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章 宙宇宝帅显露锋芒
    枪在手,必然已无回头之路。看着身边越发壮大的黑色长枪,陈克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股狞笑。

    “去到下面给我好好反省去吧!看我的天火重枪!”

    随着那一声刺耳的厉喝,那柄看起来如擎天柱般的黑枪竟是自行活动起来,原本凝实的外表陡然一变,竟成了一束黑色的火柱,骤然坠向下方的大地之上。一时间,不只是孙长空,就连整个空间都能感受到来自陈克体内那股浓烈的杀气。黑色的火焰几乎将整个空间完全烘干,隐约间空气竟也变成了一种橙红的颜色,好像将整个世界都关入到了一个硕大的烤炉之中,煎熬着人们的精神与肉shen .\

    在明知自己的生命树与那道天火相斗得不到半点便宜的情况之下,孙长空还是屏住了呼吸,只见他的双手缓缓举过头顶,并且交叠在一起,成合十状态。同一时间,另一端的山体之上,巨大的生命树受到其召唤,沸身到下,从树叶到根系无一不是严阵以待。而随着天火重枪的接近,生命树也不禁受到了影响,原本茂盛的树叶也立时发黄枯萎,力量大不如从前。虽然孙长空并不想承认,但陈克确实已经看破了妙木神力的关键所在,自然而然也知道了生命树的死穴。

    那便是空间之中无处不在的灵气。

    生命树虽然是从地下长出来的,但若要茁壮成长除了吸入大地之中精华之外,还有一个因素必不可少,那就是天地间的灵气。

    对于生命树来讲,土壤只是进行正常生命活动的基础保障而已,而要想真的施展出全部威力,那灵气便是必不可少的。

    然而,那道突来的天火重枪除了威力惊人之外,还具有燃烧消耗灵气的效果,所以才会令生命树缺少养分而丧失生机。再这么下去的话,不用等到黑枪来到跟前,自己便要先行灭亡了。

    强招在前,孙长空知道时不我待的道理。于是乎,就在众人以为生命树就要这么死亡之际,他竟忽然咬破了自己的舌尖,一道精纯的鲜血立即夺口喷出,刚好落入到生命树的树冠之上。

    虽然只有一口精血,但以此换来的威力却是超乎想象的强大。刹那间,发黄的生命树竟是变成了红色,众多树条也受此影响,纷纷从短暂的休眠之中恢复过来,并如同猛虎扑食一般,悉数袭向头上的黑枪。生命树的强度有限,但贵在数量极多,即便天火重枪的威力足以摧毁整座山体,但一波又一皮的消耗,还是令陈克的攻势渐渐衰退下。眼见那道天火即将停止下落之际,陈克纵身一跃,竟然没入到了那滚滚的黑焰之中,并且与之融为一体。而在得到他的帮助之下,天火重枪重焕光彩,远远望去,那已经不是火柱,而是一条游荡在天地之间的黑色嚣龙,欲要将孙长空彻底毁灭。而哪怕是众多的生命树枝一同联手,可是最终还是没能挡下对方的攻势,随着一道银铃般的破碎声,由生命树构成的坚实围墙竟然立即解体,残骸之上还沾上了些许黑色的火焰,虽然势头不大,但看起来十分棘手,无论如何阻止,都无法摄制黑焰在他身上跳动的事实。

    这下,他真的是引火上身了。

    然而,孙长空交没有放弃,反而他的脸上浮现出一股奸诈的冷笑。

    “呵呵,你以为有天火天助,你陈克就能无所畏惧了吗?现在我就让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玩火**!”

    话锋一转,孙长空眼中绿芒暴射,由于大量灵气流经眼眸,以至于他的两只眼睛都变成了翡翠一样的碧绿色,让人见了不禁为之惊叹。而同一时间,位于天火之中的生命树枝叶忽然重焕生机,携着仍在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竟是折身袭向后方的陈克。

    这一切来得实在之快,作为之前占据巨大优势的陈克,根本没有想到对方会有这么一招。火克木是不争的事实,但只要稍加利用便能反客为主,化险为夷,这也是修行者自身的素质与悟性,可欲而不可求。在刚刚的交手过程之中,他已经在孙长空的身上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若不是二者的立场派别不同,或许他更愿意与之来一场忘年交。

    然而,现在看来这件事情似乎是不可能的了。

    “哼哼,想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小子,你莫要小看我陈克!”

    语毕,陈克伸手一抓,一柄全新但体积正常的黑色长枪赫然出现在他的手中,与此同时,受到黑枪的召唤,位于生命树上的无数火苗,竟是自动飞向黑枪之上,并与之融为一体。而随着火焰的不断注入,那柄黑色长枪的体积再次变成之前那般巨大的模样,只是这一回黑枪的外形竟是与真正的兵器无二,拿在手上威风八面,神武英勇。

    “区区朽木,也敢与天威争锋?”

    说话间,陈克骤然挥动掌中黑枪,刹那间锋利的枪头斩过袭来的生命树枝叶,登时将其一分为二,使之攻势崩溃、而同一时间,因为生命树受伤,作为主人的孙长空也受到波及,口中随之流下一道暗红色的血浆。

    然而,此时的孙长空对此已经毫不在乎。在明知眼见之人实力非凡的情况之下,他仍能站在前方,毫不畏惧,实在叫人为之钦佩。看到这里的宙宇宝帅似乎有些乏了,伸了一个懒腰,进而不以为然道:“我说,再让他们这么样打下去恐怕不太好吧!毕竟,这一次我们是来找他们谈判,不是来斗狠的。万一那小子有什么三长两短,回去之后你我免不了受到责罚。”

    周全宝帅点了点头,轻声道:“嗯,我知道了。”

    才刚击退了生命树的陈克,刚要乘胜追击。却不曾想,自他余光之外忽然奔来一道身影,定睛一瞧正是与孙长空一伙的周全宝帅。事实上,早在天界之中,陈克便已经听说蓬莱大陆之上有这么一号人物,但当亲眼见到的时候,他才明白什么名副其实。

    周全宝帅竟没有一丝的破绽,虽然他只是随意地站在半空之中,但无形之中好像有十七八个壮汉为他护驾一样,令人无法对其动手。这便是周全宝帅的独到之处。

    “哦?不忍看见自己的同伴死在我的手里,所以被逼无奈,破例出手。周全,你来的太慢了。”

    周全宝帅淡淡道:“不慢,刚刚好。”

    陈克轻笑道:“呵呵,刚刚好来送死吗?不要以为你是将王手下的四大宝帅之一,我就会留有情面。今天我陈克既然出动了,便要夺取这小子的歹命。”

    周全宝帅不动声色道:“你可以试试。”

    这时,不等陈克发话,下方的楚岳已经高声道:“难道你忘了我们四大家族了吗?你敢介入他们之间战斗的话,那我们也只好倾巢而出,为我义父助阵了。”

    话虽如此,但楚岳属实不想加入到这种巅峰的对决之中,这对他们这等凡人无缝是一种灭顶之灾,非但帮不上忙,反而要成为无辜的炮灰,实在不值得。然而,就在楚岳分神的一刹那间,只见他的身前空间之中忽然闪过一道异样的光彩,乍一看去就好像是一块无比剔透的水晶一般,将空中的阳光分成赤橙黄绿蓝靛紫七种光芒,并照射在众人的身体之上。而不等他搞清眼前情况的时候,宙宇宝帅已然不期而至,站在众人头上的空间之中,恣意笑道:“你们还是休息一下吧!免得成为牺牲品。”

    楚岳环视四周,发现自己和众人竟然已经置身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之中,哪里还寻得见孙长空与陈克等人。直到这时他才恍然醒悟,这一切都是面前宙宇宝帅搞得鬼。

    “你……你把我们怎么了?”

    随着人们相继得知自己的境遇之后,一股强烈的不安感立即充斥在人群之中。而作为这些人之中实力数一数二的莫为,却是显得相当淡定,与韩立一起,坐在亭中的石桌跟前,竟是拿起茶杯小酌了起来。

    韩立看了一眼莫为,不禁笑道:“你难道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吗?你就不怕那个宙宇宝帅一个不愿意,就把我们全部绞杀在此?”

    莫为轻呷了一口,接着轻描淡写道:“担心又有何用,反正有你们这么多人陪着,就算不幸身亡,下黄泉的路上也不会孤单。”

    “哈哈,莫家的接班人果然不同凡响,我韩立这回领教了。”

    莫为微笑道:“韩公子说了这么多,难道忘记自己也在这凉亭之中吗?”

    二人相顾一眼,随即同时放声大笑起来。

    韩奎与韩立不同,他是一个好事之人,眼见外面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自是第一个跑到亭外,去一探究竟。而这时,宙宇宝帅刚好从天而降,落到承载着众人的巨型光团之上。风不喜欢情形,韩奎竟是来了精神,随即疯疯癫癫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们送到这里?”

    宙宇宝帅回头看了他一眼,以为对方是个疯子,便漫不经心道:“去去,不要打扰了本帅的清静。我本不想伤你们,但如果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那就休怪我汤宙宇手下无情了。”

    “好!我就等你这句话!”

    一言说罢,韩奎竟已飞身上前,举拳直轰宙宇宝帅的咽喉。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