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白叹生的噩梦
    漆黑深邃的山洞,犹如一只巨大怪物的食道一般,不时发出“咚咚”的怪响,一股淡淡的血腥气随着其中的微风,不时传出洞外,给人一种强烈的危险感。地上,黑色的粗壮锁链竟不知什么时候尽数崩断,碎成一块一块的,截面处寒光阵阵,比之千年寒冰还要慑人。自孙长空与苏净进入山洞之后,这里便再无人出现过,但不知怎么了,此刻的现场就好像刚刚经历过一场空前大战一般,石壁之上遍布着无数的伤痕与裂缝,而这全都是地上那些锁链造成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本来坚不可摧的黑色锁链竟是提前退休,变成了一堆破岣烂铁,而能驱使它们的,只有锁链源头的白叹生。

    现如今的白叹生似乎只能靠叹息来了却残生,因为此时他的呼吸声竟是异常的清晰,就好像才剧烈运动过一样。可是被锁链以及重物牵绊的他,手脚根本无法移动半分,这也是他为何被困多年却一直无法脱困的主要缘故。而在他面前的不远处,一道身着杏黄色长袍的身影赫然站在黑暗与光明之间,半显半隐,尤其是面容部分,刚好巧妙地掩藏在阴影之中,使那白叹生无法瞧清此刻他的神色。

    “嘿嘿,不用再白费力气了,我说过你杀不死我,你便真的取不走我的性命,哪怕你将我碎尸万段,我的身体也会从残骸之中一次次重生的。所以,你还是尽早放弃吧!”

    对于白叹生的“狂言”,阴影之中的男子并没有直接回击,而是淡淡笑道:“你也不用太过激动,我看误会的是你。”

    “我?呵呵,我有什么可误会的?”白叹生怪笑一声,随即道。

    这时,那名男子伸手整理了下身上稍显凌乱的衣衫,气息也随之平和稳定下来。

    “今天我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了结你的性命。”

    白叹生心头一震,脸色也随之变得难堪起来。他本以为自己的事情不会被对方察觉,但天不从人愿,眼前的这个仇人似乎已经知道其中的秘密了。

    但即便自此,内心深处仍保留一丝希望的白叹生强颜笑道:“不要把话说得那么好听,你来这里不是为了杀我,难道是来找我叙旧的吗?”

    这时,那名男子忽然举步朝白叹生走了过来,出于内心的恐惧,后者竟不由自主地向后拗动身子,但他的双脚几乎已经和地面长到了一起,任他如何挣扎,都无法令自己后退,哪怕只有半步。片刻之后,那人已经站到他的跟前,右手食指之上忽然跃起一道金黄色的火焰,立刻偈将溟的空间照得甚是明亮起来。而长年久居地下的白叹生早已产生了畏光的病患,刚一见到那道金焰的他,口中立即传出连连哀嚎,同时他的两只眼睛之中顺势淌下两道血泪,乍一看去就好像阴间的厉鬼一样,分外吓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这九阳真焰对你仍是如此有效,看来你在这里并没有什么长进啊!”

    面对那名男子的公然嘲讽,白叹生咬牙坚持道:“你也不要太得意,只要我还活着一天,那就说明你纯阳大仙仍然拿我没有办法。怎么样,眼见祸害就在眼前却无法将之铲除的感觉,相当不好受吧?枉你自诩大仙,却连我一个区区异世之人都束手无策,我看你还是以死谢罪吧!”

    白叹生的嘲笑并没有引来纯阳大仙的盛怒,相反,他竟开大笑起来,笑起异常豪放浑厚,听在心中就好像被人用铁锤抡在身上一样,震撼异常。

    “我本以为你被关到这里之后会稍稍安静一些,没想到就算沦为阶下囚,你也能有这种勇气和我说话,真不知该说你是勇气可喜,还是有勇无谋呢?”

    一边说着,纯阳大仙自然地将地手上的九阳真焰抵在了白叹生的胸口之上。一瞬之间,大量的白气夹杂着数许的黑烟一同自他的身体之狂喷而出,而白叹生的脸色也是忽明忽暗,虽然没有发出半声尜叫,但从他的表情也可以大致想到被金焰烧身的感觉并不好受。

    “嘿嘿,几天不见,你的修为怎么好像退步了呢?就这么点本事吗?再来再来!”

    在白叹生的叫嚣之中,纯阳大仙忽然收回那只擒着金焰的手掌,再看前者的身体之上,赫然出现了一枚拳头大小的窟窿。相当奇怪的是,即使创口面积如此之大,但白叹生的体内却没有半滴鲜血流出,甚至连骨骼的轮廓也没能辨认出来。和正常的人类迥然不同,他的身体内部就好像一个小型的黑洞一样,除了秘密之外什么也没有。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刚刚才出现的那个窟窿竟在眨眼的工夫之中恢复如常,哪怕是外侧的衣物也自行候补完全。纯阳大仙显然不愿见到这样的情况发生,好不容易才露出此许笑容的脸上再次被分外压抑的阴沉所蒙蔽。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白叹生抬起疲倦的双眼,神态不屑地笑道:“你爱想什么就想什么,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刚才在想,为什么你的命会这么硬,这么顽强,你是我见过生命力最为强大的人,没有之一。现在我想明白了,原来造就这一切的是你的父母。”

    听到纯阳大仙如此言论,白叹生也不禁自豪地接道:“那是自然,我的父母可都是白境之中名门旺族之后,能生出我这样优秀的后代,也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内,没什么大不了了的。”

    纯阳大仙笑着摇头道:“我是说,你应该感谢你的双亲给了你一条如此卑贱的生命,你就像水沟里的臭虫一样,终日靠废物腐料为食,所以才会练就出如此顽强的身体。不过这样正和我心情,因为你不会死,所以我便能肆无忌惮地在身上试验各种各样的新式杀招。不过事实上,从数百年前开始,你便已经是我练功的靶子了。如果单说这一点的话,我还真应该感谢你呢!”

    “你混蛋!你也不看看你什么样子,居然敢拿你白大爷当试招的对象。你也就是能趁着现在这点时间耍耍威风了,一旦被我的同伴发现,我保证你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纯阳大仙点了点头,语气平静道:“你说的没错,照你从前和我所说的那样,那些异世之人如果和你一般甚至还要稍强一些的话,凭我一人之力,还真的无法与你们为敌。不过,九华洞天玄妙诡秘,可不是外人说闯就能闯的。别说你的同伴不知道你的下落,就算让他知道了,也无法自行通过上面的屏障,进入到这个空间之中。换言之,哪怕你不会死,今后的数万年之中也要被长困于此,不见天日。怎么样,这种生不如死的惩罚是不是很符合你的口味啊!”

    “啊~呸!”

    就在纯阳大仙说得最起劲的时候,白叹生张口吐出一口浓谈,刚好糊在对方的长袍之上。见到这一幕的白叹生当即狂笑起来,表情之夸张,着实有些癫狂的征兆。

    “看来今天我得在这里好好陪陪你了。”

    一言说罢,纯阳大仙再次施展自己的功力,抬掌直轰对方的面门。一掌击中,只见白叹生的眉心处登时涌出大片暗红色的血浆。血流像一只画笔一样,将白叹生那张还算清秀的脸颊一分为二,一边冷笑留面,一边狰狞恐怖,诡异至极。就在白叹生准备继续施展酷刑之际,只见其中一枚用来困住脚踝的巨大石锭之上陡然升起一道异样的红光,紧接着一道栩栩如生的光影自其中缓缓浮出,摇身一变,已经化作一只玲珑野兽,“嗖”地一下便遁入到了虚空之中,再也没了影子。

    “嗯?这是怎么回事,土貉居然死了?”

    不只是纯阳大仙,旁边同样见证了怪象的白叹生,也是一脸惊讶,不过在那之后他的嘴边终于涌现出肆意的狂笑,声音也变得愈发尖锐起来道:“哈哈,我就知道那小子可以的!”

    “什么!难道……”

    一听白叹生的口风,纯阳大仙立觉大事不妙,于是连忙原志掐指卜算,不时只听他口中惊斥一声,跺脚顿足道:

    “糟了,什么时候被一个黄毛小子闯到了七宿幻境之中,还被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消灭了一道阵灵。不行,我得去看看!”

    话一说完,纯阳大仙大步流星,折身就要钻入其中的洞口之中。而这时候白叹生却忽然道:“我有种感觉,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纯阳大仙蓦然回首,看着手脚仍然被锁得死死的白叹生,他不禁扬起了嘴角,摆出副轻蔑的态度道:“就算是最后一面,我相信接下来的列的那个也是你。因为老天有眼,他绝不会让你这种钉闪魔头继续苟延残喘下去的。”

    “哦?是这样吗?为何我的感觉与你霍然不同,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痛苦煎熬,我感觉黑夜马上就要过去了,而曙光必在前方。”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