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九章 舍利丹
    遭受了三魔无间的正面一击之后,白发狂人居然还没有死,这下即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地魔使不也禁大惊失色,回头就要朝后方看去。可这时候,天魔使双臂一用力,直接将地魔使与间魔使一同丢到了自己的身后,随即落下一句道:“快!带着他们两个先走,我在这里挡住他!”

    话音刚落,只听幽谧的丛林之中匆匆发出数声闷响,紧接着一道尖啸掠过天际,径直射入到三人的耳朵之中:“打了我还想跑,都给我留下!”

    刹那间,大地晃动,爆鸣不断,只见在丛林的最远端,赫然升起一道白色身影,他就是之前的白发狂人。可是如今的他已经和刚刚大不一样,除了疯长的白色发丝之外,就连他身上的衣物也仿佛和头发长到一些,形成了一件浑然一体的发之铠甲。而在他的眉心处,有一道血红色的狭长裂口,裂口之中不时会有血光透射而出。

    “我看你们往哪里逃!“

    忽然间,白发狂人眉心处的血光照向天魔使等人的身上,一股无比描述的恐怖力量登时从天而降,渗入到他们的身体之中,迅速破坏着其中的经脉筋骨。

    “让我来!”

    天魔使大喝一声,背后的巨大蝠翼陡然绽开,形成两只巨大的手掌,将地魔使与间魔使保护在自己的身后。

    “老大快走,你承受不起这股力量的。”地魔使惊呼道。

    这时,天魔使艰难地回过头来,当那张已经被怒其摧残得只剩下皮下肌肉脸庞看向他们的时候,地魔使的眼睛都看直了。

    “老大,你的脸……”

    蝠翼虽然帮助地魔使和间魔使躲过一劫,但天魔使站在一双蝠翼之前,就等于将自己的身体暴露在白发狂人的攻击之前,变成这副惨象也就不奇怪了。而如今的他不只是面部,就连正面的身体也遭受到了大面积的伤害,多亏他没有将身体转过来,否则一定会将地魔使与间魔使吓傻的。

    “老三,快!帮帮老大!”

    地魔使狂吼一声,间魔使立即心领神会,之前被白发狂人打散的魔金罡气再次应念出现。这一回,他使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并将那股护体罡气化为一件坚不可摧的金色宝甲,穿戴在自己的身上。

    有了魔金罡气的保护,间魔使当即落在天魔使的身前,并用自己的身体挡下了随之而来的血光照射。然而,随着每一次白发狂人的血光闪烁,间魔使身上的魔金宝甲都会因此而削弱一分,表面之上同时溅起大片的火星。

    “唰!”

    暂时得以喘息的天魔使无力地瘫倒在地,地魔使刚要上前,他连挥手拒绝道:

    “不用过来,听我的。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必须记住了,只要这样,我们才有一线生机。”

    地魔使一听对方口气如此严肃,于是赶紧道:“老大你说,我听着。”

    “眼下这个白发人实在太过强大,只凭我们现在的样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三魔一体直到现在还未修至巅峰,所以不能持久,自然也不能指望。现如今,我们能够倚仗反败为胜的,就只有躺在那里的魔尊与魔帝了。”

    地魔使看了一眼墙体里面昏睡的二人,不由得为难道:“可是,两位大人现在都怎么于昏迷之中,别说让他们与那个白发狂人战斗,就连自保他们也做不到。这种情况,你让我们如此指望他们?”

    天魔使喘了一口粗气之后,随即从怀中掏出了一颗黑色的丹药,然后将他交到了地魔使的手中。后者接过那颗药丸之后,先是审视了一番,然后又放到鼻子前面嗅了嗅,然后显出一副嫌弃的表情说道:“这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

    天魔使咽了一口嘴里的鲜血,然后才道:“这……这是上任魔皇死后,用其遗体炼制而成的舍利丹,据说拥有令魔人起死回生,功力大增的神效。”

    听到这里,地魔使随即将目光慢慢挪向手中的舍利丹,而后一字一字道:“你说这玩意是用尸体制成的?”

    天魔使虽然有些不愿回答,但事已至此,他只得点了点头。

    这下,地魔使的脸色立即变得煞白一片,捏着舍利的手指也被他尽量伸到了远处。

    “你小心点,舍利丹普天之下就这一颗,弄丢了的话可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地魔使咽了一下口水,然后才道:“可是这丹药就一颗,怎么给两个人?”

    天魔使不耐烦地道:“说你笨你还不承认,你把舍利丹掰开不就行了吗?”

    地魔使回头看了看那颗黢黑锃亮的丹药,随即喃喃道:“这玩意有那么神吗?”

    这下,天魔使实在忍受不住,回手一掌将地魔使推了出去,然后大声怒斥道:“你这只笨驴,还在这里犹豫什么,难道你想看着我们全部死在这里吗?”

    这时,天空之中,眼见间魔使凭一人之力,便接住了自己的血光照照射,即使现在的他仍然处于绝对的优势之中,但对于这个不起眼的魔人,他还是相当佩服的。

    “不错不错,能抗得住这么多的时间,你是我在魔界之中遇到的为数不多其中之一,加以时日的话,定有一番大作为。只可惜,你现在挡了我的路,我又不愿意别人挡我。所以,你就只能去死了!”

    语毕,一脸冷酷的白发狂人忽然伸出一指,一道绚烂红光,如丝线一样,忽然穿过间魔使的魔金宝甲,并且轻而易举地刺破了他的身体。意识到大事不妙的他,连忙撤身,随即出现在的天魔使,当即张开大嘴,隔空喷出一道血雾。

    “噗噗!”

    由白发狂人所发出的血线将间魔使当场贯穿,掠过的部分竟然射入到地面以下,强行将他固定在原地位置,使之动弹不得。而就在这时,白发狂人的左肩之上也流下了一道血痕,一个半圆形的缺口赫然出现在的肩头之上。

    这全是那口血雾的功劳。

    “哼哼,敢小看我天魔使,这下知道隐的厉害了吗?”

    白发狂人回过头来,递目看向自己右肩,当意识到自己受伤之后,他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周息的气息随同他的怒意立即暴涨数十倍。

    “你敢让我流血,made!~”

    招如雷落,无情的血线像银针一样,登时穿透天魔使的身体,并将其从地上挑了起来,使之悬在空中。见到这一幕悲壮情景的间魔使不禁为之动容,罕见地说道:“老大!”

    “噗!”

    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天魔使的头几乎都抬不起来了。血顺着插在身上的丝线,一点一点地渗出体外,不急不缓,刚好处在一个微妙的平衡之中,既能令他痛不欲生,又不置于使其一命呜呼。如今由白发狂人发出的丝线全部命中了天魔使的要害,现在只要他心念一动,生者便会立即魂飞魄散。

    “呵呵,没想到你们两个还是硬汉子,中了我的夺命血隙居然一声也不叫。不知是你们太坚强了,还是我出手太仁慈。对了,刚才不是还有一个大块头吗?他去哪了?眼睁睁地看着你们被我折磨却不现身,这样的人也太没义气了吧?不过不用担心,我就让他出来。”

    说着,白发狂人在自己伸出的丝线之上轻轻弹了一下,与此同时,在丝线的另一端,与其相对应的线端之上,忽然暴现出大量相同材质的丝线,迅速遍及他的皮下经脉,并纷纷探出体外。

    “呲呲呲呲!”

    这一刻,天魔使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血像小溪一般从破口处喷涌而出,瞬间便已溅湿了周围的地面。亲眼见证了这一幕的间魔使再也忍受不住,用尽全身的力气,竟是将身体向天魔使的方位移动了一寸之多。要知道,那根扎在他心头上的丝线还立在那里,间魔魔移动身体,就等于让丝线在自己的身上生生划过一样,其中的痛苦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不过,经历了之前的种种之后,如今的他已经是心如死灰,和心里的伤痛相比起来,rou体上的痛楚根本不值一提。

    随着丝线削过胸膛,伤口处的血流越发急促。而就是趁着这一契机,间魔使猛然聚气,并使之化为一根金色光锥,骤然掷向侧方的白发狂人。

    “死不足惜!”

    白发狂人蓦然回首,他早已察觉到间魔使的行动,只是一直没有去理会罢了。只是他没有,对方的性格居然如此倔强,在明知道徒劳的情况之下仍要发出这记攻击,他实在不知应该为其感到佩服,还是应该感到悲哀。

    “碎!”

    白发狂人扬起右掌,朝着光锥飞来的方向,用力一握,欲要借此来停住对方的攻势。可就在他以为一切都将要结束的时候,破开的光锥之中竟然出现了一道异样的光彩,并且呼啸地自他的身上穿过。

    “那……那是什么!”

    一时间,由白发狂人身上发出的众多丝线都像受惊一下,悉数收拢回去。而他本人则跪倒在地,面前已经是一片血泊。他看着胸前那个不过针眼般大小的血洞,随即高声呼喊道:“黥暗!”

    远方,一个身着黑衣的人陡然抬起头来,看着远处升起大片白雾的地方,随之皱起了眉头:“穷阳,你怎么了?”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