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三章 还乡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布局,当孙长空阔别十余年重新回到杨家庄的时候,他的整个人都不禁澎湃不已。然而,物是人非,儿时在他记忆之中的人大多已经变了模样,小儿变成了大人,大人变成了老人,可老人呢,庄后又新修了几座坟,那就是他们的归属之地。这里的一切都在井然有序地进行着,只有孙长空这个“外来者”看起来有手好闲,无所适从。

    “你既然知道杨家庄,那自然曾经也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了?”

    面对那名中年人的发问,孙长空微微点了点头:“嗯,我是在这里生活过,只不过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是啊!十几年,呵呵,人这一生又有多少个十几年。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居然还记得这里。”

    孙长空昂然道:“因为我的根就在这里,我就是在这里诞生的。倦鸟知返,或许这是生灵共同通的特性吧!我也有些累了,所以才想起回来看看。”

    中年人道:“那这里还有没有你的亲人?”

    孙长空刚要张口说“不”,却不想无意间的一道余光,竟令自己看到无比震撼的事情。

    “娘,爹什么时候回来啊!”

    看着那张熟悉的小脸,还有那个莫名亲切的声音,孙长空眼中立即涌现出大片泪光,他的脸上终于绽出笑容,如花一样,鲜艳动人。而随着视线的抬高,他惊喜地发现那个被唤作“娘”的人竟是:娘!

    孙长空的身体突然间僵硬了,他发现自己的手脚都无法动弹。不仅如此,就连那对母子也被一同停止下来,他们张着嘴,却没有说话。事实上,杨家庄的所有人都在这此刻凝滞了,唯一例外的就是那个中年人。

    “呵呵,看来你发现了自己。”

    孙长空心动一震,不由得对眼下的情况惊恐万分,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更不理解为何自己和这些人会出现这样的反常情况。

    他拼命地张开嘴向那人问个清楚,可是僵直的身体已经连开合下巴都变得不可能了。而在这个时候,那个中年人缓步走到他的跟前,面对面地看着,道:“孙长空,你终于回来了。”

    孙长空心头一震,不由得再次端详起面前这人,忽然间后者的面容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最终成为另一副模样。刹那间,积压在孙长空心中的兴奋终于爆发而出,化作两个再个简单不过的字,脱口而出道:“师父!”

    之前,沈万秋向孙长空提起过他爹孙逸扬可能尚在人间的事情,可是后者万万没有想到,如今出现在杨家庄的是居然是自己的师父王如水王道人。

    发现自己再次恢复自由的孙长空,连忙跑到王道人的跟前,神情激动道:“师父,你怎么在这里。”

    王道人微笑道:“因为我在等你啊!”

    “等我?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乎,王道人便将自己与孙逸扬的从属关系向孙长空从头到尾说了遍,而至后者才终于明白,一向少言寡言的父亲对自己竟有如此深沉且无私的一面。父爱如山,果真如是。

    “什么,原来你早就知道你爹的事情,可是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孙长空不由得道。

    “我从你的爹身上分裂出来的时候人,他就对我千叮万嘱,禁止我将这件事告之于你,否则就将我重新收了去。而在那之后,我就像眼线一样,看着你的一举一动。”

    “那……我爹他现在在哪里,他应该还在人间吧?”孙长空无比迫切道。

    王道人摇了摇头,叹息道:“可惜事实并不是那样,你爹他……确实已经死了。”

    这下,孙长空心中那团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之火再次被无情地浇灭,心中的悲痛与不解随即化为一道冲天怒气,轰然吐出体外。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王道人平静道:“当日,魔皇使出了他的看家顶本领凋零神力,击中了你爹的身体。这凋零神力阴险毒辣,一经被侵入体内,就很难活命。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凋零神力会在身体之中肆虐破坏,将一切可以毁灭的东西全部破坏。而就在你爹即将仙逝之际,他将自己的右臂强行丢了出去,而我则附在其中,得以逃过一劫。”

    这下,孙长空直接坐倒在地,双眼木讷地看着脚下的地面,口中喃喃道:“本以为回到这里能与爹重逢,没想到结局竟是这个样子。我感觉自己真的好没用,连自己的至亲之人都保护不了。”

    一边说着,孙长空不争气的眼泪已经自眼眶之中簌簌淌出,不时便已将地面打湿。而见此情形,王道人轻叹了一口气,随即俯下身子,语气平和道:“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节哀顺便吧!不过你此次前来,应该不只是为了你爹的事情吧!”

    经过王道人的提醒,孙长空这才想起了正事,于是道:“对了,我爹是守界者的事情,师父你应该是知道的吧!所以……”

    王道人点了点头,随即从怀中掏出了一卷泛黄的纸,随即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这里面写的是什么,但是他将我送出来的时候,就把这东西塞到了我的身上。我想,这东西里面应该记载着对你有用的东西,拿去吧!”

    孙长空小心翼翼地接过那卷弥漫着古老的气息的纸卷,心跳不禁再速起来。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已经静止的空间竟然再次“活跃”起来。大家都向以往那样,做着各自的事情,而之前那个吵着要见爹的孩子,与他娘一起不见了踪影。

    “师父!”

    孙长空环视一周,却发现之前带自己进入杨家庄的那个中年人竟又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而对方此刻正看着他,脸上写满了狐疑。

    “你怎么了,我看你的脸色怎么有些不对劲?”

    “师父,你怎么又变回这副样子了?”

    中年人顿感莫名其妙,于是道:“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谁是你师父,我只是好心把他带到这里而已,还不至于要当你的师父。我看你也有些累了,还是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吧!天色已晚,我要回家吃饭了,有缘再见。”

    就这样,那人自顾自地转身离开,只留下孙长空一人独自站在凄凉之中,思索着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究竟何为真实,何为虚妄,就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不过,令孙长空颇为欣慰的是,那卷黄纸还在,这说明之前的事情确实发生过。可是王道人到底去了哪里,他就不得而知了。

    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但孙长空仍然记得儿时自己所住的房子,那是一个面积不大,装饰简陋,甚至有些寒酸的小木屋,他在那里度过了最纯真,最无忧无虑的童年。当再次站到那间屋子面前的时候,他不由长吸了一口气,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勇气推开注定已经无人迎接的房门。

    果然,一切都没有变,木桌,板凳,用竹子拼接搭起的床,还有那张被安置在角落处的木板床。家中的所有陈列都和他记忆之中的一模一样,好像生怕他回来的时候认不得这里似的。

    孙长空坐了下来,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伸手一提桌上的水壶,竟发现里面有水。因为没有找到杯子,他索性登着壶咕咚咕咚往嘴里灌了几下,可就在这时,他的整个人都不禁为之一震。

    水是温的。

    “娘,爹什么时候回来啊?”

    随着房门再次被启开,孙长空蓦然回首,发现娘亲与儿时的自己已经双双走进房门,并且惊讶地看着他。过了好大晌,女人才道:“你是谁?”

    孙长空刚要开口喊“娘”,可细细一想,里面定有蹊跷,于是转念道:“我……我口渴,叫了几声没人,所以自己就进来了。”

    说着,孙长空像一个做错事的小鬼一样,赶紧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显出一副惭愧之色。而女人也没有责怪他,只是说道:“刚才我和孩子出去了一下,家中没人,请不要见怪。”

    孙长空道:“怎么会,未经您的允许就踏入到您的房子里面,是我唐突了,我向你道歉。”

    说着,孙长空掏出一大锭金子放在桌上,然后急匆匆地朝门外走去。

    “你要去哪?”女人忽然道。

    “哦,我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做,就不多待了,多谢您的水,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孙长空已不敢回头,因为他生怕当自己再次看向那里的时候,房间之中已经空空如也。他不相追究发生在自己面前种种异象。如果他娘真的和儿时的自己以某种方式活在这个世上的的话,他宁愿永远也不去打扰他们清静。

    就这样,他离开了自己的家乡,重新踏上了归途。

    “孙长空刚才来的是这里吗?”

    黑暗之中,几个人窃窃私语道。

    “没错,就是这里。没想到,在这种深山老林之中还藏着这样的世外仙境,当真神奇得很。如果真的要将他摧毁的话,我还真有些舍不得呢!”

    说话间,一道寒光自那人的腰间被缓缓抽出,如魔鬼的利爪一般,慢慢伸向无辜的杨家庄。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