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二章 双仙子
    .. ,平步仙路

    最终,石仙子与成玉绢一样选择了死亡,但动手的并不是飞仙子,而是她自己。就在最后声惨绝人寰的哀嚎之中,她将自己全身的经脉尽数震碎,气尽而亡。而眼见两位“前辈”相继殒命,剩余的玉仙子,风仙子,如烟长老等等立即跪伏在地,期望对方能放过自己一马。而飞仙子确实也没有做出那种诛连九族的“暴君”行为,只是对她们施以每个人废去修为五百年的惩罚,与成玉绢和右仙子相比起来,这样的代价简直就可以忽略不计。不过经过此次事件之后,再也无人敢挑战飞仙子的权威,更无人再拿着自己的身家性命去开玩笑,毕竟那样做的后果是无法想象的。

    对于庞天的忽然到来,飞仙子显得尤为意外,在处理完眼前的事情之后,二人一同来到了飘渺云巅的最高峰,也是常翠山的山顶——天圆台。飞仙子让弟子泡了飘渺云巅最上等的茶叶,以来招待庞天。不过从他漫不经心的样子可以看出,他对于这些招待的行为并不怎么感兴趣。二人对坐了许久,终于还是飞仙子率先开口道:“这次多谢天尊相助,飞仙子才能在众弟子面前立威树信,而且还铲除了两名本派叛徒,可以说是一箭双雕。以后天幕尊府有事的话,本尊定会鼎力相助。”

    面对飞仙子的诚恳誓言,庞天却是轻笑道:“呵呵,天幕尊府虽然最近以来遇到了不少事,伤亡也有一些,但不至于落到求助别人的地步,自然也不会需要仙子您的帮助。不过,这次我来倒是为了另一件事情。”

    听到这里,刚刚将茶杯递到嘴边的飞仙子,不禁又放下了手,随即看向对面的这位尊府之首,然后开口道:“哦?竟有这种事情,那本尊倒要听听看了。”

    庞天轻笑一声,随即道:“不知前些日子苍北仙苑举行的传薪大会,仙子可不前去参加过?”

    这回,飞仙子的脸色明显有些异样,但随后便微笑道:“呵呵,苍北仙苑是初升大陆之上存世极少的远古门派,本尊作为飘渺云巅的掌门,自然要去露个面的。怎么,天尊你没有去吗?”

    庞天朗笑道:“哈哈,真是不巧,当时我天处在进入仙境的最后一步之中,无暇抽身,所以只能派钟吕大尊等人前去了。可谁承想,大会即将结束之际,苍北仙苑突然生变,一处隐藏在地下的强**阵忽然被莫名其妙地唤醒,而位于其中的各方来宾与仙苑自己的相关人员,死伤无数,能够逃出来的屈指可数。而自那以后,前去参加大会的三位尊者便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音讯,我也去过仙苑的旧址,但仍然一无所获。既然仙子您去过苍北仙苑,应该会对钟吕大尊他们的行踪有所了解吧!俗话说,生有见人,死在见尸。哪怕现在找到他们可能为时已晚,但为了给他们的家人一个交待,我必须要找到他们,哪怕只有尸首,哪怕已经残破不全。”

    说到这里,庞天的神色已经初现忧伤,之前的傲人霸气,也随之隐藏了起来。不过,对于这一点飞仙子却是无动于衷,因为她正在思考自己应该如何

    回答对方。

    “这个……恕本尊无能,但当时的情况实在太过复杂,再加上我也被法阵中的毁灭力量伤到了要害,直到现在还未能恢复。所以,对于三位尊者的事情,本尊只能爱莫能助了。”

    这时,庞天已经凑到跟前,随即双眼盯着飞仙子的眼睛,一字一字道:“仙子真的还不知,还是说已经忘记了?”

    飞仙子迟疑了一下,然后才艰难道:“可以说是不知道吧!本尊真的……”

    这时,庞天已经从石凳上站了起来,然而他并不是要打道回府,而是背对着飞仙子,语气阴森道:“你真的是飞仙子吗?我怎么有些看不懂你!”

    庞天的话让飞仙子如遭雷亟一般,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接着她的脸上浮现起一股相当勉强的笑容,随即好言相劝道:“天尊这是为何般,本尊不知就是不知,你为什么断定我不是飞仙子?”

    庞天转过头来,脸上却是带着一股让人心惊的冷笑。然而,他的眼睛并没有在看飞仙子,而是望着更远的地方。同一时间,飞仙子听到身后传来一连串稳重且有力的脚步声,随着声音的不断变大,她知道台阶上的人已经来到圆天台上了。

    回过头去看,台阶的尽头处竟站着一名向着灰色道衣的蒙面人,不过从地那双光洁细腻的手掌来看,这位应该是一名女子。可是活又说回来,光天化日之下对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竟要蒙面示人呢?

    “这位是?”飞仙子看着庞天,不由得说道。

    庞天继续笑道:“不瞒仙子说,这位就是托我前来的人。他让我将他送到飘渺云巅之中然后接下去的事情就不需要我来管了。本尊会遇上刚才的事情纯属意外,所以也就做个顺水人怀情,帮了仙子一把。不过到了现在,我必须要告诉你,你要对自己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负责,因为他会直接影响我对你真实身份的判断。”

    看着庞天如此严肃的表情,飞仙子竟不禁笑道:“天尊,什么事情居然搞得如此神秘兮兮,有什么直说无妨。我飞仙子虽是一介女流,但也做惯了干脆利落之人。对于那些婆婆妈妈的琐碎事,向来都是赖得搭理。本尊能坐在这里,与你心平气和地对话,就已经说明自己的诚意了,希望天尊不要枉费了本尊的一番好心。”

    庞天点头道:“嗯,多谢仙子赏脸。这位蒙面人,你有什么事就说吧!”

    这时,蒙面女子刚要说话,却听面纱之下忽然传来几道急促的咳嗽声,随着每一次的呼吸,二人仿佛都能想象到此女子身体状况的糟糕程度,虽然她还活着,但恐怕已经时日无多。而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天尊对此人才会如此信任。

    “他不是飞仙子,我才是!”

    面对那位蒙面女子的公然指认,坐在桌边的飞仙子当即大笑道:“这位妹妹,我看你是做梦做多了吧!你说你是飞仙子,那我是什么?难道是鬼不成?”

    说完,飞仙子又朝庞天笑了几声,以示自己心中的无奈。可是庞天却不是这么想。

    “我与飞仙子虽然相交不多,但好还是见过几面的。仙子你与我印象之中的飞仙子虽然长得无二,便从见你的第一眼开始,我便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地方。”

    “诡异的地方?呵呵,你莫不是在拿我寻开心。我飞仙子做事光明磊落,顶天立地,能有什么诡异的地方?”

    这时,不是庞天,则是那名蒙面女子道:“那就是年纪!”

    说话之时,蒙面女子已经解下了自己面纱,露出了那张满是伤痕的脸颊。虽然情况如此糟糕,但庞天仍能从个别细节之中找到二者的相同之处。如果这个女人的脸颊没有被毁的话,那她们两人简章就是一模一样。而当真正看到蒙面女子本来面貌的时候,就连飞仙子也不禁显出几分诧异。

    “这……这人找长得也太可怕了吧!再说,你凭什么自己是飞仙子。”

    刀疤女道:“就凭忘记。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应该不会拥有我全部的记忆吧!否则,孙长空出现的时候,你也不会认不出他,”

    飞仙子皱了下眉头,仔细回想着之前的事情,过了许久之后才终于恍然道:“你说的那个孙长空,难道就是之前被我囚禁起来的那个刺客?”

    刀疤女笑道:“他不只是刺客,还是柳如音的心上人。柳如音你就知道的吧!”

    “知道!我当然知道!我自己的弟子,我当然是清楚不过的了。可是如音那孩子怎么可能……”

    说到这时,飞仙子已经语塞,因为她发现自己脑海之中关于柳如音的记忆看似清晰,但却禁不住深思,不然便会像泡沫一样砰然破碎,然后又会在别的地方重新聚集。然后,飞仙子就这样反复地尝试了四五回,本来到了嘴边的话竟然一个也说不出来。他甚至不知道对方现在身在何方。

    “如音人呢,她去了哪里?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好多事情我都想不起来了。”

    说话间,刀疤女已经来到飞仙子的面前,并且双手扶住对方的双肩,语气真挚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从我的身体之中分裂出来的一个分身而已。”

    “分身?呵呵,你一定是在骗我。”

    飞仙子一边摇着头,一边朝后方退去。可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他准备后退的路上,并与刀疤女联手,将她围在其中。

    “虽然不知道你们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从你的状况来看,确实有这种可能。也许是飞仙子的本身缘故,也有可能是苍北仙苑之下的那座神秘法阵,但总而言之,飞仙子在经过外界刺激之后一分为二,成了如今的刀疤女与失去部分记忆的飞仙子。而若要恢复到完整的状态,你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合体!”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