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四章 看见看不见的暗流涌动
    孙长空看着轩昂宝帅,同样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然而,当他看到对方空空如也的右边袖管之时,他的整个人都在那一刻僵住了。

    “宝帅你的手……”

    轩昂宝帅顺着对方的视线看了一下自己的右侧,随即一脸从容道:“哦,没什么,小伤而已。”

    “小伤?可是你的手臂已经……”

    不等孙长空继续将话说下去,将王已经将话茬接下去道:“轩昂,你这是怎么了,谁把你伤成了这个样子?”

    轩昂宝帅稍微挺直了一下身子,随即道:“我把凶手带回来了。”

    说着,他朝担架身边的两位护卫点头示意了一下,二人同时扯起那块染满鲜血的白布,使得里面的人得以重见天日。

    “这……这人看着怎么如此眼熟,我好像有点印象!”

    然而,这只是孙长空的看法,实际上其余的在场之人已经认出了担架上人的身份,并且纷纷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怎……怎么是你,屈兵,为什么会这样!”

    将王的反应十分剧烈,甚至有些夸张,好像为的就是给在场众人学演戏一样,眉宇之间都流露出难以形容的阴谋感。而这时的轩昂宝帅见此情况已经轻笑了几声,随即又道:

    “将王,今天我在军营四周巡察的时候,发现屈兵华夫鬼鬼祟祟,我上前想看个究竟。谁承想就在这时我被后方来的一色黑衣人出手暗算,废掉了我的一只臂膀。而屈兵华夫也像疯了了似的,对我发起凌厉的攻势,与那名黑衣人一同联手,一度将我逼至绝境之中。”

    说着,他又看了一眼躺在担架之上满身鲜血的屈兵华夫,又道:“只可惜让那个黑衣人逃走了,不过屈兵华夫倒是让我留了下来。”

    “胡闹,简直是胡闹!”

    将王勃然大怒,更是以那双几乎可以杀人的目光看着轩昂宝帅,大声咆哮道:“赵轩昂,你太过分了!”

    面对将王的当众指责,轩昂宝帅显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回答道:“将王,你这是欲意何为?我做错了什么?”

    将王又道:“到现在你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我真想一掌轰毙了你。你可知道,屈兵华夫曾经为蓬莱大陆立下过无数汗马功劳,在蓬莱百姓的心目之中拥有崇高的地位,你现在把他打成这个样子,岂不是要被人说闲话,说我将王过河拆桥,兔死狗烹?赵轩昂,你太糊涂了。”

    听了将王的回答之后,轩昂宝帅不禁道:“可是,他和那个黑衣人想置我的于死地,如果他不死,那今天躺在这里的恐怕就是我了。”

    说完,他的脸上忽然闪过了一丝痛色,一条剔透且纯净的血流随即从他的右肩之上缓缓溢出,打湿了他的衣衫。

    “宝帅,你的伤口……”

    在场这么多人,只有孙长空开口关心轩昂宝帅的伤情,而其余人,更像是路人一样,待在一旁等着看接下来的好戏,脸上的冷酷让人看着胆战心惊。

    “可是,你现在把屈兵打成这副样子,想活命都难了,你又为何把他带回来呢?”将王看了一眼躺在那里的屈兵华夫,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异样的光采,但随后便又不见了。

    轩昂宝帅冷笑道:“我是怎么样的,将王您心里应该最清楚了。我和屈兵华夫远日是无怨,近日无仇,他和那名黑衣人为何要联手对付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而身为蓬莱精英的一员,能对他下达命令的只有您,将王。所以我特意带他来您这里,想把这件事情问个清楚。”

    这回,将王的脸上非但没有了怒色,反而显出一副相当和气的样子,随即笑道:“轩昂,你不会是在怀疑我吧?”

    轩昂宝帅笑着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有,我只是想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公道?呵呵,你以为这个世上有多少所谓的公道?再说,杀了你于我有什么好处,如果真的要动手的话,我为何不亲自出马,反而要一个实力不如你的屈兵华夫来对付你!”

    轩昂宝帅道:“我也不知道这里面的缘由,只是此事蹊跷,我想请将王为我作主,彻查此事。如果这背后真的有人在暗中捣鬼的话,我希望能减少伤亡,尽快将那个罪魁祸首找出来。”

    听着轩昂宝帅的要求,将王脸上的笑容越发僵硬,到最后他的身上的毛发都好像冻住了一样,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骇人的寒意。

    “你要查这件事是吗?好,我这就给你查!”

    一言说罢,将王闪身来到屈兵华夫的面前,不等大家回过神来,他的一只脚已经重重地跺在对方那条已经折断的大腿之上。

    “说,快说,是谁让你刺杀赵轩昂的!”

    之前的伤势已经令屈兵华夫命悬一线,而现在将王的全力一脚更是令他几近魂归幽冥,血像小溪一样自他腿上的伤口中涌出,再看他那张几乎已经变形的脸庞,更是呈现出一种相当恐怖的神情。

    “将……将……”

    由于喉咙被破,所以现在屈兵华夫说话的时候气息会从喉咙处的破口中泄露出来,因此无法正常发声。单从声音来判断,他就像一个被放在柴房里多年未用的鼓风机一样,发出“呼呼”的怪响,让人听了有种见鬼的错觉。

    “说啊!你倒是说啊!”

    随着将王脸上的表情越发狰狞,脚下被踩得屈兵华夫也显得越为痛苦,以至于满血是伤的身体不能自主地弓了起来,似乎要将自己的脊椎生生掰断一下。而这时候的将王,脸上陡然闪过一丝凶光,孙长空刚要上前阻止,却听到“咔到了一声脆响,接着他那高傲的胸膛就这么生生瘪下去了。”

    “屈……屈兵死了?”

    眼睁睁看着昔日的战友死在面前,同为宝帅的张天罗已经惊得连话都说不完全。而且他从将王的身上感受到的杀气丝毫没有衰减,这么下来杀戮仍有可能继续进行。

    “赵轩昂,这下你满意了吧?”将王看着轩昂宝帅,面色冷酷道。

    “不满意。”轩昂宝帅平淡地说道。

    “人我都替你杀你,你居然还不满意,难道你一定要我这个作老大的一同给你赔罪你才能够消气吗?”

    说话间,将王已经走到轩昂宝帅。因为二者体型相当,所以能够彼此平视,而毋需抬头亦者低头。所以二人的表情彼此都能看得真切。而如今轩昂宝帅的神色出奇地平静,简直比冬天冰封的湖面还要平静。

    “将王大人,我要的不是屈兵华夫的命,而是他背后的真相。到底是谁授意他来杀我的呢!”

    将王冷笑了一声,望着对方眼中不时闪烁的睿智光芒,他终于开口道:“那依你所见,这个幕后黑手又是谁呢?”

    “忘了告诉你,我在和那名黑衣人交手之际,曾经出手伤了他的后脊。所以按照道理来讲,他的身上应该还有这处伤痕。既然屈兵华夫是蓬莱精英之中的人,那同谋者黑衣人,我也可以推断他是其中的一员。如果将王把所有的人都叫到一起,然后敞衣验身,这样就能找出另一个凶手了。”

    这下,将王再也笑不出来了。不知为何,就在这一刻,他竟感觉自己的后背之上传来阵阵火辣辣的灼痛,疼得他甚至咧了咧嘴。看到这一表情的轩昂宝帅淡淡地笑了笑,随即道:“怎么了将王,您的身体不会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吧?”

    将王回道:“这个不用你来操心,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

    “既然这样,那就从将王您这里先验起吧!”

    轩昂宝帅这种近乎找死的行为使得在场众人大吃一惊,而随着帐中紧张气氛的不断攀升,外面聚集起的人也是越来越多,把门品位置堵得水泄不通。

    “你要验我?”将王咬牙切齿地怒道。

    “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为了公平起见,以防坏人钻了空子,所以我必须一视同仁,哪怕是将王你也不能例外。”

    将王眼中不时绽出慑人的光辉,这让众人见了不禁为轩昂宝帅捏了一把汗。他这不是在探明真相,而是在寻死。

    “验我也可以,但如果我的身上没有你想要的答案,那我是不是可以定你一个污蔑上级的大罪。”

    这下,轩昂宝帅的气势陡然减弱了不少,之前坚定的态度也随之消失不见。

    “这个,我承受不起。”

    “呵呵,既然承受不起,那我劝你还是尽早罢手吧!即便那个图谋不轨之人还在军帐之中,但现在屈兵华夫已死,他一个人势单力薄,定也兴不起什么风浪。等初升大陆的事情稳定了之后,我再停下来好好查一查,你看如何?”

    轩昂宝帅回头看了看挤在门口处的众人,随即开口对他们道:“你们怎么看?”

    这时,一个活跃的年轻人忽然道:“宝帅,我看这次还是算了吧!将王都说帮您查了,您就放心吧!”

    轩昂宝帅叹了口气,随即苦笑道:“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好坚持的。”

    当晚,大家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地方睡觉。这次,蓬莱大军已经出来了七天,可是魔界那边迟迟没有行动,这让自以为是黄雀的将王着实难受。

    “该死,那个赵轩昂怎么处处与我作对。再这么下去,我这将王的位置恐怕不保啊!”

    军帐之中只有将王孤身一人。昏暗的灯光之下,他坐在铜锏跟前,小心地脱下上衣,只见一条一匝来长的伤口赫然横跨在他的后脊椎两侧。看到这下这一幕的将王脸上立即浮现出一抹凶狠之色,可就在这个时候,他透过铜镜竟在通风孔处看到了另一张面孔。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