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一章 彭门今始为君开
    ..,平步仙路

    首领之职暂时已经尘埃落定,可是关于他们这个团体的名称还没有想好,而在场的众人大多都是草莽出身,别说是起名,就连大字也不识几个,彭小尖表示无奈,而雷明也选择噤声。没想到,这么多的风浪都走过来了,最后大家竟在这个小阴沟里翻了船,当真是讽刺至极。

    “孙兄弟,你出身名门,自小在山上修行,肚子里的墨水也应该比我们这些人多上许多,要不您给赐个名?”

    孙长空咬了下嘴唇,其实起名这事情他不是很擅长,可是今天不知怎么了,突然间灵光一现,接着二个字便脱口而出:“就叫篷门吧!”

    “彭门?好,也好,正好符合彭首领的姓氏。而且我们这个组织就是在这彭府之zhong诞生的,取名为彭门也是相当恰当。”

    孙长空摇头道:“不,不是那个彭字,而是竹字头的那个篷。”

    这时,只听雷明忽然朗声道:“花径不曾缘客扫,篷门今始为君开。你说的是这里面的篷门吧?”

    孙长空喜道:“没错,就是这个篷门。”

    此话一出。人群之zhong又接连爆发出数阵惊叹声,没想到眼前的这位“孙兄弟”不禁武功修为了得,就连诗词歌赋也颇有涉猎,当真难能可贵。在他们心目之zhong,没能令他成为最终的首领人选,当真是一大憾事。可是眼前雷明都已经点头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就此作罢。

    彭小尖看着孙长空,显出一别钦佩的表情道:“孙兄的名字起得当真是妙啊!篷门今始为君开,不正契合我们广招天下有志之士的宗旨吗?孙兄,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心目之zhong的英雄模范了。虽说现在的我和你还有很大的差距,不过你放心,我绝不会放弃追逐你的脚步。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和你站在同一个境界之上。”

    孙长空摆手苦笑道:“彭少爷,你可不要再羞煞我了。起个名字而已,我也只是临时兴起罢了。”

    “哈哈,好!我就喜欢你这个性子。”

    再然后,在下人的带领之下,众人相继自大厅之上退去,等候享用晚宴。而就在这时,孙长空也向彭小尖与雷明提出了离别。

    “什么?你要走?我们篷门刚成立不久,你作为门zhong的灵魂人物,如果就这么走了,那我该怎么办?”彭小尖略显心急道。

    孙长空看了一雷明,然后道:“彭少爷,你是这哪里的话。大家能聚到这里,又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而是因为彭家和雷老祖的大名。只要彭少爷在,雷老祖在,那么篷门就会一直存在下去。而且我确信,不久的将来定有更多的能人异士前来投奔篷门,介时你也一定会成为独霸一方的强者。”

    知道孙长空去意已决,雷明也没有过多的强求。因为晚宴的事情,彭小尖不得不先运招呼众人,临行之前再三叮嘱,务必等他回来以后再离开。而趁着这个机会,雷明也向孙长空说出了心里话:“前不久,苍北仙苑之zhong出了一个名燥一时的青年才俊,我记得他也姓孙,好像叫孙长空。不知道阿九小兄弟你认不认识此人啊!”

    听到这里,孙长空知道对方已经猜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但眼下他又不想亲口承认,于是微笑道:“那依雷老祖的眼光,您看我到底认不认识他呢?”

    二人,四视相对,片刻之后雷明忽然放声大笑起来,随即道:“好!我知道了。既然阿九兄弟有难言之隐,那雷某也不再追问。不过,好在我也曾于天界任职,心知那些人的禀性。我不知将来你会不会和他们打交道,但切忌不要轻信他们的花言巧语。有些时候,这些自诩正道zhong人的家伙,比那些邪门歪道做的勾当还要令人发指。尤其是这一界的仙宗,为人之毒辣,心性之阴暗是我见过的三名仙宗当zhong品行最差的一名,你千万要小心。”

    孙长空实在没有想到,作为曾经的天界十斗神之一的雷明,居然会如此刻薄地评价自己的后生,当真令他十分意外。不过从对方的口气以及神色来看,此话似乎确实有些可信度,但考虑到双方认识时间不长的情况,他也只能半信半疑。

    “天色不早了,晚饭我也不吃了。晚辈还有要事在身,需要现在动身。我们有缘再见。”

    孙长空朝雷明抱拳行礼之后,刚要从大厅之zhong退去,可这时雷明忽然叫住他道:“等一下。”

    孙长空转过神来,以为对方还有什么未说完的话。可就在他将视线落到对方的身上的时候,却发现雷明的手上多了一个菱形的玉质令牌。

    “给你这个。”

    孙长空看了一眼,不由道:“这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很贵重,我可承受不起。”

    雷明略显不耐烦道:“让你拿着就拿着,这东西对以后绝对有用。”

    带着满心的疑虑,孙长空小心地接过了那块令牌,拿到跟前一看,才发现这玉牌,用料之讲究,做工之精细,简直是人间少有的极品。稍稍思索了一下之后他惊觉,手里的东西竟是天界之物。

    “这……这太贵重了吧!”虽然孙长空的嘴里这么说着,但已经情不自禁地开始把玩起那块玉牌。而随着观察的深入,他发现那块玉牌之zhong似乎有一股淡淡的气息涌动,看上去就像,就像活的一样。

    “雷老祖,你还没有和我说明,这玉牌到底有什么功效呢?”

    雷明依依不舍地看着自己的那块玉牌,然后才恍然道:“哦,我看你年轻气盛,将来搞不好会遇上一些对付不了的麻烦。如果,我说的是如果,你真的被逼人绝境之zhong,就尝试着将这枚玉牌打碎,到那时你就知道这玉牌的厉害了。”

    听完雷明的讲解之后,孙长空对手里的这片小玩意更加好奇了。要不是知道这东西异常珍贵的话,依他的性子,说不定现在就打开一探究竟了。

    “既然这样,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完,孙长空将玉牌小心翼翼地收好,放到了怀里,接着纵身一跃,化为流光一缕,消失在了雷明的眼前。

    “孙长空……孙逸扬,呵呵,这对孙氏父子还真是让人又惊又怕啊!千年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不知这一回,你的后人又能为这个世界创造出何等惊人的神迹呢?”

    雷明看着孙长空离去的方向,独自站了许久,直到形色匆忙的彭小尖奔进大厅之后,才算回过神来。

    “老祖,孙兄弟人呢?”

    “走了,有一阵了!”

    “啊?真的吗?我不是叫他等我回来再走的嘛,唉,我还有好多话没有和他讲。他有没有说过自己什么时候回来。哎,老祖,你说话啊!别走啊!”

    杀手联盟之zhong,受挫之后的张望远与莫向北双双返回,见到一脸阴沉的屠昊阳的时候,二人已经不知该如何交待了。

    “什么,彭小尖居然没死?可恶,凭你们二人的实力,别说是彭小尖,就算是要屠尽整个彭家也不在话下啊!”

    屠昊阳虽然极为愤怒,但毕竟莫向北是自己的长辈,自己虽然是少盟主,但也不能忘记了辈分,所以只能压低了火气。而张望远则相当会看脸色,知道莫向北是门zhong的资深人士,由他来讲其zhong的缘由自然会有**价,所以索性自己来讲:

    “师兄,你有所不知,我们这次去了,居然遇到了一个熟人。”

    “熟人?是谁?”屠昊阳迫切问道。

    “孙长空。”

    “这!”

    屠昊阳的脸色大变,张望远的回答让他不由得想起了数天前的经历,在蓬莱大军的军营之外,他也曾见到已经加入其zhong的孙长空。如果既然如此,对方又是为何会出现在一个小小的篷门之zhong呢?他实在百思不得其解。

    “然后呢?”屠昊阳继续问道。

    “然后……”

    接着,张望远就把他们发生冲突的经过大致复述了一遍,听到后来的屠昊阳当即勃然大怒,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已经堪比杀父之事。

    “好你个孙长空,居然三番二次地坏我好事,待我下次遇到他,一定叫他领教一下我们杀手联盟的厉害。”

    说完,屠昊阳将目光投向莫向北,并且道:“莫叔,您前几天给我说的事情,我已经考虑清楚了。眼前盟zhong正是最虚弱的时候,极需强大的力量。而我作为少盟主自是应该起到模范作用。这样吧!今天晚上,您就把莫家的莫讳功教授于我,我要结合我们屠家的杀神九式,强行冲破生死悬关,进而成为史上最年轻的仙人。”

    莫向北点了点头,随即道:“嗯,这个没有问题。只是,少盟主你最好事先考虑清楚,讳莫功虽然威力强大,但所带来的副作用也是极为剧烈。之前莫家有几位天才也曾尝试修炼过此功,便都已失败告终。而最后,这几人全都没有好下场,有的有疯了,有的武功全失,的有全身溃烂,不成人形。而我也变成了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所以这其zhong的利弊,你心zhong应该权衡一下。”

    “不用了。”屠昊阳不假思索道。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