使是在阴沉的树林之中依然光彩夺目,遮天皇竟然还在原地。

    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亦是最安全的地方,木蛟神机妙算,机智过人,却怎么也想不到遮天皇竟然如此大胆,受伤之后仍然待在原处,只是利用一些旁门左道的方法将自己的身形隐藏起来。而且,青龙七宿大多都是禽兽所化,多年的野外生活使他们拥有了超乎人类的敏锐嗅觉。而此刻遮天皇身上有伤,如果逃走的话伤口之中释放出来的血腥气必然会遗留在沿途的路径之上,这便等于是给敌人一种极为明显的提示。而爆炸中心处,也就是刚刚被红线打伤的地方,血腥气最为浓郁,而如此一来遮天皇便可以利用这里的气味从而掩盖掉自己身上的血腹气味,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然而,遮天皇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些看似不起眼的红色光线,威力竟然大得可怕,即便有黄金宝甲的保护,仍然对他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创伤。再加上孙长空昏迷之前便已被木蛟的青木手正面重创,新伤旧患叠加在一起,使得即便拥有仙人体的遮天皇仍然苦不堪言,甚至有种头晕眼光的先兆。

    “可恶,这生命树虽然是孙长空之物,但我未曾学习五行神力,也就无法通过神通来控制生命树,从而为自己疗伤生肌。而孙长空现在昏迷不醒,短时间之中还指望不上他。这下,我岂不是要捧着金饭碗而活活饿死?”

    一想到这里,遮天皇便不由得感到一阵胸闷,而就在他准备起身再做打算之际,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忽然闯入到他的意识之中。

    “谁!”

    这种情况之下,遮天皇本不应该勉强自己继续战斗,但一想到来者可能是七宿之中的人,他便不由得鼓起十分的力量,将其化作一柄紫红色的镰刀,倏尔斫向自己的身后。

    “等等,是我!”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遮天皇当即望向身后,竟是发现那只巨兔居然站在自己的身后,摆出一副吓破胆的样子。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识相的话你最好别喊,否则我会让你死得比那只土貉还要难看。”

    听到遮天皇如此话语,巨兔连忙摇头爪子哆哆嗦嗦道:

    “不,你放心,我不是来害你的,我是来救你的。”

    说着,自巨兔的两爪之上忽然跃起无数与之前红线相似的小玩意,不过这回遮天皇终于发现,那些红线的本尊,竟是一些个头小到如芝麻一样的甲虫,立在巨兔的前爪之上,一跳一跳的,好不活泼。遮天皇实在不能理解,这些微小的东西竟有那么强大的威力,而他更想不通,原本与孙长空站在同一方的巨兔为何转会与自己为恶。

    “原来,我的伤是拜你所赐。天堂有路你不走,既然你自己前来送死,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话音未落,遮天皇抬掌就要朝巨兔的面门轰去。这一掌如果真的击中的话,就凭后者那种弱小的身躯,恐怕还真会当场粉身碎骨。而同一时间,待在那里的红色甲虫忽然一跃而起,一个不落地全部跳入到他的衣衫之中。遮天皇见此情形,身上的血几乎凉了半截,就在他以为那些危险的甲虫即将重故计,再次引爆之际,一股沁人的暖流随即汇入到他的心脉之中,进而传向四肢百骸之中,修复着受伤的身体。不一会儿,遮天皇便觉得体内的气血再次变得通畅,丢失的气力也随之回春一般恢复过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遮天皇惊呼道。

    巨兔确定对方没有恶意之后,这才将两只前爪从自己的头上落下,进而说道:“你所见到的这些小玩意,本命叫做离蚤。”

    “离蚤?那是什么东西?”=遮天皇不禁好奇道。

    “离蚤是无古时期,曾经出现在西南山域一带,一群异常神奇的生命。未经驯化的它们,嗜血如命,而且可以通过引爆身材的方式,借以换来极为可怕的破坏力,一度成为当时还未谙熟修炼之道人类的劲敌。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通过培养孕育的方式,造就出一批新生的离蚤。而通过对这些离蚤的调教,它们竟可以被人们所用,使其成为一种强力的火器。而同时,大家还发现,离蚤处爆释放的力量,可以被自己的同类尽数吸收,而这也就是为什么刚才你觉得身上的伤势好了许多的原因。离蚤将伤口处的残余炸力清除之后,身体的自愈能力便能自行发动了。”

    遮天皇点了点头,长叹一口气道:“怪不得,没想到小小的几只虫子,居然还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不过,我了人家活了上万年,却从未听说过关于这离蚤一丝一毫的讯息。你……不会是在诓我吧?”

    巨兔拼命摇头道:“离蚤产于西南山域的事情千真万确,不信有机会的时候你亲自找那里酋长问个清楚。只是这人类发展的过程之中,渐渐发现这些小玩意便不能被完全驯服,离蚤炸死蛊者的事件时有发生。终于有一天,当地的酋长决定将这些远古甲虫全部消灭,一个不留。而从那时起,离蚤也就从人们的视线之中彻底消失了。”

    “既然是全部消灭,那你所使用的这些离蚤又是从何而来呢?再说,那些专门研究虫蛊之道的蛊者都不能完全掌握这些小家伙,你又为何铤而走险,重新拾起这门技法呢?”

    遮天皇的问题相当尖锐,以至于连巨兔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前者一心认定这里定有蹊跷,身上的杀气也没有完全消退。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雷鸣般的喝斥声突然铺天盖地地朝二人席卷而来。

    “哼哼,我看你这次往哪里逃。老六,这次你做得不错!”

    遮天皇抬头一看,来者正是七宿之首木蛟。但不知怎么了,他总觉得此刻面前的这个木蛟与自己在外面见到的大为不同,尤其是身上那股傲视群雄的凌人气势,更是令他变得愈发强大。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