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一章 一游飘渺
    .. ,平步仙路

    孙长空用得依然是唇语,意识到话语含义的刘壮实随即看了对方一眼,并且苦笑着挤了挤眉头。他知道,无论自己如何阻止,对方去意已决,再多说也是徒劳。想到这,他竟从怀中锦出一块环形的玉佩,并且交到了孙长空的手上。

    这玉虽然质地算不上上乘,就连做工也是相当粗糙,可以说是最最廉价的饰品。但孙长空清楚,此物对于刘壮实的意义。为了不冷了对方的心意,孙长空含着笑,欣然接过那块玉佩,并在对方的肩膀上轻拍了一下,然后便让对方推车下山。而这个时候,之前看管他们二人的女弟子似乎也意识到了一丝异样,随即走到跟前,对孙长空说道:“你们不愣在这里做什么,我们飘渺云巅可是从来都不接收男人入住的。”

    这个时候,孙长空一脸微笑地转过头来,不等那名女弟子反应,他那只快如闪电的手刀已经劈在了对方的脖颈之上。好在他的力道掌握得恰到好处,这才只是将其打晕了而已。否则,凭他现在的修为,别说是人头,就是一只铁头也要被生生切下来。

    随着女弟子瘫倒在地,孙长空连忙转身朝刘壮实低吼道:“快走!”

    话音刚落,就在刘壮实准备回身去推板车之际,一股莫名的力量忽然加持在他的腰间之上,一瞬之间,他的身体仿佛已经失去了重量,如羽毛一般,“飘”入天空之中,而在余光的扫视之中,那辆板车也随之一同飞了起来,乍一看去还以为是仙家路过一般。

    看着刘壮实越远越小的身影,孙长空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接着他的目光已又投向了自己的板车之上,现在苦力的身份已经无用,这板车留着也是多余。想到这里,孙长空忽出一脚,那辆载着满满一车夜桶的板车就这么飞下了山涧,在一番碰撞跌落之后,终于化为无数木片,散入流水之中,被冲向下流。处理完所有的事情之后,孙长空蓦然回首,看着头顶之上的石碑淡淡道:“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飘渺云巅占地极广,其间屋舍小筑更是数不胜数,置身于其中的孙长空要想在他们之间寻找到飞仙子的所在,虽不说是大海捞针,但也是极难完成。现在他有些反悔之前的时候,就就找那个女弟子好好询问一番,现在对方已经彻底昏睡过去,想要叫醒她恐怕是有些困难了。

    “唉,算了。来都来了,我就不相信还找不到一个飞仙子。再说飞仙子贵为一派之长,所住的地方必然也和其他人有所不同。或许,我能通过房屋的构造而判断出她所居住的地方。”

    想到这里,孙长空随即身形一晃,进入到了瞬身状态之中,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雄鹰展翅图的神效。

    当他进入到仙人之境之后,无二真经图再生异变,而雄鹰展翅图更是脱胎换骨,与之从前的黑羽不同,现在只要他的心念一动,真经图内的灵气便会注入到他的身体之中,并且大幅提升身法速度,达到人眼所不能及的地步。以他现在的身手,即便是从一个人面前突然跑过去,对方除了能感觉到一股劲风之外就再也看不到其它任何物体了。因为他的速度实在太快,快到连肉眼都无法捕捉。而孙长空便是依靠着门绝技,自由地穿棱在飘渺云巅之中上,如入无人之境。其间,偶尔也能有一两个弟子感觉到异常,但都只是以为是微风拂过,所以并没有在意。果然,在一番探查之后,孙长空见到一处设计气派的宫殿建筑,想来这应该就是飘渺云巅的主殿了。

    不过,现在已经是日暮时分,主殿内的人已经尽数退去,宽敞大大殿之上空空如也,两侧墙壁之上描绘着百鸟争鸣图,而位于大殿正中央的,正是鸟中王者,凤凰。

    然而,孙长空所见的这只凤凰与记忆之中的稍显不同,除了颜色稍红之外,更为不一样的是脚,这只凤凰只有一只脚。图上所描绘的凤凰虽然是在展翅翱翔,但仔细观察之后可以发现,它的神色之中似乎透着一种淡淡的忧伤,好像对于自己眼下的状况并不满意。而两侧的群鸟对于凤凰也不是显现出崇敬之意,而是一种强烈的畏惧感。它们惧怕面前的这只独脚凤凰,这样一来孙长空就有些看不懂了。

    要知道,在飞禽之中,凤凰一直都是他们心目之中神明一般的存在。可既然如此,他为何如此忌惮自己的神明呢?莫非,这只凤凰曾经给它们带来过难以想象的厄难?

    想到这是的孙长空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冷战,随着思绪的递进,他隐隐觉得这里面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只是一般人没有发现而已。既然主殿之上没有其它发现,孙长空只得从后门一路向前驰去。不过到了这里,他感觉似乎已经有点眉目了。

    因为他发贱这里的弟子数量明显要多于前面,而且个体的实力也要远远强于他之前所见的几位女弟子,即便还没有达到柳如音的地步,但恐怕也已经相距不远。到了这里,孙长空不得不更加小心,雄鹰展翅图的力量不敢使用,他只得飞上屋脊,借着夜色的掩护,一点一点向前摸索。可天不从人愿,孙长空越是怕惊动了别人,他的脚下便越是事故频发。比如脚底打滑,瓦片破裂,就连鸟儿拉的粪便似乎都在和他作对。就在刚则飞身之际,一只偶然路过的黄鹂突然抛下一才秽物,刚好落到孙的头上。孙长空听说过狗屎运,但不知这鸟屎运又是哪般意思呢?

    “嗯?什么人!”

    就在了孙长空蹑手蹑脚地准备越过一名女弟子头顶的时候,脚下的一枚石子突然自房脊上滑落,刚好掉到对方的脚边。这下,孙长空的身体都仿佛僵住了,连同呼吸一起都被凝滞在了这一刻。

    “什么人,快点给我下来!”

    那名女弟子不依不挠,断定房上有人。这下,孙长空不得不做好最坏的准备,一旦自己败露,他就只能硬闯飘渺云巅了。可说来也巧,就在那名女弟子准备上房观察之际,另一个声音忽然自一旁响起。

    “周姐姐,你在做什么?”

    那名女弟子回头一望对方,不由得露出银铃的笑声,随即说道:“没什么,应该是什么小猫小狗地爬到了房上,害得我险些被石子打到。怎么了高师妹,你来这里做什么?”

    “哦,我奉师父之命,前来唤李芳蓉师姐。不过话回来,今天好像都没有见到她,不知又去哪里了。”

    听到“李芳蓉”三个字之后,那名周姓女弟子的脸色明显难看了许多,本来他还是帮帮对方,可一想到和李芳蓉有关系,她便不再热情。

    “哼哼,他能去哪。借着师父恩宠,就在门里胡作非为,有人说见他将男人带到了飘渺云巅之中,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要是被我碰见,一定让吃不了兜着走。”

    听完周姓弟子的诅骂之后,另一名女弟子不由得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才回道:“师姐,你怎么和李师姐还没有重归于好。难道你们不能冰释前嫌吗?”

    “和他重归于好?除非她死了,或者我死了。不然,只要有一口气在,我便会记得当日是在众师姐师妹面前他对我做的一切。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见到对方怨气如此浓郁,那名高姓女弟子随即叹了口气,只得打消了之前的想法。在行礼道别之后,空气再次变得寂静起来。

    除了两种呼吸声和两种心跳声。

    “房上的那位快点下来吧!我知道你还在的。”

    孙长空心头一惊,他没有想到自己如此谨慎,到头来竟还是免不了暴露的结局。刹那间,他混身的经脉都在此刻高高隆起,只要对方敢向四周求救,他便会在第一时刻将对方击晕。可是,不等孙长空跳下山墙,另一道身影已经先于落到了地上。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来者竟又是一名男性。

    “不是说飘渺云巅男人止步的吗?为何在我看来,这里成了男人们观光游玩的好地方。这人又是谁,难道和那个段尘有什么联系?”

    带着满心的疑问,孙长空侧耳倾听,而这时那名男子才终于开口道:“周娃娃,咱们好久不见。”

    那名周性女弟子四下观察了一番,确认没人发现之后,这才小声低吼道:“谁让你来的,我不是说了吗?天一黑,我便会出去找你。”

    面对周姓弟子的回答,那位男子显然并不满足,直接向前迈进一步,二者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不足一拳,现在二者只要有一人动一下,那么他们便会碰撞到一起。

    “我的好妹妹,这么多天没见,你似乎又变漂亮了!”

    听着男子的花言巧语,周姓弟子不由得怪笑一声,果然女人是抵挡不住男人的如簧巧舌的,三言两语之后便已经气势尽失。

    “好了,不要闹了。你这么早来有什么事,难道将王那边有新的指令?”

    同一时间,位于房脊上的孙长空,在听到将王称谓的时候,身体不由得为之一震,头上的汗水也随之淌了下来。怪不得对方如此淡定,竟叫一个不认不识的陌生人来完成刺杀飞仙子这么大的事情,原来他早在暗中布置好了一切,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阵东风已经潜伏多时了。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