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宿首现身
    立于绿荫之间的孙长空,虽有生命树的保护与庇佑,但无奈土貉的攻势实在无法琢磨,以至于短短的一盏茶时间之中,身上已经先后出现了数十道血口。这些伤口一经产生,竟不会因为仙人体的特性而自动愈合,而是将断面裸露在外侧,任由鲜血淌出断面,不时便已将孙长空染成一个血人。而直到这个时候,他竟连对方的行踪还没有摸清,不得不说,这还是孙长空出道以来,首次遇到如此棘手的敌人。

    不过不幸之中的万幸,孙长空无意间发现土貉并不是作用遁术隐藏自己的身体。现在的他,就好像已经和整个空间融为了一体,只要他心念一动,无声无息的攻击便会立即作用在孙的身上,所以才不会给对方防备的机会。不过就算知道了这一点的孙长空,仍然无法拿捏其中的奥妙,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败下阵来的定然是他。

    “我本以为挡住了那些风沙之后,土貉的攻势便会自行瓦解。可谁承想,如今他的进攻竟变得愈发犀利,连我也无法回击。难道,我就要这么活活地被他一刀刀剐死不成?”

    思量间,孙长空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同一时间他的拳头竟不由自主地架了起来,进而朝身前猛然推出一记重招。电光火石之间,他只觉得面前忽然洒过一道血雾,接着一股强烈的窒息感便涌上了心头。

    “不好!”

    一瞬之间,孙长空意识到自己的咽喉已遭人破坏,血水像湍急的瀑布一样创口中飞射而出。而就在这时,伸展的右拳拳尖处,忽然感应到了一股阻力,接着一道土黄色的身影便随即从虚空之中显现出来,仓皇落到生命树的一根枝桠之上。

    “该死,他怎么知道我会出现在那里!就差一点,我便能将他的头颅整个割下来了!”

    孙长空集中全部精力,用在治疗自己脖颈处的伤势之上。而借着仙人体强大的恢复能力以及再舟的神奇功效,他这才勉强将伤口暂时封堵完全,但此刻的他由于失血过多,体力大幅衰减,脸色惨白一片不说,就连脚跟也有些站立不稳,两条腿的腿肚子也情不自禁地打起哆嗦。如果伤势再不得到有效控制的话,孙长空马上就要晕死过去了。

    见到孙长空的伤势如此严重,原本一脸寒色的土貉终于再次露出凶残的笑容,看似弱小的身体之中立即爆发出比之从前强盛数倍的森然杀气。

    “嘿嘿,一定是我多想了,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就凭你区区一个人类,也想识破我土貉的破绽,我看你是痴心妄想。战斗马上就要结束了,准备受死吧!”

    话音一落,只见土貉的两只前腿之上赫然乍现出两道银光,聚精一望,那竟是两根修长锋利的兽爪。这两根“新生”的利爪体形之大,几乎与土貉的身长差不多。银晃晃的爪身就好像两柄宝剑一样,散发着夺人的气焰。孙长空望到这一幕的时候,喉咙不由得咽了唾沫。他知道,如果自己被这样的玩意直面刺中的话,哪怕是曾经的蚀腐不死身恐怕也难逃一死,更不用说如今伤痕累累的自己。这般看来,这场惨烈的厮杀似乎真的要马上结束了。

    “哈哈,不用担心,我的貉刃十分利落,你不会感觉到痛苦的。纳命来!”

    倏尔,土貉那具不起眼的身体陡然一闪,接着便消失了踪影。原来这家伙故计重施,利用神通将自己的招式与身形全部隐藏起来,进而发动凌厉攻势。而这时候的孙长空却是显得格外平静,这或许就是临死之前的觉悟吧!

    “既然刚才我能在关键时候击中他的面门,那现在的我照样也可以做到。这土貉虽然邪门至极,但想让我孙长空低头还没有那么容易。来吧!”

    孙长空猛然提气,充沛的灵力随即涌入到黄金宝甲之中,耀眼的金光立即便将外侧的衣物皆数撕裂,露出自己本来的面目。呼吸间,孙长空感觉自己的身体之上仿佛长出了成百上千只眼睛,周围任何的风吹草动,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而这所有的变化,全都是身上这副金甲的功劳。

    “原来如此,怪不得刚刚我能感觉到土貉的存在,原来是黄金宝甲透过我残破的衣服,感应到了来自敌方的杀意。哈哈,土貉啊土貉就算你懂得暗杀又能如何。现在的我已经有万全的把握能够判断你的所在,看看到底是你先死,还是我先亡!”

    “嗖!”

    没有声音,但孙长空的脑海之中忽然传出一道刺耳的尖啸,这是黄金宝甲对他的提醒。随着那声异响,孙长空下意识地摆动了一下左边的身体,接着便发现一只短小的尾巴从自己的身边飞掠而过。

    “在这里!”

    好不容易反客为主的孙长空几乎没做任何的思考,伸手便抓住了那只疾快的尾巴。此时,土貉因为身体仍在向前运动,尾巴被制的情况之下尾部与身体的连接处立时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伤害,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随即自他的口中狂喷而出。

    “啊!”

    尾巴未断,但巨大的力量足以让他的身体调转回来。而穷凶极恶的他变招异常之快,眼见自己的仇人就在面前,他借着这股回转的力量,快速向下急摆,两根兽爪顺势朝孙长空的后心处挺刺而去。

    “死吧!”

    “咚咚!”

    劲风一扫而过,不等土貉看清眼前的情况,他竟发现自己一双兽爪已经连根折断,殷红的鲜血立即断口出汨汨涌出,看上去异常恐怖。

    “啊!”

    土貉身受重伤,身形陡然向后倾倒坠去。可这时候,孙长空的身后处竟然显现出一道模糊的身影,而在他的手上,两根兽爪迎着阳光绽露出金灿灿的光芒,而这时孙长空苦笑地摇了摇头,随即有气无力道:“你不是说在消灭所有的阵灵之前不会出现了吗?为何刚才又会破例现身?”

    借由黄金宝甲现身的遮天皇将手上的兽爪随意一丢,任其自行坠落。可也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只是巧合而已,那两根剑一样的东西一左一右,刚好钉在土貉的两只腿之上。不过即使如此,如今的他已经昏死过去,所以并没有感觉到其中的痛楚,不过等他醒来的时候也就无法动弹了。

    “不要自作多情,现在这具身体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东西。你死了,我也就无处藏身了。好了,没有其它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只见那件背部隆起的宝甲再次坍塌下去,恢复到原来的模样,而遮天皇的气息也随之消失不见。下方的金牛目睹了整个过程,如今的他夸张地张着大嘴,似要将自己的错愕全部放出体外似的。

    “那……那是什么东西,这个家伙难道也不是人类?老三居然败了,这实在太出乎意料了。”

    此刻,被金牛狠狠收拾了一顿、瘫倒在地上的巨兔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睛,血已经将的睫毛全部粘在一起,所以虽然只是一个睁眼的动作都要耗费他巨大的气力。

    “嘿……嘿,我就知道他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土貉的落败本来就让金牛怒不可遏,如今巨兔又在一旁扇风点火,这令他更加无法忍耐。自知不是孙长空的对手,于是他便将目标转而投到老六巨兔身上,手中金光巨斧登时脱手面而出,径直削向对方的面门。

    “去死!”

    “砰!”

    炸响过后,巨兔的脑袋还在脖子上,而那柄一丈多长的斧头却已经掉落在地,斧柄之上鲜血淋漓,不远处金牛一只扼着自己被崩裂的虎口,一脸恶毒相地看着前方。

    “老二,你怎么会如此冲动啊!”

    “大哥,老六背叛了我们,我也是想为青龙七宿翦除叛徒所以才出此下策,请大哥明察。”

    这时候,不只是巨兔,就连孙长空也不禁将目光挪向金牛那边,霎时间,一个仙风道骨,器宇轩昂,身着青色长衫的男子缓步自他们走来,来到近处孙长空才看清,来者竟是一位蓄着山字胡须的中年人。不知怎么了,看到他的第一眼,孙长空便感觉到一股莫名的亲切感,仿佛那便是他存在于世唯一的亲人一般。而不等孙长空开口,青衣中年人已经轻声道:“老六,你没事吧?”

    这时,只见刚刚还一逼视死如归的巨兔,竟变得相当胆小起来,不但小步地后向挪移着,就连神色也随之慌张忌惮,六神无主。

    “大哥,你……你怎么来了?”

    青衣中年人捋着胡须,微笑道:“青龙阵界之中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我身为七宿之首的木蛟,自然要现身一见了。”

    说罢,木蛟抬头望了一眼天上的孙长空,点头示意。而孙长空看见这一幕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尴尬笑着回应。

    “你就是那个进到这里的年轻人吧!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不过你也应该知道,擅自闯入他人领地可是要接受惩罚的。怎么样,做好准备了吗?”

    听到此话的孙长空苦笑着点了点头,心中暗道:“准没准备好,那还不得全看你的意思啊!看来我孙长空是要栽到这里了啊!”

    思量间,孙长空丝毫没有觉察,身边的生命树枝叶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