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一章 周康
    跟前三人一同走上通往顾风亭的路,柳如音迟疑了一阵之后,终于问道:“韩公子,你刚才不是被一道黑影带走了吗?为何又会出现在这里?”

    这时,只听黑衣男子忽然怪笑道:“他说的黑影指的是不是我?”

    韩立叹了口气,随即对那人道:“对,就是你!刚才差点把我的胆都吓破了,谁会想到你能从天而降?”

    黑衣男子哈哈大笑道:“刚才和周家周康打得有点太投入了,一不留神居然被他一掌打飞了出来。怎么样,刚才那一下没撞疼你吧?”

    “撞疼?”

    韩立略显发怒地看着黑衣男子,随即大声喝斥道:“要不是看在你是哥的份儿,我早就饶回去了。直到现在,我的胸膛还生生得发痛,好像要裂开似的。”

    说着,韩立竟真的煞有其事地将胸膛裸*露出来,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看着那名黑衣男子。而直到这时柳如音才知道,原来这是二人亲生兄弟。

    “你说他是你的哥哥?”柳如音不由得问道。

    黑衣男子转过头来,随即露出一股异常妖魅的笑容,单是从这份笑意之中,柳如音几乎就可以断定,二人必有血缘关系。

    韩立虽然不想承认,但却又不得不说道:“他是我哥,也是这次韩家的代表之一,韩奎。不过我不认为我和他是亲兄弟,因为我们长得一点都不像。”

    柳如音莞尔道:“我怎么感觉你们二人长得很像啊!”

    韩奎拍手叫好道:“姑娘,你果然是慧眼识真啊!他总说自己不是我的兄弟,但我看他却是异常亲切。怎么样,这次出来,老爹是不是又给你什么好东西了!”

    说着,韩奎竟将手探入到韩立那袭红裳之内,欲要强行搜身。而韩立则显出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一脸阴沉道:“搜吧!除了钱之外什么也没有。”

    韩奎抬起头来,透过那对清澈的眼眸欲要看穿对方的心思,然而,在一番搜索之后,果然如韩立所说的那样,除了个装钱的钱袋之外便再无其它了。

    “没劲,真没意思。咱那个爹为了防着我可以说是煞费苦心,家里的宝贝都被他收起来了,小气得令人发指。我说,他也不想想,等他有朝一日曝尸荒野,还不得靠只剩给他收拾。留下来的好东西,不给我们能给谁。”

    一个儿子,居然敢如此大逆不道,公然诅咒自己的父亲,可以说是恶劣至极,就连身为外人的千磊都有些听不进去了。可是对此,韩立却是显得相当淡然,就好像没有听见似的,接着道:“你和我说没有用,有本事你去和理论。他老人家上了年纪,脾气一天比一在倔,前几天才纳了个小妾,把咱娘气得连九转龙壶都给摔了。”

    “什么!九转龙壶摔了?”

    说话间,由于韩奎过于激动,以至于大脑供血不足,身体不由得在原地摇晃了两下,差点从石阶上摔下去,多亏韩立伸手拉住了对方的衣袖,这次避免了意外发生。

    “我说,你不至于吧?”

    韩奎闭着的眼睛忽然一睁,随即怒目大喝道:“什么不至于,你可知道我为了那件宝贝都快给咱爹跪下了,你如今和我说被娘给摔了,这……这不是要我的命啊!不行不行,我要找个地方发泄一下!”

    韩奎为人行事乖张怪僻,说出的话也大多让人听不懂。说话间,他已经来到临近山路旁的一棵挺拔的松树之下。这树身材之大,将近有十丈左右。然而,就在这时,他竟忽出一掌,径直打在松树的树干之上。旁边的柳如音以为这一掌的动静将会异常之大,所以特意向后闪了一下,还不忘捂了下耳朵。可是谁成想,那看似吓人的掌力,落在树干之中竟是连一丝波澜也没有激起,就连枝头上的松针也没有丝毫晃动,周围的一切都静得出奇,好像连空气都因此而凝固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个韩奎的修为竟然西还不如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孩子?”

    柳如音看看千磊,千磊也不知道对方欲意而为。而韩立则显得更不耐烦,直接快步来到韩奎面前,一把拉住对方的手掌道:“哥,你一定是累了,咱们还是快快回到顾风亭之中吧!”

    这时,韩奎并没有抬眼去看韩立,而是深情地望着自己的手掌,看得甚至有些出神。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喃喃道:“原来我的功力已经如此厉害,就连大树都已经来不及对我的掌力做出反应,真是太厉害了。”

    本以为对方会有怎样一番惊人的言论,可出乎柳如音与千磊的意料,韩奎这人非但行动异于常人,就连说话也是疯疯癫癫。如此说来,此人岂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四人再次向顾风亭行去,而趁着这个机会,千磊忽然追上前方的韩立,确定旁边的韩奎没有注意到自己之后,这才低声道:“我说你这个哥哥脑子不会有问题吧?怎么说起话胡言乱语的?”

    韩立望了一眼韩奎,这才叹息道:“被你说中了,我哥就是疯了,早在二十年前,他就已经疯了。”

    “什么?疯了?”

    由于千磊内心太过诧异,以至于说话的声音没有把握话,不小心将话传到了韩奎的耳中,后者随即转过头来,一脸茫然地对他道:“疯了,谁疯了?”

    韩立连忙插嘴道:“没,你听错了,不是说你。”

    韩奎将目光停在二人的身上好一阵,这才将头转过去,继续赶路。而这时韩立也终于松了口气,再次压低了声音道:“我哥当初练忘情神功,被心爱之人所伤,之后便性情变,喜怒无常,人们都摸不清他的脾气,稍有不甚,便会惹来他的拳打脚踢。有一次我爹当面说了他一句,没成想我哥竟然敢对爹动手。我爹发起怒来,那更是了不得,不单将哥的四肢挨个打折了一遍,还将他扔到了后山之中的野人洞之中,一关就是大半年。等他再次出来的时候,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说实话,我到现在都没法摸清他的心思,不过更让我不能理解的是,爹这次为何会派他和我一同前来啊!”

    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柳如音与千磊万万没有想到,强大的韩家居然还有如此不为人知的一面,正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可这韩奎让人头疼的程度,似乎比任何难事都要棘手。柳如音看着对方踉跄的步伐,心中不免生出一股怜悯之情。

    “又是一个为情所伤的人,既然情爱如穿肠毒药,那人们为何还争相追逐呢?”

    想到这里,柳如音不禁联想到自己与孙长空。两人相爱本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可因为种种原因,他们不得不天各一方,相隔两地,思念之苦如胆汁一般令人无法忍受,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对方的面前,如果与对方长厢私守,永不分离。可如今的他却只能一个人默默忍受这份难熬难熬的情愫,他甚至感觉自己已经坚持不了了。

    痛并快乐着,这也许就是爱情的魅力所在吧!

    终于石阶到了尽头,再往前面就是一段相对平坦的通道,通道的另一边便是顾风亭所在。虽然还有几十丈远,但山路的两道已经站满了四大家族的成员,其中身着红黑两色衣服的护卫最为显眼,他们便是韩家的人。

    “大公子,二公子。”

    随着一声声充满敬畏的呼声,韩立,韩奎,还有柳如音千磊四人一同通过众人的眼前。个别人注意到后面两个陌生的面孔,不由得窃窃私语道:“哎,看到了吗?后面的一男一女是谁,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嘿嘿,谁知道呢!不过,韩立风流成性,说不定那女人就是他的新宠,而那男的,呵呵,说不定是龟……”

    话音至此戛然而止,不过即使这样对方也能心领神会,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睛,脸上随即显露出一副淫邪的笑容。

    “呦,这不是韩奎大公子吗?刚才走的怎么那么匆忙,兄弟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不等四人进入顾风亭,一个身着杏黄色衣裳的青年忽然探出亭外,一脸怪笑地看着韩奎。而这时,韩立忽然闪身上前,当即挡在了二人中间,随即道:“周康,你够了!我哥内伤未愈,打不起你也是情理之中,你再咄咄逼人,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韩立的话非但没有让那个名字周康的男子有所忌惮,脸上的嚣张却是显然愈发浓郁:“韩立,我和你哥说话,有你什么事。就凭你这个绣花枕头,我看还是回去哄娘们吧!哈哈!”

    随着周康的一声狞笑,周围的众人也一起大笑起来。现场的气氛立即显得无比尴尬,就连千磊也顿觉脸面无光。

    “你这人长得人模狗样,没想到狗嘴里还真是吐不出象牙啊!”

    周康面色一滞,随即望向韩立的身后,看着那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他竟不禁春心荡漾起来。

    “呵呵,好美的小娘子,还厉害的口舌,不过,我周康可不知那一套呢!”

    说话间,周康身为流光,已然射向柳如音的身前。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