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一章 分家争权
    身着红衣的是陈如花,一袭白裳的是陈飞雪,这两个分家家主,曾经患难与共,风云共济,却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二人竟会大打出手,甚至不惜拼个你死我活,为的就是争夺所谓的宗家家主之位。

    “陈如花,你看你长得那副娘娘腔的样子,如何能担当家主之职,我看你还是成人之美,主动退让吧!”

    陈如花翘起手指,掩面轻咳了两声之后,这才略显虚弱道:“有能耐就把我直接打死,不然就是有一口气在,你也休想成为陈家家主。”

    “都给我滚!”

    一声惊斥如九天霹雳一样,呼啸着涌入到二人的耳朵之中。不等他们来得及反应,一枚硕大的黑影已经砰然撞在陈如花那看似纤弱的身体之中,一道血箭立即夺口而出。

    “你!”

    陈飞雪刚要出手,却不承想那道黑影在撞到陈如花的身体之后,竟像一枚劲道的牛丸一样,登时弹飞起来,转而朝他的方向射了过来。陈飞雪不同于陈如花,他的身法异常迅速,常人别说是追赶,哪怕是想看清他的身影都是极为困难。可眼下,无论他怎么施展身法,却无法摆脱黑影的追击,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直接扑在自己的身上。刹那间,当定住的目光看向那东西之上的时候,陈飞雪才终于明白,原来那枚诚然大物不是别的,正是神灭三鸢之中的鸢肥。

    “噗!”

    与陈如花一样,陈飞雪的口中也顺势喷出一道鲜血。不过好在,就在刚刚千钧一发之际,他用真气护住了自己的命脉,这才没有受到太过严重的伤势。如今的他脸色一片铁青,眼中的血丝都要迸出来了。

    “鸢肥,你要造反不成!”

    随着目光向前看去,鸢肥已经翩然落地,而这时孙长空已经来到被撞开一个大洞的窗边,迫不及待地看向院内的情况。

    “没想到这鸢肥看起来笨拙,身手却是异常矫健,凭这两位分家家主的修为,还真躲不开他的攻势。不过,这女人的脸变得也太快了吧!刚才还静若处子,如今怎么成了一只疯兔?”

    看着杀气腾腾的鸢肥立在庭院当中,孙长空不由得已经忍不住要看接下来的“剧情”了。

    “你们两个要杀要打我不管,但打扰了我鸢肥的清净那就别怪我出手无情了。”

    说着,鸢肥随即旋掌发力,地上一枚不起眼的石子立即一跃而起,落入他的掌心之中。接着,她轻轻地将石子向旁边一抛,不时远处的假山处轰然升起一道爆炸的火光,那就竟是石子消失的位置。换言之,正是鸢肥发出的石子才造成了这么大动静。看到这一幕的陈如花和陈飞雪脸色登时惨白一片,如果被刚才那一击直接命中的话,恐怕他们已经死无全尸了。

    “你们两个还不快走,难道真的要让我亲手将他们击毙吗?”

    虽然十分不甘心,但陈如花与陈飞雪心知凭他们二人的实力绝不是这鸢肥的对手,后者来到陈如花的身边,伸手将其扶起,同时丢下了一句话:“鸢肥,你记着,今天的事情不算晚,日后我定叫你知道得罪我们花雪两家的后果。”

    看着二人离去的狼狈身影,鸢肥轻笑了一声,接着转身进入了房间之中。而这时,孙长空已经迎了上去,随即道:“既然你有实力阻止二人,为何还要看着他们继续内斗下去。难道你不知道这么做只会让陈家的情况越来越糟吗?”

    鸢肥抬头看了孙长空一眼,显出一副十分疲倦的样子,然后才道:“我不想管,也管不了那么多。我会和其它的两位姐姐待在陈家,全都是为了抢答陈家老祖当年的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你说的是十年的那次围剿?”孙长空不禁问道。

    鸢肥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些光采,然后才看向孙长空道:“没想到你知道这件事。”

    孙长空惭愧道:“不瞒你说,这还是我上次来陈家的时候听别人提起的。”

    鸢肥缓缓点了点头,接着道:“当年我们姐妹三人被十大门派联手追杀,虽然过程之中我们也杀了他们不少的精英成员,但同时身体也出现了不的伤势。尤其是大姐,他的脸被毒砂所伤,至今无法以真面目示人。就连我们也没有见过她恢复之后的样子。而当时追兵已经将我们逼到了一条死路之上,身后就是万丈悬崖,掉下去定会粉身碎骨。就在这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陈家老祖如天神一般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不但将前来的数名高手全部击退,还携着我们姐妹三人来到了陈家之中,为我们疗伤治病。我们三人心存感激,为了报答当日的恩情,所以决定留下来为老祖看家护院。可是现在老祖身处危难之间,而我们三人却一点忙也帮不上,说实话我也感到十分惭愧。但无奈,这就是现实。我们不是陈家人,自然不好插手人家的事情。所以我们只能是看客,却不能成为局中人。”

    听了鸢肥所说的苦衷,孙长空不禁叹了口气,一时间他竟为对方的遭遇感到一丝同情,虽然这样的“大恶人”是不值得同情的。当年的十大门派也不是平白无故要追杀她们三个女人,只是因为当初她们铸成了太多的人命惨案,所以才会引起公愤。从某种层面上来讲,神灭三鸢死不足惜。

    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人们已经几乎忘记了这件事情,这里也包括死者的家人。而她们三人也相当于退出了江湖,不再参与世间纷争,所以还是有被宽恕的可能。只是外面的人是怎么想的,孙长空就不知道了。

    “你得罪了两个分家的家主,难道就不怕他们回来报复你吗?”孙长空忽然道。

    鸢肥摇头回道:“不怕,我们神灭三鸢本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恶女,十大门派的围剿都经历过了,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我们感到害怕。说实话,我们三人早就可以离开了,只是唯一割舍不下的就是老祖。哪怕他已经转危为安,我们都能坦然离去。可是现在他老人家命悬一线,生死未料,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实在不忍心就此离去。陈家之中的内部斗争你刚才所见的陈如花和陈飞雪只不过是其中势力较小的两派,更多的人则躲在幕后,静静地观察着陈家的一切事情,只等时机成熟便露出獠牙,进而夺下最后的家主之位。”

    “哦?除了四个分家家主之外,难道还有别人想造化?”

    鸢肥目光一闪,随即道:“有,当然有。陈盛情便是其中之一。”

    一提起陈盛情,孙长空便不禁想起了他的儿子陈世仁。当初,要不是他挺身而出的话,恐怕他根本就逃不出陈家众人的围堵。可是不知何人下的毒手,竟让对方死在了自己的面前,而如此一来,他便成了杀人者的帮凶。从事发现现在的近一年的时间当中,孙长空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并对自己许诺,有朝一日一定要将真凶找出来。而现在,他似乎已经开始向真相接近了。

    陈盛情虽然是代理家主,但与真正的陈家家主相比起来,无论是地位还是权力,都是相距基甚远的。而因为这么多年兢兢业业的无私奉献,他也成为这次家主选举当中的有力竞争者之一。如果孙长空没有猜错的话,杀害陈世仁的就是陈盛情的对头。

    “对了,陈盛情他在陈家之中,有没有所谓的死对头,或者说是一直关系都不好的人。”

    鸢肥稍想了一下,然后道:“这个……应该没有吧!陈盛情这人平时虽然不苟言笑,但和大家的关系还算和睦。不鮁,这么多年他为何能稳坐代理家主之位,就是这个原因。”

    听到这里,孙长空不禁略感失望,但是他没有感到丧气,而是继续道:“那陈世仁呢,我看他们这一代之中竞争有些激烈,尤其他爹还是代理家主,肯定有不少人在心生妒火。”

    鸢肥点头道:“这话倒是没错,你以为当初陈世杰能够当上少主之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吗?当初,即便是陈家老祖鼎力相助,但家中仍有不少人持反对意见,而陈世仁便是其中之一。而他也曾被认为是陈世杰之后最适合成为陈家少主的人选。只可惜,天妒英才,让他年纪轻轻就夭折了。不然放到今日,他爹一定会助他成为这陈家家主的。”

    “陈世杰吗?怎么又是他!这个家伙在家族之中的名誉怎么这么差,这样子的他,如何成为少主的呢?”

    鸢肥叹气道:“唉,说来说去,还不是老祖喜欢。在陈家之中,虽然家主是一家之长,但实际上最后的决策权都在老祖的身上。只要他想,家主的人选分分钟就能定下来。”

    一提到陈家老祖,孙长空略显激动道:“你可知道,老祖现在被安置在什么地方?”

    鸢肥摆了摆手,语气低沉道:“我劝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