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九章 陈王城冬日
    ..,平步仙路

    陈王城不比苍北仙苑、飘渺云巅这一类的福地洞天,冬季的寒流仍然困扰着它与其zhong的百姓。这一天气温骤降,街上来回的行人异常稀少,就在连一向不辞辛苦的摊位小贩也不见了踪影。孙长空站在这样的街道之上,心zhong不由得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凄凉。

    自从瞿家被陈立铲除之后,陈王城便落入到了他真正的霸主手zhong,也就是响当当的陈家。然而,作为灵魂人物的陈立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倒下了。群龙无首的陈家立即陷入到了空前的危机之zhong,风花四月分大分家也一同前来凑起热闹。

    陈少麟年纪尚小,陈世杰不知去向,而陈立zhong毒昏迷,至今生死不明。这所有一切,孙长空可以说是难辞其咎。可以说,陈家会沦落到今日这副破败相他至少有他一半的原因。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孙长空将此次前来的二十名精英都留到了城外的荒郊之zhong,自己独自一人进入城内。面眼前这股肃杀的气氛似乎是在提醒着他,一场前所未有可怕风暴即将到来。

    在得知陈家的情况之后,孙长空并没有贸然前去拜访,而是选择在一处酒馆之zhong休整一下。越是这种时候,酒馆这类鱼龙混杂的地方便越能凸现出其独特的作用来。如果你想打听些什么事情,来这是绝对没有错的。

    “听说了吗?现在陈家内部派系斗争十分激烈,四大分家家主咄咄逼人,向一个孩子发难,真是白瞎了当初老祖对他们的栽培。”

    此刻,孙长空邻桌上的几人正在议论陈家的事情,孙长空顺势将耳朵凑了上去,继续听他们娓娓道来。

    “唉,不要说得那么刻薄,如果把他们放到那个位置上,我想也会那出这种以前犯上的事情。毕竟他们在下面待了太久,人老是沉浸在压制之zhong便会生病,既然生病当然就要对症下药。而让他们痊愈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他们成为真正的陈家家主。不然,他们就是在睡觉的时候也会对其念念不忘的。”

    二人又继续说了一阵儿,可孙长空作为才到没多久的人,并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看了看那壶几乎还没有动过的烧刀子,孙长空提着它来到旁边的桌上,笑脸相迎道:“两位兄台,在下有几件事情想要请教一下,不然可否方便为我答疑解惑一下。”

    说着,孙长空将手里的酒壶往桌子上一放,然后道:“今天的酒钱我请了。”

    一看此人出手阔绰,那两个人相视一眼,其zhong一个长着酒糟鼻的zhong年男子忽然笑道:“哈哈好说好说。今日我们能够在此相遇,就说明咱们之间有缘分。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我就与小兄弟你好好喝上一顿。”

    果然,酒糟鼻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酒鬼,孙长空这边一句话还没问,他那边已经两壶酒下肚,而且看样子越喝越精神了。

    “小兄弟,我和你说,这方圆百里,就没有我徐老鬼不知道的事情。你有什么事情就问吧!”

    孙长空一看机会来了,于是连忙道:“呃,刚才在下在旁边听二位提起陈家的事情。可是拒我所知,陈家之zhong高手如云,能人异士不乏少数。如此之多的高人镇场,为何还会出现内乱样子的事情?”

    徐老鬼傻笑着将嘴边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口zhong含含糊糊道:“年轻人,一看你就入世太浅,他们这些江湖人,哪来的那么多的道义。树倒猢狲散的道理你还不懂吗?陈家老祖不行了,那些之前慕名而来的各方高人当然会相继离开,不然守着一个活死人要到什么时候。况且,那个才当了不久陈家少主的陈少麟,年纪尚轻,少不更事,要将偌大的陈家都让他一肩抗起,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这时候四大分家的家主便站了出来,提议要重新选举陈家家主,而内乱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听到这里,孙长空不由道:“门客没有,陈家的自己人应该会站出来支持陈少麟吧!至少,他才是嫡子长孙,陈家家主的最佳人选。”

    “呵呵,祖宗都顾不上自己了,谁还会在乎什么长子长孙。而且那风花雪月四家早已对这个位置虎视眈眈,就等机会一飞冲天了。眼下陈家老祖遭劫,正是他们霸占宗家的最好时机。你说的那些陈家人,根本已经不管谁是宗家谁是分家,只要拳头够硬,给家族带来更多的利处,那他们便会支持他登上家主之位。相反,即便是陈家少主,但是不能给家族带来丝毫的利益,那这样的家主不要也罢。”

    孙长空心zhong一震,随即道:“那陈少麟现在在哪里,那几个分家家主不会把他给……”

    徐老鬼摇着头,无精打采道:“不会不会,虽然他们对那个陈沙麟极不看好,但至少不会做出这种以大欺小、以强凌弱的卑鄙之事。不过,据说他们已经将陈少麟囚禁在了一处隐蔽的地方,在选出真正的家主之前是绝不会放他出来的了。”

    孙长空长舒了口气,道:“还好。”

    这时,徐老鬼在孙长空的身上打量了一下,不由得道:“我看小兄弟你如此关心陈家的事情,暮你也是陈家的一员?”

    孙长空先是一愣,然后才尴尬地笑笑,故作轻松状道:“哪里,我只是好奇而已,哪里会是大名鼎鼎的陈家之人。多谢您的解惑,在下告辞了。”

    孙长空丢下两块金锭子之后,出门直接奔向陈家方向。无论如此,眼前的当务之际是救出陈少麟。

    窗外又下起了雨,它们不仅涌上人的眼帘,还将眼前一切可以看到的事物全部变成了白色的棉絮。陈少麟站在窗边,一站就是半个时辰,此时他的嘴都已经冻紫了,可还是没有进屋休息的意思。

    “少主,快进去暖和一下吧!再这么站在外面,可是要把身体冻坏的。”

    数月不见的陈少麟,脸上竟已比之前多了几分成熟神韵,原本无忧无虑的脸上,此刻也变得深沉莫测了许多。没人能猜得透他的心思,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今天是什么日子了?”陈少麟忽然对那名仆人道。

    “回少主,今天是腊月二十三,今天是小年。”

    陈少麟叹一声道:“小年了啊!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过年了。我记得前几年我还和几个兄弟一起守夜,可谁承想,如今竟已经物是人非,手足相残了。”

    “少主,不要胡思乱想,等老祖宗一醒来,这群小的的们自然会安定下来的。”

    陈少麟略显伤感道:“那又如何,人的心就像镜子一样,一旦受损就无法复原。哪怕我还是少主,他们还能像以前那样和气地与我相处吗?”

    “这……”

    陈少麟小小的年纪便已看破大人世界之zhong的残酷规则,这对他一个孩子来讲,实在是一件不幸。可是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残酷,它总是喜欢将你不喜欢堆在你的面前,而将那些你所追逐的东西全部抛到天上,让你可望而不可及。

    陈少麟享受到太多别人一辈子都体会不到的荣华富贵,锦衣玉食。然而特殊的背景也让他饱尝到人间冷暖,还有所谓的尔虞我诈。他虽然只是一个孩子,但内心却像一个经历了大大小小许多坎坷的老人一样,脸上都染上了一丝与之年纪极不相符的老气。这在别人嘴里叫做成长,但在他的心里却只能算是烦恼。成长的烦恼。

    “不好了不好了,陈如花,陈如雪两位分家家主又在大堂之上动起手了。两方人马剑拔弩张,看样子马上就要开打。”

    这时,从门外跑进来一个身着短衣短裢,身材瘦削的半大孩子,连走带跌,噗通一声跪倒在陈少麟的脚边,气喘吁吁地说道。

    然而。对于这个消息,他似乎并不感兴趣。

    “让他们打吧!等到一人认输投降,或者干脆被灭杀之后,那样就好了。”

    听到陈少麟这般口吻,那个孩子不禁着急道:“可是,那些随从们是无辜的啊!说到底,他们都是陈家的人,如果放任他们厮杀不去制止,那到头来受伤的还是陈家自己啊!”

    陈少麟冷笑了一声,随即抬起自己那双被寒铁打造铁铐锁住的双手,随即失魂落魄道:“我都这副样子了,怎么有能力去顾及别人。你去找陈盛情那些老家伙们吧!他们也许有办法。”

    看到陈少麟如此消极的样子,那个少年不禁继续道:“少主,现在我们的命运都掌握在你手zhong。陈盛情那些老不死的关键时候都成了墙头草,谁有权有势就投入谁的怀抱。再这么下去的话,陈家可就要灭亡了。”

    “灭了好,灭了我就再也不用为家族的事情发愁了。”

    “哎,几天不见,小少麟你怎么变得这么颓废了。”

    陈少麟蓦然抬头,忽然看见站在窗前的那个陌生却又感觉无比熟悉的身影,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你!”

    孙长空低头看了一看自己的身体,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回到了本来的身体之zhong,然后才嬉笑道:“哦,认不出我了是吗?我是你孙长空孙大哥啊!”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