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异界者
    树欲静而风不止。

    孙长空的心情万分复杂,尤其是在见到木蛟之后,这种感觉便愈发强烈,虽然对方自现身到眼下,没有对他做出过半点危险的行为。但孙长空坚信,一旦动起手来,自己便会立即落入困境之中,无法脱身。但就在他为之考虑对策之际,身边的生命树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发生了变化,眨眼一瞬之间,不知从何方猛然窜出一条细长的藤蔓,出乎意料地缠绕在孙的上身之上,不一会儿的工夫便将他捆成了粽子,模样看起来十分滑稽。

    “喂,生命树,你是不是被敌人给吓傻了,我是你的主人,你怎么能绑我!”

    孙长空使用意念欲要和生命树进行沟通,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如何的巨树竟仿佛变成中一种生命体,自树冠到根部居然散发出一股莫名的陌生感,这是孙长空从未遇到过的情况。稍事缓和之后,他定睛一瞧,居然发现,在生命树之藤的表面之上,竟是浮现大量神秘的深绿色花纹,颜色虽然与藤蔓本来的样子相近,但仔细观瞧还是能发现其中的异样的。怪不得这些“听话”的小家伙会突然变得这么反常,原来现在的它们已经身不由己,落入了他人的掌握之中。而其中的罪魁祸首孙长空都不用深想便已猜到,正是刚刚现身的木蛟。

    发觉孙长空身上的杀气愈渐浓郁,木蛟朗笑一声,随即面相和气道:“不用动气,我也只是保险起见而为之罢了。你放心,在确定事实之前,我是不会将你怎么样的。而这些藤条也只是用来保护你我安全的简单手段而已。”

    对于木蛟的解释,孙长空显得极为不屑,冷笑着回道:“呵呵,保护你还差不多,于我而言,它们无异于是刽子手的帮凶。”

    “呵呵,小兄弟这是哪里的话,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成了你口中的刽子手?”

    孙长空怒哼一声道:“难道不是吗!”

    木蛟昂然道:“当然不是。不过,好端端的,你为何要闯入七宿幻境之中,你和那些心轨之人不会都是在打我青龙七宿的主意吧?话又说回来,你可知道我们兄弟几人为何会在这里,陷仙阵之下,你可知道镇压着是何等可怕的妖孽?”

    被木蛟这么连番质问,孙长空不知该从何说起,这时候前者接着又道:“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啊!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来告诉你吧!青龙陷仙阵之中,关押着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头,曾经的他滥杀无辜,毁去其手的城镇不下十座,死在他屠刀之下的亡魂更是数不胜数。纯阳大仙,慈悲为怀,为解百姓于危险之中,把麻头困在了当时自己刚刚修炼成功的青龙陷仙阵之中,并投入九华山下,欲要利用九华洞天的先天灵气,将之完全炼化。而眼下,炼化进程已经进行了十之,即将完毕。魔头马上就要魂飞魄散,可就在这个时候,你却偏偏到来,这难道真是巧合吗?”

    在木蛟的陈述之中,孙长空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即便他的眼睛仍然盯着对方,从而表明自己的决心。但他也清楚,此刻就连他自己都不禁为事情的真相狐疑起来。

    “难道,木蛟口中所说的那个魔头,就是之前闯入我识海之中的白叹生?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到来,难道他有未卜先知的神通?”

    当一个生命休的修为达到某种极高的境界之中,预知未来并不是做不到的事情。但与之相比起来,孙长空更愿意相信白叹生并没有那种能耐。因为如果一旦事情真的那样的话,那将他引到九华山来的人,便成了白叹生的帮凶。而这个人正是天界十方天斗神之中,被喻为最强天斗神,同时也是纯阳大仙的得意门生袁天化。一想到此事极有可能与之有关,孙长空的身上立即生出一片鸡皮疙瘩。

    虽然心中依然无比震撼,但孙长空绝不会让话语权被对方掌握着,稍稍平复了下波澜的情绪,他终于说道:“呵呵,这里都是你的人,你想怎么说当然都行。你凭什么证明自己的话是真的,而不是为了博取信任的鬼话?”

    “博取信任?呵呵,小兄弟,不是我瞧不起你,凭我的观察,现如今的你似乎还用不着我那么大费周章吧!我只是看你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作为,着实不易,实在不想毁了你的大好前程,所以才会苦口婆心地与你讲道理。不然,你早就死在我的木灵鬼咒的围攻之下了。”

    话音一落,只见位于孙长空附近的生命树树叶立即颤抖了一下,同时一股来自下端的诡异咒文如火苗一样,迅速窜上了枝头,并将沿途的所有树干描绘成一种死气沉沉的墨绿色。而受到“诅咒”的生命树部分就好像背叛主人似的,纷纷将矛头对准孙长空,其上的无数树叶也化成了杀人利器,全部指向藤蔓包裹的孙长空。如今的他就好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力。而他身上的多种神通本领也在此刻尽数失去了功效,就连生命村最为忌惮的湿婆火也无法召唤。更要命的是,那些紧贴在身上的生命树之藤拥有吸食人类身体灵气的本事,不一会儿的工夫便将孙身上的五成灵气全部纳为己有,再这么下去的话,不用木蛟亲自动手,他便要被自己的神通活活困死了。

    “糟了,关键时候我的一身本领怎么都无处施展。难道,我真的拿这个木蛟没有办法了?”

    在这种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境地之中,孙长空的眼前忽然燃起了一道希望,那就是苏净。他会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之下,冒然闯入幻境之中,全都是因为狐妖苏净的缘故。而在进入这里之后,他便一直没有见到对方的踪迹。现在,他已失去自救的能力,所以只能寄希望于苏净的身上。不过在这么多阵灵的看守之下,对方该怎么突破重围,帮自己脱困呢?这确实是一个天大的难题。

    木蛟看着默默无言的孙长空,终于失去了耐性,嗓音阴森道:“好了,事情过去这么久了,你应该也已经权衡好其中的利弊。那现在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派你来到九华山的,你又为何要破除青龙隐仙阵,营救其中的魔头。莫非,你也是来自异世界的外人?”

    “异世界?外人?”

    两个听着普通、但却重若千钧的词语传入到耳朵之中,这让孙长空登时脸色大变。原来,木蛟知道白叹生的来历,更清楚对方的出现到底意味着什么。回想着之前自己来到九华山的种咱情景,他不禁有种感觉:从始至终自己的所有行为都在按照某人的心意一步步完成。但如果天底之下真的有人能够办得到这种事情的话,那他的可怕程度绝对不亚于仙宗,甚至与老天都有一拼之力。如果说老天的话就是世间万物运行的轨道的话,那他便是带动历史前进的车轮。也许他会按照老天事先准备好的轨道平衡地行驶;但也有可能,他会突然生变,超出轨道的控制,自由驰骋在大道之外的“无法”之中。从某种程度来讲,此人与天是对立共存的,连老天都拿他没有办法的事物,孙长空又有什么能耐呢?

    “那个白叹生是不是还有其它的同伴?”孙长空忽然说道。

    木蛟先是放出两道睿智的目光,在孙长空的身上仔细地扫过一遍,然后才正色道:“白叹生是天之外的异世之人,有本事在天上开洞穿越界限来到这里,绝不可能是个人能力所能达到的。不只是我,就连纯阳大仙也认为,同白叹生一同入世的还有他人,只是至今还没有表露身份而已。”

    木蛟所说的话虽然都没有隐晦艰涩的词汇,但孙长空听起来却是异常难以理解,只能勉强道:“那……他们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来到这个世界之中,到底是为了什么?”

    木蛟叹息道:“人生在世,图的无非就是‘名利’二字。名对于他们来讲实在没有什么用途,所以这些人来到这个世上,一定是为了某种连他们都不得不为之垂涎的宝贝。宝贝或许是什么夺天地造化的神功秘籍,亦可能是吸收了天地精华的灵株仙草。不过不官是什么,他们此行的目的究竟达没达到,这都是无人知晓的。而一旦找到了那件东西,他们又会做出怎样惊天动地的事情,这仍然是一个谜。”

    孙长空思考了一下之后,脑中忽然灵光一现道:“既然那个魔头被关在阵中,要想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只需当面问清楚就好了。哪怕他嘴硬,就凭纯阳大仙的手腕,还怕降服不了一个小小的异世之人?”

    孙长空本以为自己的说法会得到对方支持,可谁成想木蛟却是摇头失落道:“那个魔头的厉害,是你无法想象的。哪怕他落入了我等手中,但即便是纯阳大仙,除了将他困住之外,甚至连杀掉他的能力都没有,这家伙实在太强大了。”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