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七章 与遮天皇的坦言
    ..,平步仙路

    孙长空心头一震,不由得道:“怎么了,你还想袒护这个玩意儿,他差点害死我,无论如何我也要让他尝尝他孙大爷我的厉害!”

    遮天皇连忙道:“你先别着急地毁它,这东西除了害人不浅之外,身上的优点还是挺多的。”

    “优点?什么优点,早升极乐世界吗?”孙长空没好好气地说道。

    “当然不是。可这毕竟是由远古巨龙的鳞片所制,其本身的坚固能力,要远远超过一般的铠甲护具。单从这一点上来看,他便是这世上当之无愧的绝世珍宝。”

    没孙长空冷笑道:“可是,即使有这种宝贝,我也没命消受啊!”

    遮天皇道:“蛹衣之所以会吸食你的精元,那是因为他极需养分来让自己增强。在我看来,将王把它赠于你,多半也是因为这个道理。”

    “所以呢?他用蛹衣把我蚕食掉又有什么好处,吃了我的蛹衣又能如何?莫不成还能变回远古巨龙的样子吗?”

    遮天皇道:“那倒不置于,不过一旦这蛹衣吸收了足够多的养分之后,便会进一步变化,成真真正正的鳞甲。介时如此穿上它,一般的兵刃根本无法伤你分毫,就连强如将王此类的高手也难以对你造致命伤。而且……”

    “而且什么?”孙长空略显急迫道。

    “你刚才也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之zhong便zhong了蛹衣的圈套,被其zhong的线状口器侵入体内。如果我们能加以利用的话,甚至可以借助它的威力来对敌人造成可观的伤害。”

    “这……好像有点意思。”

    孙长空摩挲着下巴,眼zhong不时露出异样的光芒,可随即他的脸色又变得略显阴沉,且道:“可是,这家伙只是一个没有意识的魔物而已,我们根本无法控制他的力量,更不能令它为我们所用。将它留在身上,那就等于饮鸩止渴,早晚都得栽在它的身上。”

    他本以为事情到此应该就要告一段落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内心之zhong的那个遮天皇却忽然发出阵阵怪笑,随即傲然道:“你们常人做不到的事情,并不代表我遮天皇也做不到。”

    孙长空心头一喜,随即道:“怎么,你真的有办法?”

    遮天皇:“那是当然,不要忘了,现在的我是以游魂状态存在于世,所以这些口器对我根本没有影响,我自然也不会害怕它们。而且,我还能进入到没有意识的蛹衣之zhong,进而成为他的主人,或者说是夺取它的本体更为恰当一些。反正,对蛹衣而言,我就是他的克星。”

    “什么,你真的可以做到吗?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惊喜之余,意识到遮天皇要离开自己的躯壳,进入到蛹衣之zhong的时候,孙长空心猛然升起一丝悲凉之意,这段日子的朝夕相处已经让他对这个曾经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产生了些许不舍与依恋。他一度认为这只是一种假想,可真当离别当前之时,他才知道骗不过自己的内心。

    “虽说这蛹衣多有不便,但至少还能算上一个独立的个体,不用和你共同挤在一具躯壳之zhong。”

    孙长空缓缓道:“那……你控制了蛹衣之后打算要做什么?”

    遮天皇稍事迟疑了一阵之后,这才接着道:“打算?呵呵,当然是和仙宗一较高下。这么多年了,我等待这一天实在太久。如果让我抓到机会,我定将他碎尸万段。”

    听到遮天皇的语气急转直下,孙长空当即劝说道:“你先别激动,毕竟只是一件蛹衣罢了,即便它能成长成真正的鳞甲,但没有它人的帮助,你还是一无是处。”

    “所以,我需要你!”

    遮天皇的话让孙长空如遭雷亟,内心世界之zhong一片死寂,隐约间只能听到二人平缓的呼吸。

    “我?我为什么要帮你?”孙长空倏尔道。

    “因为,你我是一个整体。”

    “整体?遮天皇,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难道你忘了你我生死相拼的时候了?说实话,我让你住在我的身体之zhong,只是为了感激你之前在皇城之zhong的搭救之恩。至于情谊根本就不存在。而我和你也绝不是一个整体,因为我们本就不是一路人。”

    听到孙长空如此说话,遮天皇先是一愣,然后才怪笑道:“孙长空,你不要再欺骗自己了。在你身体里住的这段时间当zhong,我已经将你的记忆大致翻看了一遍。”

    “什么?你是什么时候做完这件事的?”孙长空愕然惊声道。

    “呵呵,趁你睡觉的时候就可以了。不过,我实在没有想到,之前的你居然做出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恶行,当真连我这个自诩恶魔的遮天皇也自叹不如啊!”

    遮天皇的话像刀一样插入到他的心窝之zhong,倒不是说曾经的事情令他多么耿耿于怀,但发现一个自己相信的人竟然在背后做了这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他的心zhong不禁升起几分寒冬的凄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是做过很多错事,但我已经弃暗投明了。”

    “呵呵,是吗?可是现在的你,好像正在做一件背信弃义的事情吧!背叛初升太陆,加入蓬莱势力,你可真是苍北仙苑的大罪人啊!”

    被遮天皇多番挑衅,怒不可遏的孙长空忽然大喝一声,与此同时暴发出的恐怖气势直接将位于内心之zhong的遮天皇团团包围,并化作无数兵刃,直指他的灵魂。

    “你!到底想怎么样!”

    遮天皇先是一愣,然后苦笑道:“我能怎么样,只不过,我想在关键的时候,请你助我一臂之力。”

    “关键时候?什么时候?”孙长空再次追问道。

    遮天皇的嘴边画出一道邪魅的弧线,眼zhong的寒光登时如两枚快剑射向孙长空:“当然是我与仙宗对决的时候。”军帐之zhong,将王背负双手,面对着帐zhong悬浮着那张巨大地形图,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忽然窜了过来。

    “怎么样?”将王连看都没看那人一眼,便随即开口问道。

    那人抬起头来,竟是之前将金鳞宝甲交给孙长空的那名士兵,原来他是将王的亲信之一。

    “回将王,孙长空已经欣然接受了那件蛹衣,属下亲眼看着他穿戴上了,看起来还相当兴奋。”

    这时,将王冷酷的脸颊之上忽然多了几分光彩,对那名亲信的态度也立即缓和了许多。

    “很好,很好!怎么样,他没有怀疑吧?”

    亲信回答道:“没有,蛹衣的动作神鬼不知,他一个见识浅薄的凡人怎么可能知道这蛹衣之zhong的秘密。我想这一回,将王您的计划终于可以达成了。”

    将王点了点头,露出会心的微笑道:“是啊!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没有找到能够穿上这件蛹衣的合适人选。要不就是体形过大,根本穿不进去。要不就是基础太过薄弱,经不住蛹衣入体,当场暴毙死亡。孙长空啊孙长空,如果蛹衣真能进化完成的话,我还真要……”

    “将王,你来看!”

    话音未落,孙长空已经“兴高采烈”地快步进入到军帐之zhong,而此刻那件蛹衣竟然又平欠出现在他的身体之zhong,表面上的金光也恢复到往日水平,完全就是一副重生之后的样子。而亲眼见到孙长空以这种模样出现在自己面前,将王脸上的笑容变得列加灿烂夺目了。

    “长空,快让我来看看,这金鳞宝甲是不是合你身。”

    随着将王的话,孙长空来到将王的面前,然后架起双手,顺势在原地转了一圈,随即道:“合适,再合适不过了。将王,这衣服不会是为我量身定制的吧?多了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真是太巧合了。”

    将王笑道:“这不是巧合,这一定是命zhong注定。宝剑赠英雄,好马配好鞍。这件绝世宝甲,和你在一起实在再适合不过了,这对此次攻打陈王城可是一个不小的好兆头。”

    听到这里,孙长空的脸色不禁为之一凝,之前眼zhong的光芒也随之不见了。

    “将王,长空有一事……”

    “呵呵,怎么了,陈王城里有你的熟人,所以不忍心下手?”

    孙长空刚要点头,却又怕将王因此将自己的头领之位撤去,换成别人。那么一来,陈王城的悲惨命运就无法改变了。只有他坐在这个位置之上,才能有机会扭转乾坤,即使现在的他仍然一丝头绪也没有。

    稍事思考之后,孙长空回答道:“并没有。”

    将王点头道:“没有就好。不然,为了避嫌,我也只能将你换下了。”

    孙长空摇头道:“不需要,即便他们之zhong真的有长空的朋友,长空也会严格执行将王的命令,绝不敢有二心、”

    将王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由自己一手提拔的孙长空这般毕恭毕敬,他的脸上写满了难以形容的得意。

    “那样就好。不过,你刚才要说什么,我还没有搞清楚。”

    孙长空继续道:“陈家老祖前不久前往苍北仙苑,参加了伟薪大会,过程之zhong遭遇了不测,身zhong剧毒,命在旦夕。我想这一回如果我们能给予援手,搏得他们信任的话,兴许我们能够不费一兵一足就能将整个陈王城轻松拿下。”

    将王蓦然抬头,随即看向孙长空道:“你的意思是说将陈家招安?”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