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二章 穷凶极恶的孙长空
    ..,平步仙路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让我知道?”孙长空十分不解道。

    “因为,因为那个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鸢肥抬头看向远方,目zhong之zhong不由得流露出些许淡淡的忧伤。

    虽然一再阻止,但鸢肥实在扭不过孙长空,只得带着他前往陈家老祖陈立所在的地方。因为有,鸢肥的带领,一路上二人畅行无阻,虽然有的人知道孙长空的身份,但看在有自己人陪伴的份儿,也就没有过多的出手阻拦。

    在陈家的最后面有一处极为空旷的庭院,里面的花草树木还保持着最原始的自然形态,其zhong到底有哪些奇珍异兽,就连建造者都说不清。而就在这样的地方,竟然忽然出现了一条小路,小路两旁杂草从生,有的已经干枯,有的多少还带着点绿色,不过大多都给人一种破败的感觉。孙长空有些想不明白那些陈家人,为何会将陈立安放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之zhong。

    “我说,咱们还得走多远?”孙长空忽然问道。

    “快到了,不过你得有思想准备。”

    鸢肥的一句话使得孙长空不禁打个冷战,因为他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好了,到了。”

    鸢肥的脚步戛然而止,可孙长空发现二人竟停在一段上坡的道路的zhong央。这里既没有房子,也没有楼宇,更不要说是陈立本人了。

    “姐姐,你就不要再说笑了。老祖在哪,快带我去吧!”

    鸢肥淡淡道:“他就在这里,我没有和你说笑。”

    “那他……”

    孙长空话还没有说完,鸢肥忽然伸出手指,指向坡上的尽头,在那里,孙长空发现了一座石碑,石碑之上赫然刻着字:先祖陈立之墓。

    孙长空一边摇着头,一边向后退去,口zhong喃喃道:“这……这不可能,老祖不会死的。”

    看到孙长空的这副表情,鸢肥不由得叹息了一声,随即说道:“我知道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老祖他……确实已经仙逝了。”

    “可是,你们明明说他还活着,只是情况不好而已。”

    鸢肥惨笑道:“难道你指望陈家人告诉别人,他们的顶梁柱没了吗?对外说老祖重伤只不过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在家主选举结束之前,这个秘密要一直隐藏下去。”

    孙长空定了宝神,鼓起了好大的勇气,才终于再次踏上了通往前方的道路。他每走一步,都感觉脚下灌入了数以百斤的铅水,沉重无比。而直到真正见到坟冢全貌之后,他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不得不说,与陈立在初升大陆之上的地位与实力相比,这座坟墓修得可以说是极为简约,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寒酸。整个墓只是用泥土填埋,除了墓碑之外没有用半块石头堆砌。由于是才建不久,坟头之上还比较干净,没有杂草出现。不过,无情的寒风已经将顶上的一些土壤削了一些下去,看起来有些荒凉。

    这就是陈立的墓地,孙长空看着那块石碑,眼zhong的泪水终于再也抑制不住,随即夺眶而出,身体也随着一同坠去,跪在了墓碑前方。

    “老祖,我来晚了。”

    本来,成为了仙人之后的孙长空,还打算凭借自己的修为将陈家老祖的伤势治愈完全。可是对方已经魂归幽冥,他就通天之能,也无法令其起死回生了。

    感受到了孙长空悲痛,位于蛹衣之zhong的遮天皇,也可以算是杀害陈立的间接凶手,忽然开口道:“好起来,别在一个女人面前哭哭啼啼的,成什么体统!”

    “你给我闭嘴,你这个害人精!要不你那譔死的魔晶,老祖能死吗?”

    遮天皇顿感火大,立即回击道:“你少在那里放屁,在遇到我之前,他就已经向身zhong剧毒,命不久矣。虽说魔晶的力量十分强悍,但也只不过是加速了他的死亡而已。要怪,你就去怪神流仙使,是他的毒物害死了陈立。”

    听到远方孙长空跪在那里自言自语,不时还会大吵大闹,鸢肥不禁有些担心起他的情况,于是高声叫道:“你没事吧!”

    孙长空怒声道:“我不管,反正你也是杀害陈立的凶手之一,你要为你自己犯下的过错付出应有的代价。”

    “什么代价?”遮天皇不禁问道。

    “就是这个!”

    说着,孙长空伸手捏住蛹衣之上的一块鳞片,然后用力向下一揪,由于此时遮天皇已经和蛹衣合而为一,后者受损,他自然也能感受到其zhong的痛苦,不由得惨叫了一声。

    “你,你做什么!”

    孙长空面露凶光道:“老祖死了,我本来应该要让你一命抵一命的!可是念在你已经弃暗投明,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就给你一点小小的惩罚!”

    虽然孙长空是在和遮天皇对话,但在外人看来,所有的话都是从孙一人的嘴里说出来,所以这么看上去显得相当诡异,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的精神出了问题。鸢肥越看越着急,最后索性也奔到了墓前,一探究竟。

    “喂,你小子没事吧?是不是zhong了什么邪?”

    孙长空抬头发现鸢肥已经近在眼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样子有些失态,他这才恍然道:“没……没事。话说,是谁给老祖修了这个如此简陋的墓塚,难道他不怕老祖泉下有知,死不瞑目吗?”

    鸢肥将孙长空从地上扶了起来,随即面带苦笑道:“人都不在了,谁还会在乎他死后的样子。不瞒你说,就是这个墓,还是少麟和几个下人一同修建的,至于其它人甚至连看都没有看过一眼。对他们而言,陈立死了就失去了原本的价值,而他们也愿继续为其浪费精力与时间了。”

    “这群畜生,想当初老祖为了保护这帮不肖子孙,不遗余力,多次出生入死。可是倒头来,却换不来他们一丝亲情。这些狠心狗肺的东西,注定不得好死!”

    “轰隆!”

    随着孙长空话音刚落,万里晴空的苍穹之zhong忽然闪过一道莫名其妙的雷声,孙长空听到之后心zhong异常震撼,不禁喃喃道:“老祖,你听的到我说的话?”

    那道轰隆声就好像是陈立的怒斥一般,使得孙长空沉重的心情不由得舒缓了许多。都说人死之后,可以听到活着的人对于自己的是非评判,不知他看到这一幕又是怎样的感觉呢?从之前雷声大致可以推测出,陈立的心情一定不会太好过吧!

    “这些自私自利的小人,居然只顾着自己,全然不管他人的死活。我本来还想借助他们的力量,一同对抗魔界入侵。但现在看来,与他们为伍根本就是在损害我孙长空的一世英名。我决定了,陈家,我要亲手毁灭!”

    出了城,孙长空回到小队驻扎的地方,并派其回到大军之zhong,请将王增派人手。他不再想和与陈家谈判,因为他们不配。机会是留给那些心存善念之人的,并不是给这些冷酷无情的小人的。

    “老祖,你等着吧!我这就教你的子孙下去陪你!”

    蓬莱军营之zhong,听到来人的报信之后,将王不由得惊声道:“什么,派兵?谈判失败了吗?”

    士兵道:“这个小的也不知道。守界宝帅让我们守在城外,自己一个人进了城,之后便看他怒气冲冲地回来,说要将陈家完全铲除。”

    将王点了点头,稍稍皱眉道:“这个孙长空极少发怒,看来这次真的惹毛他了。不过,他有没有说过到底需要多少增援。现在大战一触即发,我怕被魔军趁虚而入啊!”

    士兵回道:“守界宝帅说了,只要五百精锐。”

    “五百精锐攻打一个陈家,这个孙长空好大的口气。据我所知,陈家除了陈立之外,应该还隐藏着几名修为达到仙人之境的高人吧!他就这么有把握?”

    士兵摇头道:“这个小的就不知情了。守界宝帅让将王您务必赶快派兵,否则会耽误大事。”

    将王轻笑一声,随即道:“好好,既然他这么想大干一战,那我就姑且满足他一回。孙长空啊孙长空,你可不要让我太过失望啊!”

    “该死的肥婆娘,等我坐上家主之位,看我怎么折磨你!”

    陈飞雪坐在房间之zhong,用刚刚拿来的金创药,处理着之前被鸢肥撞伤的胸膛。虽然骨头没有受损,但那一撞的力量还是太过强大,直接震伤了他的内脏,直到现在他都觉得气息不畅,好像吃东西被噎着了似的。而就在他咒骂对方之际,一个矫健的身影已经自门外窜了进来。

    “你是谁,要干……”

    话刚说一半,陈飞雪的耳边便响起了一片尖鸣,紧接着滚烫的血雾便从他的喉咙之zhong喷溅而出,立即将面前的桌子染成了血红色。从那人进门,到自己死亡的这段时间之zhong,陈飞雪甚至没有看到对方出手的动作,更不知道杀死自己的到底是什么可怕的神兵利器。而他生前的宏图大志,也随着他的生命焕然消逝。

    “不好了,陈飞雪死啦!”、

    陈飞雪的死讯很快便在陈家之zhong传了开来,不少人为此感到相当痛快,至少陈如花是这么认为的。不过令他不解的是,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会派人刺杀对方呢?

    “哼哼,陈飞雪,怪就怪你太过张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不过如此一来,我成为家主的机会岂不是要大多了。”

    这时,之前杀害陈飞雪时出现的那道人影又一次闪入了陈如花的眼帘之zhong,直到这时后者才意识到死前陈飞雪经历了什么。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