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八章 三魔无间
    间魔使的魔金罡气被破,这对于魔尊来讲简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看着对方混身浴身的惨象,心中的悲怒立即化成不竭的复仇力量,登时轰向外面的罪魁祸首。

    “纳拿来!”

    这一拳来得朴实无华,但又毫无保留。这一拳威力的可怕,更是超乎那位白发狂人的意料,竟使得他的嘴巴微微张开。

    “好厉害的拳头!”

    “砰!”

    就这样,白发狂人结结实实挨了魔尊的暴怒一拳,在释放威力的瞬间,由魔尊拳头之中涌现出的能量竟好似长了眼睛一样,一点不剩,全部透入到对方的面颊之中。紧接着,一连串刺耳的碎裂声自白发狂人的体内接连发出,在这股强大力量的肆虐之下,他的身体竟夸张向后仰了过去,却并未直接跌在地上。

    “痛,痛,痛!”

    硬吃了魔尊一拳的白发狂人在中招之后的第一时间,竟不是倒地惨叫,而是横在半空之中不停地叫疼。或许这种情况在平常时候还算正常,但放到眼前这种以命相搏的激战之中绝对不合乎情理。除非,他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他有足够信心打败面前的魔尊。

    “好硬的拳头,差点把老子的脖子拧断了。”

    说话间,白发狂人已经重新站直了身子,他就像一柄利剑一样戳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他那张因为拳劲扭曲的面容却在惨笑的映衬之下显得愈发恐怖。

    “砰砰砰砰!”

    随着白发狂人体内不断发出的一声声轰鸣,他那张变形的面孔竟是神奇般地恢复了之前的面貌,虽然个别位置还在往外渗血,但好在并不致命。

    稍事缓和之后,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庞,然后自言自语道:“差点把我这张英俊的帅脸打坏,看来你是诚心找死啊!”

    一个眼神,魔尊便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动弹了。当他的大脑再次运转之际,白发狂人那暴风一般的飘逸身姿已然窜到他的跟前。

    “还给你!”

    同样是一拳,但魔尊绝不认为自己有实力可以接下对方的一拳。或许,这之后他将身首异处,又或者是粉身碎骨。反正,这一拳之后,他的性命一定是不保了。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九星府的一处墙体轰然倒塌,一尊黑塔般的身影从中赫然突出。

    “伤魔尊,没那么容易!”

    眼见白发狂人的一拳即将轰在魔尊的脸颊之上,关键时候地魔使及时赶到,并且同样挥起拳头,硬生生地将对方的身体逼到了一旁。

    “地魔使,你怎么逃出来的?”魔尊看着面前的人,惊喜道。

    “唉,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九星府内的墙体似乎松动了许多,轻轻松松就能打倒一片。魔尊,你没事吧?”

    “没……”

    一个不经意的瞥视使得魔尊登时哑然,鬼一样的眼眸,火炮一样的拳头再次朝他飞袭而来。

    “铛!”

    最终,魔尊还是没能逃过这一拳的复仇,那个白发狂人虽然已经跪倒在地,但是他的拳头已经尝到了血腥,并且涨起大片的青筋,看起来异常骇人。谁也想象不到,一个人的拳头竟可以长得像树皮一样斑驳干裂。而再看另一边的魔尊已经倒飞了出去,随即重重地摔进了之前间魔使破开的缺口之中。

    “魔尊!”

    想都未想,地魔使拔腿便朝魔尊跌落的地方奔去,虽然还未看到对方的伤情,但看着沿途一路的斑斑血痕,他已经料到对方的情况不会太乐观。

    “魔尊!”

    果然,如地魔使所想的那样,魔尊脸上的拳伤相当之严重,甚至已经将他的五官攒到了一起,并且呈现凹陷的漏斗形状,让人看着触目惊心。虽然内心相当震撼,但地魔使还是俯下身子继续察看对方的情况。

    “魔尊,你还好吗?”

    即便是遭受这种灭顶之灾,魔尊的意识仍然没有完全消失。因为面部重伤,导致全颌骨也无法打开,更不能说话。所以他抓起起魔使的手,进而在对方手掌里写道:“快逃!”

    呼吸间,地魔使在空气之中嗅到了一股淡淡的甜味,那是只有新鲜血液才会散发出的诱惑香气,身为魔人的他,自然不会感到陌生。可眼下,当这股气味再次出现在他身边的时候,他的整个人都变得紧张起来,头上更是滴下黄豆大小的汗珠。

    “嘿嘿,这次换你了!”

    “砰!”

    又是一拳,地魔使和魔尊一样,也被轰了出去。不过,他的所倒向的方向,正是断壁的侧面处,就这样他那魁梧的身材直接撞碎了一整面墙,当最后落地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被撞击时候产生的碎片割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看着远方趴在废墟之中的地魔使,白发狂人扬了扬略显凌乱的雪发,随即淡淡道:

    “这就是所谓的魔界精锐吗?呵呵,我看也不过如此。连我都打不起,我看你们还是尽早留在魔界里种地织布吧!”

    “闭嘴!”

    就在白发狂人准备就此离去之际,另一道身影又从之前地魔使出现在位置走了出来,身后的一双蝠翼在刚刚的冲击之下折了一片,无力地垂在一旁。他就是天魔使。

    眼见自己的两名同胞地魔使与间魔使先后遭遇不测,命悬一线,作为他们的老大,天魔使,自然不能坐视不管。虽然现在的他已经相当虚弱,断翼对他的伤口十分巨大,根本不是跾一下能够恢复的。但如今的他却是一脸冷色,眼中的火焰似要将面前的这名白发狂人烧成灰烬。

    “有我们魔间三使在,你休想为所欲为!”

    说着,天魔使伸出手指,蘸了一一身上的鲜血,然后在自己的额头之上“画”了起来。而随着他每一次留下的笔划,相应的位置处都会岩浆般的光彩随即从中爆射而出。渐渐地,他的身体被这股神奇的光芒所占据,随之产生的高温竟将他身上所穿的衣服尽数化为乌有。

    “三魔无间。”

    虽然不知眼前的天魔使欲意何为,但意识到危险的白发狂人,眼中凶光一现,随即张开涂血般的嘴唇大声狂笑道:“呵呵,想搞鬼,做梦吧!”

    他甚至没有移动身体,摇空便朝着天魔使所在的方向全力挥出一拳。即便他们相隔有数丈之远,即便他所发出的只有拳风,但因为他的发力,一切都变得不一样。空气之中就好像掠出一只无形的利刃一样,摧枯拉朽地砍向天魔使的面门国。

    “哈!”

    就在白发狂人以为对方的阴谋将要就此结束之际,天魔使一声尖叫,竟将那道无形的气刃轰得片甲不留。而就在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地魔使与间魔使竟是双双从地上飘了起来,并迅速朝他的方位汇合。

    “嗯?还不死心!”

    眼见天魔使的“三魔无间”即将大功告成,白发狂人真的像疯子一样,骤然冲向他们三人即将汇集的地方,两只拳头之上更是亮起一双凄冷寒光,分别击向地魔使与间魔使。

    “啪啪!”

    白发狂人两只脚全都落到了地上,他站在那里,左右两拳全部释放,但空气之中并没有升起相应的火光,也没有喧杂的噪声响起。一切都好像沉入了大海之中,再也没有回应。

    “你……你,怎么会样!”

    白发狂人全力挣扎,却仍然于事无补。此刻他那两只致命的拳头竟被两只手掌轻松地捏在半空中,进退不得。而再看天魔使边上其它两名魔使已经不知所踪,但前者的背后却是多了四条手臂。正是他们接下了刚刚白发狂人的杀拳。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拳头会失效。”

    天魔使缓缓抬起头来,然而此刻他的眼睛竟是显现出一红一蓝两种截然不同的瞳色,这让白发狂人登时变得惊恐起来,

    “你的眼睛……”

    天魔使的嘴巴没动,但身体之中却是传出阵阵怪笑,进而道:“不用大惊小怪,这只是我们魔间三使合体之后的正常现象罢了。不过你的拳头确实有点无力,不信你瞧!”

    就在白发狂人双手被制之际,天魔使缓缓地抬起自己原本的胳膊,随即攥拳攒劲,由红黄蓝三种颜色组成的光芒随即出现在他的拳头之上,并化作一个微型的法阵,赫然呈现在白发狂人的面前。

    “天魔拳!”

    “嗡~轰~”

    巨大的声音使得人耳好似被尖刀划过一样,酸痒难当。而身中天魔拳的白发狂人更是化作一枚世彗星,随即撞向身后的丛林之中。一路飞过,由于速度太快,凡是被他擦过的植被,无论是干是湿,全部燃起了熊熊大火。而与之相对的地面之上,更是被割出了一条一尺来宽,一眼望不到边的沟壑。遥空望去,只见最远处一处山丘之中突然响起一声轰鸣,接着更在尘埃的簇拥之下轰然崩溃。

    “唰!”

    一道急光闪过,地魔使与间魔使再次从天魔使的身体之中分离了出来。而原本他已经身负重伤的他们,经过了刚刚使用的禁术之后,显得更加病态,尤其是天魔使,他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种只有死人的阴暗气色,让人看了不禁为之揪心。

    “老大,你没事吧?”地魔使关切道。

    “不要管我,快带魔尊、魔帝走。那个怪物还没有死!”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