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章 遮天大成
    眼界所见,在那无数的积雪下方,竟是一个个随意摆放的尸体,他们或仰面朝上,或者匍匐向下,他们的动作各不相同,不过却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可以看出,这些人在生前经历了一场空前的大战,而他们正是在这场激烈的交火之中不幸身亡,并被随之降落的雪花严严实实地掩盖起来,要不是神来子的怒气将上层的积雪震飞,恐怕要过个十天半个月才能被人发觉。可是就在那些尸体显露之际,向来安然自若的遮天皇,竟出现了一股难以表达的惊恐状。

    “这……这怎么可能!”

    这时,神来子鼓足体内的所有力量,瞬间将天空当中的积雪震散开来。与此同时,他仔细看向地上的尸首,但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你认识他们,还是说你知道他们的来历?据我所知,从这些人的装扮我可以确定,他们并不是皇室的亲卫军。”

    遮天皇并没有理会神来子的话,而是缓步来到共中一具尸体的旁边,伸手遮下他的面罩,这下他脸上的惊色变得更加浓郁了。

    “真的是仙林军,怎么会这样!”

    神来子心头一震,不由得惊声道:“仙林军?你指的是天界圣军仙林军!怎么会这样,是哪个高人可以一次性的绞杀这么多的仙林军,要知道这些人个个都是拥有着匹敌凡人至尊的能耐,如此强大的高手,而且数量如此之多,竟能被同时斩杀,这也太过惊悚了吧!”

    这时,遮天皇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头也不回,便开口说道:“不想死的就回去吧!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现在的皇宫已经面目全非了。”

    神来子面色冷峻道:“你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皇室出事了!”

    遮天皇蓦然转身过来,只见他的双眼之中竟有两束慑人的异彩不时暴射而出,受此逼迫的方柔与神来子不禁向后连退数步,一直来到那些尸首的外侧,才算停了下来。

    “你要做什么!”神来子怒声大叫道。

    遮天皇淡淡道:“接下来的事情不是你们可以应付了的,也许是该我亲自出马了。”

    说话间,地上众多的仙林军尸首随即浮于天空之中,并朝中心位置的遮天皇慢慢集聚,最终形成一个巨大的球体,将其包围其中。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高亢威严的声音从中呼啸而出:“秘法,血云塑仙体!”

    一时间,空地之上狂风大作,连同上方的苍穹之中都开始阴云遮布,电闪雷鸣。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方柔与神来子连忙向后撤退,可与此同时,异象终于发生了。

    只见那枚由无数仙林军尸首所凝聚而出巨大球体,焕然消逝,并化作一道道精纯的血雾升入到天空之中。而让他们更加不敢相信的是,原本处在其中的遮天皇居然也消失不见了。

    “那家伙人呢?不会和尸首一同被摧毁了吧?”方柔惊声道。

    神来子摇头道:“不可能,从他刚才的态度来看,他似乎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要与杀死众仙林军的势力决一死战。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他现在所施展的应该就是他的绝招了!”

    终于,所有的尸首全部转化成了血色的云雾,并且升入到天空之中。随即,一道巨大的血色云朵突然显现,周围伴有赤色霹雳,慑人心魂。紧接着,那片血云之下突然长成一个小小的云斗,而在云斗之中,一道身影逐渐显现。

    随着血云不断融入到云斗之中,那道身影也是变得愈发清晰起来。当那些血云全部与那道人影合而为一之时,方柔终于叫出了那人的名字:“是孙长空,他在那里!”

    神来子轻轻叹了口气,略显忌惮道:“不,那不是孙长空,那是一头魔王!”

    此刻的遮天皇在使用了秘法血云塑仙体之后,竟是换了一身行头,身着一套红色长衫,脚蹬一双血色追风履。在他看的眉心处,竟有一枚形状诡异的胶圈,并且随着他的每次呼吸而变化外形。时而成圆,时而为方,一会形成漩涡,一会又化作无数云廓。而就在一切都已经定形之后,遮天皇连头也没回,便纵身飞往皇宫所在。

    “怎么办?我们追不追?”神来子问向方柔。

    “当然得追了,万一他身遭不测,那孙长空的身体岂不是也要跟着受连累,快走!”

    原本想通过步行来保存体力与灵力的方柔轻身一跃,和,身为乳白色流光,立即随其同往。而神来子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神来子啊神来子,你就认命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这时,地上只剩下几枚零乱的脚印,不一会儿便被随之到来的大雪彻底掩埋,一点痕迹也不留。狂风怒嚎,大雪肆虐,天边处仍然是漆黑一片,好似再也没有日出一样。

    夜仍在。

    空气之中的寒气给人一种刺骨的感觉。

    孙长空摸着发晕的脑袋,渐渐恢复了意识。醒来之后却他发现自己的四肢竟被一条条锁链牢牢困住。当孙长空尝试用力震断这些锁具的时候他才愕然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已经一干二净,就好像刚刚被人浩劫过似的。更加要命的是,为了防止孙长空用蛮力扯断铁链,他的两侧琵琶骨上已经被一对锁天爪贯体而入,使其两只手臂一点力气也使不出。在那个将自己困入这里的始作俑者出现之前,孙长空只得凭借自己的记忆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

    “我……我这是怎么了?”

    在残留的记忆碎片之时,孙长空搜寻起有用的线索。他记得,当日自己与白发童子分别之后,偈回到了之前的房间之中,准备自行动攻疗伤。可就在这时,他的房门竟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之前给他送来汤药的侍女竟然又回来了。不过,这次的她,身上竟是一丝不挂,赤条条地来到孙长空的面前,并且摆出一副妩媚的姿态。这时,孙长空感觉自己的小腹之上传来阵阵火气,而下体之中更是血脉喷张,激动莫名。按照道理来讲,他们这样的修行之人,早就具备了修心养性的能力,这点诱惑对他而言根本不值一提。但当时的孙长空竟鬼使神差地将那名赤luo的侍女拥入怀中,并双双倒在床上,行了鱼水之欢。可不等孙长空回过神来,几名壮汉便冲入到他的房间之中,孙长空想要反抗,却发现自己手脚就不听使唤,别说出手,就连移动的能力都没有。随着其中一人出掌轰击在他的后心之上,他的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而后就到了这里。

    孙长空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实在想不通自己究竟得罪了哪一位,竟会遭遇外人陷害,甚至不惜使用计谋令自己上勾。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自己当初喝下的那碗汤药之中,被人下了鼠药与软筋散,否则他也不会受那名侍女的蛊惑,更不会被人困在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对了,白发仙人去了哪里,他是不是也和我一样,被人绑到了这里?”

    “小子,你醒了啊!”

    孙长空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居黑黢黢的牢门之外,赫然出现了一道身影。那人的身材实在算不上高大,甚至有些短小,再加上那标志性的孩子声音,孙长空在第一时间便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

    “白发仙人,是你吗?你怎么来到这里的,快把我救出去。”

    这时,只听黑暗之中突然传来了几道阴冷的笑声,随即一道火光缓缓升起,照亮了禁室的四周,同样也照亮了白发仙人那阴森的面容。

    “仙人。你这是……”

    白发仙人微笑道:“呵呵,不要着急,我这不是来看了吗?”

    孙长空心头一震,一种不好的预感随即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令他万分难过。

    “你,你不会是!”

    白发仙人得意道:“呵呵,没错,设计把你困在这里的,正是本座。孙长空啊孙长空,你可不要怪啊!”

    孙长空虽然早有预料,但听到白发仙人这般陈述,仍然有些不敢置信,于是大叫吼叫道:“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你和老祖是莫逆之交,为何要如此陷害我!”

    白发仙人不以为然道:“你说陈立啊!他太笨了,做了这么多年的缩头乌龟,最后还是免不了一死。可我就不一样了,本座现在有了靠山,只要他不倒,我就可以一直大摇大摆地活在在人间,谁也不敢为难我。”

    “靠山?什么靠山?难道,你已经归顺皇室了吗?”孙长空尖声道。

    “哈哈,皇室?不要开玩笑了,我虽然没有那么清高,但还不至于自甘堕落、像江患海那样成为别人的走狗。那位高人的厉害是连我都无法想象的。只要他在,哪怕是仙宗亲临我也丝毫不惧。”

    孙长空心头一惊,暗道:此人如此深不可测,怪不得连白发童子都要俯首称臣。不过他把我困在这里,又是什么意思呢?

    就在这个时候,白发童子打开了困住孙长空的牢门,满面春光地来到他的面前,随即从身后掏出一件东西来。

    那是一把普普通通的短刀,但从刀刃之上散发的寒光来看,应该是件吹毛断发的利器。孙长空暗暗叫苦,对方难道要起杀心了?

    “你要做什么?”

    白发童子微笑道:“别怕,只是让你消停一下而已。”

    “噗嗤!”

    话音未落,孙长空便觉得胸前一阵刺痛,原本那柄短刀已经没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只剩刀柄留在外面。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