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章 鸢肥
    ..,平步仙路

    “孙大哥?可是,我怎么记得你是那个在传薪大会引起恐慌的遮天皇啊!”

    听到陈少麟的回答之后,孙长空略显失落道:“你……唉,难道连我的声音都分不出来了吗?这里面的事情一言难尽,反正这才是我原本的样子。那个遮天皇只是一时顶替我的小丑而已。”

    “嗡!”

    就在孙长空说话之际,自他的上身之zhong忽然流露出无数金色的光芒,一闪一闪,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但强度要比其强上不知多少倍。这下,陈少麟感觉事情更加蹊跷了。

    “你到底是谁,再不乘乘老实交待的话,我就叫人把你当刺客抓起来了。”

    “别别,我真是孙长空。让我想想,对了,老祖,你还记得我们是在哪里第一次相见的吗?苍北仙苑丛lin之zhong一条小河旁边,当时老祖就已经看出我的身体被调了包。如果他现在醒着的话,一定能认出我的身份,我确实是孙长空,不是什么混蛋遮天皇。”

    接二连三的不敬,使得栖身于蛹衣之zhong的遮天皇忍无可忍,一时间自鳞甲**里忽然升起无数细小但却异常密集的尖刺,当即便扎入到他的皮肤之zhong,虽然没有出血,便却是相当痛苦,疼得孙长空不由得呲牙咧嘴,就好像得了羊角疯似的。

    陈少麟仔细看了看孙长空的眼睛,发现对方的眼神却是十分熟悉,然后才道:“你真的是孙大哥?”

    孙长空语调哀求道:“我的小祖宗啊!我说什么你才能相信。对了,你还记得老祖是怎么昏迷吗?他是为了取出我体内的魔晶,所以才会变成后来的假死状态,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

    “孙大哥,真的是你!”

    意识到面前的人就是孙长空,之前孤立无援、举目无亲的陈少麟,眼zhong忽然涌现出大片的泪光,嘴边笑容也夹杂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苦涩,让人见了不禁为之同情。

    “你这傻孩子,好端端地哭什么。陈家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放心,有我在,没人敢把你怎么样。”

    就在孙长空与陈少麟相拥在一起的时候,旁边的那名仆人忽然惊声道:“你,居然是你!当时就是你把陈世杰掳走的。”

    孙长空看了一眼那名仆人,当然他是不可能会记得这叙一个人的,但为了表示认同,他还是开口道:“没错,就是我!我就孙长空,当初将陈家搅得天翻地覆的那个毛头小子。不过,眼下的我已经不同以往,如果那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的话,我绝对不会再做逃兵。”

    “好,说得好!”

    随着忽来的叫好声,孙长空与陈少麟随即看向门口处,却发现一个体形异常臃肿的妇女正在站在那里,一副欣赏的眼光看着窗前的他们,脸上的笑容都快咧到腮帮上了。

    “你是那个神灭三鸢之zhong的鸢肥?”孙长空脱口而出道。

    “哈哈,没想到你还记得老娘,这么说来,我还是有要取之处的啊!”

    说着,鸢踏着看似轻快、但实际力贯千钧的步伐,几下便跳到孙长空的面前。直到最后落地之后,他甚至还能感觉到脚底的大地之zhong接连传来的轻微抖动。如此看业,鸢肥真的又肥了。

    “你想怎么样,打起来我可不怕你!”孙长空沉声道。

    “呦,我说这位小弟弟,咱们故人重逢,不应该叙旧谈情的么,为何一上来就要打要杀的,多煞风景。你放心,陈世杰现在已经不是陈家人,所有你对他做的事情也都全部一笔勾销了。我不会找你麻烦,你请你也不要对我显出敌意,这样可是很伤人心的。”

    说着,鸢肥还算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可是这样的行为只会徒增他在对方心目之zhong的坏印象。现在,孙长空几乎不敢正眼瞧她,生怕被其抓到一个空当,然后做出一些不太美好的事情。好在,鸢肥并不是一个轻浮之人,虽然她对孙长空十分zhong意,但她也十分清楚,女人的矜持比其性命还要重要。

    就这样,她强行抑制住了心zhong的冲动。

    “你今天怎么想起来到陈府,难道是思念我鸢肥了不成?”

    孙长空连忙晃动脑袋道:“没,绝对不是。我只是路过。”

    “路过?你这是要去哪,外面下的鹅毛大雪,你居然还在赶路。走,去我那屋里暖和一下。顺带着,我让你看看我刚完成的鸳鸯戏水图。”

    说着,鸢肥还不忘朝孙长空使了个魅眼,然后迈起笨拙的步伐,径直向门外走去了。

    “孙大哥,我劝你还是跟她去吧!鸢阿姨是有有名的花痴,如果这回你不让她满意的话,那你下半辈子恐怕就不得安宁了。”

    孙长空看了一眼一本正经的陈沙麟,随即低声怒道:“那你不早点说!”

    陈少麟待在房间之zhong,一时半会出不了什么事情,而为了不给以后留下隐患,他只得硬着头皮,跟在鸢肥来到了她的闺房之zhong。

    找开房门的刹那,孙长空彻底惊呆了。

    他本以为像鸢肥长得如此笨拙的女人,对于料理家务也不会在行。可是一进屋子,他便被房间之zhong处处呈现出的井然有序的陈列而惊叹不已,那已不是讲究,而是偏执。每一个杯子,每一个凳子,都有他特有的位置与姿态,上面的印花全部朝向外面,绝不偏离一毛一毫。而地面上更是一法不染,走在上面,甚至会让人有种莫名的罪恶感。

    “这……这都是你自己收拾的?”孙长空不由得惊叹道。

    鸢肥得意道:“那是当然,否则难道要你帮我收拾吗?不过,你就是想帮忙我也不会让你插手的。”

    孙长空接道:“也对,凭我的自理能力,如果换我来打扫,恐怕这里已经是面目全非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舍不得让你为我料理家务,所以才不想让你动这些东西。”

    语毕,鸢肥不忘再次向孙长空投来热情似火的神光,可看在孙长空的眼zhong,却感觉那双光芒竟比各年寒冰还要冻人刺骨,现在的他甚至已经心生逃跑的念头。

    “来,坐,我给你倒茶。”

    孙长空连忙摆手道:“不用劳烦了,你不是带我来看那张鸳鸯图的吗?咱们还是干正事吧!”

    “正事?看你长得斯斯wenwen的,没想到却是一个如此猴急的人。也罢……”

    说着,鸢肥两手已经攀在自己的领口之上,眼看就要往下解衣服。孙长空连忙上前一步,使出一招虎跃,当即压住了鸢肥的两只手臂,随即尖声渞:“你要做什么!”

    鸢肥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然后才道:“难道你不感觉热吗?”

    孙长空怒声道:“腊月下雪天,你和我说你热?”

    鸢肥先是一愣,然后才尴尬地说道:“好吧!我只是想把外衣脱了,没有其它的意图,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难道怕我吃了你。”

    此刻,鸢肥的话,每一个字都好像一只撩人的无形之手似的,不断地在孙长空的心头上撩拨抚弄,若不是鸢肥这副尊容太过醒脑,也许他真的会败在对方的石榴裙下。

    “好……好了,咱们还是从正事着手吧!图呢?”

    鸢肥眨上眨眼睛,然后道:“在我的衣服上。”

    “衣服?”

    随着鸢肥那两只肥硕的手掌,孙长空发现在领口位置处,竟直的绣着两只鸳鸯,虽然画幅不大,但却贵在真实,细节神蕴拿捏得恰到好处。如果鸢肥不修行而去创作的话,兴许也能成为一代名家。

    “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鸢肥满心欢喜道。

    “漂亮,漂亮,没到你的女工如此过人。谁能娶你,那是他的福气。”

    听到这里,鸢肥不由得先前迈进一步,此时的他距离孙长空的身体已经不足一尺,甚至仔细听去,不评测辨认出来自对方体内的心脏声,属实有些刺激。

    “鸢肥姑娘,实不相瞒,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瞬间,鸢肥脸上的所有笑容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一股阴森恐怖的神色。虽说孙长空早已料到这副情景,可是当自己亲眼见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口干舌燥,畏惧三分。

    “你说你有心上人了?什么时候的事?”

    孙长空道:“其实,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我便已经和我的意zhong人私定终身,我爱她,她也同样爱我,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你放屁!”

    鸢肥的惊天怒骂使得头上的房梁都不禁为之一震,积攒了多年的灰尘自上空飘落,撒得桌上,地面,还有身体,到处都是。这要是换作平常时候,鸢肥早就开始拼命地打算,可是不知今天怎么了,就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一点其它的想法也没有。

    因为他的注意力都在孙长空的身上。

    “不好了不好了,如花飞雪两位分家家主打起来了。”

    放昚未落,只听鸢肥门外不远处的假山处忽然跃起一道冲天火光,接着自其zhong一红一白两道身影接连从其zhong飞闪而出,一个落到走廊上的屋盖之上,一个则直接踩到了已经结冰的池塘之内。二人全都气喘吁吁,面红耳赤,想来应该是刚刚经历了一场热血厮杀。

    “你们都给我滚!”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