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七章 被弃
    .. ,平步仙路

    孙长空与周婷相继出事的消息,很快更传入到了身在军营之中的将王耳中。果不其然,对于自己干儿子与卧底部下的死活,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在他的眼中,只有任务。任务未能完成,飞仙子仍然尚在人间,这使得如今的他变得异常烦躁,这让边的蓬莱精英根本不敢贸然开口,生怕自己成为对方的发泄对象。

    不过,在众人之中有一个算是例外,他就是十六天英之中的仁德天英。作为蓬莱精英之中年纪最大,资辈最老的一位,仁德天英比起将王甚至还要了解世间的诸多秘密。比如,天地间的第一位王者,比如天,人,幽冥的诞生。比如魔界的出现,比如等等。仁德天英就像一本厚厚的史书一样,记载着古往今来的无数事情,有些时候就连将王也不得不像这位“老先生”请教。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将王将把他称为老师,也让他的十六天英身份一下子跃居到顶尖的行列之中。

    “仁德老师,你有什么高见?”将王面色阴沉道。

    对于将王的恭敬,仁德天英并没有欣然接受,而是一脸正色道:“将王不要再称属下老师了,臣承受不起。不过,关于阿九的事情,属下确定有些看法。将王您才收他为义子,按照道理来讲,对方有难,蓬莱精英确实应该派人前去营救。但我们不能忘记,他此去飘渺云巅,为的就是给蓬莱大陆铲除后患,排除异己。从这一点上来讲,能为将王您,为蓬莱大陆吞并初升大陆献出自己的生命,那是他的福气。为了大局考虑,为了不暴露其他潜藏在飘渺云巅的同胞,我们只能舍弃阿九。”

    将王皱了下眉冰龙,不禁道:“舍弃阿九,那是什么意思?”

    仁德天英行礼道:“就是让阿九自生自灭。如果他能挺过来,就算他命大。如果挺不过来,那臣就只能为他诵经超度了。”

    听到这里,将王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挣扎,这在众人眼前看来,对方就好像身处极度的纠结之中,痛苦不已。他对“孙阿九”的感情,甚至已经超过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段尘。而这,只是他们从将王的神态举止当中看到的,却并不知道对方心里的真实想法。可旁边的轩昂宝帅却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将王,神色与其他人完全不同,就好像是在审视一只可怕的魔鬼一样,眼中涌出忌惮之色。

    “好你个将王,事到如今居然还在这里假惺惺地博取他人的同情。实际上你早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吧!”

    确实,如轩昂宝帅所言,将王心中早已有了打算。一边是孙阿九的性命,一边是关系整个蓬莱大陆的兴亡大事,作为领导者的他自然会毫不迟疑地选择后者。因为,国家对于他而言更要重要。

    但即便这样,将王仍然需要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在反复深呼吸之后,他才终于道:

    “唉,可怜了我那才相认不久的阿九义子,没想第一次执行任务就遇到了如此毁灭性的打击。可是我希望他能理解,作为将王的我为了成万上亿的子民,为了蓬莱大陆如星云一般的期望,我只能抛弃他。”

    说到这里,将王的眼睛之中竟是神奇般地滴出两点泪水,下方的蓬莱精英甚至已经想不起对方上一次显出这副样子是在什么时候。不过既然将王已经落泪,就说明之前所说全都是由感而发,没有一句是虚假之言。而至此,众精英也终于体谅了这位忧郁的王者,而对孙长空的遭遇,他们也只能为之惋惜。

    “轩昂宝帅!”将王忽然叫道。

    “轩昂在!”说罢,轩昂宝帅走到众人跟前,跪伏在地,显出一副敬畏的样子。而稍微知道一些内情的人都明白,这只不过是一场自编自导的闹剧,结局早已注定。

    “轩昂,我知道接下来的任务十分沉重,不过为了蓬莱大陆上亿亿万的百姓,你就再委屈一下,去把孙阿九的头颅带回吧!”

    将王不救孙长空也就罢了,然而现如今居然还要让轩昂宝帅拿回对方的头颅。而如此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防止对方脑中的消息泄露给飘渺云巅,进而给自己造成不好的影响。俗话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现如今的“孙阿九”落在飘渺云巅的手中,就相当到在自己的身上绑了一个巨大的炸弹,虽然都有可能被炸得血肉模糊。而为了清除这个潜在的隐患,他必须要先下手为强,让“孙阿九”再也无法向别人吐露自己的事情。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对方就只能去死。不过保险起见,孙的头颅同样不能落到敌人的手中,因为有一些南疆巫术可以通过读取死者大脑之中的残留影像,从而推断出一些关键的讯息。所以孙长空的命非但保不住,就连脑袋也要跟着一起搬家了。

    不过,此时的孙长空似乎已经习惯了不见天日的生活,哪怕双脚不能落地,但他仍然能依靠身上的仅有灵气,将自己保持在一个相对优雅状态之中,颇有一番风味。不过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的种种坎坷意味意味着将来会拥有更多,更丰富的人生经验,而这往往是需要生命去交换的。看着四下空当当的墙壁,孙长空随即淡淡说道:“那个周婷怎么不叫了,难道已经被打死了?哎,真是可怜啊!”

    话音刚落,只听隔壁的监牢之中忽然传来一声悠长却又相当无力的回应,并且道:“闭上你的乌鸦嘴,老娘活得好好的。”

    可能是情绪太过激动,以至于周婷在话毕之时开始剧烈咳嗽起来,不时脸色已经铁青一片,是呼吸困难的一种表现。再这么下去的话,就算不用别人动手,他自己也要被活活憋死了。

    别看如今的周婷已经沸身是伤,但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仍能显出一副强势的气场,令得别人不得不为之心惊。而这也是他的恐怖所在。

    “呵呵,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你居然还能这么有精神,看来飞仙子她们还是手下留情了。”

    面对孙长空的嘲讽,周婷勃然大怒道:“谁让她手下留情了,况且从始至终她顾念过以往的师徒之情。”

    说到这里,周婷的声音忽然小了许多,恍惚间仿佛听她继续说道:“他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我一眼,李芳蓉,柳如音,哪个不是在我之后入门的,可偏偏是我成了是没用的那个,我甘心,所以我要证明自己。”

    原来,周婷原本只是飞仙子的一名弟子而已,只是因为资质平庸,且不善于打理上下关系,所以才使得自己被渐渐孤立起来,就连飞仙子对她也是相当失望。正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及于想证明自己的能力,而在那个时候,正是将王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并许诺,一旦将飘渺云巅收入囊中,便会让她成为新一任的掌门。

    虽然背叛师门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可立威心切的周婷只能铤而走险,兵行险着。而当收到“刺杀飞仙子”命令的时候,周婷打心里是反对的。因为,他虽然十分痛恨自己的师父,但这并不足以定对方的死罪。况且,飞仙子对她有养育之恩,如亲生母亲一般,这种情况之下他怎么能亲眼看着飞仙子死在自己的面前呢?所以,在孙长空与轩昂宝帅合谋刺杀飞仙子的时候,周婷才会那么漫不经心,而且姗姗来迟。不过从现在看来,他的一番苦心似乎都白费了,飞仙子并不领情,而周婷似乎也预见到了自己悲惨的结局。

    牢门再次打开,不过这一次不是周婷,而是孙长空的监牢。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带着几个姿色姣好的少女,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起初,孙长空以为自己在做梦,因为他没有见到想象之中的逼供刑具,亦没有看到那个阴森恐怖、至今都不知是真是假的“飞仙子”。老婆婆将拿出一套银针,随即将它们分别刺入到孙长空身上的诸大穴道之中。要知道,此前孙长空因为识食了掺有“阎罗归”的饭菜之后,一度身处危险的境地之中,要不是有仙人之躯作为保障,恐怕现在的他早已毒发身亡。但即使这样,如今的孙长空仍然是命悬一线,之前开口调侃周婷也只是他的无奈之举而已。毕竟这里实在太寂寞了,他想打一个能和自己说话的人。

    别看这个老妪长相平平,但这一套银针刺穴术却是使得出神入化,几乎达到了化腐朽为神奇,起死回生的玄妙境界。而见到孙长空的脸色由阴转晴,那名老妪也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道:“好小子,好顽强的生命力,若不是你犯了罪不容诛的大事,我可能会把自己的孙女许配给你。”

    面对老妪的“慷慨”话语,孙长空苦笑道:“多谢婆婆的盛情相赠,不过我已经心有所属了。”

    “哦?老身都这么说了,你居然还敢拒绝,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一个情种。”

    孙长空抬起头来,张开那满是血丝的眼睛,看着老妪道:“我只是不想负了别人而已。”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