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一章 天地之主
    “让一个初升大陆派来的奸细当宝帅,这不可能!”

    一时间,士兵当中乃至蓬莱精英都出现了相当之多的异声,这些反对的口号自然而然会传入到将王与孙长空的耳朵之中,前者还后,后者却已经有些忍受不了。

    “将王,你还是收回成命,阿九多谢您的好意。可是这个宝帅之位,实在不好坐啊!”

    看着孙长空一脸吃了鱼胆般的苦色,将王随即笑道:“呵呵,你还是说自己从来都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吗?怎么,现在知道怕了?”

    孙长空点头道:“怕了,这下真的知道怕了。”

    其实,孙长空只是不想让将五为难而已,确实就像对方所说的那样,他完全可以装作听不见那些人的话。可是将王不能,因为他不是只一个人的将王,而是所有蓬莱大陆之人的将王。他不但要考虑自己,还要考虑大家。

    “唉,这些人啊就是被我宠坏了,我将王的意愿,什么时候需要别人来阻挠了。来,你传我命令下去,谁要是再敢胡言乱语,说些有的没的,我就军法处治。”

    这种得罪人的话,孙长空自然不会说出去的。但将王的口谕还是下达了。可是大家还是一如继往地说着那些不中听的话,有时还故意让孙长空听见,好挫挫他的锐气。然而,就在口谕发出的第二天,军营的大门处就砍了五个人的脑袋。这些人虽算不上是精英,便好歹也是和大家出生入死的好兄弟。眼前将王连眼都没眨,就把这几个人给就地正法了,除了让大家寒心之外,出现更多的是内心的恐惧。他们隐隐觉得,从前那个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将王不见了,现在坐在军帐之中的是一个杀戮无度的暴君。

    “将王,你真的将他们给……”

    看着正座上正在喝酒的将王,孙长空脸色阴沉着,看起来就像是夏日里即将下雨的天空一样,一点阳光也没有。只可惜他无法将自己的内心世界表露出来,否则一定要让对方看看什么叫风起云涌、电闪雷鸣。

    “军令如山,他们不听我的话,我自然要依法处治。怎么样,现在外面还有人风言风语吗?”

    孙长空低头行了一礼,然后才道:“没……没有了。可是……”

    “可是什么?”将王忽然放下手里的酒杯,看向前方的孙长空道。

    “可是,您就不怕这样做会引起公愤吗?俗话说民可载舟,亦可覆舟。失了民心的您,恐怕将王之名也是形同虚设了。”

    将王哈哈一笑,随即从桌后闪身出来,走到孙的跟前,进而道:“放心,他们不会的。”

    “为什么不会?您杀的可是他们视作自己兄弟姐妹的战友啊!”

    将王淡淡道:“可是他们同样知道,自己的生命只有一次,他们是不可能为几个已死之人而舍弃自己性命的。这就是人的本性之一。人是善良的,但同样也是懦弱的,这话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是对的。”

    “可是……”

    将王忽然抬手制止孙长空继续说下去,自己则道:“阿九,你知道这几天为什么一直按兵不动吗?”

    孙长空道:“您是在等魔界那边的动静?”

    将王微微地点了点头:“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而已。”

    孙长空惊道:“这么说,将王您还有别的事情尚未达成,所以迟迟没有动兵?”

    将王道:“呵呵,之前确实尚未达成,不过如今已经只剩一步之遥了。”

    说着,他将目光投向孙长空的目光,样子就好像是在欣赏一个光着身子的美女一样,看得后者不由得心中一怯,孙长空不由道:“将王,你这是怎么了,为何看着我?”

    将王笑道:“你还不明白吗?我说未完的事情,指的就是你。或者说是你隐藏在你身体里的秘密。”

    孙长空道:“什么秘密?我怎么不知道?”

    嘴里虽然这以说着,但孙长空已经隐隐猜到这件事应与他爹孙逸扬有着莫大的关系。而且就在之前与天界之人交手的时候,他也在仙宗的口中所到过类似莫名其妙的话,这令他内心不禁又生波澜。

    “呵呵,我就当你不知道吧!你爹临终之前,有没有交待过什么事情?”将王的脸色猛然一冷,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

    “没有啊!我爹遇害的时候,我并不在旁边,所以他有什么遗言我也不知道。”

    将王听到这里不禁陷入了一阵深思,脸上的神色也随即变化起来,时明时暗,喜怒不定。

    “不在吗?可是那件事情他也不会交给外人去办的吧!”

    嘀咕了三两句话之后,将王又道:“那你和你爹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他都说了些什么?”

    孙长空稍加思索了一阵之后,还是摇了摇头。这下,将王周身的气场彻底变得肃杀起来。一股刺骨的寒流自他的脚下骤然升起,吹得整个军帐呼呼作响,甚至有些摇摇欲坠的意思。

    “不可能!那么重要的事情,孙逸扬不可能忘记的。他存在的意思就是这样啊!我绝不相信也没留下遗言。”

    “遗言?什么遗言?”孙长空不禁问道。

    将王情绪失控,进而朝孙长空大声吼道:“还能是什么遗言,当然是天地之主选定,天底之下,只有你爹这个守界者才有这个权力。”

    “天地之主?那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我爹提起过?”

    乍一听到这个称谓之后,孙长空的脑海之中浮现出的尽是疑问,他甚至有些怀疑,许多人无端的示好,是不是就想从他的口中套出天地之主身份的事情。如此说来,他真的错过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这也让他原本就已经不完整的人生变得更加残破不堪了。

    看着孙长空一脸茫然的样子,将王料定他没有说谎,这才爱搭不理道:“嗯,这天地之主是从天地初升之时便已经存在的大人物,权力之大,力量之强,可以说是除了创造者之外无人能及的绝顶高人,是我,人皇,魔皇,乃至仙宗都无法与之比肩的。”

    听到这里,孙长空的心跳不由得加速起来,内心的求知欲驱使他迫不及待地继续听取将王接下来的话语。

    “可是,天地之主并不是永恒的,他会像人类一样,诞生,成长,衰老,最后死去。所以每过一万年,这世间便会出现一位天地之主。而天地之主身份的确定,便要需要守界者的指引。这个世界上,只有守界者才能知晓天地之主的真正身份。所以,得到了守界者也就等于知道了天地之主在哪里。”

    到此为止,孙长空总算知道将王与仙宗询问自己的目的所在。可又一个问题不禁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可是,你们就算知道天地之主在哪又能如何,既然天地之主的身份已经确定,你们再怎么做也只是徒劳,这个所谓的什么什么之主也绝不会落到你们的头上。”

    “哼哼,这话你就说错了。”将王忽然冷笑道。

    “说错了?哪里说错了?”孙长空再一次被将王弄糊涂了。

    “谁说天地之主不能易位的,只是你不得要领而已。按照时间推算,这一界的天地之主才不过出生了二十多年,正处在实力最为薄弱的时期。趁他羽翼未丰将他的神格抢过来,介时,就连仙宗也要对我俯首称臣了。”

    一想到那个场面,将王那双沧桑浑浊的眼眸之中便绽开出异样提光芒,贪婪在其中的滋生,**得以壮大。只是,最后诞生出来的究竟是光明还是黑暗,那就不得而知了。

    “您确定,天地之主可以改换人选吗?”孙长空随即问道。

    将王点点头,一字一字道:“我确定。”

    “那如果您当上了天地之主,是不是就有足够的力量与魔皇为敌了呢?”

    虽然这话听起来有些奇怪,但将王还是说道:“那是自然。别说是魔皇,就算让他与仙宗联手,也绝伤不了天地之主分毫。因为在这个世界之上,天地之主就是实力的极限,谁也无法超越他。你不行,你爹不行,我不行,仙宗与魔皇同样也不行。或许,只有制定这套规则的造物者才能凌驾这一切之上吧!不过,我想我们这些人穷尽一生恐怕也见不到他的了。毕竟,造物者也只是活在传说之中的人物,谁也没有见过他的真正样子,甚至连有没有这么个人都不能确定。不过,既然这个世界能够独立存在,不借助外人的力量恐怕是不太可能的了。这么说来,造物者存在的可能性是相当之大的。不过,这不是我们现在所要考虑的事情,眼下的当务之急是找出那个天地之主。”

    听完了将王所说的话之后,孙长空的内心不知为何竟有些小小的失落。就在刚刚,他终于明白将王为何对他百般疼爱,说到底他只是想知道天地之主的下落,然后取而代之。他所做的一切,也不过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已,成人的世界果然是相当无情啊!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