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四章 闹剧一场
    然而,一切都只是魔帝琼山的南柯一梦。

    看着对方肆意狂笑的模样,站在旁边的穷阳显出一副奇怪的表情,在他的身后,魔尊韶光,魔间三使,还有魔帅天逆,甚至还有魔昂星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但从气息上来判断,他们都还活着。

    明明之前他们已经全部阵亡,现如今又怎会出现在这里呢?这时,地面之上出现了一处裂口,一道黑色的身影随即从中钻了出来,他就是黥黯。

    “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又迷路了呢!”

    穷阳向前挺进一步,忽然朝魔帝琼山的后脊处重重地拍了一掌,后者身体向前蹉跎了几步之后,终于停止了上那刺目的笑声。而在这时,黥黯也从自己的身上将那只原本属于地魔使的手臂“摘”了下来,随即“还”给了失主。

    他归还的方式很是特别,只见他的指间处发出与穷阳之前所使用的杀人丝线,不过他的线是黑色的。而这些黑线就好像具有自己的意识一下,一经感应到地魔使和断臂,便自行将他们缝合了起来。还真别说,这缝合的手法相当巧妙,从外面看几乎看不出针角,只能见到一条细而长的血痕,不知道的还以为只是一条划伤呢。而在做完了这一切之后,黥黯忽然开口道:“别再藏着掖着了,速速现身吧!”

    说话间,只见自二人面前的空间之中,忽然出现了一股异常的魔气波动,同时一道佝偻的身影从中缓步走出,看起来十分虚弱。而当外面的二人见到此人之时,尤其是穷阳的脸上,立即显出了一些惊色。

    “怎么是你,魔皇怎么没事?”

    说着,那个从虚空之中刚刚现身的人忽然睁开眼睛,露出了那双只有淡黄色眼白的眸子,而在他高高拱起的后背之上,赫然出现了一颗巴掌大小巨大眼睛。

    他就是之前人皇在群魔殿上用眼睛打伤的那名魔官,可是现在他为何会现身于九星府跟前呢?

    “嘿嘿,魔皇行动不便,所以待差下官前来迎接二位魔将,千年的长眠,让二位辛苦了!”

    听到这话,穷阳不禁将头扭到了一边,形同小孩子一样,好似在撒娇地说道:“哼,谁辛苦,我才不辛苦。只是这么多年没有架打,才让我技痒难耐。”

    说完,穷阳看向旁边的黥黯,继续道:“你怎么样,刚才交手之中感觉那个魔尊实力如何?”

    黥黯的脸上忽然裂出一道口子,森白的牙齿让人看得心惊肉跳,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从未见到过的笑意,可是与他阴暗的外表似乎极不相符,所以显得有些突兀罢了。

    “好像有点意思!不过那最后那一记魔光尊神拳,力量有了,但精度却不够,否则也不会给我可趁之机。”

    说完,他看了一眼地上的魔尊韶光,突然间后者脸上的那道诡异图案就好像枯萎的花朵一样,迅速回缩,一转眼的时间便从伤口处钻了出来,化作一缕黑气,随即散于空中。而同一时间,黥黯用力吸了一下鼻子,刚刚消失的那缕黑气便又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这让他的脸上不由得显现出一副心满意足的神情。

    稍事停顿之后,穷阳随即道:“真没有想到,你我联手设计的这方阴阳乾坤间,居然将这群人耍得团团转,还借此机会将那颗舍利丹给逼出来了。”

    说着,穷阳与黥黯同时探出手掌,二人的掌心处各有一半黑色的丹药,那就是之前天魔使拿出来的舍利丹。然而不知他们用了什么办法,竟肥将被魔帝魔尊吸收消化的魔丹,重新提炼出来,而且一点也不落。见到这一幕的魔官,脸上立即浮现出一股略显疯狂的喜色。

    “舍利丹,你们果然做到了。”

    穷阳轻笑道:“那是当然,魔皇交待给我们明暗两将的任务什么时候失败过?”

    语毕,他将黥黯手里的舍利丹也一同拿了过来,然后双双交于魔官的手上,整个过程没有丝毫迟疑,就好像极为厌恶手中的舍利丹一样。而接过丹药的魔官,眼中立即闪出贪婪的光芒,若不是怕死的话,恐怕他已经将这两个可爱的小玩意一起吞到肚子里了吧!

    黥黯抬头看了一眼那名魔官,忽而又道:“魔皇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为何他会如此着急地需要这枚舍利丹,甚至不惜将我二人唤醒。要知道当初光是为了封印我和穷阳体内的力量,就耗费了整个九星府的镇魔之力,而这件事连现任的家主魔昂星都不知道。”

    听到黥黯的质疑之后,魔官尴尬地笑了笑,而与此同时,位于他背后的那枚眼睛忽然异彩大放,随即一道椭圆形的黑色漩涡出现在后方当中,特这过漩涡竟能看到另一处地方的样子,原来是一条时空隧道。

    “呵呵,下官来的时候,魔皇大人曾经叮嘱过,叫我不要乱说。不过下官可以告诉二位魔将的是,现在魔皇大人的实力更盛从前,而且还拉拢了另一位高人加入到我们的阵营之中。所以这次入侵人间,我们魔界志在必得。”

    穷阳眼中忽然放光,随即道:“哦?还有这种事情。既然魔皇的功力已经大增,可又何为需要这枚舍利丹,难道他还嫌自己的修为不够吗?”

    魔官摇了摇头,继续道:“这个下官就不知了。或许,舍利丹里有什么连我们也不知道的神奇力量,是魔皇大人所急需的。不过,二位请放心,既然魔皇大人已经将你们重新唤醒,就绝不会再让你们进入睡眠了。”

    听到这里,黥黯不由得冷笑了一声,随即开口道:“不是我大言不惭,但如果不是我们二人心甘情愿的话,魔皇他未必能封印得了我们二人。”

    穷阳接着道:“就是就是。我们两个只是苦于没有对手,所以才选择睡觉的。不过,当时的人间五大高手没有让我们碰间,还真是一大憾事。话说,他们现在还活着吗?”

    魔官行了一礼,然后才道:“这个……据探子来报,应该已经不在了。不过,人间人才辈出,听说最近又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小子,颇为活跃,甚至一度让魔皇为之头疼。”

    “哦?年轻人还有这种能耐?他叫什么,我倒想去亲眼见识一下。”

    听到这话,魔官不禁为难了,于是道:“穷阳魔将,不是下官不说。只是现在大战在即,为防中途生变,我们必须保存每一分有效的力量,要不然……”

    穷阳摆手道:“无妨无妨!我又不会和他玩真的,耍耍,顶多就是耍耍。”

    说完,他还不忘给旁边的黥黯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心领神会,附和道:“穷阳说得没错,我们不会把事情搞大的。我们只是想去阔别已久的人间转一转,然后顺道去拜访一下这位小兄弟。你放心,我们知道分寸。”

    这下,魔官再也无话可说,不过他头上的汗水却是让他的心情暴露无遗,因为万一出现了什么差池,那也定然难辞其咎。

    “二位魔将,关于那小子的事情,魔皇大人比我要知道得多得多。不如,回头你们亲自去问他老人家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魔官向后轻轻一跳,眼看就要没入到那扇时空之门当中。然而就在转眼一瞬之间,黥黯伸手朝前方的空间用力一旋,本来已经遁入到虚空之中的魔官,竟然又回到了他的面前。

    “这……这……”

    眼见自己再次回到了原点,心知大事不好的魔官连忙跪倒在地,一边叩头一边哀求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不是下官不说,是魔皇大人不让下官说啊!”

    穷阳冷笑着走到那人的跟前,伸手一抓,扣住了魔官身后的那颗巨眼,并将他生生地抓了起来,进而道:“魔皇不让你说你就不说,你就不怕得罪了我们二人,你以后就是想说也说不出了吗?”

    魔官被穷阳这么一通吓唬,彻底失了方寸,虽然知道违背魔皇的命令按罪当诛,但他同样也清楚,如果不说的话,他会立刻没命。就这样,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刚要开口,谁知背后的那颗巨眼突然金光一现,逼得穷阳当场松开了手掌。

    “嗯?这是怎么回事?”

    从开始到现在,穷阳都在注意这颗看起来与那名魔官格格不入的眼睛,可是除了找开时空之门之外,他还真不知道这玩意有什么作用。可就在刚刚一瞬之间,他竟从中感受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浩然正气,这是身为魔人的他最为忌惮的一股力量,因此才会不得不松手。而见到这道金光的黥黯显得更为狼狈,他甚至还未进入到金光的辐射范围,便已率先跳出了数十丈外,生怕其中的正义力量波及到自己。然而就在二人双双看向那颗巨眼之时,金光之中忽然浮出了一张令他们无比怀念的脸庞。

    “魔皇!”

    “大人!”

    穷阳与黥黯的话使得光幕之中的魔皇十分高兴,他点了点头,以示回应,并且开口道:“两位魔将,我们好久不见!”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