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章 飞将城之难
    看着满山遍野的黑色火焰,孙长空眉头一皱,不由暗道:“这天火看起来威力非凡,气势宏大,不知和我的湿婆火相比起来,哪个更胜一筹呢?”

    虽然己方已有周全宝帅挡在前方,但此刻见到陈克展露出这般强大的招式,不禁为之技痒起来。现在的他毕竟还太年轻,年轻就容易气盛。对方越是强大,他那颗不安的内心便越是蠢蠢欲动。眼前上方的周全宝帅还与陈克处在对峙之中,孙长空立即奔向火场前线,随即两掌之中火光四射,热浪滚滚。

    “嘿嘿,去吧,让天界的人看看你我的厉害!”

    说话间,孙长空纵身跳入半空之中,并将手中的两道湿婆火同时逼向天火最为旺盛的地点。在那里,黑色火焰已经跳起了数丈之高,远处看去就好像一堵巨大的火墙一样,给人灵魂一种极强的震撼。而当孙长空手中的红色湿婆火撞在那道天火的时候,整个空间都不禁发出一道刺耳的尖啸。

    “嗡!”

    同是火,但湿婆火与天火的属性截然不同。从威力上讲,湿婆火乃火中至尊,世间一切事物包括所有形式的能量,都能成为他熊熊燃烧的供给。而天火的独到之处在于他是万火之始,人间的第一缕火焰便是由天火降临而形成的。从这个角度来讲,天火的境界要远超过湿婆火,但同时湿婆火的毁灭之力同样不能小觑。

    浓烟之中,黑红两道火舌相互纠缠,博弈,时而双龙出世,时而较劲抗衡,一时间二者打得难解难分,乍看上去一时半会分不出高下。可是,就在湿婆火与天火恶斗之时,青山上的火势却变得空前旺盛,哪怕是相隔数十里之外的飞将城,也能清晰看到空中升起的滚滚黑云。

    “顾风亭那边出了什么事,我们快去看看!”

    茶馆之中的人一走而空,只剩下一个白眉白须白衣的老人。对于外面的异相,他仿佛根本毫不关心,甚至连头也不回一下。可就在这个时候,另一道人影竟是从门里走了进来,伸手一抄,便从老者的手中将茶杯抢了过来:

    “今天外面热闹得很,难道你就不想出去看看吗?”

    白衣老人淡淡笑了一笑,随即摇头道:“不了,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不太合我胃口,反倒是这里的茶水比较有诱惑力。”

    那人将手里的茶杯放回到老者的手中,进而轻“咦”了一声,然后才道:“听说,你那宝贝徒弟也在那与人战斗,难道你就不想看看他最近的情况吗?”

    白衣老人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抖了抖略显发皱的长衫,接着不以为然道:“路是他自己的,该怎么走,那是他自己的事情,我这个不称职的师父,还是不要露面的好。而且,天界的人最近活动相当频繁,看来魔界那边已经做好了全面进攻人间的准备了。”

    “所以呢?”那人又问道。

    “所以这种节骨眼上,我们还是少露面的好,省得惹些不必要的麻烦。”

    那人点点头,略显明悟道:“对了,巫白帝那边怎么样了,他和白头翁准备的应该已经妥当了吧?”

    白衣老者叹气道:“他们两个我也管束不了,只要能答成最终的目的,我就要谢天谢地了。”

    “我看他们最近每人都收了一个门徒,是不是有其它的想法啊?毕竟,他们现在不好出面,刚好可以借助这两个人来施展拳脚,去做一些他们平日里不敢做的事情。”

    白衣老者笑着回道:“白显,还是你了解他们的本性啊!”

    名叫白显的人轻哼一声,随即露出一副不屑的神情,说道:“那种人,我才不想去了解。与他们合作,也只是被逼无奈的选择而已。等到目的一达到,我就亲手结果了他们。”

    白衣老者朗笑道:“白显,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过河拆桥了?”

    白显不太高兴道:“白老夫子,你怎么能这么说?好歹,你也为人师表,你怎么能说我这叫过河拆桥呢?我这是惩恶扬善,为民除害。当初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居然会和他们一起掉到这个世界当中,而且修为还大打折扣。否则,就凭什么仙宗大兽长之类,怎么可能会让我等如此忌惮?”

    被唤作白老夫子的老者再次摇头道:“我们并不是忌惮他们,只是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冲突发出。毕竟,我们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对他们而言,我们便是入侵者,是异类。作为主人的他们,自然会对我们产生敌意。一个两个还好,如果竖敌太多,那我们就是真有通天之能,也无法力挽狂澜了啊!”

    白显张嘴吐了一口浓痰,随即冷笑道:“反正,我是再也不想和那些人交手了。一个个的都是打不死的怪物,有这力气,我还不如打两个女人快活快活呢!”

    白老夫子淡淡一笑,说道:“最近收敛一下吧!如果我猜得不错,大战这两天恐怕就要发动了。”

    白显眨了眨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不由道:“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就算让那个魔皇统一了人魔两界,他还能限制得了我们吗?”

    白老夫子道:“天界之人现身,说明他们的大部队应该也已经安排妥当了,到时,人魔天三混战,就是我们动手的最佳时机。”

    “可是,区区一场战役而已,天界不可能把所有的精锐派出天界,这样我们还是没有太大的机会。”

    对于白显的说法,白老夫子却是莞尔一笑,回道:“确实,只凭一个魔界,还敌挡不住天人两界的联手。可是如果我们稍加手段,在其间扇风点火,那结果可就不一样了。”

    白显稍微想了想,忽然打了一个响指,惊喜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暗中助魔界一臂之力,进而增强魔界的实力,令天界不得不全力以赴?”

    白老夫子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道:“等天界防御最为薄弱的时候,我们便一齐出动,凭咱们几人的实力,虽说不能覆灭天界,但想要从他们之间强行突破一个缺口倒是相当容易的。”

    白显伸手在白老夫子的身上用力拍了一下,愉悦道:“还是你有办法,希望这一回不会像五千年前那次功亏一篑了吧!”

    听到这里,白老夫子的眼睛立即眯了起来,一道道骇人的寒光随即从中狂射不断。

    战斗还在继续,但面前孙长空与周全宝帅的双重攻势,哪握是天将陈克也难以应对。之前的攻击已经令他损失了半截身子,虽说现在的他还没有显出疲态,但隐隐之中已经能够感觉到灵气已经入不敷出,体内经脉的运行速度也大大减慢。

    “该死,怎么这次出来遇到了这么多明不见经传的高手,怪不得袁天化那只老狐狸要我打头阵,看来他对人间的情况早就了如指掌了啊!”

    精神稍一集中,原本空当当的下半身立即涌现出大片的黑色火焰,并且化作全新的rou身,赫然出现在他的身体之上。然而,八神封印的威力仍然霸道非常,他的每一次攻击,每一个动作都仿佛被灌入了铅水一样,令他行动异常迟缓,远不能和周全宝帅相比。一来二往,陈克这边已经气喘吁吁,可对方却依然游刃有余。

    “该死,说什么今天也不能栽在你这无名鼠辈的手中。既然寻常的攻击对你无用,那就看所有的天火倾世而出,你还怎么能够逃出升天!”

    一念闪过,陈克双手迅速结印,同时原本覆盖在身体之上的天火如蝗灾一般,轰然袭向四面八方。不只是物体,就连空中的光线也似乎受到了影响,被天火尽数吞没,使得朗朗云里雾里尽被黑暗吞没。天色骤然黯淡下来,好不容易才逃到山脚下方的众人不禁再次陷入到恐慌之中。

    “完了完了,这下不只是顾风亭,就连这片区域也要灰飞烟灭了。早知这样,我就不来看热闹了。”

    “哎,这种时候说这话有什么意思,逃命要紧。再走晚点。恐怕连尸首也……”

    话音未落,一枚指甲盖大小的黑色火苗,突然落到那人的眉心之上。一瞬之间,周围死气沉沉,谁也不敢继续说活。而那个不幸中招的男子,已经将全部注意力放到了自己头上那道将燃未燃的黑色火焰之上,并伸出手掌想要将其从身上掸去。他咬着牙,屏住气,生怕自己的任何行动触怒了那枚可爱又可怕的天火。然而,就在他的衣裙即将举起的一刹那间,不知哪一个人忽然打了一个喷嚏,吓得他抬起的手掌不小心打在了自己的脸上。当打喷嚏的人见到大家一同看向自己时候的莫名眼神之时,他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们都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

    话刚说完,之前被天火沾到的那人缓缓转过头来,众人见到那正面的模样,纷纷吓得后退数步,眼中充满了惊愕神色。

    天火已经将他的整张面容全部烧尽,灰黑色的骷髅就那么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空当的眼眶之中皆是绝望与死亡。

    “快跑!”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