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追
    大战仍在继续,孙长空重伤之后,遮天皇取代其成为了身体的掌握者,与眼前的五位阵灵先后进行了一番较量。而在这期间,本来便已中伤的土貉率先败下阵来,而遮天皇趁此机会使出一招穿心掌,直接将其体内的心脏彻底粉碎,而失去了关键器官的支持,土貉再也支持不住,终于仰面倒地,魂飞魄散。

    “老三!”

    “三哥……”

    “你!”

    眼见自己的同伴惨死当场,幸存的木蛟等人心中定是一番波澜,而这些人之中,要数苏净的心理活动最为复杂了。

    “你居然杀了土貉!”苏净蓦然低吼道。

    遮天皇摊开那双仍然沾血的手掌,显出一副不以为然的神色,轻笑道:“怎么,难道只需以你们以多欺少,就不能允许我还手反击了吗?他那是咎由自取!看在之前你救过孙长空的份儿上,我先放你一马。实相的话就快快离开,省得在这里打扰本皇杀人的雅兴。”

    话音刚落,遮天皇的目光立时落在不远处身持巨斧的金牛身上。虽然只是被简单地瞪了一眼,但刹那间金牛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有成千上万的条泥鳅急游而过似的,使其不禁打了个冷战,一股久违的厌恶感随即涌上心头。

    “这小子怎么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不但招式套路大为不同,就连性格言行也和之前有很大出入。难道,就在刚才不知名的时候,他们已经偷偷地调换过了,所以才会有有如此之大的差别?这也未免太过诡异了。”

    虽然心中不停地盘算着与对方交战的胜率,但他的神色却没有因此放松半分,手中的金光巨斧被他紧紧握在手里,乍一看去二者已然合而为一,斧头便是他最为凶猛的獠牙,而他自己则是斧头最最可靠的后盾。

    然而,遮天皇对此并没有太多关注,事实上在看到金牛的表情之后,他便已经知道面前的这个大家伙只不过是一个中看不中重的假把式而已。

    当然,这只限于他而言,在别人看来,金牛仍然是无可撼动的存在,别说是击杀,哪怕是与之交手超过三招都是极为困难的。因为金牛施加在金光巨斧之上的力量委实可怕,任何与之接触到的物体,无论你是轻柔软绵的柳絮,还是坚不可摧的金石,都难粉身碎骨的命运。可不知怎么了,一贯好用的巨斧来到遮天皇的面前就好像失去了神佑一样,重达上千斤的斧头竟是被他单手接琮,这时候他甚至还有精力伸手抓了抓发痒的鼻子,全然没有将眼下金牛的斧攻放在眼中。

    “你……你,你休要猖狂!”

    面对遮天皇近乎羞辱的对招,金牛怒而挥臂,想要借此将金光巨斧收回自己的掌心之中。然而,不等他的手上发力,遮天皇灵光一般地闪动了一下身形,下一瞬竟已迫到对方的身下,抬手就是一拳。这一拳看似平淡无奇,但就在刚刚出招的刹那间,木蛟与苏净明显感觉到空间之中的灵气陡然朝对方的位置聚拢过去,并融入到那枚致命的拳头之中,进而发出超乎想象的破坏力。而这一拳的威力也着实没有让遮天皇失望,哪怕小山一样的身躯,仍然被他一击打出了数十丈之远,沿途的地面就好像被人用犁头划过一样,留下一条狭长的沟渠,而金牛则半躺在沟渠的末端,头上的半根牛角竟是不知所踪。分明的腹肌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个人头大小的血洞,腹臭的血浆像小溪一样自其中缓缓流出,并汇入到前方的“沟渠”。

    “呵呵,真是抱歉啊!本来我还想见识一下那只大斧子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强大招式,可你刚才的破绽实在太大,一不留神,我的拳头便不由自主地飞了出去,如果刚才那一拳真的把你打疼了的话,我在这里和你先赔个不是了。”

    眼见“孙长空”这番表现,木蛟冷哼一声,随即漠然道:“战场之中本来就是拳脚无眼,既然来到这里,我们便已经做好了战死的觉悟。他们的实力或许不如你,但论胆实也绝不会让你小看的。”

    “哦,听这话的意思,你似乎很有把握能够击倒我啊!”

    木蛟斩钉截铁道:“虽然我不敢自称天下无敌,但要对付一个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呵呵,真的是那样吗?被你说的,我倒是相当期待接下来你的表现了呢!”

    木蛟伸手披弄了一下额前的发丝,一副自信状笑道:“那你千万不要眨眼啊!”

    青影一闪,遮天皇只觉对面吹来一道凛冽飓风,接着他便觉到自己的胸膛之上传来丝丝刺痛,低头一看,一只布满碧色鳞片的兽爪赫然抓在他的胸骨之上,而且随着时间的进行,那只兽爪仍然在向内侧探入,距离其中的脏器已不足寸许。意识到情况紧急的遮天皇连忙运气鼓劲,将体内全部的气力集中到胸前的一点处,强行将其中的那只兽爪震飞出去。

    “砰!”

    首轮失利的遮天皇趁着木蛟退身之际,连忙向后奔出数丈。而时候木蛟也已经在半空之中调整好姿态,并借势向后翻了一个跟头,再次挥爪朝遮天皇袭来。

    “想摆脱我的青木手,没有那么容易!”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的孙长空刚要提气迎战,可谁承想身后迟迟没有动静的生命树竟突然变得万分狂躁起来,尤其是靠前的几根枝蔓之上,更是长出了若干形同鬼爪的枯桠,同时刺向遮天皇的后心。

    万分危急之下,遮天皇被前后夹击,情况可以说是异常艰难。可此刻动手的不只是他与木蛟,一道白影如天外流星一般轰然冲入战场之中,大到吓人的巨型弯刀迎面劈下,誓要将他一刀两断。

    “这般混蛋!”

    在木蛟与苏净的合攻之下,哪怕是强如遮天皇这样的霸主王者也无法正面为敌,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识实务的遮天皇立即调转方向,飞速躲入到生命树的浓密树叶之中,一眨眼的工夫便没了踪影。

    “嗯?他去哪里了,我怎么看不到?”木蛟自言自语道。

    “大哥,你不是能够控制巨间一切的植物生命吗?你可以通过眼前的这棵参天大树,进而感知孙长空所在的方位啊!”

    木蛟摇头道:“我的能力是控制,却不是掌握。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二者却是天差地别。我虽然可以将自己的意识加注到植物之中,但却无法通过它们的身体接受到与之相关的讯息。看来,我们得好好寻找一下那只老鼠了。”

    说着,木蛟看了看仰面躺在那里的金牛,又转而望向被吓得不知所措的巨兔,然后才道:“老六,我再给一个机会,到底是帮外人,还是回想转意,与我们一同将入侵者灭杀,你自己选择吧!”

    巨兔抬头看了一看鬼影幢幢的茂密枝蔓,又望向前方的木蛟与苏净,然后才声音颤抖道:“我……我帮你们。”

    听到巨兔如此回答,木蛟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脸上也显现出难得的喜悦:“这就对了。你的修为在我们兄妹七个之中虽然是最不起眼的,但你所掌握的寻踪奇术却能在关键时候展现出令人惊叹的奇效。树是由那个年轻人召唤出来的,所以我们一旦进入其中,便等于中了他的圈套。正好,你利用你的寻踪术,帮我们确定一下他的具体位置,这样子我们就能直取要害,一击毙命了。怎么样,这对你来讲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巨兔抬眼偷偷地瞟了苏净一眼,而就在这时候,他竟在对方的眼睛之中读出了一道不同寻常的神色,这令他着实震惊。不过,为了不让木蛟想疑,他只得硬着头皮回答道:“没……没问题,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

    说话间,巨兔抬起那只毛绒绒的前爪,当即便在自己面前的地上刻划起来,不时一个小型的阵法随即出现在三者的面前。紧接着,巨兔有模有样地掐“爪”念诀,原本平淡无奇的线条之中立即浮现出大片的红光,丝丝缕缕,如无数蚊虫孑孓一样,飞入天空之中,并掠进生命树的众多树叶之中。稍许,木蛟看着一脸茫然的巨兔,不由说道:“怎么,你的寻踪术失败了?为何没有见到有其它异样的现象发生?”

    面对木蛟的质问,巨兔并没有立即作答,而是口中念念有词,两只小巧的兔爪不停地在周围的空中挥舞着,好像是在抓什么东西似的。

    “砰砰砰!”

    就在木蛟与苏净认为巨兔是在装神弄鬼诓骗他们的时候,一连串细碎的爆炸声忽然自树叶之中跃然而起,紧接着三者便见到在生命树远端的背后一侧,悠悠地升起一股粉红色的轻烟,而那是刚刚爆炸发生的地方。

    “找到了,他在那里!”

    巨兔话刚说完,木蛟非但没有行动,反而凑到他的面前,表情阴森道:“老六,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