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貉
    大风肆意,狂沙漫天,原本晴空万里的异度空间之中,立时成为了黄土的天下。而就在风沙最浓最烈的位置处,一只迥异的兽首正在其中上下翻腾,龙游虎啸,真如鱼得水一般,好不快活。而就在这个时候,立于另一边天空处的金牛已经眯起双眼,口中冷冷道:

    “该死!这家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我准备逃跑之际出现,这下我该怎么办。”

    不等金牛思绪完毕,只听黄天之中忽有一具尖锐刺耳的笑声急掠而出,如一只无形的剃刀一样,自大地表面横扫而过:“二哥,几日不见,没想到你的修为不进反退了,这样子的你,如何能胜任七宿之中的颈宿一职。我看,你还是让给我土貉吧!”

    话音一落,一道通天土柱忽然从上而落,如钉子一般赫然立在地面之上,距离孙长空不过三丈来远。后者上下打量了一番那个自称“土貉”的阵灵,表情先是呆滞了一下,接着便捧腹大笑起来。

    “哈哈,看之前的阵仗我还以为是多么了不起的人物呢!没想到竟是一只黄鼠狼似的小玩意。我说兔先生,这位也是你的兄长之一吗?”

    在孙长空的狂言之中,那个被其出口挑衅的“土貉”,表情变得愈发恐惧,两旁的利齿甚至已经呲出嘴巴,露在外面,像两柄小剑一样,向对方显示着自己的怒意。而这时巨兔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尴尬地笑了笑,然后一副恭敬的模样对那只“黄鼠狼”说道:“三哥,你怎么来了?”

    “这人是谁,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巨兔的话,土貉全然不听,现在他只想搞清楚面前这个对自己出言不逊的混小子到底是何来历。而此刻看出他内心活动的巨兔哪里还敢怠慢,刚要开口,谁知这时后方的金牛忽然叫道:“老三,你来得正好!老六背叛我们,和这个臭小子鬼混到了一起。我自己一人打不过他,速速与我联手!”

    “联手?呵呵,想你堂堂七宿金牛,除了和大哥之外,何曾与人并肩战斗过。虽说你我属性相生,但想要让我与你合作,那也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听到土貉如此回话,金牛气得当即跺了下脚,同时产生的的能量波动如水纹一样自他的脚底传向四面八方,景象看上去相当神奇。

    “老三,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耍小性子。这小子来历不明,但实力浑厚非常,绝不是我们单枪匹马可以为敌的。要是被他爱一击破,那我们青龙七宿可就要晚节不保了!”

    如今的金牛已经没有往日那种桀骜不驯的状态,甚至他的话语之间还夹带了此许央求成分,目的就是为了说动老三土貉,与自己联手抗敌。而土貉对于金牛此时的样子也是颇为惊讶,毕竟从认识到现在,他还没有见过对方这般认真的时候。但对方越是将孙长空描绘得不可战胜,他那颗悸动的心便越想与为一战。想到这里,他忽然仰天大笑道:

    “二哥,你自己打不过他也就罢了,莫非你以为我土貉也像那般无能吗?如果你以为我还是当初那只弱不禁风的狸,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今天我就让你瞧瞧,我土貉多年以来的修行成果了!”

    一言既出,风云变色,哪怕是金牛头上的两只金牛也不得不为之黯淡失色。一时间,视线之中除了风沙之外再无其它,凌人的风刃吹在脸上如刀刃一般,火辣辣得刺痛。而这时候的站位稍前的巨兔不得不向后退出几步,口中艰难道:

    “快!快逃!三哥他……他要发威了。”

    孙长空撤去掩在口鼻前的衣袖,随即一脸戏谑状道:“一个只会兴风作浪的小家伙,我倒想看看他能有多少本事。”

    “哈哈,我有多少本事,你马上就能知道了。这在里,你休想活着离开!”

    话语尾端,土貉的嗓音陡然变得万分凄厉起来,同一时间他那弱小的身躯在烈风之中摇身一变,竟然已与黄沙融为一体,紧接着半空之中浮现出一张扩大了数倍,但也要狰狞数分的貉脸,在风力的撕扯之下,那张面孔被拉伸得异常夸张,隐约看去就仿佛是一只从地狱而来的魔王一样,令人见了心神难宁。而这时候伫立在地面上的孙长空已经收起了之前的狂色,脸上的表情也随之严肃起来。

    “青龙七宿果然有几下子,看来我也应该与你好好玩玩了。出来吧,我的生命树!”

    克制风沙最有利的手段便是林木,而孙长空所习的五行神力之中,便恰好有与之对应的妙木神力,而生命树作为神力的基础,不但拥有高大的外形,而且还能为孙长空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使之处于长时间的战斗之中也不会感到疲倦,而这正是妙木神力的精髓所在。

    在孙长空的呼唤声中,原本相安无事的大地之中陡然传来阵阵嘶鸣,一条条精壮的枝干相继破土而出,如蛟如龙,纵横在方圆百丈的区域之中,转瞬之间便将这里装点成了一处绿色的世界。

    在孙长空的全力摧动之下,数之不尽的藤蔓之上迅速地长出浓密的树叶,仿佛一只只手掌,将那空中的风力逐步减小,最后吹在孙长空的身上,已经和平日之中的微风相差无几,只是呼吸的时候稍显压抑。而这全都是风中的沙砾所致。

    “好家伙,一眨眼的时间居然就能造出如此的参天大树,看来作为入侵者的你,还是有点本事的。不过就算这样,你又有耐我何?”

    恍惚间,孙长空的耳边忽然响起了一连串“沙沙”的声响,可当他举目观瞧的时候,却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的现象出现,这令他十分意外。但直觉告诉他,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而土貉的攻势更不会到此为止。

    “糟了,刚才只顾得构造生命树,却忘了那家伙的行踪,怎么一不留神没影了呢?不行,我得小心为妙!”

    “唰!”

    之前的怪响再次传入孙箜的耳中,只不过这一回出现的声音更为短促,但距离也近了许多。如果只从响度判断的话,二者之间的距离绝对超不过两丈,甚至还要更近一些。而这时候,对方一旦发动攻势,处于劣势的孙长空便会立即陷入空前的被动之中,甚至直接被一击击败,后果不堪想象。但那只土貉也不知使了什么妖术,竟将自己的行踪隐匿起来,单凭肉眼根本无法察觉他的身体。感受着外界传来的那股越发浓郁的杀气,孙长空的毛孔都收拢了起来,只等对方现身。

    “呲!”

    然而,一切都在孙的意料之外,就在他准备迎接敌方攻击的刹那间,一股暖流忽然自他的脸颊上缓缓流淌下来,他甚至不用去看就能知道,如今自己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条三寸来长的伤口,而那股暖流天正是其中溢出的鲜血造成的。然而从对方出招到自己受伤,再到反应过来的整个过程,孙长空从始至终都没有见到土貉的身影,甚至就连他的生命树也全然没有反应,这一切的一切,着实太过诡异了。

    一直站在地上观战的巨兔此刻已经用那两只短小的前腿堵住了自己的兔嘴,以来防止自己尖叫出来。而这时候,金牛已经无声无息地来到了他的身后,口气阴森道:“看到了吗?就是因为你的一时慈悲,反而害了那个小子。本来,他可以干脆地死去,几乎感觉不到丝毫的痛苦。现在好了,他非但难逃一死的命运,而且还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惨死在土貉的暗杀之中,一刀又一刀,却不能闪躲防御,你说痛苦不痛苦,煎熬不煎熬。不过他唯一可以感到庆幸的是,下黄泉的路上他不会孤单。因为你会陪着他的。”

    巨兔蓦然回首,而这时金牛已经将那两根长枪一般的金角直挺挺地架在他的面前,二者相差不过毫厘,现在双方只有有一个敢妄动一下,那巨兔的身体便会立即被牛角刺穿。可不知怎么了,如今的巨兔竟是显得格外从容,曾经畏惧对方的神色也已经全然不见。这一刻,他似乎成长了许多,就连金牛都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你不怕死?”金牛忽然问道。

    “怕!我比你们任何一个都怕。”巨兔不假思索道。

    “哈哈,老六啊老六,你还真是心直口快啊!本来我还为你的勇敢大胆多少还有点感触,没想到到头来你居然还是老样子。看来大哥想将你从七宿之中除名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啊!”

    “大哥?呵呵,你说的木蛟吗?在你们心目之中,他或许是你们的大哥,但于我而言,他只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而已。他想除掉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我一日不死,他便好像有肉中刺眼中钉一般,不得安宁。不过今天,他的好日子貌似到了。”

    话已至此,金牛知道同为七宿的他们已经彻底决裂,曾经的种种顾虑如今也无需担心,因为他们已经是对立的双方,仇敌一般,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