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六章 蛹衣
    ..,平步仙路

    孙长空拿着那张黄的纸蹲在茅厕里面,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原本被寄托了希望的这卷“圣纸”居然摇身一变,成了如今手里的“剩”纸,当即滑稽至极。甚至,他的心zhong一度产生过将其“用”掉的想法。但是再三权衡之后,他决定将张“废纸”留下来,以防今后有其它有用的发现。

    “师父啊师父,你给我这张无字天纸到底是何用意呢?与其这样,当初还不如不将它交给我。现在倒好,害得我为他头疼欲裂。”

    “孙宝帅,你好了没?将王叫你快一点!”

    孙长空连忙应道:“好了,马上就好,我这就出去。”

    急匆匆将纸握在手里之后,孙起身离开了茅厕,却发现那名传话的士兵,手里居然还捧着那件金鳞宝甲。与手里的黄纸相比起来,这铠甲可是令他相当满意的。只不过他也不知道,为何将王为何如此迫切地想让自己穿上他,难道只是为了证明他的身上有没有关于顺天之主有用的线索?

    “哎,不管那么多了。反正事已至此,再想别的也是徒劳。这么好的宝甲,不要白不要。正好我也缺套上战场的行头,正好就用你来担任这个职位吧!”

    想到这里,孙长空从那人手里拿过宝甲,然后两肩一怂,顺势朝那金鳞宝甲之zhong钻去。可就是在穿戴的过程之zhong他发现,这件宝甲竟然会自行收缩,一直到完全贴合他的身体之后才能停止这个过程。而经过“修饰”之后的金鳞宝甲可以将孙长空身体的线条勾勒得异常清晰,每一块肌肉的棱角全部可以分辨。

    孙长空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肩膀,发现并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至此,他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暗暗道:“果然与我想的那样,这件金鳞宝甲可以通过使用者的身材不同,从而自动调整大小肥瘦。所以,之前将王的话就是在欺骗我。可是如此说来,放着这么好的宝贝不用,为何要将它交给我呢?”

    思量间,孙长空伸手抚向自己的身体,然而就在这时,一直潜藏在体内、处于休眠之zhong的遮天皇忽然惊叫道:“这是怎么玩意,快点给我脱了。”

    孙长空心头一惊,随即对遮天皇使用心语说道:“哎,你怎么醒了。话说,这宝甲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虽然看不到对方的样子,但通过言语之zhong的口气孙长空可以分辨出遮天皇话zhong的怒意。

    “不对劲?何止是不对劲。你小子穿上这玩意,如果能坚持得了一天,我遮天皇就把头割下来给你。”

    孙长空轻笑道:“割头?割谁的头?别忘了,你的真身早在万年前被毁,之前的身体也被几位天斗神联手镇压在了巨石之下。你如今在我的体内,难道是要割我的头吗?”

    遮天皇不耐烦道:“我没那么多精力和你再这么闲聊,但这件鳞甲来路不明,穿戴的时间过长之后,对于你而言有百害而无一利,最后甚至要死在它的身上。”

    “哦?这么厉害,可是我没有感觉到宝甲的异常啊!相反,我感觉穿起它来十分舒服,就好像……”

    “就好像什么也没有穿是吧!”遮天皇忽然接话说道。

    “哎,对!就是这么回事。我现在甚至已经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了。”

    遮天皇冷笑道:“呵呵,再过几个时辰,你非但感觉不到鳞甲的存在,就连自己也感觉不到了。因为,在你穿戴的时候,鳞甲之zhong的鳞片已经向你的身体之zhong注入了一咱微量的毒液。”

    “什么?毒液?为什么会这样?”孙长空惊呼道。

    “这毒液虽不致命,但却可以令你的身体变得迟钝麻木,不像你现在用力捏一下自己的手臂,看看有没有知觉。”

    学着遮天皇的话,孙长空照着做了一遍,果然如对方所说的那样,他竟对被掐zhong的部分一点感觉也没有,就好像那块皮肉不属于自己一样。

    “这,这!”

    孙长空一直专心于和遮天皇的对话,完全将旁边的那名士兵忘得一干二净。眼见对方的脸色忽明忽暗,士兵不禁狐疑起来。

    “这个小子还真是挑剔,将王给他宝贝,他居然还这么不领情。唉,算了,反正这种事情也不是我能管得了了。铠甲我已经送到,没其它的吏就走喽。”

    想到这里,士兵朝孙长空拜了一拜,同时道:“小的告退了。”

    看着士兵渐渐离去,孙长空再次向遮天皇求救道:“那现在我该怎么办?照你所说,我岂不是要被这毒活活给害死?”

    遮天皇微显生气道:“那个将王不知是何居心,居然给你了这件看似珍贵、实际暗藏杀机的凶物,真是可恶至极。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只要你把这鳞甲脱下来,一切都会恢复原样。”

    孙长空长舒了一口气,随即埋怨道:“有这事你不早说,害我白担心了一场。”

    说罢,孙长空抬手就要往下褪那铠甲,可是刚脱了一半,他便感觉到了异样。

    “我……我的后背是怎么了?”

    摸着自己的后脊一路向前探去,孙长空发现就在自己背部与鳞甲之间,竟然出现了若干丝状的东西,将二老牢牢地连在了一起。而随着每一次的用力拉扯,他便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马上就要撕裂似的,其zhong的痛苦远超常人想象。

    “这是!”

    遮天皇深思了一会儿之后,突然惊声道:“我的天!这个将王在背地里到底干了些什么令人发指的勾当!”

    听到遮天皇的怒骂之后,孙长空咧着嘴,不由道:“我说你能不能先管管我,我要是死了,你也休想独活。”

    孙长空的话似乎戳zhong了遮天皇的痛点,原本摆出一副置身事外样子的他,如今也不得不投入到解救孙长空的事情当zhong。

    “你现在身上的东西不能称作甲,而应该叫做蛹。”

    “什么?那是什么东西?”孙长空不禁道。

    遮天皇道:“如果我没有犯错的话,这件蛹是用远古巨龙的幼体所做,趁着其zhong的鳞片还没有来得及发育长大,但将它们串到一起,制成了这件所谓的宝甲。可是,工匠在制造它的时候还将幼龙的部分生命器官植入到了其zhong,使其成为了一个**。一个没有意识的**。”

    遮天皇的话如无数的针一样,登时刺入到孙箜那颗原本坚强的内心之zhong。一想到自己身上穿着一个经人改造的异类,他便有种恶心作哎的冲动。

    “别……别细说了,我就想知道,这玩意怎么搞下来。”

    遮天皇顿了顿,然后道:“这蛹制成之后,虽然没有意识,但却可以自行成活。而他的食物,便是那些穿戴他的人。”

    孙长空伸手指着自己道:“你说的食物指的是我吗?”

    “没错,就是你。而现在那些从你背上钻出来的丝线,便是蛹的口器。它便是通这些丝线一点一点蚕食你的身体与精华的。”

    虽然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但知道其zhong道理的孙长空总算可以放心了:“这个好办,只要我把这些丝线全部斩断不就得了。”说着,孙长空就要去别处找个利器,将背上的丝线一一斩除。而这时遮天皇连喝止了他。

    “不要,千万不能这么做!”

    孙长空好奇道:“为什么,你不是说这件蛹就是靠这些丝线来进食的吗?我把它们全部铲除,看那蛹还怎么祸害我。”

    遮天皇尖声道:“你想得太简单了,你以为这蛹是这么好对付的吗?”

    孙长空无辜道:“不然呢?”

    “你要吹的是蛹身体的一部分,如果激怒了他们,口器便会以倍数递增,多到让你根本砍不完。而且随着怒气的提升,肾的进食速度也会一起加快。本来你还有一天的时间,但如果处在蛹进食的疯狂状态之下,恐怕连半天都坚持不住。”

    好不容易见到的活路又被遮天皇无情地截杀,心力交瘁的孙长空不由得向遮天皇哀求道:“我说大哥,你如果有好办法的话就不要卖关子,赶快说出来吧!从刚才开始,我便感觉体内气息有些不畅,再这么下去别说是去陈王城,就连离开军营都是妄想了。”

    遮天皇怪笑一声,然后才道:“想要脱离这件肾的纠缠其实也容易,只要你将盐撒在蛹的内侧,它便会自行将刺入到你体内的口器重新收回去,然后掉落在地。”

    “这么简单?你没有骗我吧?”孙长空不禁问道。

    “爱信不信,反正方法告诉给你了。不过这个方法有时间限制,如果那些口器刺入到体内的太深的话,那就没有办法了。”

    “那不早说!”

    孙长空急步跑到军zhong的伙房之zhong,费了九二虎之力才从角落里找来了一罐盐巴,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抓其一把,用力涂抹在蛹衣内侧。果不其然,被盐沾上的蛹衣开始剧烈颤抖,而之前扎入到后背之zhong的众多丝线也相继离开了表皮,收回到鳞片之间的缝隙之zhong。随着一股莫名的畅快感,蛹衣像一件刚刚褪下的蚕衣一样,没精打采地掉在地上,原本金光闪闪的样子也不复存在。

    “你这个害人精,看我不废了你!”

    “且慢!”遮天皇忽然叫道。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