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与狐共患难
    孙长空一见那只银狐,立即气不打一处来,可因为身体被圈套所致,因此一时之间还脱不开身,没有精力去顾及对方。眼下凭借无缝云裳逃过一劫的他还没有来得及喘匀气,便见空中再次飞来无数异物,而且个个都绽露翠芒,一看就是经人淬了毒的。无缝云掌虽能阻挡飞来之物的力道,便上方的毒素却是无法摒除的。意识到自己形式危急的孙长空立即向侧方跳动,而那根紧紧箍在脚踝上的丝线也因此而被强行扯了出来,如刀刃一般轻松将他的皮肉划过,并且露出大量的鲜血。

    在这种荒郊野外,稍微一点血腥气都可能招至飞禽猛兽的来袭,更何况现场留下了这么多的血液,以至于方圆百丈之内的食肉动物全部闻讯而来,丛林之中一下子便多了若干双冷酷的兽瞳,远远看去就像天上的繁星一样,一闪一闪。

    “砰砰砰砰砰!”

    随着一阵密集的闷响之后,从天而降的诸多暗器悉数落空,而孙长空也因为牵动陷阱的缘故,身体被吊到了半空之上,头朝下挂在旁边的一棵大树旁边,样子看起来十分滑稽。

    “不好!刚才的动作惊扰了这里的生灵,如果遇上一些难缠的角色,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想到这里,孙长空霍然躬起了身子,挥掌砍向脚边的丝线索圈。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根丝线看似纤弱,便却坚韧非常,即便是在孙长空几乎使出七忧功力的情况之下,仍能毫发无伤。在惊骇之余,他不禁好奇这玩意到底是由什么材质组成,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用它来为自己编织一件护体神衣,定能免去不少的麻烦。

    “怎么会这样,这线怎么砍不断!”

    一波未平一婆又起,这边的丝线索圈还没有解决,另一迦的丛林之中再次出现情况,一只不知从哪奔来的巨型野猪忽然朝他飞驰而来,气势汹涌,令人不得不为之小心。更何况现在的孙长空还被悬挂在半空之中,上下都不着地,无处借力,也就无从进行闪避。这也是被其正面撞到的话,就算不死恐怕身上的骨头也要折个七七八八。初来乍到,孙长空虽不想平添杀戮,但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他只得轻叹了口气,进而道:“这是你逼我的,下到地狱之中可不要怪我。吃我一掌!”

    孙长空攒足了劲力,眼见对方已经来到跟前,骤然推出手臂,重掌直接轰击在那只野猪的眉心之上。

    这野猪不同于别的,头骨异常厚实,哪怕是孙长空的全力一击竟也没能让他当场肝脑涂地。可是,强大的掌力还是透过他的头骨,传遍了他的整个身体,就在那两根弯刀般的獠牙即将刺中孙长空有的身体之际,前者身形陡然一震,接着两只前腿便顺势跪倒在地,脑袋一歪,口中流出暗红色的血浆,当场毙命。自野猪现身到死亡整个过程不超过十息,如今便已经成为一摊死尸,就连孙长空自己都没有想到事情竟会进行的如此顺利。可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发出了。

    “轰!”

    不知怎么了,孙长空忽然惊觉自己的头顶下方忽然腾起一道黑风,接着一股无比刺鼻的腥臭之气拔地而起,毫无保留地冲入到孙的大脑之中。一时间,被异味熏得头晕眼花的孙长空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隐约间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忽然加持在自己的身体之上,并用力将其向下拖去,再然后经过一番天旋地转之后,他才终于落到了地面之上,并随之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手边的一丝凉意忽然袭上他的心头,待他睁开眼睛,慢慢看向手边之际,竟发现一只家猫大小的巨鼠赫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帘之中,而之前他所感觉到的凉意,正是来自于这家伙的口水。

    “我的天!”

    惊骇之下,孙长空抬腿便朝那只巨鼠飞踢过去。可右腿已经伸出了一半,他才发现自己的脚掌已经全然不见,如今他的的右腿就像一根木桩,当即戳向巨鼠的身体之上。

    “啊!”

    巨鼠不会惨叫,孙长空才会。刚刚形成的断口在刚刚的剧烈冲击之下,反射出超乎常人想象的剧痛,这一脚下去巨鼠没怎么样,反倒是孙长空自己差别哭了出来,名副其实的是自作自受。而那只受到攻击弹飞出去的巨鼠也趁机扭头遁走,往一道石缝之中纵身一钻,便不见了踪影。

    刚刚地面里出现的那股强大力量直接将他的右侧小腿一分为二,脚掌还留在树上,而他本人则已掉到了这个不知名的地洞之中,一时半会还寻不到出路。身上有伤的孙长空,又累又饿,再加上眼下的气氛异常诡异,以至于他的精神险些为之崩溃,眼睛甚至已经出现了些许迷茫,似乎已经放弃了脱困的希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轻微的声响忽然自上方的石壁上隐隐传出。

    “嗯?什么东西?”

    顺着声音,孙长空抬头向上望去,竟惊觉那只原本应该已经逃离此地的银狐,居然鬼使神差地再次返回到了这里,伏在光滑的石壁之上,显出一副异常嚣张的模样,看得孙长空牙根直痒痒,要不是他现在行动不便,早就飞上去一把将其擒获了,哪里还有它耀武扬威的机会。可正如那句话所讲的一样,虎落平阳被犬欺,他就是真有此心,也无力爬上石壁,与银狐一决生死了。

    “小畜生,这次算我孙长空栽在这里了。不过,你最好祈祷我会一辈子留在这里,不然等我身体一复原,我就将你抽筋剥皮,将你放在火上烤来吃。”

    孙长空说话的声音虽不大,但那只银狐却似乎能够听得到,居然还向他呲了呲牙,满脸都是挑衅的神情。此时孙长空的脸都被气歪了,又碍于自己伤势的原因无法将其杀之而后快,盛怒之下,他无意中从地上拾起一枚小小的石子,用力掷向银狐的所在。也不各大是命里注定,还是歪打正着,那枚运动极不规律的厂子竟在一系列的诡异跳动之后,不偏不倚,刚好击中那只银狐的身体。刹那间,只听那银狐忽然仰天悲鸣了一声,身体便从石壁上坠落下来,“啪嗒”一下落到距离孙长空不到两丈的空地之上。

    命中有时终需有,命中无时莫强求。显然,这一次老天帮了孙长空一个大忙,令他在完全无意的情况之下打伤了银狐,使其暂时无法继续嚣张。而看着头破血流的银狐死气沉沉地躺在那里,孙长空心中的怒火立即散去大半,之前誓要杀“狐”的念想也随之消散不见了。

    “哼!这下知道你孙大爷我的厉害了吧!不过看你也受伤不劲的份儿上,我就饶你一命。如果再被我看到你敢嘲讽我的话,我定叫你好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孙长空发现地上的银狐自着地之后迟迟没有反应,气息也是弱得几乎不可察觉,眼看就是魂归天际。孙长空的心中虽然有些挣扎,但上天有好生之德,孙长空作为修行者自然也不例外,接着便爬向对方,伸手将对方从地上捧了起来,掌心处立即亮起一股金色的光霞。

    “我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不然怎么会无缘无故救你这小畜生的性!”

    虽然孙长空的嘴里骂骂咧咧的,但手上的功夫却一直没有停下。刚刚的一跌看似轻佻,但实际力道极重,几乎将银狐的半个身子全部震碎。现在孙箜利用自己体内的无极仙气,为其续命疗伤,硬是将对方从阎王殿里活活地拉了回来。待一切都已经妥当之后,孙长空的头上已经满是大汗,而他右侧的断肢处也终于止住了血。

    “呼,终于弄好了。怎么样小家伙,是不是该感谢一下我这个救命恩人啊!”

    银狐虽然瞑着眼,但孙长空知道对方是在假装昏睡而已,见对方爱搭不理,孙长空怒火中伤,转手抓起对方的一只后腿,立即做出了一个投掷的动作。而意识到自己即将被强行扔出去的银狐连忙从假寐之中缓了过来,并且将自己的两只前爪,两只后腿一同盘到了孙的手臂之上,摆出一副耍赖皮的模样,怎么也不肯从上面下来。孙长空用心甩了甩发现于事无补,于是沉声道:“喂!你这是干什么,耍无赖是吗?你别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有办法。如果我想杀你的话,你早就没命了。”

    说着,孙长空抬起另一只空闲的手臂,伸出食指中指,随即戳向银狐的后脊。可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石壁忽然“轰”地一声完全炸裂开来,之前的那股令人记忆犹新的臭气再次弥漫开来,这下孙长空终于看清了对方的本来面目。

    “这!这是什么玩意!”

    看虽然看清了,但孙长空实在叫不出对方的名字。

    这家伙体型巨大,无眼无鼻,一只长满上牙齿的巨型大嘴几乎占据了他的整个身体,如果从上向下看去,就好像是一朵夸张的食人花一般,在凄冷月光的照耀之下,显得异常阴森,恐怖!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