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八章 被救
    .. ,平步仙路

    “负了别人?那我倒想听听,你这位相好的到底有什么独到之处。如果让我知道这人真的比我那位孙女优秀的话,我就饶了你。不然,你身上的痛苦将会比中毒时候强上一百倍。”

    说罢,老婆婆伸手弹了一下了长空头顶上方的一根银针,忽然之间一道雷亟般的剧痛乘自识海之中一闪而过,几乎将他的意识尽数摧毁。这一刻,他感觉天与地正在围绕着自己来回旋转,在这种情况之下,孙长空张口呕出一口鲜血,血浆之中居然还有几条半死不活的虫体,那些就是险些害了他性命的罪魁祸首。

    “哼哼,现在你身上的毒已经完全解除了。不过你别以为这样就能高枕无忧,如果你胆敢耍什么花招的话,我可以立即将这些毒物重新植入到你的身体之中。”

    说着,老婆婆朝旁边的一名女子使了个眼色,接着那人便从怀中掏出了一只器皿,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地上的虫体收入其中。

    在解毒完毕之后,老婆婆与自己的下人准备就此离去,可谁承想,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逃回来的孙长空竟是忽然叫道:“这位婆婆,敢问您是何方神圣,为何要出手救我。如果晚辈有霎时挨过此劫的话,一定涌泉相报。”

    老婆婆转过身来,脸色阴森道:“不必了,反正你也不会活着离开这里。明天,你就要被飞仙子当众处斩,以儆效尤。”

    孙长空混身一震,不由道:“什么?处斩?为……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他不想从我的口中知道更多关于将王,以及奸细之类的事情了吗?”

    老婆婆笑道:“呵呵,你也太小看飞仙子,他能坐到今天的位置,如果不是有壮士断腕的魄力,恐怕还真的达不到。再说,昨天她又抓到了一名新的奸细,弟子周婷。在我看来,拷问一个女人应该要比投石拷问一个男人容易多了吧!况且,看起来那个周婷的位置似乎比你要高上一些,否则绝不会轮到他来斩草除根。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周婷知道的内情应该也会远远多过你。所以,你的利用价值就很少了。”

    孙长空愣了一愣,然后才不甘心地道:“没有了利用价值,所以就要杀我?这是什么道理?”

    老婆婆摇了摇头,随即看向牢门外,并且悠悠道:“棋子失去了作用,自然要被除外。对于飞仙子是这样,对于将王也是一个道理。”

    “你说,将王已经将我视作弃子?”孙长空神情激动道。

    “呵呵,不然呢?你刺杀飞仙子失败被擒的消息已经传到外面一天多了,结果蓬莱大陆那边除了周婷之外一点动静也没有。将王不是舍弃了你还是什么。小伙子,认清现在的事实吧!你的存在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与其继续没有尊严地活下去,不如干脆死了,一了百了,反倒是落个利落。”

    老婆婆的话就像一根根银针一样,不断刺痛着他的内心。他本是一片好心,可是却不承想竟被轩昂宝帅坏了好事,而飞仙子似乎也出了什么问题,对他全然不识,就好像从未见过一样。现在的他空口无凭,既不能证明自己的忠诚,更不能为自己洗脱杀手的身份。如此说来,他似乎真的已经没有出路了。想到这里,孙长空的心中不禁飘过一丝悲凉,难道他要亡了初升大陆?他不甘心,他实在不能甘心。

    “好了,看在你快死的份儿上,我可以满足你一个合理的要求。有什么事就说吧!”老婆婆忽然良心发现道。

    孙长空无奈地笑了笑,不知是有意还是只是单纯的戏谑道:“你孙女长得样子,我在临死之前倒是想瞧瞧!”

    老婆婆忽然怪笑了一声,随即轻蔑道:“我以为你是怎样的铮铮铁骨呢,原来倒头来也和其他男人一样,都是色胆包天。”

    孙长空轻笑道:“男人好色那是天性,不然你们这些女人又要为谁而活呢?”

    老婆婆怒声道:“你这个小子果真不知死活,看来我得让你尝尝我催命婆婆的厉害了。”

    说话间,自她袖间忽然闪出无数银光,如丝线一般,划过空间,当即没入到孙长空的皮肤之下。别看这位催命婆婆长得瘦小,但双手上的力道却不亚于任何一个正值壮年的男子。在强大力道作用之下,孙长空的皮肤被高高地挑起,看得让人触目惊心,心怕他的整张片就这么被生生撕扯下来。然而催命婆婆赵是愤怒,孙长空也就越得意。因为,他的话已经深深刺痛了对方的内心。

    “杀吧杀吧!我要是死了,就不用承受明日被当众处斩的羞辱了。”

    孙长空的话果然奏效,声音刚停,催命婆婆的手臂便垂了下来,轻轻一抖,贯入到孙长空体内的银针便顺势掉了出来,重新回到主人的手掌之中。意识到自己又是有惊无险地逃过一劫,孙长空的心脏跳动终于平缓了许多。

    “小子,你想死,没那么容易。明天,飞仙子一定会让你痛不欲生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因为痛苦只是明天的事情,你绝对看到了后天升起的太阳,我敢保证。”

    就这样,催命婆婆带着自己的手下相继走出牢房,消失在漆黑的走廊之中。而这时,孙长空终于可以大舒一口气,接着脸上的肌肉便开始剧烈抽动起来。

    不得不说,这位催命婆婆的手段着实毒辣,看起来银针无孔不入,无往不利,而实际上,可怕的不只是银针,还有蕴含其中的阴损真气,一经进入体内,便立即流窜于诸条经脉之中,使得中招者苦不堪言。孙长空仿佛感觉到一个淘气的孩子,正用一柄锋利的匕首在自己的身体内部割来割去,每动一刀,他的身体都会遭受巨大的打击。短短一盏茶的工夫,他的五脏六腑已经乱如麻丝,真气逆流,血亏不止,眼见就要走火入魔。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戏意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呦,几天不见,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样子。”

    孙长空吃力地将头扭到后方,随即看向墙上唯一的一个气孔之中,在那里竟有一张脸,一张充满了温暖与笑容的脸。

    “是你,轩昂宝帅!”

    此时,孙长空见到轩昂宝帅,就好像看到了这个世上的至亲一样,眼泪几乎都要掉出来。而看着孙长空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轩昂宝帅却是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随即小声回道:“你给我小点声,难道不怕把看守引过来吗?不过你不用担心,有我在,你就不会有事。你再等等,只要夜一深,我就进去救你。”

    孙长空用力点了点头,忽然间眼前黑影一闪,轩昂宝帅竟已神奇役地不见了。

    “那个孙阿九,你就不要再做梦了,你以为将王的人是来救你的吗?”突然间,从侧对面的监牢之中,传来了周婷的声音,这是他第二次说话了。

    “哼,不管救不救我,反正你就别想从这里出去了。我不想杀你。但也绝不会忘记你对我所做的种种一切。从你将饭菜喂入我口的时候,你我就已经势不两立了。”

    这时,周婷怪笑了一声,随即道:“好好好,你恨我也是应该的,毕竟毒杀你是我自己的主意,和将王无关。不过你以为自己是谁,将王为什么会让自己的蓬莱精英以身犯险,来救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将王义子,说好听点是皇亲国戚,可在我们知情者看来,就是所谓的替罪羊。我看,你还是断了离开这里的念头吧!”

    “砰砰!”

    就在周婷喋喋不休说话的时候,走廊的走头忽然传来了两声闷响,不时一个身材高大的黑影渐渐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在昏暗灯光的照射之下,那道身影越来越大,而且还会随着火苗的跳动一起扭曲变形,就好像一只幽灵一样。而当那人走到跟前的时候,孙长空与周婷几乎异口同声道:“轩昂宝帅!”

    “怎么……怎么会是你,您真的是来救我们的吗?”周婷声音颤抖道。

    轩昂宝帅看着周婷,而后温柔道:“当然了小周婷,你以为我是来做什么的。”

    周婷又看了看轩昂宝帅的身后,随即脸上的光采减少了大半,接着才失望道:“就你一个,汤宙宇没来吗?”

    因为周婷与宙宇宝帅私交甚好,所以她对所谓的上下之分并没有什么概念,而只有轩昂宝帅的时候,情况才会变得不一样。

    “嗯,他还有别的事情,所以才来牢里救人的只有我。你先等一下,我先将阿九救出来。”

    说着,轩昂宝帅伸手拿出从看守那里抢来的钥匙,顺手打开了房门。而这时的孙长空因为两次中毒在先,即便已经被催命婆婆的银针救了回来,但身体仍然十分虚弱,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甫一撕开枷锁,孙长空便不由自玉地瘫倒在轩昂宝帅的身上。然而,不等他开口说出感激的话,一枚快而狠的利刃忽然刺入到他的腹部当中,血水瞬间淌满了地面。

    “为……为什么!”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