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三章 屠陈
    ..,平步仙路

    当夜,孙长空所要的五百精锐便已经就位,而孙长空此时就如同修罗一般,站在陈王城前,身上散发着阵阵杀气。

    “一会儿进城,不要打扰到百姓,直接朝陈府前进就行。进去之后不要手下留情,见人就杀,一个不留。”

    “一个也不留?那孩子少年呢?”

    孙长空回头看了那人一眼,一时间后者仿佛感觉到有千把铁锥抵在自己的喉咙之上一般,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违令者军法处治。”

    “是!”

    随着孙长空,蓬莱大陆的铁蹄终于真正意义踏上了初升大陆,而且首次出头,便直击其zhong一股强硬的势力,陈家。

    如今的孙长空已经不想顾念旧情,除了个别的几个人之外,他要将陈家人全部埋葬在这里。

    “那些是什么人?”

    站在大门之外的两名守卫看到那众多的人马,不由得狐疑起来。就在其zhong一个准备上前询问何事前来的时候,站在孙长空的一名副将直接快步上前,抽刀砍下了那人的脑袋。

    那名副将的身手异常之快,以至于另一名活着的守卫还没有来得及急救,便被对方随即搠刀的长刀一击刺破了咽喉。蓬莱大陆的实力果然不凡,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副将就能拥有如此身手,看到这一切的孙长空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伸手一挥,随即道:“给我杀!”

    成群结队的蓬莱精兵杀进了陈府,果真如孙长空所说,这些训练有素的士兵逢人就杀,无论是少不更事的孩子,还是年事已高的老人,全都无一例外。很快,陈府的前院已变作了鲜血的海洋,更多的杀戮正在进行之zhong。

    “大家快出来,有人偷袭啦!”

    伴着一名男子的呼喊与敲锣声,原本已经睡下的众人连衣服都来不及穿戴整齐,便纷纷奔出房门,一探究竟。可是让这些人始料未及的是,守候在门外的不是什么刺客,而是青一色的士兵,精锐士兵。陈家人多数都身负修为,但无奈和些常年征战沙场的精英相比还是略显逊色。再加上对方人多势重,行动起来如迅雷霹雳一般,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于是那群本想杀人的人反而被别人所杀,更多的血从房间之zhong相继流出。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趁夜屠府,我要你们的命!”

    经过短暂的准备之后,作为临时家主的陈盛情连忙穿戴好自己的行头,手上也带上了乌金手套,从而令自己的断情掌威力倍增。可是单凭他一人之力根本无法与众多精锐抗衡,于是他又转而向府zhong其他高手求救。而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四名分家家主。

    “陈如花,陈飞雪,你们在干什么!别人都杀上门来了,你们怎么好意思还在这里闷头睡大觉!”

    推开陈飞雪的门,陈盛情第一眼便看到了他,确切说是他的头。陈飞雪的头已经和身体一分为二,并且滚到了门前的位置。而刚才进门不经意的一脚,刚好将那颗还散发着热气的人头踢飞了出去,砰地一场撞到一张椅子之上。看着仍在淌血的尸首,陈盛情的整张脸都被吓得惨白无光。

    “这……这是谁干的!不对,是陈如花,陈如花,你给我出来!”

    闪出陈如雪的房间,陈盛情穿过庭院,再次来到陈如花的房间。然而还没有推开房门,便已经在窗纸之上看到了一个人影,或者说是一个血影。于是,陈盛情将脚收了回来,然后小心地来到窗前,鼓起勇气,用力去拉眼前的窗扇。可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平时用起来十分轻便的窗户如今竟变得沉重无比,逼得他不得不伸出另一只手掌一同放在窗扇之上,然后再次发力。然而就在窗户打开一瞬之间,他忽然听到一声刀刃入体的嚯嚯声,待他看清屋内情况之时,他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向下除去。

    原来,窗边血影不是别人,正是陈如花,而如今的他竟然被人吊在窗边位置,腹内的肠肚已经流了一地。在他的胸前还有一柄散发着耀眼血光的长刀,而刀柄之上拴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与窗扇相连。那个凶手居然制造了一个简单的杀人机关,将刀捅入到陈如花的腹部之下,却不立即害他的命。而是将其挂在窗边,然后故意用血影吸引的注意,令人不禁去打开窗户。而在窗户打开的同时,窗扇上的绳子带动刺入到陈如花体内的长刀,继续划过他的身体,直至其断气。所以这么说来,刚才打开窗户的陈盛情也是杀人的帮凶之一。

    为免陈如花的尸首再次受到伤害,陈盛情索性不再去动半启状态下的窗户,而改走房门。可是刚一推开扇扉,他便又一次听到了快刀割肉的动静。顺着脚下的绳子继续朝窗边看去,原来陈如花的背后还有一只铁钩。铁钩通过吊在房梁之上的滑轮并与房门相连,组成了第二套杀人装置。至此,饱经摧残的陈如花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当即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不!”

    陈盛情虽然来不及考虑制造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大步奔向陈如花的尸首。然而就在这时,脚下的一块地砖突然向下凹陷,随即一张巨wang从天而降,直接将他罩在其zhong。陈盛情用力挣扎,却不想这wang织得异常巧妙,越是在里面发力,wang面收缩得也就越紧。最终,陈盛情已经被那怪wang捆得严丝合缝,一点空隙也没有。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散发着恐怕气息的人影忽然从门外走了过来。

    “是你!你居然还敢回来!”

    “呵呵,世叔,我为什么不能回来,不要忘了,我曾经可是这里的少主啊!”

    说话间,陈世杰昂起那张阴森恐怖的脸颊,冷酷的眼眸之zhong闪耀着如繁星一般的光芒,让人见人不禁心生骇意。

    “你……陈世杰,这都是你干的好事!”陈盛情愤怒地吼叫道,狰狞的样子不下于一只饿了许久的野兽。只是,现在的这只野兽已经被绑了手脚,失去了爪牙,就算有心杀人,也无力挣扎了。

    “呵,世叔,你不要激动。我知道最近他和陈飞雪两人有些嚣张,所以就拿他们来杀鸡儆猴。怎么样啊世叔,我这杀人的手法是不是相当巧妙啊!”

    “啊呸!陈世杰,你这个狼子野心的东西,他们就算再怎么不对,那也是你的长辈家人,你就这么把他们杀了,而且还让他们杀得如此没有尊严,你是如何狠下杀心的!

    被陈盛情这么一通数落,陈世杰的脸色没有丝毫波澜,反而显得十分心安理得,接着道:“世叔,你老了,不zhong用了。老祖不在了,自然要让我们这些新人来继继承他怕遗愿。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一只摇尾乞怜的狗一样。不过我今天心情好,如果你好好地跪下来求我,说不定我能放你一条生路。”

    陈盛情使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将身体竖了起来,陈世杰以为对方真的会伏地向自己膜拜,却不想下一刻陈盛情竟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然后顺势朝自己撞来。

    “陈世杰,看我不要你的命!”

    虽然身体受制,但陈盛情的灵气并没有受阻。趁着刚刚倒地翻身的间隙,他的手掌之zhong已经凝聚起毕生功力,原本古铜色的乌金手套之上,赫然绽开出一道金色的光辉。

    “看我的断情掌最后一式,情断心碎!”

    陈盛情的身体猛然撞在陈世杰的膝盖之上,剧痛之下,后者的身体陡然一折,立即倒向陈盛情那只金色的手掌之上。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际,门外忽然射来一柄尖刀,不偏不倚,刚好刺zhong陈盛情的身体。

    然而,事情到此还没算完,那柄刀的力量实在太大,以致于没入到陈盛情的身体之后,还未完全泄力,继续带动着他的身体向后倒去,而就在这生死瞬间,陈世杰的上半身正好避过那一记断情断心碎掌,险险地逃过一劫。

    栽歪在地的陈盛情,抬起笨重的脑袋,用力看向门外,即便自己的死已经无可避免,但至少他要看清自己的杀身仇人。可是不知怎么了,深更半夜,门外那人的身上竟包裹着一层无比扎眼的白光,照得他根本无法识出对方的面容。

    “你……你是!”

    这时,只听那人忽然朗笑一声,身形一隐一现,竟然已经到了陈盛情的面前。

    “初次见面,如有失礼,望请海涵,我叫巫白帝!”

    “噗!”

    随着血雾散尽,陈盛情终于断气。而这时方从之前的事情缓过神来的陈世杰,看着倒在一旁血肉模糊的陈盛情,一股缘于心zhong强烈的仇恨感油然而生。

    二话不说,他直接扑到了陈盛情的尸体之上,抬拳便朝对方的脸面轰去。

    “混蛋!要不是你,我爹绝不会死!我要你偿命,偿命!”

    随着陈世杰歇斯底里的嘶吼,血花不断在陈盛情的脸上绽开。可是不知怎么了,如今他的脸上非但没有丝毫痛苦的神色,反而愈发显出一副深邃的冷笑,就好像是在嘲讽面前的陈世杰,因为任何的攻击对于已死的他来讲都是全然无效的。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