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五章 赐金甲
    陈王城,陈家,陈立的根基所在,传薪大会一役,若不是他出手相救,身体舍己为其将魔晶吸入自己体内,恐怕孙长空早已经魂飞魄散了。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又如何对自己的大恩人一家出手,这实在太难了。况且,虽然陈立处于假死状态,但陈家高手云集,有四大分家,神灭三鸢,文武双全,青梅竹马,郎才女貌,钟魁,以及陈如广等一系列高手坐镇,实力雄厚,甚至不亚于一个小国的兵力。与其相斗,即便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但自己一方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孙长空实在想不明白,如此艰巨的任务从将王口中说出,竟是如此轻描淡写,好像根本就没有将其放在眼里似的。又或者,对方只是为了让他送死而已?

    “将王,攻打陈家还要三思啊!陈家底蕴雄厚,高手强者更是数不胜数,我怕陈王城还没有攻打下来,我们的大军就要先遭受重创了。”

    将王斜目看了孙长空一眼,略显不悦道:“长空,你这是在置疑我吗?”

    孙长空连忙道:“不,属下没有那个意思。”

    “既然如此,那就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了。你放心,兵力我一定给你备齐,定保你万无一失。”

    见到将王如此坚决的态度,孙长空不由道:“将王,你和陈家老祖是不是有什么过节,所以才会急于铲除陈家的势力?”

    将王轻笑了一声,随即不屑地说道:“呵呵,就凭那个陈立,还不足以入我的法眼。不过确实如你所说,当年我们二人是有一些摩擦,但这却不足以构成我灭杀陈家的理由。”

    “那这是为了哪般?”孙长空又道。

    “长空,你今天的话似乎有点多啊!”

    说罢,将王抬头看向孙长空的眼睛,同一时间,自那双剑一样犀利的眼睛之中忽然爆发出两道骇人的神光,随即扫过他的身体。一时间,孙长空就好像掉进了万丈冰川之中似的,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没有,属下只是好奇而已。”孙长空吱唔道。

    将王望着孙长空,如此僵持了数息之后,这才继续道:“对了,你这次回到家乡,有没有找到关于你爹守界者的东西,还有那个顺天之主的下落,有没有什么线索?”

    被将王这么一提醒,孙长空想起自己的怀里还有一卷还未开启的黄纸,其中很有可能记载着关于这位顺天之主的身份讯息。不过,想到此事关系重大,而将王野心勃勃,如果被他在知道了内情之后,说不定会做出何等极端的行为。所以保险起见,他决定先保守这个秘密,然后再打机会将纸卷内容公之于众。

    “没……没有,这次我回去之后,虽然也调查了番,但确实没有想到关于顺天之主的身份下落的消息。对不起,让您失望了。”

    对于孙长空的说法,将王好似早有准备似的,竟直接放声大笑道:“长空,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能有这份心,我就已经十分满足了。如果换作别人的话,肯定早已将有用的线索藏起来了。”

    孙长空尴尬地笑了笑,故作镇定道:“呵呵,将王您真幽默。”

    “呵呵,是吗?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语至此处,孙长空不禁抬起眼皮,看向面前的将王。可方谁承想,此时的对方竟也如此看着他。两人,四目,在这一刻仿佛成了对阵的双方势力一般,正在空中上眼一场没有销烟的战争。

    “长空,我看你这身衣服也穿了好久了,虽说现在是非常时期,应该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不过作为四大宝帅之一,即便你只是暂时顶替赵轩昂,但也不能因为衣着不得体而丢了蓬莱大陆和我将王的脸面。这样,我这里有一套铠甲,原本是为了我而定做的,但因为长时间没穿,加上我身形走样,如今已经套不进去了。我看你和我个头差不多,应该合你的身材。来,现在就穿上试试。”

    孙长空一听这个,头上的冷汗立即涌了下来。要知道,现在他的怀中还揣着那卷黄纸,如果在这里当面换装的话,必定要当场败露。可是如果他直接拒绝的话,便有可能引起对方的怀疑。就在他为此左右为难之际,将王已经真的从后面取来了那套金光闪闪的盔甲。而当见到铠甲之上熠熠生辉的模样之时,孙长空看了之后竟不禁为之一震,目中也渗出些许贪婪的神采。

    “呵呵,怎么样,这件金鳞宝甲还不错吧?”

    孙长空伸手抚过那金光闪闪的鳞甲,口中不由道:“何止不错,简直是惊为神物。这甲衣看似是由纯金打造,可是这手感……和黄金完全不同啊!”

    听完孙长空的话之后,将王随即略显自豪道:“呵呵,算你识货。不瞒你说,这件宝甲,无论是选料还是做工,都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但相比起来,他的材料更为珍贵,普天之下,你再也找不到另一件了。

    “哦?居然如此稀有,那这些鳞片到底是?”

    “呵呵,是由远古巨龙的鳞片所制。而远古巨龙族早在万年之前几近灭绝,唯一的幸存者古浊也不知去向。除非你能找到他,否则这件金鳞宝甲就是唯一的。”

    一听到远古巨龙这四个字,孙长空的思绪不由得被拉回到之前身处平层空间的时候。一直被认为已经死去的远古巨龙族族长古浊竟然被封印在夹层世界与魔界之间的缝隙之中,这是常人怎么也想不到的。而那自以后,他便再也没有见到古浊与纳百川二人,只是知道他们一同前往了魔界,不知他们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看出孙长空出了神,将王不由得提醒道:“喂,长空,你快试试吧!等你穿戴整齐之后,就准备一下带兵前往陈王城吧!”

    “啊?现在?”孙长空恍然惊呼道。

    “没错,就是现在。现在就换,我要看着你换。”

    孙长空故意作出一副扭捏的样子,随即不好意思道:“可是,当着您的面换衣服我有些别扭啊!要不,我回到自己的军帐之中换好之后,再来给您看,如何?”

    将王摆手道:“不必那么麻烦了,就在这里。你我都是男人,你还有什么害羞的。”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将王突然大声喝斥道。

    “我让你换你就换。难道,你的身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孙长空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眼下,因为他再三拒绝在将王军帐之中换衣的事情,引起了对方的怀疑,如此一来本本可以轻轻松松蒙混过去的事情,便成了将王眼中的焦点。这下就是想用衣服遮掩一下那卷黄纸,也是不可能的了。不过好在,那纸外形长得十分一般,甚至有些丑陋,一般人根本就不会对这玩意有所怀疑。不这样,心惊胆战的他,一点一点脱下外面的衣服,就在黄纸即将掉落之际,他将手刚好抓住与其对应的外侧衣服,直接将其一块抛到了地上。

    “来人!将守界宝帅的衣服拿去洗了。”

    “哎,别!”

    不等孙长空换好那件金甲,一名随从已经自地上捡起了他的脱衣服,而那卷黄纸也顺势从衣物的夹缝之中掉落出来,刚好滚到将王的面前。

    “嗯?这是什么?”

    说罢,将王俯身拾起了那卷纸,这下孙长空的血已经凉到了脚后跟,如果仔细倾听的话,甚至可以辨认出弥漫在空气之中的剧烈心跳声。

    “那……没什么,一点厕纸而已。”

    将王皱着眉头,仔细看了看手里的黄纸卷,一边看还一边道:“呵呵,你还真是细心啊!居然还把厕纸小心地收起来。”

    话音未落,将王捻动手指,已然将闭合状态下的纸卷摊平开来,就在孙长空以为事情将来败露之际,将王忽然笑了一声,随即将纸又扔回了地上。

    虽然有些距离,但孙长空还是能够看到黄纸内侧的情况。可是让他困惑不解的是,纸上竟是一个字也没有。

    “这……这是怎么回事,说好的秘密消息呢?难道,是师父他骗我?”

    看到空空如也的黄纸之后,孙长空不禁感到莫名其妙。但想来这件事情应该没有那么容易,他便多了一个心眼,装出一副肚子痛的模样,随即咧嘴道:“将王,属下这几天肠胃不适,所以随身都带着厕纸,让您见笑了。”

    将王看了孙长空,微笑道:“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不过你自己还是小心一点,毕竟赵轩昂刚出事,你如果再有问题的话,那军内情况可就真的不太妙了。”

    孙长空点了点头,随即佯装道:“哎呦,我这又有感觉了。将王,对不起,我想先去趟茅房。”

    将王向后缩了一脖子,显出一副嫌弃的模样,笑道:“你啊你,快去吧!回来之后找邓行要点汤药,好好调理一下。”

    孙长空点头道:“好的。”

    说罢,他一个探步直接冲到将王的面前,并把那张黄纸重新收了起来,衣服也不找一件,便飞奔出了军帐。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就算你能躲得过一时,我就不相信你能藏得住一世。顺天之主的们子,我坐定上了!”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