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八章 楚家之灾
    大叫的是楚岳,因为他十分清楚,凭自己的实力根本无法与宙宇宝帅相抗衡,哪怕他拥有几乎可以匹敌仙人的修为也依然不行,这便是本质上的区别。在对方的眼里,他便如同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一样,甚至无需动用真本事,便能将他们轻松灭杀。而若要将其击垮,唯有借助在场所有人的力量,方能有这种机会。所以在引爆灵气的第一时间,他便立即发号师令,让众人先绊住宙宇宝帅的脚步,然后再另做打算。

    然而,其他人是否真能做到唯命是从那就要看个人的觉悟了。不过在大多人眼里看来,自己的性命肯定要高于一切,哪怕是亲人的死活相比起来也毫无胜算,这是人的天性,极少有人能够打破这种天性。除非,他们是傻子。

    但是,这个世上就是存在着这么一批傻子。他们将自己的主子奉为上帝,以为其效命而自豪,正所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说得就是他们。楚岳话音一落,竟真的有楚家成员持神兵利器将宙宇宝帅围得水泄不通,看到这一幕的汤宙宇甚至不由得肆意大笑起来。

    “就凭你们几个虾兵蟹将也想阻拦我宙宇宝帅,简直是……”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只见站在他正前方的一个中年男子忽然脱下自己的上衣,露出其中健壮的身体。然而就在那棱角臾明的肌肉之上,竟然绘有一幅奇怪的图案,看上去就好像无数盘根错节的枝桠一样,将其上半身占得满满当当。现场大多数人都没有见识过这种情况,只有刚刚从死神手里逃过一却的莫为忽然脸色难看下来,口中喃喃道:“连他们都来了吗?看来楚岳这次真的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楚门七子,这回就看你们的了。”

    随着那带头之人裸露出上半身之后,其余围绕在宙宇宝帅的六人也相继解除了自己的衣衫。

    这六人与先前的带头者一样,身上都有相似且不尽相同的藤状纹身。就在莫为道出这七人大名之际,人群之中立时传来阵阵惊呼。

    “什么?这七个人居然是楚门七子?他们怎么会这么年轻?他们不是千年之前楚家出现的七名高手吗?他们每一个人都拥有不下于仙人的高强修为,且通过多年的辛苦磨炼,研究出一套只适合他们七人的武功心法,使得七人合击之力再生一层楼,哪怕是真正的仙人也无法直面楚门七子的全力一击。看来,那个宙宇宝帅要倒霉了。”

    随着那人把话讲完,宙宇宝帅却将脸转向了他们,进而轻笑道:“谢谢你为我介绍他们七人的来历。不过对我而言,知不知道结果都一样,因为他注定都会倒在我的腿风之下。”

    一边说着,宙宇宝帅脚下忽然升起一道一源妙风,竟轻松地将其托举到半空之中,不升起半分,也不下落一毫,一切都好像早已精确计算过似的,凭虚御风,踏云游弋,好不薄酒。

    “其余六子听令,全力迎战。”

    带头之人一声令下,七人身上的那些纹身立即闪烁起无数墨绿色的光斑。这些光斑如水中气泡一样,一个接一个地浮出体外,进而融入到空气之中,将周围的空间也染成了相同的颜色。而随着绿光的不断产生,七人体内的气息也开始争取增加,原本距离仙人只有一步的他们,竟在片刻之后便成为了真正的仙人,修为大幅提升,生命力,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而在这种神奇力量的刺激之下,七人的身体变得更加强健,肌肉的纹理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乍一看上去还以为是用笔画上去的。而事实上,这都是他们几人多年以粉末坚持不懈的辛勤历练的成果,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办得到的。忽然间,带头的中年男子仰天吼啸一声,紧接着自他两手的掌心之中分别钻出一柄短刀,一黑一白,刚好凑成阴阳双刀。一时间,天空之中竟被这黑白分明的两种刀气完全充斥,别说是应对,哪怕是在这附近找一处避难之地都是极为困难。眼见那双阴阳刀朝自己急搠而来,宙宇宝帅眉头微微一皱,口中随即道:“阴阳刀,好久没有见过有人会使这种兵器了。好!这回就让姑且来试试你的威力!”

    阴阳刀,顾名思义,就是具备截然不同两种属性的双刀,但又和一般意义上的双刀大有不同。

    一般的双刀都是等同大小,套路也都是左右对称,只是需要临战之时自己做出判断而已。可是现在那名楚门七子手中的阴阳刀却是一长一短,一窄一宽,一黑一白,若不是亲眼所见,常根本想象不到一个人竟可以同时使出风格如此迥异的武器。

    同样,不只是外形,阴刀与阳刀的武功套路也有较大差距。先说阴刀,长而窄,以灵活多变著名,阴刀的招式之多,暗藏杀机之广,让一般人难以提防。即使能够在第一时间做出判断,但也大多失去了求生的最佳时机。眼前,宙宇宝帅便已经错过,换言之他的命已经在那名楚门七子的手中。只要阴刀再向前一寸,刀刃便能刺破他的皮肤,进而将刀身上所浸润的阴寒之气传入到对方的身体之中,就算不死也会沦为废人。不过,宙宇宝帅的身手之快,实在超乎常理理解的范围,哪怕已经有人开始注意他的动作,但当他那只快如流星般的手指,突然捏在阴刀刀身之上的时候,那名楚门七子才意识到自己遇上了何等可怕的对手。

    “楚肖,楚月,助我一臂之力。”

    话如雷滚,呼吸之间只见人六子之中忽然越出两人,一个手持斩妖大剑,肆意狂舞;一个手握霸王金枪,枪影如雨。两人一左一右分取宙宇宝帅,欲要将其强行逼退。

    “哼哼,以为人多就能稳占上风吗?无知!”

    说话间,宙宇宝帅眼中金光一现,忽然只见他捏住阴刀的手指朝旁边轻轻拨动了一下,然后那名中年男子便不由自主地撞向持剑的楚肖。而与此同时,借着错身的工夫,宙宇宝帅竟然伸手夺过那人手中迟迟没有用过的短宽阳刀,眼也不瞬,当即便将刀身掷向另一边的楚月。仅仅是一息的时间,宙宇宝帅已经化险为夷,并将危险转移到了敌方的身上。

    “快闪开,楚肖!”

    中年男子来势之猛,就连他自己也万万没有想到。而当他准备停下身体之际,为时已晚。眼见自己的阴刀马上就要和那柄巨大的斩妖剑正面撞在一起,中年男子强提了一口气,硬是将体内的全部灵气聚集到自己的背后之上。刹那间,他的四肢百骸之中竟然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那是体内力量与身上所带的惯性彼此较量之下所造成的结果。而事实上,他自己的状态确实不容乐观,就在这短短的数息之间,他的两只肩膀已经双双脱臼了。

    “老大!”

    眼见中年男子为了勉强与自己撞上而强行运功止住身形,楚肖目光一寒抬腿一脚,便将面前的阴刀抬向上了天空之中。同时,他扔出手里的霸王枪,双掌运于身前,凭自己的双臂力量,硬是将对方的身体完全接下。在巨大的力量之下,楚肖携着中年男子一直向后滑行了四五丈之远,而在他的身后便是万丈山涧,掉下去必然纷身碎骨。

    意识到自己与中年男子刚刚死里逃生的楚肖才刚舒了口气,谁知就在这时,忽然听到有人大声叫喊道:“不……不好了,楚月出事了!”

    随着那人的视线看去,只见在宙宇宝帅右侧的不远处,也就是楚月所在的地方,赫然出现一片血泊,再看他的肩膀之上,赫然嵌着一枚白色的短刀,正是阴阳双刀之中的阳刀。楚月竟然被自己人的兵器砍伤了,而且看样子伤情十分严重。

    甚至管不上旁边的敌人,楚肖一边呼喊着,一边掠到楚月的面前,此时的后者已经有些站不稳脚跟,多亏有手中的霸王枪支撑着才没有昏倒在地。

    “弟,你怎么样!快,把这颗疗伤药吃了。”

    如今的楚月脸色如冬天之中,晴朗夜空之中的月亮一样,煞白至极,一股莫名其妙的随即出现在他的脸庞之上,显得他的面容无比朦胧,就好似镜中花水中月一样,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哥,我……噗!”

    刚一开口,一道血箭已经自楚月的口中狂射而出,当即喷了楚肖一身。这一口鲜血似是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连同宝贵的生命力也一同流失消散。

    “别说话,快吃药!”

    这时候,楚岳忽然走了上来,轻声在楚肖的耳边说道:“不要白费力气了,刚才的一刀已经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腹,楚月他……已经回天乏术了……”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