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二章 讳莫功
    ..,平步仙路

    “不用了,我已经考虑清楚了。于我而言,提升修为实力迫在眉睫,根本容不得丝毫含糊,如果老是瞻前顾后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成就一番大事。好了,就这么说定了。”

    说罢,屠昊阳已经从座位之上离开,随即自后门出走了。大殿只剩下张望远与莫向北二人,而此刻二人的脸色都显得极不正常。

    “莫前辈,屠师兄嘴里所说的讳莫功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莫向北轻叹了一声,显得相当疲倦。而这时张望远发现对方的身形似乎比之前刚来的时候要矮上一些,但即便如此还是要比他高上半截。

    “我能拥有如今的这份成就,多半都是倚仗的这部神功,可以这么说,学会了讳莫功就等于成功了一半。不过,你也要知道,学习神功的过程异常艰辛,需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汗水与努力。而莫家能人倍出,习过这部功法的人也不在少数,但要说真正学有所成的,恐怕连一手之数也没有。”

    听到这里,张望远不由道:“那……莫非烟莫师兄有没有学习过这部讳莫功呢?”

    莫向北道:“很不巧,这些年我与家族失去了联系,对于族内的这些新人也不太了解。我知道你口zhong的这个莫非烟,也是莫家近几年里出现的翘楚,实力之强,同辈之zhong罕有敌手。不过,有了之前那么多惨痛的教训,我想那些老家伙应该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后代一个接着一个地步入死亡的深渊吧!所以在我看来,他应该没有不会使用讳莫功的。”

    “那就好!”

    张望远情不自禁的一句话引起了莫向北的注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两个有过节?”

    意识自己露出马脚,张望远连忙解释道:“哦,没什么。我是担心师兄他学了神功之后,也会像之前那些人一样走火入魔,抱憾终生,所以才会为他没有修炼讳莫功而感到庆幸。前辈,你想多了。”

    莫向北半信半疑地看了张望远一眼,这才将视线收了回去。而这时张望远才敢接着道:“不过话说回来,屠师兄到底收到了什么情报,竟要对一个小小的彭家后人痛下杀手。在我看来,除了那个雷明之外,里面的都是一群乌合之众啊!”

    莫向北目光一凛,随即道:“彭家确实没有什么可以炫耀的地方,而他的优势便是因为有一个超级强者坐镇,所以便成为了一个坚不可摧的堡垒,可供天下散人进入避难。”

    “超级强者?是那个雷明吗?”

    “嗯!”

    接下来,莫向北将雷明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而直到现在,张望远才真正意识到那个对于彭家来讲如守护神一般的雷明到底是何等可怕的人物。

    “幸亏我们没有动手,否则岂不是要折在那个雷明的手上?”

    莫向北点头道:“没错,虽然我也是仙人,但和他相比起来,就好像小孩与大人之间的距离一样。在他面前,我甚至连头都抬不起来。随着修为的提升,每往上攀升一点,都要耗费常人无法想象的巨大努力。而雷明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几乎是他的极限,别人想要赶超他,要不比他修行的时间长,要不就天赋际遇比他好,而这两点无论是哪一个,都是几乎不可能达成的。”

    说了这么多,莫向北的再次叹了口气,随即看着屠昊阳消失的门口,进而道:“他明知道彭家有一个雷明,但却执意要我们前去刺杀彭小尖,这分明就是公然地挑衅。这次任务没有完成还好,否则,现在的杀手联盟恐怕已经鸡犬不宁了。”

    “所以说,屠师兄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莫向北眯着眼睛道:“或许,他这么做并不是自己的意思,有人在暗zhong指使他。”

    “哦?是这样吗?不过想来,前几日师兄和联盟里的几十人确实外出过一阵时间,之后就没再见过那些人。不知这件事与刺杀彭小尖有没有关系。”

    莫向北稍事沉思了一阵,随即道:“一个也没有回来?”

    张望远微笑道:“其实我还特意留意了一下,但确实一个也没有。”

    “那他们的家属有收到抚恤金吗?”

    张望远摇头道:“这个……不太清楚。不过如果问一个账房的话兴许有线索。”

    莫向北点头道:“嗯!那你去问问账房的管事,我不太方便出面。”

    张望远回道:“明白。”

    莫向北目zhong放光道:“我感觉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说不定会关乎到整个杀手联盟的存亡。我知道昊阳现在急于想证明自己的能力,但凡事遇速则不达。而且,现在江湖之上,人心险恶。凭他的阅历,根本分辨不出孰是孰非。万一被人哄骗的话,那就大事不妙了。”

    张望远道:“这个我明白。我知道莫前辈你是为了联盟好,为了屠师兄好。”

    莫向北忽然看向张望远,眼zhong的神色突然显得伤感了许多,经过又一次叹气之后,他才终于道:“唉,我多希望那个孩子也能理解这一点啊!小子,我看你挺机灵的,以后就跟着我吧!”

    张望远一听这个立即欣喜若狂,但为了不失风度,他只得强行抑制着心zhong的喜悦,然后向莫赂北叩拜道谢:“多谢莫前辈厚爱,望远定当为联盟尽心尽力,万死不辞。”

    莫向北摆手道:“这种话就不要说了,对我们这种做杀手的行头,不要天天把死字挂在嘴边。还有,你这名字听起来怪怪的,给人一种不思进取的错觉。有时间改改吧!”

    老一辈人对于姓名这种东西极为看重,有时为了一个同意不同形的字,便会纠结十天半个月,而且未必能有定论。所以当听到“望远”二字之后,莫向北第一感觉就不好。现在他将对方收入了自己的麾下,自然是要好好雕琢一翻。

    “这……不瞒您说,其实之前已经有人为我改过名字了。”

    “哦?什么名字?”

    “达远。”

    莫向北点了点头,随即道:“达远是比望远要好。但是,听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意义。这样,我赐你一个字。”

    莫向北四处看了一下,忽然道:“就叫长远!”

    “张长远……张长远……”张望远口zhong反复念了几遍之后,脸上不由得浮现出几分难看的神色。

    “怎么?不喜欢?”

    张望远摇头道:“没有。只是这让我想起了之前与我们相见的那名同门,他的名字之zhong也有一个长字。”

    莫向北道:“你说的是那个孙长空吗?人老了果然不zhong用了,我竟然把这茬给忘了,你和他是死对头啊!这样,我再给你换一个。”

    张望远连忙道:“不必了,张长远也挺好,至少还能让我记得我的生命之zhong还有这么一位寄籍。孙长空,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败倒在我的脚下!”

    时间一转,夜已深,孙长空离开了彭府,出城急速朝自己的家乡奔去。他家住在杨家庄之zhong,是一处与世险绝的世外桃源。虽然记忆之zhong的样子已经十分模糊,但他总能想起家门口前的小溪,春天时候满树的槐花。不过最让他念念不忘的就是他娘的做的汤面,什么调料不用加,只要吃上一口,就能让自己立即重焕光彩,精力十足。

    不过,这些似乎都已经一去不复返,因为他的父母都已经不在了。

    依照着儿时的记忆,他来到了杨家庄外面,平时他爹都会在附近砍柴,可是现在显然不会再有人在这里出现了。带着满腹的忧伤,孙长空进到了那个漆黑的山洞之zhong。虽然这里伸手不见五指,但他知道只要通过了片黑暗,迎接自己的便是思念已久的家乡。

    “咚!”

    山洞走到了尽头,孙长空却是一无所获。记忆之zhong的出口消失不见,此刻位于他面前的是一整块石壁,好似自天地初分之始便已经存在于这里似的,用力推了一下纹丝不动。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我记错了?”

    疑惑不解的孙长空又朝其它的方位摸索了几下,但得到的结果全都一样。这里确实已经是山洞的尽头,可是并没有通往杨家庄的出口。带着疲倦与失落,孙长空抬起沉重的脚步,一占点走出了山洞。而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伴着森lin之zhong不时传来的几声狼嗥,原本便已经十分寒冷的天气显得更加凄凉了。

    “难道,一切都是我的南柯一梦,难道从始至终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杨家庄?”

    就在孙长空的内心即将崩溃,眼zhong不争气的泪水马上溢出之际,一个声音忽然自旁边的竹lin之zhong传了出来:“小伙子,你在找什么呢?”

    为了避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丑态,孙长空连忙擦干眼角的泪痕,随即强颜道:“哦,没什么。”

    说着,他看向竹lin之zhong,只见一个花白头发的zhong年人正站在一块巨石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你是不是在找杨家庄?”

    孙长空心头一震,不由得惊喜道:“大伯,你真的知道?”

    “呵呵,你有所不知,前不久山洞这zhong发生了一次塌方,将之前的入口完全给堵死了。走,我带你回去。”

    一时间,孙长空心zhong涌出一股暖流,来自于杨家庄特有的朴实民风立即袭入到他的四肢百骸以及灵魂之zhong。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