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九章 诈死
    .. ,平步仙路

    眼睁睁看着孙长空倒在自己的面前,此时周婷的心情简直就是五味杂陈,她本应该为此感到高兴才对,因为自己没能完成的任务已经被轩昂宝帅轻松解决了。然而高兴之余,她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团阴霾。因为她发现此时地的轩昂宝帅正在看自己,眼神冷酷且陌生。

    “宝帅,你这是要……”

    说到这里,周婷已经不敢继续想下去,因为她不相信自己一直敬仰的轩昂宝帅会对自己下手。可是,分神的工夫她所在的牢门已经被对方一掌破开。被切断的锁具就好像被铁水烫过一样,通红一片,看得让人心里发毛。

    “不……不要,我不会背叛您和将王的,我绝不会。”周婷面色恐惧道。

    面对周婷的苦苦哀求,轩昂宝帅摇了摇头,随即将手搭在她的肩头之上。就在周婷以为自己即将性命不保这际,一道清脆的金属声忽然自他的耳边一闪而过,随即“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周婷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已经提到了喉咙之中,然而在大脑经历了一片空白之后,他的眼睛竟再次缓缓睁开。轩昂宝帅已经从面前完全消失消失,而对面的“孙阿九”也一起没有了踪影。

    “我……我还活着!”

    一路飞奔出地牢的周婷这才发现沿途上的看守已经尽数被轩昂宝帅解决,这些人有的死了,有的伤了。不过他们的共同点就是,身体表面看不出有丝毫伤势,就连神色也是相当正常,就好像睡过去了一样。不过即使有人活了下来,但他们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至少需要静养个十天半个月才能下床走动。而那些死者就没有这种好运了。

    微风吹在脸上,就像母亲的手掌一样,温柔而又细腻。孙长空睁开了那双睡眼朦胧的眼睛,随即看向自己的周围,而在不远处,一道挺拔的身姿负手而立,等他准备起手上前打招呼的时候,腹部上的剧痛忽然令他想起了之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厄难。

    “我的肚子,这……”

    刹那间,轩昂宝帅趁他不注意的时候重创自己的画面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他实在想象不到,自己如此相信的一个人,竟会对他做出如此卑鄙之事。想到这里,孙长空立即火冒三丈,恨不得现在就将轩昂宝帅找出来然后令他血债血偿。可让孙长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远处那人转过身来,呈现在他眼前的,正是轩昂宝帅的面容。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应该已经死了才对,为何还会感受到如此清晰的痛觉。难道,我没有死?”

    见到孙长空苏醒过来,轩昂宝帅快步走上跟前,随即开口关切道:“怎么样,伤口还疼吗?”

    孙长空冷笑了一声,随即冷嘲热讽道:“呵呵,托宝帅您的福,我孙阿九贱命一条,至少现在还死不了,烦劳宝帅您费心了。”

    轩昂宝帅当然能听出孙长空口中的异样,不过他也能理解对方的想法,于是才道:“我知道你现在对我之前暗算你的事情耿耿于怀,但请你相信我,我绝对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

    说着,孙长空揭开自己的衣服,看着那道被一层层绷带团团包裹的创口,孙长空低声怒斥道:“这就是你所谓的为我好?你这一招可是差点要了我的命!若不是有……神明保佑,说不定现在的我已经去阎王那里当差了。”

    轩昂宝帅苦笑道:“阿九,你真的误会我了,我确实接到了将王将你灭口的任务,但我并不想杀你。”

    孙长空不由道:“不想杀我?为什么?”

    轩昂宝帅叹了口气,无奈地摇头道:“时间太长了,不提也罢。”

    “别啊!既然我还活着,那就说明你已经违背了将王的意思。如今你我已经是一艘船上的人,再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了吧!”

    轩昂宝帅点了点头,神色缓和道:“好吧!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想你我能够在这种时候相识,应该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吧!你可能会感到好奇,你我从未见过面,而我却对你一见如故,视若至样,当即有些说不过去。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并没有其它的意图,要说理由的话,只能说你和我的认识的一名故人长得十分想像。”

    “故人?那他现在在哪?”孙长空不由问道。

    轩昂宝帅沉声道:“很可惜,他已经死了,早在千余年前,他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知道了其中缘由的孙长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同样也明白了轩昂宝帅的良苦用心。一时间,他不禁有些懊悔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更是痛恨自己黑白不分的糊涂内心。

    “真是抱歉,我不知道他已经去世了。这么说来,您就是因为我和您的那位故友长得相像,所以才会对你倍加青睐?”

    轩昂宝帅点头微笑道:“嗯,可以这么说吧!不过你和他长得不仅仅是相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要不是知道他早已魂归幽冥,我甚至会将你误认作他。”

    孙长空道:“既然宝帅您如此看重阿九,那这人和您的关系应该也非同一般吧?”

    听到这里,轩昂宝帅的目光突然一闪,神色也变得不太自然起来。

    “这是陈年往事了,不提也罢。”

    孙长空道:“那好吧!不过,宝帅您违背了将王的命令,难道就不怕回去受罚吗?”

    轩昂宝帅不以为然道:“这你就不用管了,我早已打点好了一些。”

    “将王!”

    军营之中,一个优雅但十分匆忙的身影忽然来到将王的面前,跪地行礼。而见此情况的将王则是一脸震惊,随即将周婷从地上搀扶起来,随即道:“婷婷,这两天委屈你了,我看看你身上的伤势如何!”

    说着,将王伸手就要去解周婷的衣衫,可这时候后者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嗖”地跳到一边,然后赶紧拜伏道:“多谢将王关心,婷婷没事,回去敷点外伤药就好了。”

    将王一脸尴尬地站在那里,半天都没能说出一个字来。好在,这时的账内的人并不多,除了四名护卫之外就只剩他们俩个了。在稍事缓和之后,他轻咳一声,随即正色道:“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赵轩昂是不是已经完全任务了?”

    周婷面色一滞,不禁说道:“任务,什么任务?”

    “我让他前去救你的时候,顺便将那个孙阿九一并解决了。轩昂宝帅他有没有杀掉那个小子?”

    周婷脱口而出道:“杀了,杀掉了,当着我的面杀掉的,当时我都看傻了。”

    虽然听从命令是每一位蓬莱精英应尽的责任,但轩昂宝帅是什么脾气,作为主子的将五是再清楚不过的了。赵轩昂就像一匹桀骜不驯的骏马一样,虽然空有一身本领,但却不能完全服从将王的管教。而这一次对方如此痛快地完成任务,确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稍微思考了一阵之后,将王又道:“你确实那个孙阿九真的死了?”

    周婷想了一下之后,这才微微点头道:“从轩昂宝帅的手段来看,那家伙确实是活不了了。当时我便看见地上流了一大片血尔,肠肚撒了一地,现在想象还有些心有余悸。不得不说,轩昂宝帅实在太厉害了,婷儿心服口服。”

    将王轻笑道“赵轩昂身为四帅之一,能有这种实力只能说是名至实归,并算不上出彩。不过,孙阿九的尸首呢?你们不会直接丢在地牢之中了吧?”

    周婷好像早有准备似的,不假思索道:“这个您放心,轩昂宝帅他带着那个孙阿九的尸体先行离开了地牢,想来应该是处理尸首了吧!”

    “什么?你和赵轩昂不是一起回来的吗?他人呢,为何到现在也没有见到他伯踪影。”

    话音未落,只听天空之中忽然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忽然间只见军账上方豁然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一道身影骤然从外侧射了进来,直挺挺地落到二人的中间,并且抱拳道:“将王,属下来迟了,请多见谅。”

    将王上下打量了一番轩昂宝帅的身体,而后将目光落到对方的鞋子之上,并且道:“你的脚上居然沾了这么多的淤泥,你这是去河里捉鱼了吗?”

    轩昂宝帅莞尔道:“将王说笑了,属下有事在身,怎么敢中途逍遥快活。属下确实去过河边,但并不是去捉鱼,而是去放‘饵’。”

    “放饵?什么饵?”将王不由道。

    轩昂宝帅脸色诡异道:“当然是人饵!”

    将王恍然大悟,随即道:“呵呵,还是轩昂宝帅你的主意多,你的意思是说你把孙阿九的尸首沉到河里去了?”

    轩昂宝帅点头道:“正是。”

    “嗯!不错不错,大白天的起火肯定会引起别人的疑心,水葬好,水葬好,至少阿九的尸首还能为这个世界付出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他应该可以瞑目了吧!”说着。将王那双沧桑的眼眸之中竟有光芒闪烁,就好像一位慈父正在追忆自己早亡的孩子一样。让人看上一眼便不由得心生怜悯之情。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