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五章 主使者陈立
    陈家高手死得死,逃得逃,唯一可以称得上是守护神的李如广也在激战之中力尽而亡,可以说是死得其所,值得每一个人为之尊严。而看着对方死后留下的“残骸”,孙长空大袖一扬,一股微风随即吹过他那黑色的躯壳,后者随即焕然消逝,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像李如广这种死法是许多世外高人梦寐以求的归宿,只可惜很难达到罢了。

    孙长空扫视一围之后,发现除了一开始被忠赤乾坤箭击杀的几名精锐之外,其余人几乎没有什么大碍,即使受了伤也能得到及时的救治。对于蓬莱大陆来讲,这是一场几乎完美的胜利。而此刻,后院之中,陈少麟已经握起了宝剑。

    “少主,你千万不能冲动。现在外面正乱,他们不会顾及你的身份而手下留情的。”

    陈少麟看了一眼那位仆人,随即淡淡道:“没所谓了,既然大家都已经不在了,那我自己一人独活还有什么产意义。就算是死,也绝不能辱没了陈家的一世英名。”

    “好!不愧是我亲自选择的人,看来这次惨痛代价并没有白费,少麟。”

    随着说话人的声音,陈少麟豁然回头看向房间的门口处,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已经死去多时的陈家老祖陈立居然再次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还显出一副谈笑风生的模样,让人见了不得不心生狐疑。

    “老祖,你怎么会……你到底是人还是……”

    随着陈少麟的话语,远处的陈立骤然闪身,遽地出现在他的身前,并且和蔼道:“小傻瓜,我是人是鬼,你摸摸看不就知道了。”

    在陈立的建议之下,陈少麟战战兢兢地抬起手来,随即伸向对方的脸庞,果然那张满是笑容的慈面之上,反应上来的是一股温柔的暖意。

    “热的,是热的,老祖,你真的还活着!”

    异常高兴的陈少麟已然忘记了尊卑长幼之分,难以自持的他竟直接跳到了对方的身体之中,显出一副无比亲昵的样子。

    “哎哎,快下来!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我这把老骨头怎么经得往你这身体。不行了不行了,我这腰快断了。”

    随着陈立把陈少麟重新放到地上,门旁一个人影顺势显露出来、而那名仆人见到他的刹那间,脸上立即浮现出惊恐的表情。

    “是……是你!孙长空!少主,就是他带人来屠门的!”

    陈少麟蓦然扭头,看向门外的孙长空,刹那间他的脸色仿佛涂了一层锅底灰似的,看上去异常冷峻。

    “孙大哥,真的是你?”

    孙长空刚要开口,谁知这时陈立已经抢先道:“不用怪他,其实这一切都是我授意他去做的。”

    原来,白天时候,鸢肥将孙长空带到了陈立的坟墓之前,见到对方如此伤心欲绝的样子,最终没有忍住,便将实情告诉给他。

    原来,陈立自苍北仙苑回来之后,虽然身中剧毒,且受到了几乎毁灭性的打击。然而,作为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陈立还是有几招不为人知的绝活的,其中一件便是一种名为“阴差阳错”的异术,可以将自己身上的伤势过渡到他的身体之中。虽然这么做后者必死无疑,但至少他能保住性命。回来的当天,知情人便帮他召集了数名体格强壮的大汉,作为“替死鬼”,但即使这样,陈立还是在第九名大汉断气倒地之后才终于恢复了自由行动的能力。神流仙使的毒固然强大,但遮天皇的魔晶更是超乎想象的可怕,本来牺牲一个人就能让陈立恢复到完全状态,但就是因为魔晶异常棘手,所以又消耗了其他八人的生命才终于换来今日的成果。

    陈立恢复之后,并没有将自己痊愈的消息传出去,而是故意将消息封锁,给外界造成一种似是而非的假象,让人猜不出的病情到底如何。而正因为这个原因,一直隐藏在陈家的不安分子才能自动露出马脚,显现出本来的丑陋面目。看到这一切的陈立心灰意冷,众人明知道他已经病故,却没有一个人到他的坟前拜祭,这让他内心之中的精神支柱几乎崩溃,这么多年来他舍生忘死守护的家园,到底孕育出了怎样一批狼心狗肺的不肖子。他对他们彻底绝望,以至于他的心中生出了自毁的念头。

    他要将自己数千年辛苦经营的陈家亲手毁掉,以来和自己曾经失败的过去说再见。可是作为他们的老祖宗,陈立又于心不忍,于是便将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孙长空,然后便有了后者领兵屠门的事情。

    “什么!这一切居然都是老祖你的意思,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陈少麟说到这里,眼睛已经渗出了泪光。虽说,这些亲人对他的态度并不算友好,但毕竟他们的身体之中都流着同样的血液,亲人死人为此感伤,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然而,陈立却并不这么认为。

    “少麟,你太善良了。你以为他们配得上陈姓吗?你以为他们想让你好过吗?你可知道暗地里,有多少人曾经打起你的主意,甚至不惜在饭菜里下毒放药,要不是我小心谨慎,你早就死在他们的手心里了。”

    听完陈立的话之后,陈少麟的脸郄不禁为之大变,原来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之下,老祖已经为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而他反过来还要置疑对方,分明就是狗咬吕洞宾。

    “他们……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难道只是因为我是少主?”

    陈立叹了一口气,随即抚着陈少麟的头道:“孩子,这也不能怪你,是我们陈家的规矩,将你推上了这个众人瞩目的位置。有多少人朝思暮想,恨不得替代你。而一旦成为了家主或少主,那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肆意实现自己的**了。”

    陈立的话如一根根钢钉一般,扎入到陈少麟的心中,看着不远处墙上溅起的鲜血,他不由得叹息道:“一切都是贪欲作祟,如果我们能成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那该有多好!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

    陈立点了点头,道:“嗯。不过,有一件事出乎我的意料,陈盛情和陈如花,陈飞雪他们居然死了,长空小友,你的部下出手未免也太狠了吧!”

    孙长空朝陈立抱拳行了一礼,随即道:“老祖可是冤枉我了,虽然我像他们传达的命令是见人就杀,鸡犬不留。但凭他们的实力,想要如此轻松地连续击杀他们三位家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况且,我们进攻的是前院,三位家主处在后院之中,不可能会一早身遭不测。依我看来,这里面应该有混水摸鱼的人。”

    “浑水摸鱼?哈哈,长空,你也太幽默了。这种时候,谁会放着自己的性命不官,而是趁机报复他人呢?”

    孙长空笑道:“怎么没有,难道老祖忘了,之前被你除去少主之位的人了吗?”

    陈立眉头一跳,惊声道:“你是说世杰?你说是陈世杰杀了他们?”

    孙长空点头道:“可能还有其他的帮凶,毕竟凭他一人之力想要连挫三名陈家高手,实在有些勉强。况且,我在四下观察的时候,确实发现了形迹可疑的人,只是一时疏忽没有上心去管罢了。现在想想,那人的身形与陈世杰真的十分相似,我几乎可以断定,杀害陈盛情等人的凶手就是他。”

    话至此处,陈立的眼中已经格外浑浊,沧桑,伤感,无奈,愤怒,仿佛挥之不去的阴霾一样,笼罩在他的眼眸之上。在这之前,他本以为废黜世杰令少麟当上少主之位,是自己一生之中少有的明智之举。但现在看来,正因为他的一念之差,才使得陈家之中诞生出了一个祸害。

    “不行,我得去找到陈世杰,然后将他捉拿回来,给三位家主一个交道。其他人是该死,但三位家主这么些年来为陈家呕心沥血,任劳任怨,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死了实在令人难以接受。哪怕是陈世杰的尸体,我也要带到他们的坟前,也算是给三者一个交道。”

    孙长空点点头,同意道:“嗯,我也支持老祖你的说法。只是茫茫大地,我们该去哪里去找他?还有,关于蓬莱大陆与将王的事情,老祖您看……”

    陟长空自认为不是说客,但事已至此,陈家已经几乎覆灭,剩下的幸存者,无家可归,如果就这么放任不管的话,那就等于放虎归山,待他们东山再起之时,定会集结起来,向蓬莱大陆以及孙长空疯狂报复。所以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孙长空必须趁早下定决心。是敌杀之,是友欢迎。而这最终的结果,就要看陈立的意思了。

    首次见到孙长空如此严肃的样子,陈立苦笑了一下,然后略显疲倦道:“这些天也快把我折腾坏了,要不你再让我想想?”

    陟长空摊开手掌,无奈道:“我给你时间,但魔界那帮人却不这么想。现在事态紧急,老祖,这么大的忙我都帮了,难道您还信任不过我吗?”

    陈立望着孙长空那双火一般眼瞳,突然顿声道:“好,我就听你一回!”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