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八章 天外魔音
    .. ,平步仙路

    这下,众人全部傻眼了,原本都是为了对付飞仙子的招式,竟在刚刚的一瞬之间成了相互掣肘的冤家,兴浪兽的浪头虽然击中了飞仙子,但也随时让他躲过了一次致命攻击。

    擎天一棍虽然打空了。

    虽说兴浪兽的沧浪神力威力同样不可小觑,但和刚刚庞天的全力一击相比还是要逊色许多。而且,趁着身体被打飞的机会,他竟一跃飞上了天空之中,欲要借此逃出升天。

    “还想跑?”

    眼见飞仙子即将脱离他们的掌握,孙长空挥刀飞上,一道与天同高的巨大刀芒随即急斩而下,径直搠向飞仙子的身后。

    “这还不放过本尊,你们实在欺人太甚!”

    说话间飞仙子的眼中凶芒毕露,一股被她刻意隐藏的不世神力随即轰然爆发。

    “不要忘了,我可是九州幽姬,魔皇的子女。我可是身负魔血之人。”

    说话间,自飞仙子全身的毛孔之中骤然渗出无数暗红色的气息,并将他的衣物,毛发尽数染成了相同的颜色。同一时间,飞仙子体内修为竟开始迅速膨胀,转眼之间便已经凌驾于在场所有人之上,哪怕是孙长空也无法与之匹敌。而借由魔血重唤生机的飞仙子,掌中的天一锋已经由白转黑,变成了一柄散发着浓郁邪气的兵器。果然如孙长空所说的那样,兵器不分正邪,只有人才有。化身为人间凶器的天一锋如今画风急变,就连攻击的招式也变得大不一样。魔化之后的天一锋,每挥出一剑,都会有一道通天彻地的“黑幕”随即逼出,而且速度极快,让人防不胜防。

    “大家小心!”

    就在飞仙子挥剑迎击身后迫来的断魂刀气之际,更多的天一锋芒射向其他众人的方向。整个空间在在这一刻被分隔成了无数个碎片,而身在其中的众人们为了性命只能像疯了一样拼命游走于众多剑芒之间。可是即使这样,悲剧还是发生了。

    “呲!”

    “不!”

    随着一声悦耳的尖啸,一名弟子的头颅当场被削飞了出去,随后而来的剑芒更是将残存的遗体立即斩成了若干尸块,撒了一地。眼见自己的同胞遭此劫难,一些心理承受能力稍差的弟子的当场狂奔而去,再也不敢在这个鬼地方逗留一分一秒。然而,魔化天一锋的张狂还是远远超出人们的预料,原本剑芒的覆盖范围从方圆百丈,竟然直接跃升至了方圆数里,眼前所见,所有的事物,哪怕是险峻的山峰也都一起遭了殃,碎石,断木,残花随处可见,而旁边的河流更是因为剑芒的缘故,被拦腰截断,大量的河水流入无辜的森林之中,使这里遭受了前所未有“洪灾”。

    “不行,快点阻止那个飞仙子,不然不只是我们,就连这片大地也会粉身碎骨的!”

    在兴浪兽的急呼之下,孙长空随即递目看向前方的飞仙子。此刻,他的断魂刀气已经来到对方的身前。但凭借着天一锋的威力,飞仙子竟是将刀气架在自己的头顶上方,使之无法发挥威力,这让孙长空看了着实心急。

    “虽然不知遮天皇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但现在只能看你的了!”

    说着,孙长空低头看了手中的断魂邪兵,然而就在这时,后者似乎受到了感应了一样,“嗖”地一下便消失不见。但同一时间,在孙长空的身体之上,竟然升起了一股与断魂一模一样的威势,原来二者已经合而为一。

    “给我杀!”

    孙长空纵身飞天,同时右臂急速挥下,刹那间一道凌厉刀气自手臂下沿呼啸而出,径直削向飞仙子的面门。

    “哈!”

    因为急于应付眼前的巨型刀气,所以飞仙子忽略了此时孙长空发出的每二记刀劲。待她回过神来的时候,那道散发着阴森气息的刀光闪到她的面前,一股火辣辣的灼热感随即涌上心头。

    “啊!”

    人在生死关头自然会选择保护自己的要害死穴,眼前刀气即将劈中自己面门,他立即用手中的天一锋进行抵挡。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一边的巨大刀气趁虚而入,瞬也不瞬地,当即没入到飞仙子的胸膛之中,并从另一端破体而出。这一刻在大家的眼中,飞仙子已经被孙长空彻底贯穿,并被高高地挑在天空之上,看起来导演悲壮。而作为弟子的柳如音等人,因为不愿看到自己提师父遭此劫难,于是纷纷扭过头去。

    孙长空的欣喜尚未过去,一道快如急雷的黑影忽然来到他的跟前,并在他的右臂之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中招的下意识间,孙长空连忙撤手,可当他看向伤口处的时候却愕然发现,自己右臂与躯干之间已经只剩下一块皮肉相连,其中的骨头和经脉已经尽数被切断,看着令人触目惊心。

    “噗!”

    被击中的孙长空临撤退的时候还不忘在飞仙子的身上补了一腿。看似平淡无奇的腿功之中,却是蕴含了五行神力的万破皆破,当即便将对方踢得七孔窜血,面如死灰。而直到这个时候,飞仙子才真的已经油尽灯枯,再也发不出一招能够伤人的招式。

    二者相继从天上掉落在地,其余人分成两波,分别将他们包围。不过,围在孙长空身旁的是担心他的朋友恋人,而站在飞仙子面前的则是昔日里最为信任但此刻对他无比失望的众门人。

    “飞仙子,你身为掌门,居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甚至残害同门的性命,罪大恶极,死不足惜。不过看在你曾经为飘渺云巅立下了不少功劳之外,我看你还是自行了断吧!”

    此时说话的是飘渺云巅之中威望仅次于成玉绢的如烟长老,王如烟。现在成玉绢不在了,而他自然而然便成为了飘渺云巅的主持,为死去的门人讨回一个公道。不过对于王如烟的话,飞仙子却是不以为然:

    “你这个卑鄙小人,之前本尊处治成玉绢与石仙子的时候你做什么缩头乌龟。现存我身负重伤,你倒是来了精神,有本事让我恢复了伤势,咱们再来打过,敢不敢?”

    王如烟自然知道自己不是飞仙子的对手,况且对方大势已去,怎能还由她说了算。片刻停顿之后,王如烟飞起一脚,直接踏在飞仙子受伤的胸膛之上,一脸冷笑道:“呵呵,飞仙子,你当我是傻子不成?让你恢复伤势,那我们大家岂不是又要遭殃?况且,对付你这种邪门歪道,本来就不用讲究什么江湖道义,我们就欺负你气短力竭,你又能奈我何!”

    此刻,在另一边,孙长空几乎被斩断的右臂已经被兴浪兽等人用布条暂时固定起来。而确定他的身体无恙之后,柳如音转身来到另一堆人群之中,随即开口道:“你们这样以多欺少,确实有点过分了。”

    随着声音,王如烟不禁看向柳如音的方位,而当她意识到对方身份的时候,她才忽然怪笑道:“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昔日最被飞仙子看好的柳如音吗?怎么,眼见曾经疼爱自己的师父受此凌辱你是不是于心不忍了?人现在就在这里,敢不敢救她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说完,王如烟不忘又在飞仙子的身上跺了一脚。面这一次,后者的身体终于不堪重负,嘴中喷出大口大口的鲜血,看起来应该是内脏破裂了,情况相当危急。

    “师父!”

    此刻,飞仙子的身前还有其他几名弟子拦着,不过柳如音全然不顾,直接将他们推到两边,而自己钻到对方的身前,并且格开了王如烟的脚掌。

    “让开!”

    看到柳如音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为自己挺身而出,原本一脸凝霜的飞仙子,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感动,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你这混帐,现在过来做什么。”

    被飞仙子这么一训斥,柳如音的眼睛立即通红一片,晶莹的泪花也在眼中打转,看上去着实令人怜惜。

    “师父,你还好吗?弟子这有些伤药,你先服用一些吧!”

    “砰!”

    不等柳如音将药瓶递给飞仙子,一只快如闪电的手掌已经将那只瓷瓶打翻在地,里面的灵液随即洒了一地。

    “柳如音,你怎么这么执迷不悟!”

    说话的人是之前一同参加反叛的玉仙子。玉仙人长得娇小,但那副伶牙俐齿却是不惹人,很少有人能在言语上占到他的便宜。柳如音蓦然抬头,看向后方的玉仙子,随即尖声道:“你在做什么,现在师父已经成了这副样子,对你们根本就构不成威胁。如果不及早疗伤的话,恐怕性命不保的。”

    “呵呵,她死她的,与我有什么关系。再说,飞仙子是戴罪之身,根本就没有资格受到我们飘渺云巅的帮助。柳如音,我劝你最好能够认清现在的形势,不要站错了队伍,害了自己。”

    眼见局势变得僵持起来,作为罪魁祸首的飞仙子忽然起身,随即高声道:“父皇,你听到女儿呼唤了吗?”

    “轰!”

    忽然间,大地再次开始摇动起来,只见原本的常翠山山脚之下,登时射出一道紫色的光芒,如一道伟岸的身影,豁然发声道:“幽姬,你终于想通了啊!”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